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三集 龙章凤仪 第四章 俊采星驰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三集 龙章凤仪 第三章 瑶池霓裳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三集 龙章凤仪 第五章 龙啸六合

第四章俊采星驰白霓裳刚走,一条人影便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杨玉环提着长剑,先满屋翻了一圈,然后用剑脊拍着几案叫道:“人呢!”

程宗扬一头雾水,“什么人?”

“白霓裳!”杨玉环厉喝道:“光天化日之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老实说!你们两个做什么呢!”

“做爱了!怎么着!”

杨玉环撇了撇嘴,丢下长剑道:“真能吹!”

“你都知道不可能,还提着剑杀上门来?摆造型给谁看呢?”

“当然是给外边人看的。”杨玉环道:“我的男人,谁都不许抢!”

“……你还真把我当个宝啊,我是不是要受宠若惊一下?”

“感谢我吧,要不是有我罩着,你早就被那女人给吃了。”

“得了吧,白仙子可比你斯文多了。被谁吃还不一定呢。”

杨玉环嗤笑道:“哎哟,程侯爷,你这年纪轻轻的,怎么眼神都不好使了?是不是纵欲过度,伤了元神?”

程宗扬无奈道:“好好说话吧。”

杨玉环收起嘻笑,正容道:“瑶池宗乱得很,你可别轻信她们。”

“乱?”

杨玉环嗔道:“你想到哪儿去了!是不是想到乱搞上了?满脑子卑鄙龌龊的下流念头!听到乱字就想到乱搞、乱交、乱伦、乱来、淫乱——你这人怎么这么流氓呢?!”

“……你好歹是个公主,给大唐留点儿体面吧!”

“瑶池宗当年与殇振羽交恶,死了好几个长老,宗门内吵得一锅粥。”

杨玉环跟没事人一样说道:“如今的宗主蓝晗影是勉强推举出来的,真实修为恐怕连五级巅峰都没有,根本镇不住场面。为了稳住位子,奉琮和奉琼两支都拼命拉拢外人,充任客卿长老。奉玦还稍好一些,可白霓裳的师尊刚刚过世,她这一支实力大损,不得已才攀上鱼朝恩和王守澄,引为奥援。”

“你那个小鱼鱼,算是哪一方的人?”

“她?勉强要说的话,算是鱼朝恩的人吧。鱼朝恩对她还是满照顾的。”

“听你这口气,你跟鱼朝恩关系不错?”

“还行。我那个倒霉的大侄子被内侍刺杀,那些内侍矫诏,让绛王监国。诏书刚发出来,就被王守澄和鱼朝恩带人给灭了。绛王那倒霉孩子,在家里好端端的遛鸟呢,就成了为逆的首恶,要被拉出去砍头。我去大闹一场,才保住他,说来也承了鱼朝恩他们的情。”

程宗扬似乎明白了杨玉环为什么能混这么开了。唐国帝位更迭,杀起宗室从不手软。李悟牵扯到谋逆案中,能死他一个,逃过全家被诛都是开恩。不过说实话,谁不知道他是被冤枉的?杨玉环出面力保,绛王留得性命,新登基的李昂也免了杀叔的恶名,算是双赢。

如果没有杨玉环,唐国宗室的彼此屠杀免不了再添一笔血债。但话说回来,假如杨玉环不是外姓公主,没有登基成为女帝的可能,别人第一个防的,恐怕就是她。

这样看,杨玉环的身份和行事就很微妙了。众所周知,太真公主作风泼辣,行事蛮横,而且护短成性,从不讲理,她刚才说的大侄子,敬宗被刺身亡,李昂躲到她家里避难,李悟也因为她逃过一劫——这样一个位于权力中心的人物,却热衷于街头斗殴,在长安城臭名远扬——哪个皇帝会对她不放心?

她跟老母鸡一样护着十六王宅里的小鸡崽子们,小时候替他们出头打架,长大了替他们出头平事,那帮宗室们可太需要这位姑奶奶了。虽然这位姑奶奶平时不大靠谱,但关键时候能顶事!

杨玉环道:“李溶和成美那边,要不要我跟你说?”

“不用。你出面,他们肯定有多远跑多远,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程宗扬道:“我先探探他们的口风。”

“还探什么口风?拎过来揍一顿全招了。”

“揍他们干嘛?你不是想对付窥基吗?听我的没错。”

杨玉环感动不已,右手握拳,重重擂到掌心,“妈的!我都等二十多年了,终于有人替老娘出头了!”

程宗扬有种捂脸的冲动,“不说粗话行吗?”

“我这不是激动吗?这么跟你说吧,只要你替我出头,弄死窥基那秃驴,本公主第一次就是你的了!”杨玉环双手叉腰,挺起傲人的双峰,然后朝他抛了个媚眼,“十大名器之首的玲珑玉环——保证让你干到爽!”

面对着那对呼之欲出的豪乳,程宗扬鼻血险些飙出来,“十大名器之首……你给排的?”

“不信让你验验货!”

“你要这么说,我可就……”

“想得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杨玉环道:“你把窥基的人头拿过来,我立马脱裤子!现场验货、当场开苞,外带奉送快乐内射。包处包爽哦。”

程宗扬无语半晌,良久才道:“大唐的女流氓这么豪放的吗?”

“我是处女我骄傲!”杨玉环白了他一眼,“哪儿像某些人,收了一屋的二手货还乐呢。”

程宗扬这会儿才想起来,“你不是请客的吗?把客人扔一边,自己跑到这儿跟我乱扯?”

“放心吧,那边有潘仙子和小鱼鱼替我招呼,不会冷落她们。”

你还真会选人……

潘姊儿也真能沉得住气,一走就没了回音,难道不怕我一会儿蹲门口发她的裸照?还有义姁,这么多天都没搞定潘姊儿,太废物了。

“人到齐了,走吧。”杨玉环边走边道:“一会儿你可得帮我把面子给撑起来,把他们都给镇了。”

“怎么镇?比武?”

“那帮宗室整天闲着,精力没处发泄,光剩攀比了。不管比什么,输了就没脸,赢了大伙都服气。你要想立威,就得每一样都盖过他们一头,比身份,比身家,比酒量,斗鸡走马,诗赋骑射,就是比床上功夫,你也不能输!”

大唐驸马要求这么高的?难怪你嫁不出去!

此时二楼的大殿内已经座无虚席,今日是家宴,大家都随便得很,众人飞觞传酒,欢饮不绝。伴随着悠扬的乐曲声,几名舞伎在席间翩翩起舞,舞姿柔美动人。

江王李炎、安王李溶、陈王李成美三人席位挨在一处,邻席是光王李怡和绛王李悟。

杨玉环一手执着团扇,笑吟吟道:“这位舞阳程侯,你们都见过吧?”

李炎笑道:“见过见过!姑姑请坐。”

“免了。你们替我招待好程侯,我去揍安康那臭丫头,揍完就过来。谁敢逃席,我也不跟你们多废话,自己到曲江池凿个窟窿,游一圈再上来。”

绛王李悟振臂道:“阿姊说得对!十三郎,来一觥!”

光王李怡推让道:“六哥,小弟酒量不济……”

江王李炎道:“十三叔,姑姑刚说了不许逃席,你就不喝?来,我帮你!”

李炎说着,一手拿起酒觥,一手捏着李怡的鼻子,给他灌酒。

杨玉环抄起团扇朝李炎手上狠狠打了一记,喝斥道:“没大没小的!懂不懂规矩!”

“我错了,我错了!这杯先敬程侯。”李炎双手捧杯,送到程宗扬面前,笑道:“程侯远来是客,请满饮此杯!”

程宗扬笑道:“多谢江王。”说着举觥一饮而尽。

众人轰然叫好,李炎又给李怡斟了一杯,自己举着酒觥道:“十三叔,侄儿陪你喝一杯行吧?”说着当先饮尽。

李怡只好硬起头皮,捧着酒觥饮了。

杨玉环狠狠瞪了李炎一眼,对李怡道:“上面的静室给你留着,酒沉了就上去睡。”

李怡酒量确实不济,一杯下去脸就红了,呼着酒气道:“是。多谢阿姊。”

“你们几个,招呼好程侯。”

众人纷纷道:“阿姊放心!”

“姑姑放心!”

“姑奶奶放心!”

杨玉环离开,程宗扬入席坐在李炎与李溶之间,按着酒宴上的规矩,先满饮三觥,方才笑道:“满堂龙子龙孙,大唐好生兴旺。”

李炎笑道:“哪里比得上程侯的真龙血脉,引得金龙降世。”

李成美年纪最小,闻言不禁好奇,“五叔,什么金龙降世?”

“你没听说吗?汉国天子登基,程侯身为辅政,登基大典上引来护国金龙现身,当庭显圣……”

李炎将当日金龙降世的异相讲了一遍,各种添油加醋,天花乱坠。连程宗扬这个当事人听着都觉得好神奇!

李炎道:“郑注上回还称赞程侯,说程侯以大局为重,明大义,知进退。不然以程侯的身份……”

程宗扬打断他,“江王殿下,来!同饮一杯!”

李炎打了个哈哈,与他举杯共饮。

在座的都是龙子龙孙,但见过真龙的一个都没有。更何况这位能引动金龙的程侯居然连天子之位都让了出来,让唐国这些为了皇位杀得人头滚滚的宗室愈发佩服,看向他的目光不禁多了亲近之意。

程宗扬也是无奈,自己二十岁之前的经历一片空白,连个人证都没有,当初出道还鬼迷心窍,自称盘江程氏,结果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谁不知道盘江是殇振羽的地盘?就这么着,莫名其妙成了朱老头的私生子,而且越传越邪乎,还解释不清。

光王李怡见他有些尴尬,主动开口道:“听闻程侯身家丰厚,名下还有商会产业?”

程宗扬笑道:“一点小生意。”

李怡道:“无商不富,经商也是富国利民之举……”

“十三郎!该你了!”李悟递来一只大觥,“喝!”

李怡推让道:“六哥,我……”

“十三叔,你要不喝,岂不是让程侯小看我唐室子弟?”李炎攀着他的肩膀道:“怕什么?喝醉了还有静室呢!”

“喝!喝!”李溶、李成美在旁起哄,纠缠半晌,李怡只好咧着嘴喝了。

程宗扬一边旁观,一边留意打量安王李溶和陈王李成美,这两位亲王见到自己,神情间毫无异样,既不心虚也不故作姿态,丝毫看不出有什么要对付自己的迹象。如果不是他们两个演技超群,连自己坐在对面都能瞒过,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被窥基当成了幌子!

程宗扬随意地盘膝而坐,笑道:“安王平时有何消遣?”

“消遣?”李溶道:“斗鸡吧。”

后面的语音词一加,程宗扬当时就听岔了,硬是没接上话来。

“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楼台一笛风。”江王李炎笑道:“八郎擅吹笛。”

说着他拍了拍李溶肥胖的肚子,“气足!”

李溶对自家哥哥的戏谑不以为意,笑道:“我也就是瞎吹,比不上六叔的箜篌,妙技通神。”

身为六叔的绛王李悟道:“小五的羯鼓打得那才叫个漂亮。哎!有日子没听了,小五,打一段呗。”

“六叔有命,小侄岂敢不从?”李炎爽利地应一声,对殿外坐着的乐工道:“取羯鼓来!”

乐工捧着羯鼓上殿,一路向诸位宗王频频施礼。

李炎不耐烦地说道:“你这是要走到明年还是怎么着?扔过来!”

乐工一边告罪,一边憋足了劲儿把羯鼓扔过来。李炎一把接住,抬手拍了一记。

“咚”的一声鼓响,八方俱震,厅中响起一片喝彩声。

李炎挽起袖子,把羯鼓放在膝间,双手“咚咚咚”,敲出连串鼓声。

羯鼓号称八音之领袖,鼓声激昂,铿锵有力。李炎是此道高手,鼓点干净利落,节奏分明,打的却是一曲《秦王破阵乐》。

这是李唐家传之乐,鼓声一响,四座应合。李成美一个筋斗翻到厅中,左手平抬,有如执盾,右手虚握,如执长槊,放歌起舞,破阵前行,英姿尽现。

“好!”李悟、李溶等人纷纷鼓掌。

李炎手中的羯鼓愈发来劲,双掌翻飞,鼓声越来越密集。李成美踏着鼓点,越舞越快,最后一声震响,李成美右臂高举,如破阵斩将,凯旋而还。

“马踏阏氏血,旗枭可汗头!”抚王李纮中气十足地喝道:“成美这孩子!舞得好啊!”

李成美大笑抱拳,向这位祖爷爷施了一礼,对旁边的乐官道:“该谁了?”

乐官笑道:“本来是该跳甘泉舞的,趁着诸位王爷高兴,换成李十二娘的剑舞。”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绛王李悟叫道:“剑来!我与李十二娘对舞!”

一名佳人持着双剑而上,一柄奉予李悟。李悟拔剑一挥,满室寒光,居然用的真剑。

程宗扬这回算是开了眼,大唐皇室不仅特别能生,还特别能玩,一个个才艺超群,张口能诗,举手能舞,马球斗鸡,笛箫鼓乐,无不精通。

李悟与李十二娘拔剑在手,一边对舞,一边高歌,“耀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堂上剑气纵横,剑光如云卷雪飞。一曲舞罢,李十二娘忽然皓腕一翻,长剑宛如一道电光往李悟颈中飞去。李悟折腰一个前空翻,左手负到背后,只听锵鎯一声,长剑正落入背后的剑鞘中,不差毫厘。

满座欢声如雷。李炎持鼓叫道:“程侯!且来同乐!”

程宗扬笑道:“不急。让我先见识见识大唐人物的风流俊才。”

抚王李纮道:“程侯见多识广,可不能让贵客笑话了!换换!换软舞!”

乐官赶紧叫来歌伎,一面吩咐乐工转轴调音。

程宗扬神情自若,心里却不禁嘀咕,大唐诸王雅好音律,能歌善舞,杨妞儿刚才放出话来,让自己样样压过他们一头。问题是乐器这东西,自己不是谦虚,无论琴笛箫鼓,自己样样不通——全瞎。也就是凑合着唱两嗓子的水平,可是这场合,自己上去唱什么?总不能给他们来段rap吧?

笛声响起,宛如空谷鸟鸣,悠远清扬,却是安王李溶亲自横笛吹奏。吹到婉转处,笛声渐隐渐消,紧接着一串清音响起,犹如珠落玉溅,只见乐伎席上,一名女子怀抱琵琶,素手轻抹,用了一个轮指,冰玉般的丝弦在指下流淌出如水的音符,却是当日见过的柳善才。

琵琶声仿佛一泓清泉,洗去心头的忧虑,程宗扬不由坐直了身体,心神被眼前的舞乐吸引。

琵琶声中,一名盘着云髻,披着轻纱的舞伎款款上前,双袖一扬,纤腰柳枝般往后弯去。那双长长的水袖仿佛轻鸿般在殿顶盘旋飞舞,极尽妍态。

安王李溶放下玉笛,笑道:“长鬓如云衣似雾,锦茵罗荐承轻步。舞学惊鸿水榭春,歌传上客兰堂暮。程侯,阿蛮这惊鸿舞可还看得过去?”

程宗扬鼓掌道:“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漂亮!”

李成美回到席间,好奇地说道:“我刚听见程侯也要来一曲?”

程宗扬还没开口,李炎便笑道:“这还用问?等着让你开眼吧!”

程宗扬面不改色,“难得诸位如此尽兴,我一会儿也凑个热闹。”

李成美喜道:“那敢情好!我就喜欢热闹!”

一曲惊鸿舞跳罢,一名少女上前,碧衣红袖,眼睛圆圆的,灵巧之极,却是自家在宣平坊的邻居,教坊司的舞伎小环。

秦王破阵舞与剑舞刚劲有力,惊鸿舞则是轻柔靡丽,风姿动人的软舞。这会儿小环跳的是绿腰舞,纤腰如玉,盈盈一握,舞姿柔美飘逸,有如回风萦雪,令人心畅神怡。

李成美拿起象牙箸,合着曲乐,击节唱道:“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

程宗扬后悔没把奸臣兄带在身边,按道理说,这帮宗室应该都是些只会声色犬马的酒囊饭袋,没想到一个个出口成章,舌灿珠玉,这么一圈看下来,反而自己是最废物的那个。

那位被内定为皇太子的陈王李成美,英姿勃发,纵情声色,言谈无忌,不脱少年玩性。这种人让他玩阴谋,还不如给他一把刀,一决生死来得痛快。

安王李溶,胖乎乎的,性子温和,年纪不大,却已经有了好好先生的模样。江王李炎生性豪爽,不知为何,对身为叔父的光王李怡十分看不过眼,言语中颇见奚落。李溶倒是挺规矩地执子侄之礼,未有僭越。

这会儿看下来,程宗扬已经可以确定,安王和陈王就是被窥基扯了虎皮做了大旗。只要跟他们打好交道,戳穿窥基的把戏易如反掌。

殿外传来一片问好声,却是杨玉环去而复返。她披着一件奢华到极点的紫豪貂裘,毛绒绒的兜帽翻在肩后,露出修长如玉的粉颈,如云的高髻插满了凤钗、玉簪、花钿、云篦、金步摇……满头珠翠,宝光四射,却没有半点俗气,实在是那张脸生得太美,眉枝如画,反而衬得她天姿国色,艳光照人。

高力士紧跟在她身后,后面还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这会儿噘着小嘴,两只手被一条白绫绑着,跟只小羊羔一样,被杨玉环拉扯着拽进殿内。

沿途的内侍、护卫、随从、乐工纷纷施礼,“太真公主。安康公主。”

安康公主带着哭腔道:“我要回去……”

“回个屁!给我坐好了!”

杨玉环把安康公主往李溶旁边一丢,“看好你妹子!她要敢跑,先把你腿打折!”

李溶张大嘴巴,好端端的,怎么就祸从天降了?接着赶紧堆起笑脸,“姑姑放心!我看着她!指定跑不了!姑姑快坐,哎哟,这一番辛苦……”

杨玉环朝程宗扬腿上踢了一脚,“边上点儿!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这一席本来是江王李炎、安王李溶和陈王李成美同坐,程宗扬入席已经够挤了,这会儿又多了两个。李成美一骨碌爬起来,“我跟六爷爷坐!”说着颠儿颠儿地移到李悟和李怡席上。

“看见没有!”杨玉环朝安康公主喝斥道:“你侄子都比你懂事!”

安康嘟着嘴道:“他比我大。”

“生得晚你还有理了?”杨玉环喝道:“把这碗肘子吃了!”

“我不要……”

眼看杨玉环又要发飙,李溶赶紧打圆场,“你要是当尼姑,往后可就吃不着了。来来来,哥给你切一块……哎,张嘴……好吃吧?”

“气死我了!”杨玉环扯了扯衣领,跟在后面的高力士连忙上前,替她解下貂裘,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只玉盒,放在席上,里面是一双包银的象牙箸和一柄银匕。

杨玉环带着一股香风挨着程宗扬坐下,顺手抄起他的筷子,挟了只玉露团。

高力士赶紧道:“公主……”

“有人试过毒了,不用白不用。”

“客人还在上面呢,”程宗扬道:“不上去看看?”

“我忙得连口点心都没吃上,你就赶我走?”杨玉环狠狠咬了口玉露团,望着场中随口问道:“跳到哪儿了?”

“方才是谢阿蛮的惊鸿舞,”李炎笑道:“这会儿是小环的绿腰。成美和六叔方才还都跳了一段。”

“小环不是跳甘泉吗?怎么跳绿腰了?咦,跳得挺好啊。”

一曲跳罢,小环没有退下,而是又上来几名舞伎,其中一名漂亮姑娘青巾包头,打扮成男子的模样。小环举手抚鬓,一手挽着长巾,踏步而行,边舞边歌。其余舞伎携手围成一圈,小环每唱一叠,众人便齐声应道:“踏谣!和来!”

踏谣娘是双人对舞,小环扮作女子,悲诉其夫的殴打,姿容楚楚可怜。那名青巾包头的舞伎扮作其夫,醉态可掬,或是抬手殴打,或是举足欲踢,小环作势躲闪。周围的舞伎齐声应和:“踏谣娘苦!和来!”

相比于惊鸿、绿腰的优雅华美,踏谣娘属于平民乐舞,诙谐有余,格调却不免低了些,极少会出现在宫廷宴饮中。但今日属于家宴,自然另当别论,而唐室诸王个个能俗能雅,满座欢声不绝。

安王李溶摇头晃脑地吟道:“歌要齐声和,情教细语传。不知心大小,容得许多怜……”

“啪!”杨玉环朝李溶脑袋上抽了一记,“女人就活该被打?踏谣娘,给我揍他!”

小环果然开始反击,两人扭打在一处,其夫喝得烂醉,渐渐不支,场面愈发欢乐。

“看到了吧?”杨玉环道:“敢家暴,绝对没有好下场!”

“这话你得裱起来,没事多看看。”程宗扬道:“男人打老婆是家暴,老婆打老公也是家庭暴力。”

“是吗?”杨玉环美目眨了眨,“你记错了吧?”

李炎道:“还有,长辈打孩子也是。”

杨玉环训斥道:“我跟你姑父说话,你插什么嘴!”

李炎当时就傻了,一脸震惊地张大嘴巴,舌头像抽筋一样,半晌捋不过来,“姑……姑……”

李溶挨了一掌,幞头歪到一边,这会儿刚扶好,闻言同样张大嘴巴,几乎能看到喉咙里的扁桃体。

对面的李怡舌头打结,颤声道:“阿……阿姊……”

李成美只顾着在看踏谣娘,没听清楚,扭头道:“怎么了?怎么了?”

绛王李悟一脸惊悚,“要……嫁……嫁……”

李成美愈发好奇,“谁?谁要嫁?”

“都给我闭嘴!”杨玉环道:“八字还没一撇呢。谁要是敢传出去,我弄死他!”

安康公主道:“我不怕死!你们都听清了,姑姑要——”

杨玉环劈手捂住她的嘴巴,恨声道:“你是要气死我啊?高力士,把她嘴巴给我扎住!关到小黑屋里去!”

众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程宗扬起身举起酒觥,笑道:“大唐乐舞,盛极天下,程某今日大开眼界,在此敬诸位殿下一杯。”

抚王李纮道:“来来来!大伙儿同饮一杯!”

众人举杯饮尽,程宗扬笑道:“在座的都是大唐天潢贵胄,程某适逢盛会,幸何如之。今日——”

“要跟你们比一比!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

此言一出,四座寂然,鸦雀无声。

上一章: 第十三集 龙章凤仪 第三章 瑶池霓裳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三集 龙章凤仪 第五章 龙啸六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