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章 自难忘

hui329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九章 绕指柔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一章 说魔

夜漏更残,伊人独立。

直到一件石青色绣纹披风披在肩头,可人才猛然惊醒。

「寿郎,你几时来的?」

「自然是才到,难道非要看着你被冻成鼻涕虫才赶过来不成?」丁寿打趣道。

「爷总是没个正经样子。」可人娇嗔,递过一张绢帛。

「这是什么?」丁寿诧异。

「府中的布置图,宋大哥说一个贵妇人出价一千两黄金要结果你的性命,并给了他这张地图。」

「我说这么大的府邸怎么无声无息地摸到院子里,原来是按图索骥。」

可人忧心道:「可是出了内贼?」

「别胡思乱想了,咱府中没人既能调动这么大一笔款项又熟知府中布置的,怕是某些不甘心的人报复手段罢了。」

「这宋中倒是对你不错,性命相逼也不透漏只言片语,偏偏对你知无不言。

言者无心,可人芳心一紧,当即变色道:「寿郎,奴家并无半分对不起你之事,若是不信,奴家以死……」

食指按上樱唇,丁寿粲然一笑,「爷又没疑心过你,再死呀活呀的胡言乱语,小心家法伺候。」

可人自然知道丁家「家法」如何,不由俏脸生晕,依偎在夫郎怀中,「奴家生受了便是。」

揽着温软娇躯,丁寿笑道:「不急于一时,难得今夜月白风清,我二人便在此赏赏月色也好。」

轻应了一声,可人依靠在夫郎坚实的胸膛上,心中平静喜悦。

「寿郎……」

「嗯?」

「其实,宋大哥心中所念的人并不是我。」

眼光轻转,怀中人双目晶晶,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丁寿轻笑一声,「怎么还说这个?」

可人坚定地摇摇头,「你我夫妻同体,两心间自无壅隔,寿郎不疑妾身,妾身也不应有事相瞒。」

「在长风镖局时,宋大哥曾与我有番深谈,他本是富家子弟,与门当户对的心爱女子匹配良缘,却在大喜之日突遭横祸,父母爱妻皆遭毒手,万贯家业付之一炬,多年来漂泊江湖,其实也是为了寻找灭门仇雠……」

「想不到这家伙还是个有故事的人呐。」丁寿笑得没心没肺。

「那日离京遇险,得宋大哥援手相救,碰巧……碰巧发现奴家与他亡妻容貌相似,故而……」

「故而他对你日夜思之念之,不惜以身犯险,千里相护,只为了从你身上找到亡妻的影子……」

丁寿叹了口气,「不思量,自难忘,这宋中倒是个多情种子。」

***    ***    ***    ***

「哎呀!」杜星野龇牙咧嘴的一声痛呼。

收回按压在杜星野胸前的手指,梅退之拧眉道;「宋中以剑鞘化用」脱手穿心剑「,这一击着实不轻。」

「梅神医,师父他无碍吧?」几名弟子忧心如焚地围在周边。

「这点小伤还难不住老夫。」

梅退之挥手间便在杜星野身上下了七处金针,杜星野呼痛之声顿止。

「神医,果然是神医。」痛楚全消,杜星野啧啧称奇。

「你们下去吧,猬集一处不利老夫诊治。」

几名弟子放心不下,还要留下一二人照顾。

「听梅神医的,都下去吧。」

得了杜星野吩咐,七名弟子才鱼贯而出。

「杜堡主这几名弟子忠心得很。」

「这几个小子婆婆妈妈的,教神医见笑。」

不说自家大人都对这老儿客客气气,便是按杜星野在江湖中混出的经验,医生也万万得罪不得。

「师徒情深,有何可笑。」梅退之捻须微笑,「杜堡主的七星剑阵奥妙无穷,不知尊师是哪一位?」

「杜某久居塞外,哪来的什么名师指导,不过夜观星斗变化,自创了几手粗浅武学,不值一提……啊!!」

梅退之突然将一支金针深入半寸,杜星野陡觉全身剧痛,更甚方才。

「梅神医,你……你何故……如此?」杜星野冷汗淋淋,艰难问道。

「粗浅武艺?好大的口气!七星剑阵如果都是粗浅之学,武当的真武七截阵,少林寺的十八罗汉阵又算什么?走马卖解的江湖把式么?」梅退之森然道。

「晚辈不知前辈说的是什么意思?」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下,杜星野强咬牙关支撑。

梅退之不慌不忙将另一根金针深入穴道,杜星野忽感在痛楚之外,浑身骨节又是一阵酸胀难言,恨不得动手将这身骨头敲碎才能好受一些,偏偏全身提不起丝毫力道。

「七星剑阵奥妙无穷,你小子根本未窥堂奥,仅靠皮毛之学便立足一方,还敢大言不惭。」

「在下毕竟是锦衣卫的人,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缇帅那里前辈如何交待?」

杜星野强忍酸痛,一字一顿说道。

「老夫的医术不只能救人,杀人也并不麻烦,保证无人能发觉你的死因。」

曲指一弹,第三枚金针没入半寸,杜星野全身如被千虫万蚁啮咬,又酥又痒。

「这七枚金针全部深入半寸,杜堡主便将魂飞魄散,大罗神仙也救你不得。

」梅退之原本慈祥的笑容中俱是阴森之色,「你的时间不多了。」

「我……我曾发过毒誓,不透漏那人行踪。」杜星野兀自咬牙强撑。

梅退之不为所动,第四枚金针刺入。

巨大的疼痛感让杜星野全身蜷缩,五官几乎扭曲变形。

「我……我说……」杜星野虚弱不堪。

二十余年前的杜星野武艺平平,只在塞外做些刀口舔血的买卖,边塞之地盗匪横行,他凭着熟悉塞北地理人情倒也混得如鱼得水,一次偶然机会深入大漠,在瀚海中遇到一个行将渴死的旅人,杜星野也不知当时出于什么心境,用大漠中珍若生命的饮水救了那人一命,那人苏醒之后,传授了他这套七星剑阵作为报答,可这套剑阵实在过于深奥,钻研二十年,杜星野仍旧只窥一斑,但已足够他立足漠南,开创七星堡的一方基业。

「那人姓甚名谁?什么模样?」梅退之急声问道。

「他不肯透露姓名,容貌么,五缕长须,清癯俊朗,只不过不苟言笑,冷眉冷眼的。」杜星野尽力回忆。

「果然是他。」梅退之兴奋地握住杜星野的一只手腕,「你可知他现在何处?」

杜星野腕骨被捏得几欲断裂,又不敢挣扎,抽着冷气道:「晚辈真的不知,那位前辈说要走遍名山大川,纳山河日月入胸腹,天知道如今身在何处!」

「登群山之高巅,临万壑之深渊,乘桴浮于巨海,触大漠之有垠……」梅退之嘴角含笑,喃喃自语,「仗剑天涯,白师兄依旧故我啊……」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九章 绕指柔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五十一章 说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