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四章 用心良苦

hui329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三章 疲于应付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五章 僵李代桃

宜春院。

「妈妈,您要发卖了女儿?!」雪里梅花容失色。

「什么发卖?这孩子口没遮拦的,是」从良「,院里的女儿天天都盼着这一天呐。」一秤金纠正道。

「不,妈妈,女儿舍不得您,愿意在院子里伺候您一辈子。」雪里梅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可怜的女儿哦,妈妈我也舍不得你呀。」一秤金香帕抹着眼泪,一副哀婉欲绝的伤心模样,「这不是没法子么,锦衣卫和国公府咱们哪个也得罪不起啊,这两家无论是谁动动手指头,这宜春院就得房倒屋塌,你便为着院子里这般姐妹的生计着想,应下了吧。」

「我……」雪里梅哑口无言,捂面低泣。

「而今这番也未必不是好事,那国公府深似海般,进了去也是为奴为婢,大宅门里的家法又严,上面若顶着个善妒的主母,怕不也是挨死挨活的熬日子,若真是如此,不啻往娘的心口上戳刀子呀!」

掩去腮边泪水,一秤金又道:「幸得那锦衣卫又掺了一脚进来,不说那丁寿与你也算旧识,比起保国公那土埋了半截的老头子年轻力壮,便是那内宅中也还少个主事的,你就小着性子,施展些手段,若是肚皮争气,有个一儿半女的,这日前安逸,日后出身,怕还少得了你的,妈妈这一番苦心,你可要体会才是啊!

「女儿我……这两家我都不愿。」雪里梅咬着樱唇,鼓足勇气说了出来。

一秤金梨花带雨的粉面上瞬间便冷了下来,「这也不愿,那也不愿,你还想让老娘把你当观音菩萨供上一辈子啊,今儿有了这机缘算是你的造化,要不然等你身子长成的时候,让哪个舍得出钱的豪客土财主把你给梳拢了……」

纤长的食指轻挑起雪里梅尖尖的雪白下巴,一秤金冷笑道:「多好的白菜若是被猪给拱了,就再也卖不上好价钱,瞧瞧带走苏三那丫头的老赶,你可满意?

雪里梅怯懦地向后一缩,无力地低声道:「一切全凭妈妈做主。」

「这才是妈妈的乖女儿,快起来,妈妈教人给你熬碗参鸡汤,好好补补身子。」一秤金眉花眼笑地出了屋子。

心丧若死的雪里梅呆呆地跪坐在地上,任由珠泪不断由吹弹可破的脸颊上滚落。

也不知过了多久,进屋送饭的小丫鬟看她这副模样,轻轻一叹,上前搀扶道:「雪姐姐,这都是命啊,你就认了吧。」

「不,我不认。」雪里梅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猛然向这丫鬟跪下,「坠儿,念着昔日三姐的情分,帮帮我吧,求你了!!」

***    ***    ***    ***

「舵主,您真就舍得把雪里梅这丫头给卖了?」

苏淮立在一秤金身后,捶背揉肩忙个不停。

一秤金享受着苏淮的服侍,懒洋洋地说道:「舍不得又如何,这道坎过不去啊。」

「听闻唐一仙那小娘而今可是魔尊的入室弟子了,她与雪里梅这俩丫头的情分可是不浅,要是找起后账来……」苏淮将心中忐忑说出。

「现在知道怕了,当初你出主意发卖苏三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一秤金横眉冷笑。

当时不是老子气晕了头么,苏淮没敢说出心底话,谄笑道:「属下当时没想那许多,而今么,真是有些后怕。」

「八百年前结拜的姐妹,难不成因为她的面子便养两个活祖宗,魔门中可没这许多情义可讲,况且……」一秤金「嗤」地一声讥笑,「有摇魂荡魄二位使者在,也轮不到她说话。」

「唯一可惜的是,这几棵摇钱树便这般都没了,还不知要耗多少心血才能调教出新人来,这一次咱们可得捞足了本钱。」一秤金粉拳一攥,狠狠说道。

苏淮觉得牙床有些肿痛,「这两家有权有势的,会出大价钱么?」

「所以啊,我才安排个好日子公开竞价,他们这些大门大户的,活的不就是个脸面么,一个人起了头,另一个能落下这面子。」一秤金得意笑道:「咱们就等着赚个盆满钵满吧。」

「舵主您将这梳拢和赎身两好合一好,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呀。」苏淮嘿嘿奸笑,挑起拇指道:「妙啊!」

「咱们宜春院连洞房都给操持妥了,这几位爷还不该好好打赏一番。」

取笑一番,一秤金轻浮的笑容逐渐凝重,沉声道:「南边传信来,魔尊出关在即,咱们这边也该费心思置办一份大礼。」

***    ***    ***    ***

丁府书房。

「玉堂春被人赎走了?」丁寿问道。

「是。」程澧垂手肃立在案前,恭谨回复,「赎人的是一个山西的马贩子,花了一万两银子。」

「雪里梅还要竞价决其归属?」

「小的无能,差事没有办好。」程澧俯首认罪。

「与你没什么干系,能在国公府手中把人留下,没丢下爷的面子,也该记你一功。」丁寿大度地摆手道。

「老爷宽宏大量,小人之福,小人必定鞠躬尽瘁,报答老爷大恩。」程澧急表忠心。

「这事你接着办,下去吧。」

打发走了程澧,丁寿便在自己的紫檀雕螭书案上支起了下巴,王顺卿啊王顺卿,还想着让你这对苦命鸳鸯来个千里相聚,结果天各一方,实非二爷本愿,活该你戴绿帽子。

雪里梅么,还不到十五,小娘皮岁数小了些,身段算是出落得楚楚动人了,难得那身细皮白肉,啧啧,调教一番该是不错,再被王三给抢了先,二爷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一秤金背后的又是什么人呢?先是丢了好大一笔银子,又被挖断了两棵摇钱树,还逼不出你的马脚来么。

铺平纸张,丁寿信手从笔架上拾起一管羊毫,边蘸墨边思忖,提笔书下了一行行名字。

「孟垂杨、叶芳丛,」丁寿在这二人名字下重重划了一道,「日月双使?天魔宫中一人之下,老家伙若有了不测,顺理成章便是这二人接掌魔门,当年投书江湖,布局阴山的人会不会是他们?」

丁寿又蹙眉摇头,「事后他们都隐匿无踪,这天大的好处未免放弃得太快了,凭这二人的资历,接掌魔门也不会有人异议,何必藏头露尾在教坊之中。」

「刀剑儒医工,琴棋画戏童,」丁寿轻轻点击这十个字,「护教十魔,首推魔刀,呸!」

丁寿提笔就把七杀刀魔姜断岳的名字给勾了,老疯子几十年窝在蓬莱客栈,也没那个心眼能搞出这么多事来。

随即丁寿又将「无双剑魔杜若飞」、「不语棋魔方亭侯」尽数划去,人死如灯灭,阳间的事情就不劳他二人费心了,最多他将来有空去寻寻刀剑二圣的晦气,替两位师兄出口气就是。

「冷面魔儒白壑暝神龙见首不见尾,五彩戏魔黄海公游戏风尘,丹青画魔吴道非寄情山水,这三人黑木崖之战便未参与,天知道如今死到哪儿去了。」

「巧手魔工钟神秀、瞽目琴魔邝子野、千面魔童谷才,这几个大战之后生死未卜,江湖中再未闻名,怕是也凶多吉少。」

「四灵当道,阴后谢晚晴?」二爷直接在这名字后打了个问号,这位大师姐从未谋面,据说习练的也是天魔策中极难修炼的太素阴功,这功法到底是个什么东东,朱允炆没同他讲过,总之没事别去招惹就是了。

「邪隐秦九幽?」丁寿眼前浮现的是京郊那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婆,当时自问没有完胜司马潇的把握,徒弟修为已然如此,这做师傅的……想到这二爷不觉有些牙疼。

「鬼灵杜问天?」这老小子看着嘻嘻哈哈,却是心狠手辣,杀人从来都不留全尸的,天冥斩诡异莫测,谁知道在那副笑面孔下安的什么心肠。

「魅姬庄梦璃?」丁寿擦擦手心汗水,眼前一团模糊,这位庄师姐好似行踪极为神秘,梅退之对她也语焉不详,只说平日不喜与人接触,唉,又是一个琢磨不透的人物。

数来数去还有这么多人,师父啊,您闲着没事收这么多徒弟干嘛啊,这不是给我添堵么,这些老怪物随便一个都是不好惹的人物,连你都能坑的人还会在乎我么,以后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睛咯。

看着一列列人名,二爷痛苦不堪地抓揉着头发。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三章 疲于应付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五章 僵李代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