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七章 演化神魔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六章 运筹帷幄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八章 刃下之盟

第七章演化神魔空旷的佛堂中,两名戴着银铃的波斯女子安静得犹如雕塑,旁边的善吟眼神空洞,面上却带着平和安祥的浅笑,红唇翕动,无声地念诵着经文。

小沙弥道:「师兄,波斯亡国了,那摩尼教呢?」

「摩尼教更惨。」红袍赤膊的沙弥道:「那些野蛮人把所有的摩尼寺都推平了,在神像头上拉屎拉尿,还把摩尼师们挨个拉过来,让他们拜沙漠神,不肯拜的,先砍手,再砍脚,然後砍头。女的用铁链锁起来,拴在骆驼圈里,当成母畜糟蹋。」

「愿意拜的呢?」

「那就给骑骆驼的当奴隶呗,运气好还能保住一条命。」

「拜不拜都这麽惨,波斯人还不得跟他们拼命?」

「拼什麽命啊,那几个师兄说,波斯人拜得欢着呢。他们有个正牌公主,被拉到集市上公开出售,最後一个蛮酋把她买下来,送给儿子当女奴,波斯人高兴得要死要活,觉得跟人家是一家人了,光彩得不得了。」

小沙弥愕然半晌,「还有这种事?」

「要不怎麽说是贱皮子呢?」

红袍沙弥蹲下来,在善吟脸上拧了一把。善吟恍若未觉,仍虔诚地默诵着经文。

「就是看准了波斯人的性子,特大师才打定主意收服摩尼教。」红袍沙弥把玩着善吟雪白的脸颊道:「算她们运气好,被特大师渡化,皈依了我佛,受佛祖庇佑,要不然指不定多惨呢。」

红袍沙弥眉飞色舞地说道:「听几位师兄说,那些骑骆驼的蛮族光在波斯王都泰西封,就毁了六十多座拜火教和摩尼教圣坛。还抓到一名什麽圣女使……好像是摩尼教的,据说还是个公主,美得不得了。」

「那帮蛮族简直是丧心病狂,他们用铁链把圣女使吊在拆毁的圣坛上头,一边给她开苞,一边往她身上撒尿,还专门拿棘条和钩子把她淫处撑开,让过往的行人都能看到摩尼教圣女使的淫穴里头,到底是个什麽模样……」

小沙弥喉咙动了一下,咽了口吐沫,用乾涩的声音道:「阿弥陀佛……」

「小扎巴,」红袍沙弥用诱惑的口气道:「你还没见过女人的下边是什麽模样吧?想不想看看?」

小沙弥赶紧低下头,「义操大师说,我修行不够……」

「别听他瞎说!」红袍沙弥道:「我问你,你信不信特大师?」

小沙弥使劲点头,「信!」

「只要信上师就行了!师兄今天就让你开开眼。」

红袍沙弥说着,把善吟往前推倒,掀起她的缁衣。

「别动!」

善吟本能地想要挣扎,被他一喝,顺从地停住动作,伏在蒲团上。

缁衣下是一具光溜溜的女体,女摩尼师衣内没有任何蔽体的亵衣,赤条条一丝不挂。随着缁衣掀开,雪白的玉足粉腿出现在沙弥眼前,然後是一只丰腴白艳的雪臀。

女摩尼师臀部又圆又大,短短几日,就如同熟透的水蜜桃一般,充满了成熟的风韵。丰满的臀肉白腻而又肥嫩,带着诱人的柔滑和弹性,在长明灯下散发出如雪的光泽。

「啪!」红袍沙弥在她臀上打了一记,喝道:「把屁股撅起来!」

女摩尼师顺从地挺起臀部。

「呯」的一声脆响,程宗扬手中的茶盏被捏得粉碎。

一张娇美的面孔从他腿间扬起。赵合德红唇湿湿的,脸上带着一丝柔婉而天真的媚意,疑惑地看着他。

「没事。」程宗扬把她的螓首轻轻按了下去。

光球中,女摩尼师雪臀挺起,白生生的臀肉朝两边分开,里面赫然钻出一只狰狞的佛头。“佛祖在上,小沙弥不由得惊呼一声。

红袍沙弥扒开女摩尼师的臀肉,只见一支金属铸成的金刚杵深深插在她柔嫩的蜜穴中,只露出柄端雕刻的佛首。佛首狮鼻鬆发,怒睛外突,那张凶狞可怖的大口大张着,露出两对尖利的獠牙。

红袍沙弥握住金刚杵往外一拔,红腻的蜜穴往外翻开,镂刻着密纹的杵身从穴内脱出一截。只见一股殷红的鲜血从穴内涌出,沿着杵身密集的纹路,流入那只恶鬼般的佛首口中。

程宗扬将捏碎的茶盏丟在碟内,神情冷峻。

光球中显示的内容发生在佛光寺爆炸之前,小紫从青龙寺取回摄像机,寺内数日来发生的一切,都被巨细无遗地记录下来。阮香琳和蛇奴、惊理等人接连看了两日,找出几段涉及特殊信息的,专门标记下来。

这一段涉及到波斯亡国和蕃密法术的修行,程宗扬早就有预感,那帮蕃密疯子的手段绝对好不了,却没想到他们的手段如此凶残变态,竟然将金刚杵置入女摩尼师体内,吸取她的精血。

旁边两名波斯胡姬安静如常,对身边发生的一切视而不见。那名红袍沙弥扒开女摩尼师的肉穴,给小沙弥指点其中的种种妙处。

小沙弥道:「她不痛吗?」

「这些胡姬被上师选爲善母,都加持过忍辱和布施,发愿把她们的肉身和神魂奉献给上师。能用她们的精血给上师炼制法器,是她们的福分。」

红袍沙弥说着,将金刚杵重新插回穴内,女摩尼师低低叫了一声,像是与上师交合一样,嫩穴收紧,穴内又挤出一股鲜血,注入金刚杵。

「给,你也试试。」

小沙弥握住金刚杵,试着戳弄了几下,看着那只奇妙无比的女阴在杵身插弄下不住开合,不由得面红耳赤,口鼻呼起了粗气,脖子涨得通红。

忽然背後一声冷哼,小沙弥手一颤,慌忙丢开金刚杵,和旁边的蕃密师兄一道匍匐在地,「上师!」

释特昧普负着手踏进佛堂,威严地看着两人,沉声道:「这是敬献给摩诃迦罗的祭品,谁让你们乱动的?」

红袍沙弥顿首道:「尊敬的上师,小的一时糊涂,再也不敢了!」

穿着青色僧衣的小沙弥咧开嘴,吓得哭了起来,哆哆嗦嗦道:「上……上师饶命……」

释特昧普走到两人面前,「擡起头来。」

小沙弥仰起脸,涕泗横流。

释特昧普仔细看了片刻,然後声如洪钟地说道:「你既然叫我一声上师,本法王便收你爲座下弟子,传你无上密法。你可愿意!」

小沙弥又惊又喜,「愿意!」

「本法王弟子需得礼敬上师,虔诚供奉,对上师之命不得有丝毫违逆。你能否做到?」

「能!」

释特昧普擡手一招,一滴鲜血从善吟穴中飞出,落在指尖,「你可记住了:上师即爲佛祖化身,若起丝毫违逆心,便将永堕畜道,不得解脱!」

释特昧普说着,将鲜血涂在小沙弥唇上。

小沙弥呆呆看着那根手指伸来,忽然唇上一疼,那滴鲜血彷佛钻进皮肤,与自己的血肉融爲一体。

释特昧普仔细将鲜血抹匀,然後收回手指,「去吧。」

小沙弥眼神恢复清明,两人恭恭敬敬地向上师施了一礼,躬身退下。

「恭喜师兄,」观海从後面进来,笑道:「又收一美徒。」

释特昧普哼了一声,「义操那个白痴,什麽都不懂,给他弟子也是浪费!」

观海哈哈一笑,手持念珠绕着三名波斯胡姬走了一圈,「这金刚杵已经吸取七十九名处子精血,再有两人便可得圆满。除了这位波斯王女,不知大师可挑选好最後一名?」

释特昧普道:「既然是圆满,当然要用最好的。」

「善哉!善哉!」观海抚掌道:「善施以摩尼教善母之尊,若能将贞洁之身施舍佛门,助师兄炼制无上金刚杵,其法号善施,可谓实至名归。只是善施旧孽未净,如今渡化尚未尽全功,虽有向佛之意,眼下怕是善体难施。」

释特昧普傲然道:「待本法王修成无漏金身,渡化区区一个外道善母,易如反掌!」

观海恍然道:「师兄可是要度佛种?」

释特昧普擡手放在那名波斯贵妇头上,五指张开,扣紧她的颅顶,森然道:「若非如此,本法王召她来做什麽?」

那波斯贵妇闭上眼睛,眉头微微颦紧,似乎承受着莫大的痛苦,然後慢慢松开,神情变得平安喜乐。

观海赞叹道:「师兄勇猛精进,一至於斯!连这等耗费时日,大损精元的无上密法都可施展,果然是佛祖转世,神通俱足!」

释特昧普傲然挑起唇角,「旁人度种需得三年寒暑,本法王以密法加持,只需半月!」

「善哉!善哉!」观海合什道:「如此神通,师弟愧不能及,祝师兄早日修成无漏金身,修行大成。」

观海正待退下,释特昧普道:「对了,有个女摩尼师自投罗网。靖恭坊摩尼寺的秘库还没找到,你一会儿去见见——多用些手段,让她开口!」

「谨遵师兄法旨。」观海笑道:「摩尼教以善母爲尊,正与我密宗相合,可见缘法所系,摩尼教合当爲我密宗所有。」

释特昧普忿然道:「当初我说收服摩尼教,你们都不同意!现在知道谁才是最有远见的吧!」

「师兄智慧无人可及!愚等拜服!」

释特昧普竖起一根手指,「还有……盯着净念和那个纳觉容部。」

「师兄放心。」观海笑道,施礼退下。

佛堂内只剩下释特昧普一人,他回头看着三名波斯女子,慢慢张开双臂,身形宛如一只巨鹰,笼罩在三名波斯女子头顶。

长明灯的灯芯彷佛被无形的巨掌按住,光焰迅速黯淡下去,然後微微一顿,光芒尽失。

眼前的光球只剩下一团黑暗,里面隐约传来金属的摩擦声,彷佛有东西正在黑暗中吞噬和消化着什麽。

这邪僧在搞什麽鬼?程宗扬伸手想去调整亮度,两盏长明灯猛然一弹,灯芯蹿起尺许高的火焰,瞬间光明大作。

明暗转换间,堂上那尊十六臂的金佛已经变了模样,原本被金佛搂在怀中的女像被扔到一边,金佛狰狞的面部变成一片模糊的灰黑色阴影,就像一团黏稠而浓重的油污一样,缓缓旋转流动。

与此同时,那位浑身金光直冒,堪比佛祖金身的释特昧普也凭空消失。

渐渐的,佛头那片阴影蠕动着勾勒出口鼻的轮廓,鼻孔朝天,唇角挑起,充满颐指气使的傲态——正是释特昧普的面孔!

「来。」那张面孔开口说道,沉闷的声音在空旷的佛堂内嗡嗡作响。

刚才被他摩过顶的波斯美妇闻声而起,带着虔敬的神情往佛像走去。随着她轻柔的脚步,衣物从她丰穠柔艳的身体上一件件掉落下来,显露出光润的肩颈,高耸而丰满的双乳,纤细柔软的腰肢,修长优美的双腿,圆润而挺翘的臀部……

旁边两名女子一跪一伏,那名有着波斯王族血统的少女安静地跪在佛前,同族的女摩尼师保持着伏地挺臀的姿势,用自己的血肉供养那支深深插在她体内的金刚杵。

金佛的外形诡异地变化着,逐渐与释特昧普合而爲一。接着他擡起踏在狮子上的左腿,施舍般伸出脚。

波斯贵妇最後一件衣物落下,白美而多汁的肉体微微颤动着,屈膝跪在金身法王面前,虔诚地俯下身,将红唇放在金佛的趾尖上。

「佛祖的女儿,」释特昧普的声音彷佛是从无尽的虚空传来,居高临下,俯瞰凡尘,「你的名字。」

「曼希丝。」

「曼希丝,谦卑的人有福了。你将成爲智慧与仁慈之母,我,伟大的法王,佛祖的化身,将赐予你法号:善蕴。」

波斯贵妇仰起头,「感谢你,伟大的法王。」

释特昧普擡起手指,抵在她眉间的红点上,用不容置疑的口气道:「保持你的谦卑,铭记你对上师的虔诚和崇敬。」

「是。尊敬的上师。」

「来吧,布施你的肉身,贡献你的血肉。」释特昧普的声音在佛堂内回荡,「我!佛祖的化身,将赐予你无量福报。」

曼希丝仰起脸,露出一个明艳的笑容,「这是弟子的荣耀。」

「来吧,含住我的摩尼,修持你的功德!」

波斯贵妇俯下身,娇艳的红唇张开,含住佛像腹下挺起的阳具,用虔诚的姿态吞吐起来。

「我嘴巴都酸了……」赵合德可怜巴巴地擡起小脸。

程宗扬伸手将她抱在怀中。少女的肉体光滑而又粉润,温柔得如同春水,让人不舍得松开。

合德拿起茶水,仔细漱了口,然後带着一丝羞赧仰起俏脸,将唇瓣送到他嘴边。

程宗扬吻住少女柔软而娇艳的红唇,舌头挑住她滑腻的香舌,缠绵而温柔地亲吻起来。

良久,程宗扬松开口,轻笑道:「还酸不酸了?」

合德红着脸摇了摇头。

「再来。」

合德乖乖点头,正要从他怀中挣开,却被他揽住纤腰,「这回换个姿势。」

少女娇俏的粉颊俯在他双腿间,光洁的玉体却伏在他身上,一对圆润的乳球贴着他的腰腹,如玉的双腿分开,那只白嫩的圆臀雪团般翘在他面前,娇腻的蜜穴软软张开,露出里面一抹诱人的红艳。

程宗扬双手伸出,剥开合德柔美的嫩穴,手指没入穴口,感受着少女的柔润和软嫩。

赵合德玉足绷紧,那只柔艳的性器在指下颤动着,微微翕张,宛如一朵娇滴滴的菡萏,妙态横生。

波斯贵妇立在金佛前,极力踮着脚尖,下身往前挺起,扶着阳具,对准自己的美穴,然後身子用力往下沉去,让那根金色的阳具捅穿了自己的肉穴。

释特昧普嘴巴半张,嘴唇绷紧,白牙森然,露出噬人的凶狞之态,眉毛一丝一丝挑起,双目鼓胀,双手环绕在曼希丝腰间……

程宗扬忽然意识到,他是在模仿金佛的本像!从表情、面容到身体的姿势,甚至连瞳孔的位置和角度,都无限逼近金佛的原貌,似乎正将自己一点一点化爲金佛本尊。

释特昧普双手一紧,那名波斯贵妇彷佛听到佛谕,修长的双腿擡起,盘在金佛腰间,将自己的肉穴紧贴在金佛腹下。她洁白的胴体彷佛是用象牙雕成,以一个妖娆的姿态悬附在金佛身上,雪白的圆臀耸动着,竭力套弄着那根黄金般的阳具,一边用自己的肉穴抚慰着上师贯注着佛法真谛的阳具,一边扬起脸,充满崇慕地望着金佛。

光球外面,赵合德乖乖翘着屁股,让情哥哥把玩着自己的小嫩屄。她阴唇被剥开,娇腻的穴口含着手指,微微收缩,不时被手指撑开,露出穴内的蜜肉,在烛光下泛起湿淋淋的艳光。

恍惚中,程宗扬彷佛看到眼前的少女被粗黑的铁链锁在祭台上,熊熊烈火燃烧着,那些邪魔的身影像恶鬼一样扭曲着,他们一边狂笑,一边用生锈的铁钩穿透少女的下体,将她蜜穴撑开,展露在那些虔诚的信徒面前。

「世间最纯净的是火,最圣洁的是火,」一个苍老的声音在火光中吟诵道:「神圣的火焰啊,是每一个灵魂的归宿……」

弯曲的棘条被塞进蜜穴,将蜜穴撑得更开。那些邪魔大笑着,往她白嫩的肉体上和敞露的蜜穴中撒尿……

「啊……」波斯贵妇发出一声长长的淫叫。

程宗扬惊醒过来,他伸手拉起合德,把她柔软的身子紧紧搂在怀里,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合德粉颊贴在他胸前,像猫咪一样摩挲着,一边弓起腰,光洁的小腹往下滑去,将那根阳具夹在腿间,然後用穴口顶住龟头,将粗大的肉棒一点一点纳入体内。

光球中,随着蜜穴的起落,释特昧普的面孔像被无形的手掌涂抹一样,蠕动着不住变化,越来越狰狞可怖,也越来越接近金佛本尊。

与此同时,曼希丝的胴体越来越苍白,肌肤原本的红润一丝一丝褪去,彷佛正在不停地被汲取鲜血,甚至连棕色的长发也变得黯淡。

忽然释特昧普背後一条手臂微微一擡,掌中的法铃发出一声轻响。紧接着,金佛背後张开的十四条手臂纷纷开始动作,那条巨蛇也彷佛活了过来,在金佛掌中盘旋舞动,然後蛇身猛地一弹,带着毒牙的蛇口张开,一口咬住贵妇的乳尖。

曼希丝失去血色的乳头被毒牙咬穿,接着蛇身往後收回,将那只丰满的乳球扯得变形。

被拽长的乳头上,咬穿的齿孔清晰可辨,墨绿色的毒素犹如丝丝烟雾,源源不断地注入波斯贵妇乳内。曼希丝雪白的胴体渐渐浮现出一抹金黄的色泽,如同被镀上一层金光。

程宗扬面沉如水,少女像小猫一样伏在他身上,那只玉涡美穴滑溜溜地含住阳具,小巧而又柔润。合德的玉体已经褪去最初的青涩,越来越柔媚软腻,只是那丝少女的羞意,怎麽都化不开。

程宗扬抚着她的发丝,心头涌起无比的怜意。自己就算是死,也绝不让那些妖魔碰她们一指头!

光球中的影像越发诡异,释特昧普所化的金佛狰狞凶厉,彷佛降临尘世的魔神,十六条手臂同时屈伸,手掌中操控着不同的法器摆出种种神秘气息的姿态,就像在进行一场宏大的法事。

头骨制成的法碗冒出热气,一副新鲜的人脑出现在骷髅碗中。鲜血从金刚杵上一滴一滴淌下,落在人皮制成的法鼓上,鼓声阵阵,诱惑着躲在暗处的女妖。忽然他掌中传来一声儿啼,那个浑身浴血的婴儿活了过来,开始挣动手脚。

伴随着儿啼,金佛脚下的女妖仰面伸出手,然後被旁边的狮子一口咬住,利齿在骨骼上摩擦着,发出刺耳的「格格」声。

女妖无声地哀叫着,淌出血泪。金佛擡起脚,踏住她的膝弯,往下踩去。女妖仰面朝天,双腿弯折过来,膝弯挨着肩头,身体就像对摺一样,直到赤裸的阴户与嘴巴连成一线。

「唵蜜止蜜止!」金佛吐出一声咒语,然後凶狞地举起三叉法杖,杖尾笔直往下刺去。

杖身捅进女妖肛中,刺穿肉壁,从下方的肉穴中穿出,然後捅入女妖口中,将她的哀叫和乞求声尽数堵住。

被法杖贯穿的女妖停住动作,肢体像是凝固一样,泛起金属的光泽。

与此同时,曼希丝发出一声充满喜悦的尖叫,那支金色的阳具在她体内猛烈地喷射起来。她双腿扬起,竭力挺起下身,用子宫盛纳着上师度来的佛种,直到子宫被胀满,小腹微微鼓起。

「你是不是不高兴?」合德下巴支在他胸口,那双水汪汪的美目望着他。

程宗扬抚着她的脸颊道:「不是因爲你。」

「他们说的我听不太懂,但是好可怕……」

「别怕。等我乾死他们就没事了。」

程宗扬一把关掉摄像机,唤道:「蛇奴!」

蛇夫人闪身出来。

程宗扬吩咐道:「让祁远找找仇士良的门路,不管砸多少钱,也要想办法让我跟他见一面!」

「是。」

「罂奴。」程宗扬叫来罂粟女,「你去咸宜观找齐羽仙,让她把瑶池宗和佛门勾结的风声散播出去。这点小事她要办不到,就别怪我翻脸!」

「是。」罂粟女应下。

程宗扬接着叫来惊理,「你去见太真公主,让她找个由头,出面宴请宗室的王子王孙,人越多越好,尤其是安王和陈王两位。」

「是。」

相比於宦官和一衆空头王爷,自己结交藩镇就太敏感了。程宗扬打算探过仇士良等人的口风,再看要不要去见魏博、平卢和淮西三镇的人。

等衆人退下,程宗扬搂住赵合德娇软柔滑的身子,心潮起伏难平。他原本觉得六朝就够乱了,可比起生灵涂炭的波斯,简直如天堂一般。

上一章: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六章 运筹帷幄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八章 刃下之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