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三集 龙章凤仪 第六章 凤舞九天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三集 龙章凤仪 第五章 龙啸六合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三集 龙章凤仪 第七章 如珠在怀

第六章凤舞九天望着着鱼玄机的身姿,程宗扬莫名想起前几天夜里,那个冒充小厮,在信笺上下毒的刺客。

程宗扬猜测过鱼玄机会不会是三名刺客之一,毕竟她出自泊陵鱼氏,对自己的敌意极深。不过最初那名刺客身材纤小,比起鱼玄机明显要矮了一头,除非鱼玄机有变换体形的秘法,否则绝不会是同一人。

另一名在青龙寺附近消失的女刺客,从身手判断,很可能是飞鸟萤子,只不过小女忍死不开口,现在人都丢了,也没办法证实。

最后那名女刺客来时,鱼玄机正跟杨玉环一道来作客,更不可能是她。因此程宗扬已经把她排除在怀疑对象之外,可这会儿又不禁心头疑云大起。

他现在的修为已经是第六级通幽境,对幽微之处的观察力更上层楼。同样是霓裳羽衣舞,舞姿相同并不奇怪,但同样的飞跃动作,不同的舞者发力的细节各有区别,而鱼玄机方才的飞跃,与那名冒充小厮的女刺客在细微之处如出一辙,给自己一种强烈的即视感——那名女刺客若非与鱼玄机关系密切,同出一源,就是瑶池宗门下!

程宗扬专注地盯着鱼玄机玉足粉腿,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那隻醋坛子早已醋海兴波。

“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哎。”杨玉环酸溜溜道:“这霓裳羽衣舞,程侯是不是心服口服了?”

“嘘……”

杨玉环顿时瞪大美目,“你敢嘘我?”

“别说话。”

杨玉环劈手将一张白纸拍在他脸上,“不许看了!”

程宗扬回过神来,“干嘛?”

“给我写个服字!”

“凭什么?”

“就问你服不服!”杨玉环柳眉倒竖,“不服你上去跳一个!”

“我给你跳个大象舞,你看不看?甩鼻子那种的。”

“你敢跳我就敢看!跳啊!跳啊!”

“……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

“不跳是吧?”杨玉环把笔塞到他手里,“给我写个服字。”

“我写了你打算放哪儿?挂床上?”

“贴马桶上!”

“你怎么不贴马桶底呢?正对着……”

杨玉环一把捂住他的嘴,嗔道:“对着你脸!写!”

程宗扬扭过头,“不写!”

“耍赖是吧?跟我耍赖,你可找对人了!”杨玉环挽起袖子道:“本公主不光会耍赖,还会撒泼!有本事你就给我跳一个!不然就给我写个服字!”

程宗扬一边躲闪,一边小声道:“干嘛?玩真的?”

“给你机会你都不抓住?”

“什么机会?”

“那个飞燕啊,据说舞跳得特好。让她跳一段,这些人肯定服气。”

“别闹!”程宗扬道:“她在云水受了风寒,身子一直不爽利。”

杨玉环一脸鄙夷,“你要说她是被你干坏了,我还就真信了。风寒?什么风寒早该好了!”

“要不我把那些侍奴叫过来,给你们打套拳?”

“哟,一屋子的侍姬,连个能跳舞的都没有?”杨玉环越说越恼,“你就这么心疼她们?连我的面子都不给?”

程宗扬都听糊涂了,“这跟你的面子有什么关系?”

“你的面子就是我的面子!你丢脸就是往我脸上抹黑!”杨玉环道:“谁敢往我脸上抹黑,我做鬼都不放过他!”

程宗扬以手扶额。这是什么神奇的三段论?逻辑学遇到杨妞儿,就可以喂狗了。撞见这种奇葩的脑回路,什么逻辑都得给搅得稀碎,哪儿哪儿都不挨着。

“我……”

楼上传来一个娇柔的声音,正在小声吵嚷的两人同时抬起头。

一个明眸皓齿,眉枝如画的小美人儿立在楼梯上,她娇靥生晕,鼓足勇气说道:“我……我来跳一曲!”

鱼玄机的霓裳羽衣舞刚刚跳罢,程宗扬被杨妞儿拿纸糊脸,后半段一点没看着,前半段也光看“精华”了,这会儿满脑子就剩奶子大腿。不过看殿中诸王的神情,方才那曲霓裳羽衣舞显然跳得十分出色。抚王李纮以手抚须,老怀大慰,似乎能多活好几年的。

此时看到楼上突然出来一个美貌的陌生少女,众人都有些诧异,一时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都在打听她的来历。

赵合德小脸愈发羞红,但还是鼓足勇气,拾阶而下。

程宗扬不知道合德怎么会被众女拱出来跳舞,也不知道她舞跳得怎么样,但这个一向羞怯的小丫头鼓足勇气主动出面,自己唯一要做的,就是给她撑腰。

“别闹!给你挣脸的来了。”

程宗扬安抚住杨玉环,起身走过去,挽起赵合德的手,向众人笑道:“这是程某的内眷。方才玄机仙子的霓裳羽衣舞,尽显大唐华彩风流,这会儿让内眷给诸位跳一曲,好不好另说,只当给诸位凑个热闹。”

赵合德被他当众拉住手,不禁满脸红晕,那双水灵灵的美目却亮了起来。

美人如玉,在场众人无不惊艳于她的美貌。殿外柱下,一名浓髯侍卫更是露出火辣辣的目光,恨不得将她一口吞下。

旁边的同伴扯了扯他的衣袖,捂着嘴咳了一声。

乐从训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觉得黏上的胡须有些发痒。他一面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一面按了按毡帽,往对面打了个眼色。

对面一名身着黄衫的内侍笑眯眯跟小环说着话,又叫来乐官,问了几句,然后信步往殿中走去。与鱼玄机擦肩而过时,温和地微微一笑。

“高内侍。”他双手交叉,躬身施礼。

高力士的大红嘴唇笑得跟菊花似的,尖着嗓子亲热地说道:“弘志啊,你来啦。”

鱼弘志笑道:“太真公主设宴,款待诸王,圣上命小的过来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没有,顺便送些酒食。”

“哎呦喂,圣上有赐,你怎不早说?”高力士赶紧张罗着摆放香案,拜谢君王赏赐。

“别!别!”鱼弘志劝阻道:“来时圣上专门叮嘱过,太真公主这边今日是家宴,只论亲情,不涉尊卑。若是大张旗鼓,反而不美。”

“圣上这体贴劲儿,”高力士感动地说道:“可真别提了……”

鱼弘志命随从送上酒食,高力士拉住他的衣袖不让走,非要给他单设一席,好生款待一番。

鱼弘志欣然应诺。他代表圣上光临,席位自然不能靠后,紧邻着抚王李纮和绛王李悟之间,单独设了一席。鱼弘志笑着向太真公主问好,然后拂衣入座。

赵合德已经换好舞衣,一身白衣,皎如明月。她双袖并在面前,缓步走到殿中,风姿绰约地立定身子,那双素白的长袖微微分开,露出姣美的玉容,接着纤手一扬,素袖白练般扬起,几乎触到殿上的宫灯。

要知道紫云楼每层高近三丈,悬挂的宫灯也有一丈五六,她这两条长袖足有丈许,而且质地柔软,此时双袖齐出,在空中盘旋飞舞,宛如流风回雪,变幻无穷。

程宗扬一颗心落回肚子里,合德这一手云袖精彩万分,显然是练过的。换个人来,只怕连袖子都甩不出去。

“是白纻舞啊。”杨玉环看得目光闪闪,惊叹道:“合德妹妹的腰好细。”

程宗扬笑吟吟道:“这要看跟谁比了。”

杨玉环咬牙道:“本公主的腰细着呢!”

“比你合德妹妹还细?”

“差不多!”

程宗扬宽容地安慰道:“你高兴就好。”

杨玉环正待反唇相讥,却见赵合德娇躯一旋,两条雪白的长袖绕身飞舞,纤软的腰肢宛如柳条,盈盈一握,目光顿时被堂上的舞姿吸引,一时忘了反驳。

赵合德舞姿优雅而又舒缓,芳姿妍态,艳色倾城,两条长袖时而飘飞,时而委地。接着她一手抬起,一手拈着素袖,半掩着面孔,露出波光粼粼的美目,望向自己的情郎,目光温柔似水,含情脉脉。

忽然席间传来一声口哨,却是杨玉环以指抵唇,打了个贼响的唿哨,摇着手叫道:“看我!看我!合德妹妹,你好漂亮!”

赵合德玉脸飞红,转身避开她的视线,莲步轻踩,两条长袖浪花般在身后翻滚,将白纻舞的窈窕之姿,绰约之态展现得淋漓尽致。

殿内响起喝彩声,陈王李成美抚掌叫道:“好!玉缨翠佩杂轻罗,香汗微渍朱颜酡!漂亮!”

李悟和李怡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自家这大孙子就是个愣头青,还搞不清状况呢就乱叫好。万一拍马屁拍到马腿上,挨抽的时候大伙儿可要躲远点儿。

赵合德旋转着娇躯往后仰去,双袖卷起,在空中绕成一串圆环。

忽然一只琉璃盏掉在地上,滴溜溜滚到赵合德脚边。

程宗扬暗道不好,待要起身已经来不及了。赵合德正在旋身,一脚踩到琉璃盏,顿时脚踝一扭,滑倒在地。

小美人儿痛叫一声,飞舞的长袖从空中坠下,掉到席间,正好落在鱼弘志面前的汤盆中,淋淋漓漓沾满了汤汁。

李成美愕然张大嘴巴,自己的琉璃盏怎么就滚了过去?难道是刚才鼓掌时候动作太大,不小心撞到了?

旁边身影一闪,程宗扬纵身跃到殿中,一手扶起合德,一手握住她的纤足,小心按了按。还好,没有伤到骨骼。

赵合德痛得咬住唇瓣,美目仿佛蒙上一层水雾。

鱼弘志一脸惋惜地咂了咂嘴,抄起筷子,将那条沾污的素袖从自己汤盆里拨了出来,丢到一边。

殿外蓦然暴发出一阵大笑,笑声肆无忌惮。

接着应合般又是一阵大笑,不多时,笑声四起,奚落的讥笑声响成一片。

赵合德双目含泪,一手挽着程宗扬的手臂,玉颊藏在袖后,身子微微发颤。她听说夫君在斗舞中落在下风,鼓足勇气出来跳舞,却没想到不小心失足滑倒,反而成了众人的笑柄。

程宗扬盯着殿外一名笑得最起劲的浓髯侍卫,心头一阵火大。他冷着脸握紧拳头,不管这厮是谁家护卫,他要再敢笑,自己拼着当场落了唐国诸王的面子,也要给他来顿狠的!

杨玉环面沉如水,忽然道:“他们几个哪儿来的?”

高力士仔细看了一眼,低声道:“有些面生。奴才去问问。”

“问个屁!”杨玉环凤目生寒,“全逮起来,关马厩里!一人喂他们十斤马粪!让他们笑去!”

“是!”

哄笑声中,一个纤美的身影走了过来。那女子戴上着一只凤钗,面上戴着一幅轻纱,露出的双目宛如秋水。她双手交握,款款走到殿中,轻柔优雅的步履仿佛带有一种奇特的魔力,宛如一株摇曳生姿的花枝,冉冉行来,宛如拂水行香,让人一眼望去,便挪不开目光。

赵飞燕仪态万方地走到殿内,俯身扶住妹妹,柔声道:“要紧吗?”

赵合德眼泪含含地摇了摇头。

“你先去歇歇。”赵飞燕嫣然一笑,“我来好了。”

殿中一片寂静,连方才笑得最响的几人都没了声音,一个个张着嘴巴,愣愣看着那个美绝人寰的身影。

程宗扬将赵合德横抱在臂间,往座席走去。路过鱼弘志时,微微点头示意,为方才衣袖掉到他席上道了声:“抱歉。”

赵飞燕足尖轻轻一点,那只绊倒赵合德的琉璃盏打了个转,莲花状的盏口朝上,稳稳落在地毯上。

赵飞燕没有换舞衣,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广袖襦衫,衣角绣着扇状的合欢花,下面是一条鲜红的百褶罗裙,臂间挽着一条飘飘欲飞的长带。

她探足踏在琉璃盏上,然后双袖一展,接着合德方才的舞姿,娇躯轻盈地旋转起来。

赵飞燕甚至没有用换足的动作,仅仅是一只足尖踩在透明的琉璃盏上,那条百褶罗裙便如同怒放的花朵般绽开,裙裾飘舞浮动,仿佛要乘风飞去。她一边旋转,一边娇躯后仰,双袖举起,宛如一枝凌霄,迎风招展。

腰肢如玉,弯转似环,眼看就要弯到极限,忽然她足尖一点,整个身子轻盈地飞起,在空中轻柔地舒展开来。她方才的旋转快得让人目不暇接,此时的飞跃却舒缓得令人难以置信,那具纤美的玉体仿佛失去重量,臂间的长带翻卷着飞上空中,然后足尖一点,落在琉璃盏内。

众人这才意识到她刚才做了一个后空翻,起点与落点都在那只宽不盈掌的琉璃盏内,前后不差毫厘。

短暂的愕然后,殿中发出一片惊叹声。连程宗扬都瞪大眼睛,完全没想到赵飞燕的舞技如此惊人。

她长袖甩到肩上,身子优雅地倾斜过来,面上的轻纱飞起一角,露出一点明艳的红唇。她身体倾斜的角度已经超过了人们认知的极限,当旁观者以为她会摔倒时,她却衣袖轻轻一卷,带起一抹香风,倾斜的身体仿佛被那股香风吹起,在她脚下,那只琉璃盏的盏口已经触到地毯,也随之回到原位。

忽然手背一痛,又被杨玉环拧了一把。程宗扬怒目而视,还没开口,杨玉环便问道:“痛不痛?”

“废话!”

杨玉环玉手捂住胸口,“原来不是在做梦……”

程宗扬真想吐她一脸血,你拧自己好不好!

杨玉环张开手臂,“合德妹妹……”

赵合德连忙道:“我脚也有一点点痛。”

“我帮你揉揉!”杨玉环不由分说,一把挽住赵合德的纤足,一边揉,一边望着场中惊叹道:“飞燕姊姊怎么能跳这么好?身轻如烟,简直吹口气都能飞起来。”

程宗扬也在暗自惊叹,怪不得刘骜不顾吕雉的反对,一意孤行,把她立为皇后,赵飞燕出身寒微,全凭着容貌舞技成为六宫之主。忽然间,程宗扬生出一丝愧疚,她跟着自己真是可惜了。这样惊人的长处,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注意到,很大程度上,只把她当成一只赏玩的花瓶。而赵飞燕也从来没有以此争宠,只默默由着自己予取予求,凭君尽欢。

赵飞燕舞姿愈发华美,在琉璃盏上轻扬婉举,流露出万种风情。

殿内殿外,无论亲王,还是乐工、侍者,无不心驰神往,沉浸在她醉人的舞姿中。小环张着红唇,目光中满是崇拜。鱼玄机一眨不眨地望着殿中的丽人,连手中的玉叶冠也忘了戴。

李炎和李溶脖子不由自主地往前伸长,看得目不转睛。李成美的方响也忘了打,这会儿并膝挺身,浑然不知自己是在跪着看。

一曲跳罢,赵飞燕轻云般飞起,踏阶而上,转瞬间便芳踪杏然,只剩下那只琉璃盏静静留在地毯上。

忽然有人道:"这莫不是汉宫的掌中舞?”

抚王李纮满脸震惊,早把装伤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他一手抚膺,惊讶地说道:"传闻汉国赵皇后宠盖六宫,精擅歌舞,天子曾命内侍手持水晶盘,赵后于掌上起舞,身轻如燕,若执花枝颤颤然.。。。。“老夫还以为传闻言过其实,不意今日竟然能亲眼得见,较之传闻,有过之而无不及!”老亲王捶着胸口,几乎堕泪,“老夫这辈子……没白活啊!”

话都说到这儿了,程宗扬不能再默不作声,“家中内眷正好去过掖庭,学了些汉宫舞技。让诸位见笑了。”

“笑啥啊。”李纮倒是爽快,抹着眼角道:“程侯一曲慷慨悲歌也就罢了,那位内眷的歌喉,已经堪称绝世仙音。这位的掌中舞飘举如仙,更是天上少有,世间绝无。老夫今日是心服口服!”

李纮说着连连拱手,程宗扬却是一肚子的郁闷。什么叫也就罢了?我堂堂麦霸,不要面子的啊?回头还得再射你一箭。

“不服!”杨玉环道:“我就是不服!”

程宗扬提醒道:“你刚才都看傻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看傻了我也不服!”杨玉环道:“我也能跳!”

“要不你试试?那琉璃盏要不被你踩成八瓣,我程字倒着写。”

“那是你没见本公主跳的胡旋舞!”杨玉环口气满满地说道:“绝对让你心服口服!”

“这么自信?”

“赌十万金铢!铁定让你服气!”

杨玉环说着贴到他耳边,小声道:“赶紧说服!回头我专门跳给你看。”

程宗扬嗤笑一声,“你当我没看过?”

那张娇艳的红唇几乎贴到他耳朵上,齿舌生香地轻吐兰芳,“光屁股的。”

程宗扬像被人戳到肺管子,一阵剧咳,当即道:“服!”

杨玉环把笔塞给他,“写下来!写下来!”

“真跳?”

“我数三下,你要不写,我就改主意了。”

程宗扬二话不说,提笔一挥而就,写了个大大的服字。

杨玉环喜滋滋拿起来,“字写得好烂。”

“知足吧。这就不错了。”

“都看见了吧?”杨玉环举起那张纸,“程侯给我写的服字!白纸黑字,童叟无欺!”

大爷的,你光屁股给我跳胡旋舞,就为了换这一个服字,还觉得挺值?程宗扬真不理解杨妞儿的脑回路。八成是脑子有包吧。

众人配合地发出一阵“格格”的笑声。太真公主话都放这儿了,还不赶紧捧场?这么不开眼的,早就被打死了。

杨玉环终于满意了,将那张纸交给高力士收好,豪爽地说道:“你们好生喝着,我去招待程侯的内眷。”

众人乖巧地说道:“阿姊慢走。”

“姑姑慢走。”

“姑奶奶,我也想去……”

“滚!”

程宗扬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抱着赵合德登上楼梯。杨玉环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好歹看在合德的面子上,没跟他翻脸。

赵合德小脸通红,在他怀中小声道:“我听到了……”

“咳!咳咳……”

程宗扬一阵猛咳,小声叮嘱道:“别乱说。万一她反悔了呢?”

赵合德声如蚊蚋地说道:“我也可以……不会反悔的。”

少女莺声软语,程宗扬不由得心头鹿撞,腹下一团火热。

忽然有人叫道:“主上!”

敖润背着铁弓,满头是雪,手中拿着一只用来盛放文牍的木匣,如飞般狂奔过来。

上一章: 第十三集 龙章凤仪 第五章 龙啸六合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三集 龙章凤仪 第七章 如珠在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