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七章 法律先锋

hui329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六章 天魔极乐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八章 误打误撞

钱宁手按绣春刀,虎视眈眈地瞪着对面杨慎。

杨慎方巾青衫,神态萧然,丝毫不为钱宁气势所遏。

「用修,几次燕集都未见人,怎地来此烟花之地寻愚兄了?」

丁寿扶着一秤金缓步进了屋子,见了杨慎便说笑道。

钱宁连忙起身让座,看着走路都要由丁寿搀扶的一秤金的娇弱模样,钱宁心中钦佩,到底是自家大人,本事真不是吹得,这大半夜的功夫就将这风流娘们整治得服服帖帖,好似一滩烂泥。

「丁兄请了,在下来此并非叙旧,而是向苏妈妈讨要一位姑娘。」杨慎起身还礼,礼数周到,却再无初见时的亲近之意。

「用修来得迟了,错过了今夜好戏,那雪里梅已然名花有主,入了哥哥我的彀中。」丁寿拍拍胸脯,状甚得意。

「大人,卑职没有追回人来。」钱宁以为丁寿还不知情,连忙上前小声禀告。

「滚一边去。」丁寿斜瞪了这不开眼的家伙一眼,又笑道:「人虽还没入府,却已与院子做了交接,无论她到天涯海角,总归是我丁府的人了。」

杨慎侧目打量丁寿一番,淡淡一笑,「不知丁兄纳得新人后如何安置?」

「愚兄中馈仍虚,为妻为妾都不耽搁。」丁寿笑道。

「小弟提醒兄长,按《大明律》,官吏娶乐人为妻妾者杖六十,并离异。」

杨慎翻看着自己那修剪整齐的指甲,悠然说道。

有这回事么,那「水太凉」怎么娶得柳如是?丁寿扭脸看向一秤金,见她尴尬地点了点头,靠,二爷又被人坑了。

「不过小弟此来并非为了雪里梅姑娘,顺卿兄在京时多兴饮宴,承蒙坠儿姑娘款待,如今顺卿兄回返南都,又闻玉堂春姑娘从良赎身,在下欲向贵院请讨坠儿,不知苏妈妈可愿成人之美?」杨慎似也不愿纠缠此事,又冲着一秤金浅施一礼道。

「坠儿?那小丫头不是已经顶给二爷了么?」丁寿在身旁人丰丘上拍了一巴掌,「还不把人给爷领来。」

一秤金被打得臀肉乱颤,不敢多言,急忙命人将坠儿带过来。

「顺手牵羊,丁兄好兴致啊。」杨慎也不着恼,微微一笑。

「不敢当,不过恰逢其会,用修赶得巧而已。」丁寿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欠揍表情。

「那坠儿不过金钗之年,丁兄又要如何处置?」

丁寿如今留了个心眼,没把话说死,「那丫头瞧着伶俐,无论是用来铺床还是暖床,想必都能合二爷的意。」

「《大明律》二十五卷犯奸第一条:强奸者绞,未成者杖一百、流三千里…

…」

「且等等,用修休要危言耸听,我几时说过要用强来着。」

丁寿转首对刚被领来的坠儿道:「爷要抬举你做通房丫头,你可愿意?」

坠儿怯生生地看着场中众人,不明所以,只知这几位都是大人物,这位丁大人是那帮凶神恶煞般的锦衣卫的首脑,动动手指便可要自己性命,绝对招惹不得,当下垂首胸前,低声道:「奴婢愿……愿意。」

丁寿得意地一扬下巴,「如何?」

「按《大明律》,奸幼女十二岁以下者虽和——同强论。」杨慎不紧不慢地说道。

嘛玩意,女孩自愿的也不行,罪同强奸,这大明朝什么法律意识,就不知道弄个「嫖宿幼女罪」灵活运用一下么,非得弄根绳子上绞刑。

「老钱,这小子说的是真是假?」丁寿刷地张开折扇,遮住自己面孔,低声冲钱宁问道。

钱宁同样一脸困惑,「回大人话,卑职也不清楚,锦衣卫办差什么时候照律法行事了,不过听他说得一套一套的,不像有假。」

「苏妈妈,不才还要向您探听一事。」这边厢,杨慎已转移了攻击对象。

「听闻苏三姑娘嫁人从良,不知教坊可曾出具脱籍文书?」

一秤金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

见一秤金面色突变,杨慎微笑,「看来是并未出具了,未得脱籍便可从良,莫非三姑娘乃是良人出身?」

「公子说笑了,我那三女儿流落街头,孤苦无依,奴家见她可怜,才将她领回院中抚养,这本是行善积德之事……」

「依苏妈妈所说,三姑娘竟是位逃人咯,」杨慎笑容中带着讥嘲,朗声道:

「凡娶犯罪逃走妇女为妻妾者,知情者与之同罪,至死者減一等,离异。依照大明律法,赎人的那位官人非但不能抱得美人归,还要受连坐之刑,宜春院的恩客们可知晓自己大祸临头?」

「《大明律》二十五卷犯奸第十条:凡娼优、乐人买良人子女为娼优,及娶为妻妾,或乞养为子女者,杖一百。」

「苏妈妈,你这院中又有多少女子是真正出身乐户,或有多少是逼良为娼呢……」

眼见杨慎一文不费,红口白牙地领走了坠儿丫头,一秤金欲哭无泪,丁寿则突然有了别的兴致。

「钱宁,回头给爷弄部《大明律》来,看人家这张口闭口大明律的气势,啧啧,过瘾!」

「大人,雪里梅才失踪他便寻上门来,指名道姓要的人还是帮着脱身的内应,这事会不会和他有些关系?」

「不会,」丁寿一晃脑袋,当即否决,「杨用修又不是傻子,明知嫌疑在身又上门来招惹二爷,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灵光一闪,丁寿笑容突然凝固,「他该不是把咱们爷们当傻子吧?」

「卑职担心的就是他欲擒故纵……」钱宁补充道。

「钱宁,给我盘他个底儿掉。」丁寿森然道:「杨用修,你最好别逼着二爷翻脸。」

***    ***    ***    ***

天刚蒙蒙亮,丁寿策马回到府门前,翻身下马,将马鞭向守门的校尉一扔,抬脚便要进府。

「二爷,小的给您问安了。」旁边突然窜出了一个黑影,直奔丁寿。

呛啷一声,门前的锦衣校尉腰刀出鞘,大喝道:「哪来的臭叫花,竟敢冲撞我家大人!」

丁寿定睛细看眼前这个黑不溜秋鹑衣百结的叫花子,不由笑骂:「老七,你个猴崽子,几时回京的?」

「小的才回京,料理完分舵的杂事,一早便进城想着来给爷请安,不想直接在门前遇见了,这可不是巧了么。」

丁七龇着黄牙,便向丁寿近前凑了过来。

「滚远点。」丁寿猛地捏住鼻子,「你掏了黄皮子老窝啦,身上味儿这么冲?」

丁七在自己袖口腋下闻了几下,「回爷话,没什么味道啊。」

丁寿有些后悔把这小子派到丐帮了,怎么帮中地位涨了,连着身上味道也开始冲鼻子了,最可恨的是这小子也不知是不是嗅觉失灵,愣是闻不出自己有多恶心。

「把这身衣服给我烧了,再去好好洗洗,记住了,不洗上三遍别来见二爷。

」丁寿对府门前的校尉吩咐着,「你们看好他。」

门前锦衣校尉躬身称是,随即亲热地涌了过去,「七爷,恕兄弟眼拙,没认出您来,您多担待……」

丁寿用了早饭,简单洗漱一番,换了身清爽软袍,又饮了两盏热茶,才算等到洗出人模样的丁七过来拜见。

「跟爷说说,丐帮而今什么情形?」丁寿将一盏茶递了过去。

丁七道声谢赏,随即一撇嘴,道:「还能怎么样,外甥打灯笼——照旧。」

「涂酒鬼有了绿玉杖还制不住蓝廷瑞?」丁寿不可思议,洛阳牡丹园所见,这老花子在丐帮声威远播,一呼百应啊。

「那倒不是,涂长老……哦不,而今已经是涂帮主了,凭着绿玉杖在君山接掌帮主之位,顺理成章,也没人提什么不是,可他要整顿帮务却是不易,大礼分舵的孔闻昌老夫子是净衣派的首脑,帮中资历不在他之下;大仁分舵的彭江海是五虎断门刀的武林世家出身,这二人面上与他和和气气,可要插手这两处分舵的事务却推三阻四,只有大义分舵的胡不归一人应和顶个鸟用,至于蜀中大勇分舵的廖慧,则是摆明车马要联手蓝廷瑞与他硬抗了,老爷子而今借酒浇愁,酒量倒是涨了不少。」丁七道。

「丐帮无主太久,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哟。」丁寿抱着看热闹的态度吐了一句槽,又问道:「他们斗他们的,寻找大哥的事情可别因此耽搁。」

丁七摇头,「这倒没有,找人这种事各地分舵没什么拒绝的由头,只不过小的在君山待了好一阵子,也未见到有大爷的消息。」

丁寿焦躁地转了几圈,忧心问道:「老七,你说大哥他会不会遇到什么不测?」

「不会,老太爷在天之灵保佑,又有二爷您的官运罩着,大爷定会吉人天相,逢凶化吉。」

丁寿无奈哂笑,「借你吉言了。」

「那个……二爷,小的觉得咱们是不是换个找法。」丁七斟酌一番,小声提议。

「什么找法,说说看。」

「咱们一直在找大爷的下落,是不是忘了柳姑娘,毕竟当时她是紧随着大爷出门的,咱们时隔多年寻人不容易,柳姑娘或许能知道些消息。」丁七道。

「我也不是没想过,可据云南的探子说,柳姑娘并未回过点苍,天南一剑柳随风自己还没头苍蝇一样到处寻人呢。」丁寿蹙额说道。

「那就更好了,没准寻到了柳如烟,便直接找到了大爷呢。」丁七挤了挤眼睛。

「你是说大哥和柳姑娘……」丁寿将两个食指成对一并,连忙摇头,「不可能!」

「是,小的也就是胡思乱想,自然做不得数的。」主家不认可,丁七聪明地低头认错。

「不过你说的法子也有点道理,这样你那里传信丐帮,我这里谕令锦衣卫,咱们双管齐下,两个人一起找。」丁寿拍板道。

「听二爷吩咐。」丁七应了声是,随即嘻皮笑脸道:「听闻二爷纳了可人姑娘做新姨娘,小的还未给您贺喜呢,祝二爷妻妾成群,多子多福,丁家人丁兴旺,血脉绵长。」

自己搜肠刮肚憋了好久的喜词马屁拍了上去,却未听到半点响动,丁七心中嘀咕:莫不是拍了马脚。

果然,丁寿意兴阑珊地叹了口气,「你消息倒是灵通。」

「爷纳妾何等风光,整个北京城都惊动了,小的手下那帮杂碎,怕是没少到门前讨赏,这还有不知道的。」丁七继续陪笑恭维。

「妻妾成群?二爷昨晚刚买的一个淸倌儿,而今还不知和哪个野汉子快活呢。」想着雪里梅丁寿便一肚子闷气,二爷要财有财,要貌有貌,哪点配不上你了,偏偏要逃!逃就早点逃啊,非要等竞拍尘埃落定,大把银子花出去了又不好要回来,还搭上了一颗珠子,爷的沧海珠啊!!

听丁寿发完牢骚,丁七顿时义愤填膺,「好个小娘皮,竟如此不把咱家二爷放在眼里,爷您放心,城狐社鼠,三教九流,没有丐帮花子不熟悉的,就是挖地三尺,小的也要把人给您找出来,交您处置。」

这奴才忠心可嘉,丁寿少不得勉励几句,让他去账房支取个辛苦钱,并一再强调,找人归找人,尽量低调,尤其别说是缇帅府在寻,为什么?小心《大明律》呀。

好不容易清静下来的丁寿靠在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端着青花盖碗哼起了小曲。

自己似乎漏掉了什么关键东西,丁寿细细琢磨着刚才的情景,回味着丁七的每一句话。

「爷纳妾何等风光,整个北京城都惊动了」,丁寿惊坐而起,坏了,把这茬忘了!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六章 天魔极乐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八章 误打误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