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六章 天魔极乐

hui329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五章 僵李代桃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七章 法律先锋

见这位丁大人傻站在那里不声不响,一秤金如何知晓这位爷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方悔得肠子都青了。

一秤金莲步轻移,从木架上取下一条多尾鞭塞到了丁寿手里,随即娇躯缓缓下滑,丰满的乳房紧贴男人坚实的大腿,素手则更大胆地伸入他衣襟下摆内抚摸。

「九尾猫?苏妈妈还有SM的癖好?!」丁寿把玩着手中这柄由软皮制成的多股软鞭,面露惊讶。

「奴家不知大人说的是什么,不过听来好像知道此物的妙用。」一秤金腻声媚笑,玉手掏摸进了胯间,一把便握住了那根巨物。

「哦……嗯……大人,您的身子还真壮实呢。」

虽说肉柱还是软绵绵的,一秤金仍能从指间感受到此物的可观,不想今夜被迫代打还能好好乐上一番,心中一阵狂喜,手上不觉兴奋无比的揉掐套弄。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不知这东西的用处,爷岂不是愧对硬盘里的诸位岛国老师的教导。」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秤金心中一动,吃吃笑道:「大人您还有许多师父不成?」

「多得很,数都数不过来。」丁寿手挽鞭花,「啪」的一声脆响,雪白躯体上霎时间多了数道红痕,如同雪上红梅,分外诱人。

一秤金闷声娇呼,娇躯如蛇一般轻轻摇摆,「不知哪几位名师能教出大人这样的人中龙凤,可否见告一二。」

「你若是能将二爷服侍舒坦,爷必定知无不言,否则么……」丁寿垂首看向已经显露在一秤金面前的软垂肉柱,语意不言自明。

一秤金眼珠一转,「奴家岂有不让大人满意的道理。」

屈身贴靠在丁寿胯间,尽力张开樱唇,含住那根毫无硬挺之意的软耷巨物,舌尖环绕菇头肉棱,含吮吸舔不止。

丁寿只觉下身酥麻不已,欲念大炽下分身勃然而起。

「喔——」

一秤金突觉口中巨物倏然抖动,随即暴涨坚挺,如一根火烫的粗巨铁棒,直要将喉间撑破,急忙吐出肉柱,干呕不停。

「不争气的东西。」丁寿看着摇头晃脑的「小丁二」,羞恼不已,本想借机来探探宜春院的底,而今「天魔舞」还没见到,你便如此急不可待,没见过女人啊!得,二爷将自己和下半身的关系分割得清楚明了。

「大人,您对奴家服侍可还满意?」一秤金乍见这宝贝充涨火烫的真面目,纵使早年身经百战,也不由眼红心热,一股津液自蓬门中汩汩滴落。

还未等一秤金引导这恩物在自己身上探幽寻秘,那根东西却乍起乍落恢复如初,「大人,您这是……」

「苏妈妈,看来您这本事还不到家呀。」丁寿平心静气,强行将心中欲念压下,故作轻松说笑道。

一秤金微微一声轻哼,双膝跪地,纤掌将那对雪白丰满的双乳朝内一捧,以深邃滑腻的乳沟轻轻厮磨那条肉龙,不时还吐出柔软香舌刮蹭龟棱马眼,媚眼连抛,状甚销魂。

丁寿此时默运真气,收摄心神,不使怒龙坚挺,体会一秤金服侍之余,恣意在她脸颊秀发及全身各处揉掐扣抚,皮鞭更是不停地抽打在柔滑细腻的诱人身躯上,毫无怜香惜玉之意。

片刻之间,雪白的肌肤上红痕密布,一秤金鼻息粗喘,哼声连连,更被丁寿熟练的手法挑弄得淫欲炽旺,胯间玉露已渗流双腿,不停滴落在花纹精美的波斯毛毯上,然而手中那根巨物仍旧软绵绵的毫无起色,若非见过适才勃起样貌,她几乎怀疑这个什么锦衣缇帅是个天阉了。

「好人,你……你是怎么了?怎么还毫无动静,急死奴家了!」一秤金欲望高涨难忍,任她百般调情,那根肉柱依然软垂如死蛇,毫无动静,急得心慌意乱,口不遮拦,狠狠的掐着那软垂巨物狂吮猛舔。

「苏妈妈怕是养尊处优久了,连着房中秘技也是生疏不堪,唉,还想着有幸一亲芳泽,不想你本事如此不济,连爷的兴致也提不起来,算了,还是给爷我寻几个红倌人来消火吧,您老歇歇吧。」

一秤金平日里或许玩笑说己身人老珠黄,其实心中对自己的容貌及身材保养还是颇为自信,今日裸裎相对,淫技尽施竟不能勾起这小子的兴趣,实实伤了她的自尊,又听丁寿话里话外的意思还说自己甚至不及院子里那几个被玩烂了的贱人,这又如何忍得。

颜面受损,一秤金立时芳心不服地起身,又气又急道:「大人稍待,且看奴家舞上一曲。」

言罢身姿轻旋,扭腰摇臀,做出令人心旌荡漾的种种诱人动作,双手似招欲搂,神情似羞似怯,欲遮欲掩,娇靥上艳媚如霞,再配上似痛苦似舒爽,似畅快似欢愉的轻哼浪语,鼻腔间偶尔荡漾出的呢喃梦呓之声,无不让人热血沸腾。

圆润柔滑的如玉雪肤,随着摇扭的身躯不停颤晃的饱满双峰,平滑无纹的性感小腹,柔细如蛇的欲折纤腰,圆滚挺翘的雪丘玉臀,一双修长挺直的玉腿扭抬之时,胯间乌黑毛丛中的嫣红缝隙若隐若现,令人目不转睛。

丁寿本以为自己已熟知天魔舞的奥妙,自忖能应付过去,不想在活色生香的魔音艳舞当前,他发现自己实是高估了自己的定力。

眼望着一秤金欲火难忍的神情,丰满胴体的扭摇蠕动,似呻吟似呢喃的轻呼荡哼,不知不觉丁寿被引入了欲望狂潮之中,再也不能平心守神,抗拒魔音艳舞的诱惑,欲火愈来愈旺,鼻息渐粗,双目泛红地盯视着不停扭摇的美妙身躯,至于下身巨龙更是勃然怒起,亟待噬人。

见得这小子身体逐渐变化,一秤金心中得意,有心再加把力彻底迷惑了他的心智,忽然人影一闪,眼前已不见了人影,随即倏觉发根剧痛,整个娇躯已被大力拉扯倒伏在地毯上,还未及惊叫出声,一双丰润玉腿已被一股大力强分大张,只听「滋」的一声,粗巨火烫的铁杵借着蜜穴间早已泛滥的淫水滋润,一冲到底。

「噢……痛……好人,你轻些……好痛……」

颤抖的惊呼抗议声方起,便被一阵迅疾猛冲全都顶回了肚里,次次深挺至底的耸挺之势已然展开,霎时使得一秤金全身惊颤,双目翻白,险些一口气喘不上来窒息过去。

一秤金也未曾料到适才还气定神闲如老僧入定般的丁寿,瞬间便成了色中饿鬼,阴户内仿佛要裂开般充实爽快,一声惊呼,快感从阴部通达全身,差点被肏得接不上气,那雄壮坚硬的阳根已如擂鼓巨锤狂冲猛顶,不过百余下,竟让她丢了一次身子。

「好人,你且慢着些……」一秤金缓了一口气,咯咯娇笑,贴着男人健壮身躯又吻又亲,丰满屁股顺势迎合挺动着。

丁寿不答话,只是按着她那对细嫩且不失弹性的雪乳,快速进出抽送,又在她粉颈香肩之间嗅吻舔啮,逗得一秤金浪笑连连,下身却不住地配合扭动。

哼,还以为他定力超群,而今看也不过是个毛头小子,愣头青,很快就要丢盔卸甲了,且让他疯一阵子,借机乐上一乐,再趁他泄身之际盗采他一点功力,销魂蚀骨之下还愁他不说实话。

打定主意,一秤金修长玉腿大张,挂在男人腰际,腰臀轻挺,淫水泛滥的蜜穴驾轻就熟地将那根庞然大物尽根吞没,杨柳细腰款款摆动,放声浪叫,纵情享乐。

「啊……好人心肝……真真是弄死我了……」

事与愿违,一秤金未料到淫欲泯灭心智的丁寿竟然如此耐战勇猛,那根每次都深入花心的玉柱次次到底,下下着肉,尽情纵横,往复驰骋,毫无泄身迹象,反倒是自己乳尖被那双大手揉捏掐弄之下快感连连,连同穴心处传来的阵阵酥麻,让自己身子一颤,又丢了一次。

不行,这样下去非但采不到他的元阳,自己还会因为阴元损失过多而功力大损,一秤金此时也顾不得其他,赶紧收气凝神,阴户紧夹着火烫肉棒,穴内一收一缩,犹如婴儿吮乳,阴门处的两片肥唇束在棒身上夹吸蠕裹,纤细有力的腰肢也开始有规律地扭摇晃动。

一秤金暗运天魔极乐心法,阴窍之内不停裹夹蠕动,短时非但未能吸出丁寿元阳,熟悉的真气流动反把堕入欲海的丁二给惊醒了,体察自己不知何时正压在一秤金身上淫乐,身下女人满面春潮,犹自暗运天魔极乐企图盗采自己元阳。

他奶奶的,怎么不知不觉就着了道,丁寿心中有气,处处提防着天魔舞,没想还是被迷了心智,人算是丢大了,当下不露声色,继续对着身下人急速耸动,每次都是轻抽深入,直抵子宫孢口敏感之处。

不断地肌肤拍撞声中,随着肉棒的抽送挺动,汩汩溢出的淫液将名贵的波斯地毯逐渐渗湿了一大片。

「哎呦,慢些,不……不行了……」

逐渐被快感浪潮淹没的一秤金,淫荡的呻吟娇呼声突然带了一丝惊慌,穴心深处虽被不断进出的巨物顶磨得甚为舒畅,但阴关也被冲击得颤动不已,若是阴关洞开,后果不堪设想,当下一秤金不再顾忌,藕臂突然环绕住丁寿脖颈,雪白双腿猛地夹紧男人腰背,雪臀挺起,二人性器紧紧贴合在一处,提聚了十成功力猛吸丁寿元阳,娇靥上更是浮现出一片又媚又荡的神采,似笑非笑,销魂诱人。

「天魔极乐,烁志销骨。」

丁寿露出一丝残忍笑意,双手搂住柳腰,跪蹲而起,紧搂他的一秤金也顺势而起,跨坐在他双腿上,二人成观音坐莲之势。

青筋虬结的毒龙随着二人姿势变化挺动更深,直入花心深处,仿佛戳在了一秤金的心口上,独眼之中顿起一股庞大吸力,更令她骨软筋酥,香颈一仰,一连串难以自禁的婉转娇啼及呻吟声荡呼出口。

一秤金只觉全身酥酸,浑身白肉不停颤抖,呻吟求饶道:「哎……哎呦……

大人……饶了奴家吧……酸死我了……」

丁寿闭口不言,吸力更甚,一秤金全身一片震颤,四肢如八爪鱼般紧扣他的身躯,上仰的螓首左右乱晃,玉臀疯狂扭摇挺动,汗津津的肌肤上泛起一层惊悸的鸡皮,一片阴凉的元阴,如同洪水泛滥似地狂泄而出。

吸纳元阴后的丁寿继续抱着怀内娇躯继续耸动,未有稍停,一秤金只是娇弱无力地伏在他的怀中,不停颤抖。

阴关被破后的女子身躯敏感不已,只是百十来下的抽送,便让花心深处快感急速攀升,一股股的淫水连连泄出,一秤金原本红润的娇靥逐渐被青白之色代替。

在持续不断的撞击抽送下,一秤金心头被「脱阴而亡」的阴影笼罩,男人看样子丝毫不会停下了,一秤金此时也顾不得别的,默默强提一口真气,一掌劈向丁寿百会穴。

这副弱不禁风的可怜模样或许会让旁人掉以轻心,丁寿此时却和一秤金「紧密相连」,早已由她的穴内猛然收缩的情形得知她在暗中提聚功力,甫一出掌,便已被扣住了两腕脉门。

将娇躯再度压倒在厚厚的地毯上,丁寿一声嗤笑,「一日夫妻百日恩,纵是露水因缘,好歹也欢好一场,苏妈妈竟然如此狠心。」

问话之际,丁寿好歹没有再度耸动,一秤金稍稍缓了口气,喘息道:「大人,奴家也是逼不得已,否则便要被您采得脱阴而亡了。」

丁寿一声冷哼,臀部用力,又开始剧烈耸动。

一秤金骇得魂飞魄散,忙苦苦哀求道:「大人……求您饶命呀!」

「你畏惧脱阴,就不担心爷被你倒采得脱阳而死么。」丁寿恨声道。

「奴家怎敢祸害大人性命,便是上面也不会饶了……」一秤金自觉失言,连忙住口。

「你可以不说,爷还没出火,慢慢受着吧。」丁寿说着,再度猛烈抽插。

「啊……大人……哎呦……奴家说实话……求您……您快停下来……」

又用力顶了十几下,肏弄得一秤金喔喔浪叫,丁寿才冷哼道:「说,你背后是什么人在指使?」

一秤金连吸数口气,强笑道:「奴家哪有什么人指使,只是想使些手段傍上大人,以便日后……哎呀……别……别弄……奴家说实话……」

丁寿不管不顾,一口气猛顶了四五十下,才停了下来,一秤金被他这阵狠捣顶得美目翻白,差点就昏过去。

只见她吁吁娇喘了好一阵子之后,才匀了口气道:「奴家是奉魔尊之命,关注大人行踪。」

「魔尊?可是教你天魔极乐与天魔舞的人?」丁寿紧盯一秤金追问道。

「大人怎知……」一秤金短暂错愕后,便已明了,「是了,难怪适才奴家处处受制,大人必也是精通极乐妙法。」

「奴家怎有福气得魔尊亲传,」一秤金感受着体内深处兀自硬挺火烫的肉柱,幽幽一叹,道:「奴家只是得了魔尊座下摇魂荡魄二位使者一番指点而已。」

「摇魂荡魄?又是什么人?」有人想过过魔门老大的干瘾,丁寿不奇怪,那帮老怪物思维和正常人不在一个频道上,从他已知的几个同门身上便可看出端倪,但这摇魂荡魄使者可不是魔门正常编制。

「奴家只知二位使者都是魔尊亲传弟子,代魔尊处理两京十三省的门中事务,其他真是不知。」

一秤金此时不敢隐瞒,将所知之事一一道来,她虽负责京城事务,其实所辖不过就是这间宜春院,真正的魔门弟子也只她与苏淮,平日里除了打探消息、呈送年例,便是为总舵选拔根骨资质上佳的女娃,据她所言,其他分舵也大抵如此,至于魔尊本相她只是早年入门之时隔着帘子远远瞧了一眼,连那位主儿是男是女美丑妍媸都不清楚。

「合着你们只是个搂钱的耙子,还这么死心塌地的卖命,真是忠心可嘉。」

这些话丁寿自是不信,忍不住出言讥讽。

一秤金不由苦笑,「大人有所不知,奴婢等身中魔门的」催肌化骨丸「,若是不得解药,一月之内全身肌骨渐化,苦痛难言,想求一死也不可得。」

「好歹毒的手段。」丁寿愈发感觉那帮子同门不好相与。

「大人,奴家适才情非得已,万不敢真的伤及贵体,求大人高抬贵手,饶了奴婢这一遭吧。」一秤金凤目含泪,苦苦哀求。

这娘们若是有个好歹,必然惊动南京的人物,且放她一马吧,丁寿一念及此,抽身而起道:「看你情景堪怜,爷也不是铁石心肠,便饶了你吧。」

铁杵抽出,一秤金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蜜穴内的空旷无依,不由让她莫名感到空虚,脸颊苍白地瞄着那根犹自坚挺晃动的粗壮阳根。

「怎么,还未吃饱?」丁寿屈指在「小二爷」上弹了一下,那根话儿不安分地一阵摇头摆尾,瞧得一秤金脸上红云又起。

「奴婢无能,难教大人满意。」一秤金轻咬贝齿,「可收了大人这么名贵的珠子,总要让大人尽兴才是。」

「哦?你现在不怕脱阴而亡了?」丁寿取笑道。

「女人天生三宝,一宝不堪承受,不是还有二宝么。」

一秤金说罢,嫣然一笑,媚态横生,瞧得丁寿心动神摇,暗赞此女果真天生媚骨。

一秤金跪爬数步,来至丁寿胯间,不顾七寸肉棒上沾满的湿淋淋的淫水,便大张檀口舌灿莲花,含吮吸舔,吸得丁寿舒畅连连。

「好个一秤金,二爷成全你。」

丁寿欲念又起,转至一秤金身后,两手分开多肉肥臀,将她两股间溅溢滴流的淫露在浅褐菊蕾处一番涂抹,便沉腰一顶,肉棒直挺挺地冲入了女子后庭之中。

一秤金一声惊叫,随即便配合地向后耸动迎合,大声呻吟。

感受到肛肌紧箍棒身,那肉龟前端又在一片温热干燥之中无所阻碍,两重刺激又让丁寿淫性大发,十指深陷在雪白丰满的臀肉中,发了性子般的来回挺动。

尽管蹙眉痛呼,一秤金此时终于不用担心阴元丧尽的危机,放开心怀松弛全身,趴在毯上任由丁寿奸淫。

「噢!大人,您这是做什么?」一秤金突觉一个冰凉圆球被塞入了阴窍。

「将这沧海珠滋润一番,也好过过人气。」丁寿将沧海夜明珠塞入春水潺潺的蜜穴深处,不忘在翘臀上拍了一记,「夹紧了,若是掉出来,爷只好用棒子给塞回去了。」

一秤金扭扭屁股,果真缩阴提肛,将那颗珠子夹在了穴心里,连带着肛肉也紧致了几分,刺激得那根棒儿坚硬如铁,进出更加猛烈。

红嫩肛肌随着肉棒抽送不断外翻,一秤金被肏得死去活来,浪叫呻吟,偏偏又绷紧了大腿,不敢松了腔内夹含的沧海珠。

探手攥住她胸前不住晃动的乳丘,丁寿嘻嘻笑道:「苏妈妈看来擅唱玉树后庭花,想必平日没少与苏老板习练此技吧。」

后庭火热棒儿与阴内沁着寒意的冰凉宝珠冷热交杂,冰火两重,一秤金浑身酥软,香汗淋漓。

「别……别提那个废物,我平日岂会……让……让他沾了身子,大人……哟……且慢着些,好酸……夹不住了……」

「我却不信,待爷找当事人问问究竟。」

丁寿遥遥冲着外间房门信手一招,房门突然打开,露出了竖着耳朵的苏淮一脸惊愕的面孔。

「你在此做什么?」分明是大声怒斥,一秤金声音却软绵绵的,还带了几声轻哼娇吟。

「我……我……」苏淮嗫喏难言,一时结舌。

「苏老板可是来观摩二爷功夫的,不妨近观一二。」丁寿抱着雪白多肉的肥臀一阵狂抽猛插,肏得一秤金吚吚呜呜又是一阵呻吟浪叫。

妈的,平日里对老子没个好脸色,现在被肏得像条母狗样,呸!苏淮暗暗咒骂,终是想起了自己的目的。

「禀告大人,钱大人他回来了。」

丁寿动作不停,「人追回来了?」

苏淮摇头。

「废物!」丁寿报复地在身下人屁股上猛冲了几下。

「另外詹事府的杨公子来了,说是要来为姑娘赎身。」苏淮继续道。

两人都没有回答,丁寿突然抱住雪臀加速耸动,一秤金也是啊啊狂叫,在一阵激烈的肉体碰撞之后,丁寿当着苏淮的面,将一股浓浆尽数射到了他名义上的妻子肠中。

丁寿起身松开娇躯,失去支撑的一秤金丰满身子在毯上滚了几滚,那颗沧海珠终究再也夹捏不住,由穴内滚了出来……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五章 僵李代桃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七章 法律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