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四集 红芳吐蕊 第三章 一语倾情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四集 红芳吐蕊 第二章 佛门净土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四集 红芳吐蕊 第四章 世局纷纭

第三章一语倾情众人寒暄间,绛王李悟、安王李溶等人陆续赶到,这会儿被护卫们搀扶着,一边登塔,一边呼呼地喘着气。

忽然有护卫道:“我们王爷呢?”

“不是在前面吗?怎么还没到呢?”

“后头没人了啊。”

李成美探头道:“谁不见了?”

“陈王殿下!”护卫在下面扯着嗓子道:“见我们光王了吗?”

“没有啊。哎,六叔,你们俩不是在一块的吗?”

李炎道:“谁留意他了?没瞧见!”

李悟抱怨道:“十三都喝醉了,你还非拉他赛马。这倒好,人跑没了!”

李溶喘着气道:“还不赶紧……去找!”

李成美道:“不会是雪下得太大,迷路了吧?”

李炎道:“瞎着急什么呢?说不定光叔早就回去了。那么大的人了,还用你操心?和尚,这琉璃天珠还有什么神异的,说来听听。”

程宗扬想起那匹空鞍马,觉得有点不妙。万一李怡醉酒坠马,被大雪一盖,这天气,要不了一个时辰就冻成冰块了。

“赶紧回去找!”程宗扬对光王府的护卫道:“猎犬带了吗?没有?你们好歹也是王府,连猎犬都没有?江王,借你的猎犬使使。”

李炎道:“程侯,不是我不给你面子,雪这么大,猎犬也没用。”

李成美道:“我还带了两条细犬呢!用我的!”

程宗扬放心不下,对赶来的吴三桂道:“长伯,你也去看看。”

吴三桂应了一声,与几名光王府的护卫一同带着猎犬回去寻找。

那位时鹫仔细打量着程宗扬,然后拱手笑道:“既然有事,就不打扰程正使了。告辞。”

蒲海云等人也微笑拱手,“告辞。”

等几人走远,程宗扬小声嘀咕道:“这几个人怎么感觉怪怪的?”

“那个阿兀纳眼珠好大,看什么都瞪着眼,”小紫学着他的样子,“连看佛像也是瞪着的。”

“哈!”程宗扬捏了捏她的鼻子,“你可别这样,太不敬了。”

“这些胡商,是波斯拜火教的?”李炎嘀咕了一句,然后道:“程侯,这一局咱们算平手。”

“怎么着?江王殿下,还要比?”

“比!你要不答应我借种,我就跟你比到底!”

“……你这样说,很容易让人误会啊。”程宗扬无奈道:“离开春还早,回头我让高智商和吕小子跟你说吧。”

李炎得了准信,顿时喜笑颜开,琉璃天珠也不看了,吆喝着要回紫云楼。众僧苦苦挽留,声称已经备好斋饭,但这回连李成美都不乐意了,“你们那斋饭都淡出鸟了,本王上辈子不知道什么样,反正这辈子是无肉不欢,要吃斋饭,下辈子再说吧!”

众人目睹了几件佛门宝物,趁兴而来,也算兴尽而返。回去时用不着再纵马狂奔,各府的护卫结成一个雁阵,把程侯和几位王爷护在中间,娑梵寺又出了十几名僧人,一路打伞相送。

路上风雪渐小,任宏放出鹘鹰,寻找光王李怡的踪迹。但此时积雪逾尺,大地一片白茫茫,倒霉的光王万一真被盖在雪下,什么鹰都白搭。

行到中途,众人遇到面沉如水的杨玉环,她在路上得知李怡失踪,就骑着她的照夜白在周边寻找,却只找到了那匹空鞍马,确认是李怡的坐骑。

李炎抢先说道:“姑姑,这可不怨我。谁知道光叔连马都骑不好?”

杨玉环冷冷道:“你看着他从马上掉下去的?”

“没有!”李炎梗着脖子道:“我要是看到还不开口,那还是人吗?”

杨玉环狠狠瞪了他一眼,“都回去吧。”

李成美道:“姑奶奶,你呢?”

“我再找一圈。姓程的,你也来。”

杨玉环策骑登上山丘,四野大雪茫茫,人烟绝迹。

“气死我了。”杨玉环跳下马,在雪上踢了一脚,“光王出身不好,为人又内秀,不但兄弟们欺负他,连子侄辈都看不起他。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程宗扬想起大朝会时,李怡的金冠掉在地上,被人踢来踢去的一幕。本来大伙儿都是亲王,有个皇帝爹,谁也不比谁矮一头。但李怡的生母原本是镇海节度使的姬侍,镇海节度使谋反,被朝廷讨平,作为罪奴被收入宫中,服侍妃嫔。被先皇临幸才有了李怡。也就是说,李怡的生母不但是二手的,还是个毫无身份可言的罪奴。宗室亲王里面,这样的出身算是差到底了,难怪谁都低看他一眼。

程宗扬安慰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何况是天家。”

积雪漫漫,无处可寻,杨玉环这会儿也没辙,打起精神道:“咱们家里谁当家?紫妹妹,是你吗?”

小紫笑道:“不是我哦。”

“那是谁?云家那个?她厉不厉害?风格是蛮横型的,还是阴险型的?”

小紫揽着程宗扬的腰笑道:“家主在这儿呢。”

杨玉环翻了个白眼,“他要是当家,我一天能斗死俩。就他那点姬妾,不够我半个月收拾的。”

程宗扬黑着脸道:“你干脆把我斗死算了。”

“也是哦。把你弄死,我来当家主,你的姬妾就全归我了。”

“整天嘴炮打得山响,来真的就怂了。”程宗扬拍着肚子道:“有本事你就让我精尽人亡!”

杨玉环拉住小紫的手,撒娇地摇着,“紫妹妹,他欺负我!”

小紫笑道:“你就让他欺负好了。”说着眨了眨眼睛,“大补哦。”

杨玉环把小紫拽到一边,贴在她耳边道:“你吃过?是不是真的?”

小紫笑而不语。

杨玉环瞪大美目,“真吃过?天啊!你嗓子那么好,是不是真能润喉啊?”

杨玉环攥住小紫的双手,一脸紧张地说道:“我不信怎么办!”

“你试试好了。”

“那可不行!”杨玉环一口回绝,“我杨玉环,太真公主,天才少女,人美心善,从小一身正气,纯洁无瑕,比白纸都干净!怎么能干这种事?”

杨玉环摇着小紫的手道:“可我让你说得心里直痒痒怎么办?”

小紫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

程宗扬听不下去了,“行了杨妞儿,你逗我上瘾是怎么着?”

“谁逗你了?”

杨玉环双手叉腰,微微抬起下巴,“娶我。”

程宗扬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后文,讶然道:“没了?就俩字儿?”

杨玉环娇嗔道:“你想听什么?是不是非得听我说肏我,你才开心?你个臭流氓!”

程宗扬看着她,“你认真的?”

“我说我等了你二十年了,你信不信?”

二十年?自己来这个世界才两年多,鬼知道前面那十几年她等什么呢。

“为什么等我?”

杨玉环望了望四周,几名护卫还在雪地里寻找李怡的踪迹,离的最近的南霁云,也在百步之外。

她还是不放心,把自己的照夜白和赤兔马都赶下山丘,确定周围百步之内再没有任何活物,才开口说道:“他说,我会享尽人间富贵,最后的下场却凄惨无比。”

马嵬坡下,婉转蛾眉马前死,能不惨吗?问题是六朝的历史已经被穿越者们搅得稀碎,跟原本的历史轨迹完全不一样,袁天罡为此就吃尽了苦头,岳鸟人也在六朝混了这么久,不会没有发现这一点吧?他怎么能断言杨玉环的未来还会和历史上一样呢?

“他什么时候说的?”

如果一见面就拿这个吓唬还是小不点的杨妹妹,鸟人的居心也太坏了。

“我刚开始见他,他还很风光得意。后来每见他一次,他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一些。一直到他离开前,他告诉我,他以后可能没办法再保护我了。让我小心,将来很可能会有一场大乱,乱军会攻破长安,杀死所有的人。”

“哪里来的乱军?”

“他说要看天命了。也许是突然出现的叛军,也许是声势浩大的乱匪,也许是草原的牧马人,也许是林中的渔猎者。”

真行啊,各种内忧外患都让岳鸟人说全了,自古亡国也就这点路数了,等于什么都没说。

程宗扬道:“难道不会是六朝诸国?”

杨玉环摇头道:“他说不会。”

按历史说当然不会,汉朝再强大一万倍,也不可能灭掉唐朝。但这个世界是六朝并存,就一定不会出现诸国之间的攻伐吗?

“他还说,敌人也有可能来自异域。”

程宗扬顿时想起王哲。师帅就因为岳鸟人一句话,在大草原苦战十余年,最后身殒。难道是同一个敌人?

“他还说了什么?”

“他还说,如果有人循着他的踪迹找到我,让我不要犹豫——”杨玉环板着俏脸道:“一剑杀了他!”

“别鬼扯了好不好?这很重要,说实话。”

“实话我不想说,”杨玉环翻着白眼道:“免得你太得意。”

看着杨大美女薄怒娇嗔的美态,程宗扬心头仿佛轻风乍起,吹起一片春波。她虽然不肯说,自己也能猜到岳鸟人说的是什么。开天辟地头一回,程宗扬对岳鸟人生出一丝难得的好感,这位不靠谱的穿越前辈,对后辈还是挺照顾的嘛,居然还舍得给后辈铺路。万一他狗屎到对后来者斩尽杀绝,自己也没处哭去不是?

“所以……”程宗扬道:“你嫁给我就能避免吗?”

杨玉环道:“这要看你啰。”

也就是说,岳鸟人认为我作为穿越者,有能力预先觉察到存在的危险,也能让杨玉环靠着自己的庇护,避免重蹈覆辙,落入悲剧的结局?他还真看得起我,万一碰上袁天罡那种倒霉的废柴,别说化身主角,英雄救美了,不挨杨妞儿的毒打就算好的。

程宗扬想了想,问了一个问题:“他知道我吗?”

“我不知道。”杨玉环道:“也许他有预感吧。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很忧伤。说他犯了很多错误,但已经无法弥补了。希望以后的人能更幸运。”

程宗扬不止一次从旁人口中听过岳鸟人类似的忏悔,也正是因此,在与不同势力盘旋时,自己总是优先选择合作,而不是倚仗穿越者的身份,充满优越感的四处树敌。跟其他穿越主角相比,显得不够霸气,但有岳鸟人的前车之鉴,他可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最后搞得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甚至连自己的女人都没了下落。

“他犯的什么错误,也没有说吗?”

“说了啊。”杨玉环白了他一眼,“他后悔不该搞那么多女人。”

“皇天在上,杨妞儿要是再说一句瞎话,就落一道雷劈死她吧。”

“滚!”杨玉环踢了他一脚,然后看向小紫。

小紫笑道:“杨姊姊,你尽管说好了。”

“好吧。”杨玉环道:“他说,他最大错误的是,不应该生那么多女儿,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这回轮到程宗扬翻白眼了,“我这便宜岳父还真够二的。”

生都生了,有什么好后悔的?他不会是重男轻女吧?生了你就好好养,还后悔?简直不可理喻。

“你瞎看什么呢?”程宗扬发现杨妞儿回过神来,一个劲儿往他下面瞄,当时就不乐意了。

“稀罕!”杨玉环以指抵唇,打了个唿哨。

照夜白与赤兔马并辔奔来,杨玉环翻身上马,连招呼都不打,就往紫云楼驶去。

程宗扬朝她的背影叫道:“你这是什么态度?还讲不讲妇道了?”

杨玉环头也不回地竖了根中指。

小紫笑道:“杨姊姊刚才脸红了呢。”

“哈!她那么厚的脸皮居然还会脸红?这得喝多少啊?”

程宗扬说着,往自己下身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样啊。鬼知道她有什么好脸红的。

◇    ◇    ◇回到紫云楼,程宗扬先去看了赵飞燕。赵飞燕刚醒,这会儿倚在榻上,正跟阮香琳等人说话,小憩一会儿,她眉宇间的气色好了许多。

罂粟女笑道:“外面那些王爷递了一堆的帖子,争着请娘娘还有合德姑娘去跳舞呢。”

“想得美!”程宗扬道:“我家飞燕合德的舞姿是他们想看就能看的吗?都给我回了!”

阮香琳道:“还有教坊司,也想请娘娘过去跳一支舞。我跟他们说了,娘娘可不轻易跳舞。乐官说,即便不跳,过去指点一二也是好的,到时在大内服侍的几位舞伎也会过来。若是得宜,说不定宫里几位妃子也会请娘娘见面。”

“全都回了。”中行说脸色发青,冻得跟孙子一样,一边淌着鼻涕,一边就替程宗扬当家作主了。

“别急。”程宗扬想了想,“先别回绝,等飞燕身子好些,让他们来几个人聊聊。”

“去王府跳舞你不肯,偏要跟教坊那种下等货色厮混?”中行说奇道:“你是不是有病?”

程宗扬目露凶光,“再啰嗦,弄死你!”

中行说可不是吓大的,张口就要跟他分说一二,张恽赶紧上前捂住他的嘴,又是摇头,又是使眼色,就差给他跪下了。

“别听那个大嘴巴胡说。”程宗扬坐在榻侧,握住赵飞燕的手道:“不是让你跟教坊的人混。我是怕你总待在屋里,整天不见外人,闷出病来。你看,你舞跳得那么好,可跟我这么多天,我居然都不知道。往轻里说,这是明珠暗投,往大里说,这是对艺术的浪费。”

赵飞燕玉靥飞红,美目露出一丝娇羞。

“你跟了我这么些日子,应该知道我不会把你们当成笼子里的金丝雀,只为了自己收藏,就把你们囚在内宅,不与外界来往。除了让你们衣食无忧,人身的安全能有保障,我还希望你们能够受人尊重,甚至更进一步,帮助你们实现人生的自我价值……”

望着赵飞燕迷茫的眼神,程宗扬咳了两声,“换个说法吧,就是让你们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最想做的事,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比如你喜欢跳舞,就用舞蹈来丰富你的人生。为什么去王府跳舞我不同意?他们把你当成什么了?我府里的舞伎?开什么玩笑!我们家飞燕跳舞那是喜欢跳,跳得好!不是给谁取乐的。为什么我说教坊可以来?因为她们是把你当成舞蹈大师,诚心向你学习的。这里面的差别就是对你的人生价值的认同差别。”

短暂的迷茫之后,赵飞燕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说得好!”中行说奋力从张恽手里挣脱出来,“但这不可能!你的境界怎么可能比我还高!”

“把他嘴捂住。”程宗扬指着张恽道:“再让他吱一声,我先弄死你!”

张恽都快哭了,“是,侯爷。”

中行说这回倒是很配合,拉起张恽的手,“啪”的一声,把自己的嘴捂住,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程宗扬这番话,旁边的赵合德听得似懂非懂;罂粟女和惊理若有所思;阮香琳浑不在意;至于孙寿、孙暖、成光、尹馥兰这些奴婢,连羡慕的份儿都没有,主子给她们能提供最起码的人身安全,就是莫大的恩典了。

“不过教坊的名声不太好听,就算指点,也不合我们程家的地位,更不合我们飞燕的身份。”程宗扬爱怜地摸了摸赵飞燕的脸颊,“我大致想了个法子,你看行不行。”

赵飞燕柔声道:“请夫君吩咐。”

“我只是随便说说,你要是不喜欢,千万别勉强。”程宗扬道:“我在想,我们能不能模仿那些书院和蹴鞠会社的例子,搞一个舞艺会社,作为交流和传授舞蹈技艺的专门机构。正好,咱们的封地在舞都,就叫舞都会社!再找些人,把六朝流传的舞蹈给整理和纪录下来。有条件的话,甚至还可以每年办一次舞蹈大赛。”

程宗扬侃侃而言,“我们把会社的格调搞得高尚一些,歌舞不光作为娱乐,更重要的是强调艺术性,是对美的追求,当然,还能强身健体,提高生活质量。让舞蹈摆脱以色事人的成见,让那些妃嫔贵女,也以学习舞蹈为荣……唔……”

程宗扬正说着,赵飞燕忽然仰起螓首,双手环着他的腰身,主动吻住他的嘴巴,将香舌毫不保留地喥到他口中,紧接着热泪奔涌而出。

滑嫩的香舌在口中缠绵不休,犹如妖娆缱绻的舞姿般灵巧。

良久,赵飞燕松开唇舌,唤了一声,“夫君……”已然泪如雨下。

程宗扬拭去她的泪珠,小声道:“别哭,开心一点。”

赵飞燕破涕为笑,美玉般的娇靥泪痕斑斑,宛如梨花带雨,娇美无俦。

那具香软的身子越来越热,忽然程宗扬身下一动,却是赵合德笑嘻嘻伸出玉手,帮姊姊解开衣带。

程宗扬没想到赵飞燕的反应会这么强烈,那边被妹妹解开衣带,这边便拉开他的衣物,接着主动挺起下体,竟然当着众人的面,扶起他的阳具,送入自己秘处。

程宗扬还在错愕,身体已经抢先有了反应,阳具瞬间充血勃起,硬得如同铁棒一般。

赵飞燕软玉般的腰肢微微抬起,湿腻的穴口含住龟头,然后双手拥着程宗扬腰身,用力抱紧。

阳具重重贯入蜜穴,纳入一片前所未有的暖热与湿滑中。

“啊……”身下的玉人发出一声娇呼。赵飞燕眉头颦起,紧紧搂住他的腰,柔嫩的玉阜在他下身微微挺动着,让阳具进得更深。

这位母仪天下的皇后粉颊酡红,此时抛去所有的矜持,将自己国色天香的肉体和最诱人的娇态尽数展现出来。她长发散开,美目还含着热泪,脸上却露出最迷人也最真挚的笑容。

身下的娇躯柔若无骨,两条修长的玉腿舞蹈般张开,从大腿到足尖,宛如光洁的玉柱般绷得笔直,毫无保留地敞露出那只羞媚的蜜穴。

“啊……”赵飞燕低低叫了一声,伴随着她的动作,阳具已经挤进蜜穴最狭窄最曲折也最为紧致的鸾关。

程宗扬知道,飞燕的鸾关处极为敏感,而且紧狭难入,刘骜这位君临天下的天子,到死都没有尝过鸾穴的滋味,甚至不知道他宠爱的皇后还有如此妙处。自己在交合时,也要做足前戏,待她春水滋生,才破关而入,享受她那处紧若处子的禁地。

然而此时,赵飞燕在他刚一插入,就主动张开双腿,献出她最诱人的部位。

阳具笔直插入,一直穿透鸾关,抵住柔嫩的花心。赵飞燕秀眉轻蹙,露出一丝破瓜般的羞痛,程宗扬知道,自己这样硬干进去,对她娇嫩敏感的鸾关而言,不啻于一次开苞,然而赵飞燕没有任何退缩,反而玉腿勾起,交叉着盘绕在夫君腰后,帮助夫君更用力地干进自己的蜜穴。

“夫君……”赵飞燕娇声道:“妾身的小穴干着爽吗?”

“真爽!又暖又紧。你病还没好,别累着了。”

赵飞燕带着一丝娇媚的羞意道:“能被夫君的龙根插在妾身的小穴里面,是妾身最开心的事。何况……夫君的龙精最是大补之物。夫君,狠狠肏妾身的小穴好么?把夫君的龙精都射在妾身的小穴里……”

同样是主动求欢,说出令人脸红不已的淫辞浪语,潘金莲是嗲声媚态,又骚又浪;赵飞燕是莺声燕呢,娇而不嗲,媚而不骚,眉眼间别有一番娇怜的风流美态。

程宗扬按捺不住,挺身抽动起来。嫩穴内春水荡漾,随着肉棒的进出,传来湿媚的鸾鸣声。

赵飞燕纤腰轻摆,用自己娇腻的鸾穴迎合着夫君的阳具。程宗扬这回是真过瘾了,赵飞燕不愧是精擅舞蹈的绝代佳人,节奏感绝对是超一流的,无论自己插入的动作是缓是急,都迎合得无与伦比,而且风姿绝妙,犹如在自己身下起舞一般。

她玉颈微微昂起,纤腰软玉般扭动,伴随着腰臀的动作,胸前那对雪团般玉乳来回摆动着。然后她一条玉腿扬起,以优美的姿态柔柔挺直,上下张成一字。程宗扬俯下身,将她整条白美的玉腿都抱在怀中,下身仍插她水汪汪的穴内,不停挺动。

程宗扬速度越来越快,动作也越来越激烈,将那只美穴干得淫水四溢。

赵飞燕玉靥泛起一抹醉人的红晕,娇喘息息地说道:“夫君喜欢什么姿势,妾身都可以……”

阳具在滑腻的嫩穴中耸动,鼻端是如兰似麝的诱人香气,耳边是玉人柔媚而多情的倾诉声,程宗扬脑中“轰”的一声,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

一众侍奴环绕着床榻,神情各异,床上两具身体旁若无人地纠缠在一起,眼中只有彼此。

两人从男上女下,面对面插弄;换成飞燕侧身,程宗扬将她一条玉腿盘在肩上挺弄;接着赵飞燕伏在榻上,双手抱臀,被他顶着屁股猛干;随后又变成赵飞燕在上,双手按在他腰间,上下耸动雪臀,用蜜穴套弄他的肉棒;中间赵飞燕泄了一回身s子,鸾穴震颤不已,在她的乞求下,程宗扬把她抱到榻脚,让她双手扶着床柱,撅起白美的雪臀,然后挺着湿淋淋的阳具,干进她的后庭,让这位赵皇后用屁眼儿夹住肉棒,跳了一段扭腰舞。

赵飞燕到底玉体难支,用屁眼儿服侍了一回,双腿越来越软。等程宗扬再次把她抱到榻上,玉人已经香汗淋漓,体软如绵,程宗扬本来想暂且放放手,赵飞燕却不肯,将一只软枕垫在臀下,自己分开下体,让夫君插在她刚刚高潮过的穴内尽情肉弄。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一声惊呼,“太真公主!"

“闭嘴,你个狐狸精!"

杨玉环喝斥着掀帘而入,然后整个人就呆滞了。

一秒钟之后,杨玉环大叫一声,“我肉!"摔下帘子,落荒而逃。

程宗扬发出一声大笑,“让她长长记性!"赵飞燕娇喘着笑道:"夫君龙根的.伟之曰姿,想必公主她...--子都忘不掉....."

程宗扬笑道:“等我娶了她,把你们两个摆在一块儿干好不好?”

赵飞燕望着他,美目中充满了温婉和喜悦,柔声道:“但由夫君喜欢,妾身自当服侍。”

想到杨玉环与赵飞燕同榻并肩,环肥燕瘦,争芳斗艳的一幕,程宗扬肉棒分外怒胀,将身下的玉人干得花枝乱颤,终于承受不住,娇声讨饶。

主人尚未尽兴,阮香琳、孙寿、成光等人纷纷宽衣解带,各自抱着雪嫩浑圆的大白屁股趴在床榻边,让主人插进屄内猛干一回,方才尽欢而罢。

程宗扬不等喷射就从成光狂泄的穴中拔出阳具,正待叫人擦拭,赵飞燕却拉住他,毫不介意地把那根沾着别人淫液的阳具纳入体内。

“夫君尽管射进来便是。妾身的小穴和她们一样,都是夫君的赏玩之物。”

程宗扬笑道:“你不怕被夫君干大肚子?”

“妾身宁愿被夫君干大肚子,好用妾身这只夫君最喜欢的小穴,给夫君生孩子。”

程宗扬抱着她的玉腿架在肩上,用力挺动起来。

“夫君好厉害……”赵飞燕颤声道:“妾身的小穴都要被干穿了……啊……啊!”

滚烫的阳精灌进蜜穴。赵飞燕紧紧拥着他,两人肌肤相接,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啵”的一声,阳具拔出,那只嫩穴轻颤着,有些吃力地收紧。赵飞燕玉手掩下体,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柔声道:“多谢夫君大人临幸。”

程宗扬笑道:“太多礼了。”

“不光是妾身,以后内宅的侍妾被临幸过,都要向主子谢恩。听到了吗?”

赵飞燕难得露出一丝皇后的威严,诸女纷纷应道:“是。”

全程目睹的中行说,早已目瞪口呆,鼻涕都拖到下巴上了,还浑然不觉。

程宗扬特意没有赶走他,就是想让这死太监见识见识什么叫绝世猛男、人间凶器、嫪毐掩面、霸王低头、金枪永倒,大棒盖九州、铁鞭赛种马之舞阳程侯。刘骜跟自己比,连根筷子都不如,顶多算根牙签。

程宗扬站在榻边,孙暖与孙寿这对姊妹跪在他身前,媚眼如丝地舔舐着主人的阳具,身子还不时轻颤,带着高潮的余韵。

阮香琳面色潮红地扯出一条丝巾,替相公抹净身上的污渍;罂奴抱来衣物,给主人披上。程宗扬接过丝巾擦了擦身上,随手丢在孙寿脸上,然后挑衅地看了中行说一眼。

中行说嘴巴“咔嗒”一声合上,然后“扑嗵”瘫坐在地。

程宗扬心头那叫个得意,孙子!服了吧!不光我有你没有,我的还大!气死你!

中行说抬起头,一脸惊悚地看着他,颤声道:“你是天命之人……是魔尊指定的天命侯……”

程宗扬怔了半晌,然后一声怒喝:“死丫头!你给我滚出来!”

上一章: 第十四集 红芳吐蕊 第二章 佛门净土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四集 红芳吐蕊 第四章 世局纷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