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四集 红芳吐蕊 第八章 五湖烟水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四集 红芳吐蕊 第七章 光明善母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五集 鹿死谁手 第一章 捧心之疾

第八章五湖烟水“啊……”

黑暗中,传来一声娇呼,然后是宽衣解带的窸窸窣窣声。

过了一会儿,一道光柱亮起。只见空旷的佛堂中,程宗扬靠着供桌,席地而坐。一具雪白的女体颠倒着伏在他身上,身子软绵绵的,仿佛没有一丝力气。

黛绮丝美艳的面孔伏在他腿间,纤腰向上弓起,那只丰腴白美的雪臀翘在程宗扬面前,光洁的双腿分开,垂在他腋下。她身上所有的衣物都被脱去,没有任何遮掩,再没有任何隐秘,玉体每一处优美的细节都暴露在耀眼的光明中。

黛绮丝的肉体完美得像一件艺术品,肌肤洁白无瑕,仿佛被雕琢打磨过一样柔润,从雪玉般的臀肉直到那处禁地,中间没有任何过渡,就蓦然变成了娇艳的红色。红白之间,清晰分明,白如凝脂,红如玛瑙,此外没有丝毫杂色。

这位圣母的性器成熟而又饱满,仿佛处子的花苞一样微微收拢,红腻的蜜肉间含着淡淡的媚香,鲜美动人。相比于她丰腴的身材来说,她的性器显得小巧玲珑,尺寸比正常人要小上一圈,精致得像一件艺术品。让人怀疑她们之所以要保持贞洁,是因为过于娇小的性器很难生育……

黛绮丝无法使力,为了防止她被呃到,程宗扬用大腿架住她的双肩,让她正好能把阳具含到口中。

调整好姿势之后,程宗扬带着一丝雀跃和期待。亲手扒这位圣母从未有人碰触过的禁地。

贞洁的圣母没有任何反抗,虔诚地舔舐着阳具,在她臀间,那只精致的性器被剥得张开,柔滑的美肉像娇嫩的花瓣一样软软绽放,露出穴内一片红腻。在程宗扬指下,这位摩尼教善母的秘境,第一次展露在他人面前。

她穴内的蜜肉娇嫩无比,在手电筒的光芒下映射出红润而又晶莹的光泽,穴口的嫩肉收紧,里面含着若有若无的水痕,仿佛轻轻剥开,就会吐出一股蜜汁。然而真的剥开时,穴内仍是那种娇艳欲滴的艳态,但并没有淫水滴下。

这种圣洁与淫媚交织的艳态,给人一种极致的诱惑感。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征服,去侵入,去彻底占有这具圣洁的身体。

程宗扬压下心头的激动,用指尖撑开黛绮丝的穴口。一层完整的处女膜出现在这位圣母的美穴内,相比于潘姊儿和雉奴,这位波斯美妇的处女膜更加完整紧致,显然一直都受到极好的保护,很可能从她出生的那一天开始,包括她自己在内,都从未有人碰触过。

程宗扬扭头看了看,确定周边连个鬼影都没有,然后拿熊皮大氅往黛绮丝臀上一盖,低头钻了进去。

黛绮丝正含着肉棒,突然舌尖一颤,眼中流露出醉人的羞意,然后带着对拯救者无比的信任和虔诚,仔细舔舐和吸吮起来。

圣母熟艳的美穴被含在口中,软腻的阴唇被舌尖分开,挤入滑嫩的穴口,朝从无人碰触过的美穴深处探去。

黛绮丝舌尖和红唇都在颤抖,可除此之外,整具玉体没有一丝反应。换成别的处子,穴口被舌尖舔入的刹那,就会本能地战栗着收紧,但黛绮丝的身体只有知觉,却无法控制,反应也无从谈起。

这样也好,倒是少了些尴尬。程宗扬并不是太讲究二手不二手的,但在这上面有点洁癖,被用过的,肯定不会去口。对吕雉,程宗扬一个没忍住,结果成了死丫头取笑的话柄,到现在都没把脸挣回来。

对黛绮丝下嘴,一来是圣母的美穴实在太有诱惑力了,二来是相信她不会往外说。

其实真说自己想品的,头一个要算死丫头。可死丫头就是不让他碰,自己怎么花言巧语都没戏。

至于潘姊儿,自己淫玩的兴趣远远超过去品尝。倒是小香瓜,可以考虑考虑怎么尝一口。

除此之外,程宗扬还有一个感兴趣的目标——杨妞儿那只玲珑玉环。不过自己要是敢亲,这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要想品尝,得先把杨妞儿麻翻。等她不省人事的时候再下口……

程宗扬脑中绮念丛生,不愧是圣母,那只娇小的美穴内带着一丝媚香,自己没口过几个,不知道这是不是传说中处女的幽香,但和处女的体香有着明显的区别,更能激发人的欲望。

黛绮丝的性器饱满而白腴,玉阜软软鼓起,裂缝顶端,那颗小小的花蒂像玉珠一样清晰柔滑。她雪白的大腿架在颈侧,眼前那只又圆又翘的大白屁股,犹如凝脂软玉,触目所及,满眼的雪肤香肌,让人恨不能都吞下肚去。

那条香舌颤抖越来越厉害,尤其是当自己的舌尖触到那层处女膜时,这位圣母禁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已是深夜,积雪的反光映在窗纸上,泛起白濛濛的微光,整座长安城一片宁静。

佛堂中的荒唐已然终局。黛绮丝被程宗扬抱在臂间,脸上红晕未褪,倍显娇艳。她眉心的印记色泽淡了一些,眼神也变得更加生动和富有魅力。此时的她,就像刚渡过新婚之夜的娇妻,眉眼间满是羞媚和喜悦。

程宗扬心里却有些忐忑,这位美艳的圣母被自己抱着屁股,把她熟艳的美穴好生品尝了一遍,连她的处女膜都没放过了。不得不说,圣母的处女穴滋味确实很鲜美。但万一泄露出去,自己的面子就丢大了……

“这是个秘密,”程宗扬循循善诱地说道:“对谁都不能说。”

“尊敬的拯救者,你的奴仆会信守主人的秘密。”

“那个……有效果吗?”

“它像火焰,在我体内燃烧着,驱走寒冷和黑暗。这是黛绮丝沦入绝望后,最幸福的经历。感谢你慷慨的赏赐。”

程宗扬没有吝啬,足质足量给黛绮丝喂了顿好的。可惜即使吞下他提供的精华,黛绮丝仍然没能彻底摆脱恶念的侵蚀,恢复对身体的控制,但无论气色,还是神采,都好转了许多。表情也不像起初那样艰难费力。

“你可以拿走它。”黛绮丝带着一丝羞涩,小声道:“它属于你。”

“这个呢?”程宗扬带着坏笑在她臀后摸了一把。

“哦……”黛绮丝低低叫了一声,“它也是你的。你可以在任何时候,用任何你喜欢的方式使用我的身体。甚至不需要征得我的同意。”

程宗扬遗憾地说道:“可惜你现在一点都不能动,即使给你开苞,身体也没有反应。”

这种事要你来我往才有趣,只一方动,就太煞风景了,跟干充气娃娃有什么区别?这么给光明圣母开苞,未免太浪费了。

“是黛绮丝的错,作为奴仆,我应该来服侍你。”

程宗扬拍了拍她的屁股,笑道:“等你好一些,我再给你开苞。让你感受到做女人的滋味。”

“谢谢你,尊敬的拯救者。这是我的愿望。”

程宗扬道:“你是波斯人,有个黛姬雪娜,你知道吗?”

黛绮丝欣喜地说道:“你知道雪娜?她是我的女儿。”

“这么巧?怪不得你们有点像呢。”

程宗扬说着怔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不对啊!你不还是处女吗?那层膜还在呢。就算你是处女生子,那层膜也保不住吧。”

“她是我的女儿,但并不是我生的。”黛绮丝微笑说道。

“……什么意思?”

“这是我们用生命守护的秘密,现在,这个秘密同样属于你。”

黛绮丝轻声道:“火焰和光明都是纯洁的,无论拜火教供奉圣火的圣女,还是我们摩尼教的光明圣女,都必须是纯洁的处女。我们每年都会从贵族中严格挑选少女,作为圣女培养。但只有我们,才能成为善母或者主圣女,因为我们有着神的血脉,都是血脉相连的母女和姊妹。”

“摩尼教的善母又被称为生命之母,是因为我掌管着生命之树的钥匙。”黛绮丝轻声道:“这枚钥匙在摩尼教和拜火教之间传递。每隔二十年,掌管钥匙的圣女会打开光明之国,找到生命之树,奉献出自己的精血。九个月后,生命之树会结出果实,有时一个,有时更多。我们会带走生命之果,封闭光明之国。”

“生命之果有胶质的外壳,打开果实,里面会诞生一个女婴,那就是我们血脉相连的女儿。我们会把一半送给对方,她们会成为供奉圣火的圣女,或者侍奉明尊的光明圣女。有时,在国王的乞求下,成年的圣女也会成为新的王后,或者某位王子的正妃。王族将此视为神赐,甚至会将她们的女儿继续作为王后。”

血亲圣婚?程宗扬想起萨珊波斯的传说。

“上一次结出生命之果,是我奉献的精血。很遗憾,生命之树只结出了一颗果实。我给她起名黛姬雪娜,并亲手抚养到五岁,然后按照约定,把她送给了拜火教的祭司。”

生命之树,生命之果,处女生育,从果实里长出来的女婴……程宗扬有种神话走进现实的感觉。

这都是编的吧?但看到黛绮丝虔诚的眼神,他又有些不确定了。

她不是在复述从上古流传下来的神话,而是亲自经历过这一切。她真的进入过光明之国,真的接触过生命之树,真的奉献过自己的精血,并且真的得到了一颗生命之果,并真的从中得到一个女儿。

怪不得黛绮丝的性器那么娇小,她们世代都没有用自己的身体生育过,一代一代保持贞洁,等于世世代代都没有使用过那个部位。简直是浪费……

程宗扬飞快地转着脑筋,光明之国是一处秘境?生命之树是超时代的高科技产物?采用的基因克隆技术?胶质的果壳是人造子宫?

这东西对自己的意义很重大啊!万一自己真不能生……呸!怎么可能!

就算不用,也可以作为技术储备啊。尤其是死丫头,小腰那么细,一想到她要被自己搞大肚子,给自己生娃,自己就觉得心痛。有了这个人造子宫,那还不是想怎么生就怎么生?

按捺住心头的激动,程宗扬道:“那枚钥匙呢?现在在哪儿?”

“按照约定,钥匙由双方轮流掌管,带走生命之果后,我就把钥匙交给了拜火教的圣女,由她们负责下一次光明之国的打开。可惜的是,那枚钥匙丢失了。光明之国再也没有打开过。”

丢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们居然把它搞丢了?拜火教的管理太混乱了吧!

程宗扬失望得无以意表,半晌才道:“那钥匙是什么样的?”

“它是一枚三角形的晶体,里面凝固着无数星光,就像包含着整个宇宙的智慧。”

听起来像是一种特殊介质……程宗扬思索着问道:“光明之国的入口呢?在什么地方?”

“就在那枚钥匙上。我们把鲜血滴在上面,得到神的允许,就能打开光明之国。那里到处都是光明,没有任何黑暗可以存在。生命之树在光明之国的中央,它的枝桠支撑着整个国度。我们会在生命之树下起舞,直到神明允许我们奉献精血。”

黛绮丝讲述着自己的经历,程宗扬越发确定,那是一个秘境。在长安秘境的入口位于虚空之后,他又接触到一种新的秘境——可以附着在某种介质上移动的秘境。

程宗扬很想问出那枚钥匙的下落,但那枚钥匙是在拜火教丢失的,黛绮丝也无法提供更多的信息。

程宗扬只好放弃,问道:“你知道黛姬雪娜在哪里吗?”

“波斯灭亡的时候,她刚刚返回泰西封。然后我就没有见过她。”

程宗扬心里一紧,她不会就是那个被抓住的圣女吧?作为导致师帅殒命的凶手之下,她无论落到什么下场,都是活该。但自己更希望能亲手替师帅报仇。

希望她能逃脱——程宗扬在心里默默祈祷——然后被我逮到!

“那个……你们的感情很好吗?”

“她是我唯一的女儿,我很爱她,就像她爱我一样。但自从她成为祆教的圣女,我们就没有再作为母女相处过。”

你们这对母女很有意思啊,一个圣母,一个圣女,容貌相似不说,还都是处女,偏偏还有确定的血缘关系……真没想到自己还没逮到黛姬雪娜,反而阴差阳错之下,先得到了她的娘,这是神的指引?

“休息一会儿吧。”程宗扬张开熊皮大氅,把黛绮丝光洁的身子拥在怀中,笑道:“今晚我们要一起睡了。”

“谢谢你,尊敬的拯救者……”黛绮丝碧绿的眼眸露出无比的崇敬,“这是我的荣幸。”

◇    ◇    ◇程宗扬睡得很浅,他留了个心眼儿,万一京兆府来勘察现场,自己得把黛绮丝藏好。

结果出乎他的意料,直到日上三竿,隔壁的教坊也没有任何动静,似乎昨晚的事根本没发生过。等到小紫过来送饭,他才知道,京兆府压根儿就没受理这起案子。

一位六扇门捕头,一位京兆府法曹参军,还有满教坊的女子作证,青龙寺淫僧夜闯教坊司这么恶劣的案子,居然被无声无息地压了下去,连点风声都没有传出来。对于十方丛林在唐国的影响力,程宗扬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能把消息捂这么紧,不是光打通上层关节就能做到的,必须所有的阶层都有参与。从门房小吏,到办案的官员,一直到京兆尹,甚至位置更高的大人物都有出力。既然青龙寺脱罪,肯定有人要倒霉。泉玉姬还好说,她职责在身,出现在教坊是她份内的差事。不出意外,倒霉鬼就是独孤谓了,据说他被关在衙门里向上级交待情况,到现在还没出来。

“独孤郎这运气真是……背到家了啊,喝口凉水都塞牙。”

程宗扬对独孤谓充满同情,虽然长得帅能当饭吃,但挡不住命苦啊。

好消息是青龙寺被摆了一道,为了擦屁股也是焦头烂额,暂时顾不上去寻找摩尼教善母的下落。任宏传来消息,昨晚事情发生后,人在大慈恩寺的释特昧普大师大发雷霆,指责此事是一直抗拒蕃密教义的义操等人所为,是内贼外鬼相互勾结的结果,是一个针对蕃密的巨大阴谋。在他的鼓动下,最后大慈恩寺群僧形成决议,义操及其门下弟子,全部迁出青龙寺。

谁也没想到释特昧普会来这一手,本来丢失善母吃了大亏,反手来了个鸠占鹊巢,反客为主,将密宗最重要的祖庭青龙寺据为己有。

“啧啧,这个金毛可真会抓机会。义操也是密宗大师,就能认了?”

小紫笑道:“已经有天竺来的高僧说义操所传的密宗并非佛门正宗,六朝之中,唯独特大师知晓佛法的真谛。”

“这帮妖僧,难怪天竺佛门会完蛋!”

小紫看了看旁边的黛绮丝,“她又昏迷了吗?”

“睡着了。”

在灌注的恶念禁锢和侵蚀下,黛绮丝的意识始终处于炼狱般的煎熬中,连睡眠也成奢望。昨晚被尊敬的拯救者“治疗”之后,她才终于从长久的煎熬中挣脱出来,第一次安稳入睡。

程宗扬拿起白粥,嘀咕道:“潘姊儿都能辟榖啊,为什么我还得吃喝呢?”

小紫笑道:“因为你想吃啊。”

“说得有道理。我们长了嘴巴,不吃点啥不是白长了吗?”

小紫笑吟吟看着他。

程宗扬心虚地说道:“你看啥?”

“程头儿,你嘴巴没擦干净哦。”

程宗扬冷笑道:“诈我?”

“嘴巴上有一根小毛毛,还是金黄的哦?”

程宗扬哈哈大笑,“胡扯!我早上起来就抹了脸,哪儿有什么小毛毛?”

小紫笑吟吟伸出玉指,在他胸前一拈,指间多了一根金黄的纤毛。

程宗扬脸色大变,这波斯猫竟然掉毛?真是坑死我了。

小紫捻着那根纤毛转了转,笑道:“它怎么跑程头儿胸口了?这是什么姿势啊?亲亲的程头儿。”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这么多饭,你也赶紧吃点。”说着殷勤地给她盛了一大碗,又给她摆好筷子。

小紫笑吟吟看着他,然后轻轻吹了口气,那根金黄的毛发飘了起来。

程宗扬忽然觉得不对,手指一拈,接住那根发丝,仔细看了一眼,顿时火冒三丈,“死丫头又来蒙我!这明明是她的头发,被你扯了一截,还捋成弯的!”

小紫笑道:“大笨瓜,谁让你做贼心虚。”

程宗扬捧起碗,“你说啥?没听懂。”

小紫扬起手,一只象牙蝎子从她袖子里钻出,跳到黛绮丝身上,然后蝎尾一摆,钻到她衣内。

程宗扬道:“你干嘛?”

“检查一下啊。”

“有什么好检查的?我啥都没干。”

“你知道我昨晚见到谁了吗?”

“谁?”

“纳觉容部。”

“那个番僧?他不是被杨妞儿带走了吗?你去见他干嘛?”

“你还记得血莲花种吗?”

程宗扬心下一凛,想起那两个沙弥的对话,“那是什么鬼东西?”

“纳觉容部说,被下过血莲花种的智慧女,一旦破体,体内的血莲花就会绽放,与血肉融为一体。交合时,莲花处会产生极致的快感,使人如登极乐之界。再贞洁的女子也无法抵御这种深入灵魂的诱惑,会越来越热衷于行淫,直至沉溺其中,无法自拔,最终变成只知交合的淫兽。”

程宗扬心底升起一股寒意。蕃密那帮疯子,对摩尼教这位圣母可谓是恶意满满,让她皈依还不满足,还要把她变成只知行淫的器具。他暗自庆幸,幸好自己昨晚没有给她开苞。

“怎么破解?”

小紫讶道:“为什么要破解?让她每天都盼着被程头儿干不好吗?”

“死丫头!”程宗扬揉了揉她的脑袋,当然知道她是在逗自己。

象牙蝎子在黛绮丝身上游走了一遍,然后停在她肚脐的位置,摇动蝎尾。

看来那颗被种下的血莲花种子就在这里了,可怎么才能取出来?

望着黛绮丝的肚脐,程宗扬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兴奋地说道:“你知道吗?她是从树上结的!”

程宗扬将那棵生命之树原原本本讲了一遍,小紫听得星眸闪闪发亮,“真有趣。”

“是吧,我们要是找到那枚钥匙,就能打开光明之国,找到那棵生命之树,让它替你生。”

“我才不要。”

程宗扬一脸受伤的表情,“连替你生都不要?”

说着把粥碗一推,觉得这饭都不香了。

小紫搂住他的腰,柔声道:“因为我想怀程头儿的娃娃啊。”

程宗扬心头一荡,一时间心里仿佛充塞着无数话语,喉头却被梗住。他把死丫头搂在怀里,半晌才挤出来一句:“那你还不让我亲?”

小紫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唇角,露出如花笑靥,“再等等哦。”

两人并肩坐在佛堂的蒲团上,小紫靠在他手臂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雪雪卧在一边,摇着它短短的小尾巴。

多日的阴云终于散开,阳光落在白雪皑皑的院落中,泛起晶莹的雪光,四周一片宁静,仿佛能听到积雪融化的声音,还有彼此的心跳声。

两人久久靠在一起,谁也不想分开。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两人心有所感,同时往院中望去。

院内覆盖着厚厚的白雪,只见垂着冰棱的石灯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白衣女子。她戴着洁白的面纱,只露出一双明眸,目光宁静而又优雅,明净幽深,仿佛蕴藏着无数神秘而深邃的智慧。

白衣女子步履轻盈地踏雪而来,她脚步极轻,仿佛踏在云端,飘逸出尘,不食半点人间烟火。身姿婀娜,看起来就像双十年华的花龄女子,又有着成熟女子的风韵,只是白衣如雪,将她的身姿很好地遮掩起来,走动时衣带飘举,宛如神仙中人。

让程宗扬头皮发麻的是,她一路踏雪而来,身后竟然没有留下半个脚印,就好像是飘在雪上一样。

踏雪无痕这种轻功,程宗扬也见人施展过,比如卢五哥,但落足之处免不了会留下浅浅的凹痕,被风雪一吹才消失无痕。

程宗扬从来没有见过谁能不留任何痕迹,就如眼前这位一样,举重若轻,不带半点烟火气。

程宗扬在小紫耳边道:“匕首?”

小紫轻轻嗯了一声。

程宗扬拿起长刀,心头豪气顿生。他推开门走到阶前,笑道:“美女,来找我的吗?”

那女子立在阶下,静静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落在小紫面孔上,目光微微闪动着,仿佛在赞叹,惊艳于小紫的美貌;又似乎在回忆什么,目光中带着一丝淡淡哀伤。

良久,她轻叹道:“你是夷光的女儿吧?”

那女子望着小紫宝石般精致的面孔,雪白的面纱下隐隐露出红唇的轮廓,似乎在笑,又似乎有些伤感,柔声道:“你和她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美女,你认错人了吧?”程宗扬讶道:“夷光是谁?”

“她连自己原来的名字都忘掉了吗?”

那女子静静望着小紫,良久摇了摇头,叹息道:“她后来被人改了名字,叫碧宛。”

程宗扬暗藏杀机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六朝燕歌行第十四集完

上一章: 第十四集 红芳吐蕊 第七章 光明善母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五集 鹿死谁手 第一章 捧心之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