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五章 武王绝鼎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四章 马厩故人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六章 运筹帷幄

第五章武王绝鼎潘金莲盘膝而坐,那柄鹤羽剑横在膝上,她咬着嫣红的唇瓣,柔媚的双眼怔怔望着轩窗外,眼神一片空洞。

房外传来一声低唤,「潘师姊。」

潘金莲回过神来,她暗暗吸了口气,用平静的语调道:「进来吧。」

义姁拉开门,托着一只玉盏进来,柔声道:「刚做好的银耳汤,我给你带了一盏过来。」

潘金莲勉强笑了笑,「多谢师妹。」

「都是我不好。」义姁歉然道:「让师姊爲难了。」

「怎麽能怪你呢?」潘金莲接过玉盏,用调羹慢慢搅着,「其实,我前天已经见过他了。」

「啊!」义姁吃了一惊。

「长安城不能再待了。」潘金莲下定决心,「你立刻回明州。」

「爲何……」义姁连忙道:「我是说,爲何这麽仓促?」

「我试过。他修爲大进,只靠我们两个,势难替你报仇雪耻。」

义姁关切地问道:「那你呢?」

「别担心,我在公主府,没关系的。」潘金莲道:「云水风高浪急,不便行舟,你走陆路更快一些,也顺便把整理好的药植标本都带回去。」

义姁迟疑道:「师姊不是说,不日便有同门过来,届时我们三人联手……」

潘金莲摇了摇头,「他随从衆多,便是再有同门前来,也不易对付。」

义姁低下头,用肢体动作流露出一丝不甘。

潘金莲放下银耳羹,拉起她的手,温言道:「来日方长,且忍耐一时。」

「我知道了。」义姁擡起头,展颜道:「多谢师姊。」

潘金莲抚了抚她的发丝,「你走时要小心,不要惊动任何人。回去之後,向诸位师长禀明事情经过。你放心,即使你是外门弟子,师门也不会坐视不理。」

「是,师姊。」

潘金莲望着马厩的方向,「我向公主讨一辆马车,再给你准备些食水。等出了城,你就把车夫打发回来,自己驾车南下,路上千万要谨慎,别让任何人知道你的行踪……」

◇    ◇    ◇程宗扬要了两辆马车,带着廖羣玉从镇国公主府出来,一路上还在深思。刚才一番交谈,自己接触了许多从不知晓的内幕和秘闻,可由此生出的疑团比知道的内幕还多。

岳鹏举还曾经有过一个女儿,这件事恐怕此前世上只有两个人知道:秘御天王练赤城和杨玉环。

自己的女儿被炼成丹药,可以想像岳鹏举所受的刺激有多大。这样的痛事,以岳鸟人性子,只会烂在心里,即使最亲近的人也不会透露。也就是爲了警告杨玉环,才会说出来。

另一边,练赤城因爲此事,导致宗门被毁,魔尊被夺,玄天剑等神器丢失殆尽,作爲罪魁祸首,他更不会对人泄漏只言片语。连朱老头也只恼岳鸟人霸道,根本不知道里面还有这样的内情。

只可怜了那个小女孩,刚生下来就被外公炼成丹药……练赤城这手段也太毒辣了,还有没有人性?!

程宗扬摸着下巴暗暗想道,练赤城不会已经半疯了吧?他一个巫宗大佬,却整天炼制各种效果稀烂的药物,会不会也是因爲受了此事的刺激,走火入魔?

还有岳鸟人抱的那个婴儿,难道就是如今这位宋主?可如今的宋主不胖也不丑,反而看起来挺俊俏……

越想越是头大,忽然一双温凉如玉的小手伸来,帮他揉着发烫的太阳穴。程宗扬顺势靠在小紫怀里,暂时把纷乱的思绪抛开。

「死丫头,如果我哪一天消失了,你一定要跑得远远的。」

「大笨瓜,你可别想抛下我。」

「哈,那我们可说定了,死都不分开。」

「爲什麽要死?也许她们是跟他一起回去了呢?」

「那他干嘛还把她们都遣散了?那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程头儿,你跟杨姊姊学坏了,一大早又是马粪又是屁的。」

「行了,我也就说说,後面的老廖可是活活吃了好几天。」

「呕……」後面的马车上又转来呕吐声。

程宗扬同情地叹了口气,「真惨啊……」

◇    ◇    ◇回到宣平坊,程宗扬叫来刘诏,让他带着浑身马粪的廖羣玉去洗浴更衣,自己来到贾文和的住处,将近几日的变故合盘托出。

「佛门、宦官、藩镇、刺客、道门、宗室。」

贾文和提起笔,将参与合谋的各方势力罗列纸上。

「欸,你这麽一梳理,看起来清楚多了。」

「上至庙堂,下至江湖,内有宗亲觊觎,外有佛道虎视,羣宦相逼,藩镇离心。」贾文和道:「主公虽非帝王,然方寸之际,危机四伏,此忧此虑却堪比帝王。」

「让你一说,我背後怎麽冷嗖嗖的?皇帝的好处没享受到,坏处全让我赶上了?」

「主公太过谦了。」贾文和淡淡道:「以主公内宠之姝丽,虽六宫之盛,犹莫能比。」

「……你讽刺我,我记住了!」程宗扬放了句狠话,赶紧换了口气,「怎麽办?老贾。我真没想到窥基势力这麽大,一嗓子叫来这麽多人。这会儿跑路,我都怕跑到半路要出事。」

贾文和狭长的眼中精光一闪,「猝然临敌,克之而已。」

难得老贾这个玩阴谋的这麽硬气,程宗扬也被激起斗志,当即问道:「怎麽克?」

「破敌之策,便在主公方才所言的势大二字。」

程宗扬觉得把脑子交给老贾比较省心,「怎麽说?」

「敢问主公,若敌只佛门,主公可有必胜之志?」

程宗扬权衡了一下,「难说。十方丛林在唐国势力极大,光长安城内就好几百座寺庙,真要跟我玩命,几万个光头一涌而上,我这边全加起来,顶多能拼掉一二百。」

「宦官呢?」

「那更不用说了。十好几万神策军,仇士良的神策左军,起码有七八万,调个几百人轻而易举。」

「藩镇呢?」

「淮西、平卢我不熟,魏博的牙兵我见过,很精悍。要是有两三百,只怕应付不下来。」

「正是如此。窥基此人不过精通佛法罢了。」贾文和道:「真要对付主公,一方势力足矣。如今纠结各方,看似声势惊人,却如蛇生数首,不待伤人,便会噬己。」

程宗扬精神一振,「说仔细点!照顾一下你主公的智商。」

「宦官、藩镇。」贾文和将两方势力圈起来,「宦官操控朝廷犹嫌不够,还想削藩。藩镇割据一方,又怕朝廷插手,藉以清除宦官爲名,意图搅乱政局。此二者对付主公只是顺手爲之,彼此之争却是事关生死。」

程宗扬闭目回想,那名刺客当街行凶,叫嚷着奉皇命清除宦官,明显是栽赃陷害搅浑水,考虑到被杀的那名宦官当时力主对淮西用兵,刺客出自藩镇的嫌疑极大。但毕竟没拿到刺客,缺乏证据。

「宦官和藩镇的矛盾真有这麽严重?」

贾文和道:「主公可知道田令孜?」

「一王四公里的晋国公,枢密院右枢密使,主掌政事。」

「十年前,武元衡收复剑南,任剑南西川节度使,治蜀七年,士民殷富。蜀中成爲唐国朝廷最稳固的直属藩镇。三年前,武元衡入朝爲相,当街遇刺,西川节度使出缺。朝中本该选拔忠臣志士,出镇蜀地。田令孜却操持政事,竟公然以马球决胜负,以其兄马球得胜,出任西川节度使。」

打马球打到节度使?怎麽跟高俅似的?闹着玩呢?

贾文和道:「田令孜如此弄权,足令依附朝廷的各镇寒心。王守澄又与仇士良合谋,说动李辅国,派遣宦官前往各藩镇爲监军,勒令各镇节度使必须经北司认可,严禁私授。各镇屡屡抗命,如今与宦官势同水火。」

程宗扬不由笑了起来,「你这麽一说,我倒回过味来了。窥基是不是觉得他面子够大,能把宦官和藩镇拉到一块来对付我?可他也不想想,他面子再大,能大过皇帝去?唐皇都拿他们没办法,难道窥基念几句佛经就让他们抛弃前嫌,精诚合作?也就是对付我跟他们利益没冲突,两边才给窥基个面子。一旦其中有利益纷争,都不用我动手,他们自己都能打起来。」

「主公聪颖过人。」

程宗扬谦逊地说道:「都是老贾你教得好。继续继续!」

「佛门、道门。」贾文和又圈了两个,「佛道之争,由来已久。主公方才所言,瑶池宗只是与主公有私怨,才与窥基合谋。但以属下之见,恐非如此。」

程宗扬心头微动,老贾说得没错,窥基纠集的势力已经足够灭掉自己三四回的,用得着顶着十方丛林可能产生的非议,与道门联手吗?

「十方丛林与瑶池宗之间,难道有什麽内幕交易?」

「其中虚实,一试便知。」

「怎麽试?」

「只要将此事传扬出去,自然有人替主公究根问底。」

程宗扬抚掌大笑。窥基与瑶池宗合作是私下密谋,一旦公开,自己都不用动嘴,他们立马就要面对各自阵营的质询和压力。到时候瑶池宗避嫌都来不及,哪儿还有心情跟自己玩命?

「龙宸、周飞。」贾文和将刺客一圈,「既以利合,必以利分,见机行事即可,不足爲虑。」

接连圈下来,这会儿纸上只剩下宗室一条,贾文和持笔在手,沉吟未决。

「这两个没什麽吧?我看是窥基故意借宗室亲王的名头,给他们找来的帮手打气,顺带吓唬人的。」

贾文和摇了摇头,「若是旁人也就罢了。安王、陈王与唐皇乃是至亲。窥基此举势必令唐皇见疑,颇令人不解。」

程宗扬很乐观,「两个空头亲王,一个杨玉环就把他们镇了。」

杨玉环在十六王宅凶名赫赫,这两个一个是她侄儿,一个是她侄孙,就算当街按着暴揍一顿,旁人也只会夸奖:太真公主拳法又有精进!瞧这一拳!打得多漂亮!

贾文和暂时放下两人,又在佛门上面多加了一个圈,「解铃还需系铃人。主公此番危局,还是着落在十方丛林头上。」

「窥基与释特昧普?」

「沮渠若是圆寂,双方势必决裂。」

「你这一说,我倒是盼着沮渠赶紧上西天,好让这帮光头先打起来。」

「沮渠是不是归西不重要,只要他们以爲沮渠已经归西,那就是真的。」

「造谣吗?」程宗扬摸着下巴思索起来。

贾文和放下笔,「属下想见见净念。」

「没问题!」程宗扬往後一靠,叹服道:「老贾,真有你的!」

程宗扬这会儿对贾文和怎麽看怎麽满意,自己本来觉得棘手无比的局面,被贾文和这一通剖析,几乎是刀刀见骨,三下五去二,便把对方的阵营拆得七零八落。亏自己还一直把窥基看得高大无比,这会儿回头再看,真就是个只通佛法的呆子,搞的什麽合谋,破绽百出,还不如直接上来跟自己玩命死磕呢。比起洞察人性,临敌不乱,大和尚只有跟在贾文和後面吃屁的份。

程宗扬心情大畅,笑道:「文和兄,你今天可跟以前不大一样啊。」

「哦?」

「你以前可没耐心跟我说这麽多,更别说把事情揉碎了,一点一点分析。还有你那句:猝然临敌,克之而已——很慷慨豪迈嘛。」

贾文和淡定道:「主公满意便好。」

「满意!当然满意!」

「呸!」身後突然蹦出来个声音,「他是看你太笨,才用教笨蛋的法子,一点一点喂你。要不是你太软蛋,他用得着装慷慨扮激昂地给你打鸡血吗?」

程宗扬黑着脸转过头,「儿子,你怎麽在这儿呢?」

袁天罡从被卷里伸出个白发苍苍的脑袋,「我都在这儿待两宿了!好不容易眯一会儿,就听着你逼逼逼逼,逼逼逼逼……逼逼逼逼个没完。」

「我们说正事呢,你胆子不小啊,装死就行了还敢多嘴,不怕被我灭口?」

「什麽正事也别打扰老子做实验!」

「有种你再说一遍,板子给我拿来!」

「爸爸,」袁天罡一指头顶,「你看我做的电灯!」

程宗扬擡起头,只见屋顶悬着一颗浑圆的水晶球,水晶球上是一个漆黑的圆盘,下方垂着网兜,将水晶球悬在梁下。水晶球不过拳头大小,中间是一条炽亮的灯丝,散发出柔和的白光。因爲是白天,自己进来时竟然没留意光度的变化。

贾文和道:「袁先生帮我做的夜明之珠,夜间伏案,免受烛火烟气之苦。」

袁天罡道:「我这几天实验了几百次,总共只睡了两个时辰,吃喝拉撒全在施工现场,爲了让它稳定发光,我容易嘛我!」

「你也用了几百种灯丝材料?」

「我有那麽蠢吗?我!骑在爱迪生脖子上的男人!用得着把他吃过的屎再吃一遍?」

「……你们怎麽都跟屎干上了?」

袁天罡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真没看出来?」

程宗扬一头雾水,「看出来什麽?」

「技术含量!技术含量!」袁天罡指着头顶的圆盘,「无线充电!大功率恒定电流!」

「哎哟!」自己还真没注意,老袁玩个灯泡不算什麽,可他直接跳到无线充电,这技术可有点屌啊。

「这灯泡……不会是小紫帮你做的吧?」

「废话!」袁天罡鄙夷地说道:「不求她我做得出来吗?跟你说,以後别惹我,爲这灯泡,我可是签卖身契了。以後我就是紫妈妈的人了。」

程宗扬真不懂他这满满的优越感是个什麽情况?究竟是打哪儿来的?

「把自己卖了,你还挺得意?」

袁天罡乐呵呵道:「紫妈妈是科学家。我卖给她值了。不丢人。」

「她怎麽就科学家了?」

「你没见过她那箱子?」袁天罡两眼直冒贼光,「活活一个梦幻工厂!我也就是没死,要死我必须死在紫妈妈的箱子里,当颗螺丝钉都行!」

「干!死到我老婆的箱子里?别恶心我了!」

袁天罡急了,「把我魂魄弄到里面,我给你免费干活你还不乐意?」

「不行!太恶心!」

袁天罡从被窝里钻出来,「我就是爱科学爱劳动,又不闹鬼!」

「不行就是不行!」

「我就这一个愿望你都不满足我?你还有没有人性?」

「我要是没人性,你都活不到过年!」

袁天罡扑过来叫道:「求你了!」

「我干!你个变态理工狗……」

袁天罡抱住他的腿,「求求你!让我死在里头吧!」

「清醒一点!你已经疯了!来人啊……」

好不容易把袁天罡轰走,程宗扬只觉得心力交瘁,这货以前还装得跟个高人似的,怎麽投奔了自己之後,越来越疯癫了?

「程侯,」南霁云持帖进来,「方才有人投帖。没有留话就走了。」

程宗扬接过帖子,随口道:「那人什麽模样?」

「披了件灰色的长罩袍,戴着兜帽,留了两绺长须,下巴很瘦。」

一个瘦男人?程宗扬打开帖子看了一眼,立刻站起身,「南八,你跟我出去一趟。」

贾文和提醒道:「非常之时。」

「放心,我就到旁边的客栈,真要有事,喊一嗓子都能听见。」程宗扬一边披上大氅,一边压低声音道:「是上次我跟你说过的老徐。」

贾文和目光微闪。主公提过的老徐只有一个,那名来自太泉古镇的破落户,如今名动长安的得道方士,秦国正使徐君房。

「临门不入,必有蹊跷。」贾文和道:「多带几个人。」

「他不进门,应该是有什麽戒惧,人多了反而不好。反正就在旁边的昇平客栈,几步路而已。我先过去见见他,弄清楚发生了什麽事。」

程宗扬抄起两把佩刀,收在大氅内,与南霁云一道出门。

昇平客栈位於宣平坊十字街西路北,离程宅只隔了两处院子。门前一株数人合抱的古槐,枝叶森森,树下立着半人高的栓马石,柱状的岩石被繮绳磨出道道凹痕。

相比於北边红袖满楼的平康诸坊,宣平坊显得偏僻了些,并不太受风流雅士的喜爱。昇平客栈住的多是前来求学赶考的士子。眼下正值年节,士子们大都已经返乡过年,只剩下一些囊中羞涩,淹留京中的落魄文人。

掏出几枚钱铢打发了小二,程宗扬登楼来到一间客房前,叩了叩门。

房门微微打开一线,一只眼睛凑过来,看清外面的人,然後飞快地打开门,把他迎进来,「呯」的一声关紧。

程宗扬按住刀柄,纳闷地问道:「老徐,你搞什麽呢?」

即使在屋里,徐君房也披着罩袍,戴着兜帽,把脸遮住大半,只露出留着长须的下巴。

「嘘……」

徐君房趴门扒窗地看了一圈,这才摘下兜帽,露出那张瘦巴巴的脸。

半年不见,徐大忽悠总算不像在太泉时候那样吃了上顿没下顿,一副面带菜色的穷相,但脸色还有些发青,跟大朝会时的满面红光判若两人。

徐君房压低声音道:「没别人吧?」

「就一个随从,你见过的,在下面守着。」

「那就好,那就好……」

程宗扬放开刀柄,讶道:「我说老徐,前几天我见你还挺光鲜的,怎麽几天不见憔悴成这样了?你在宫里干嘛了?」

「我那是用胭脂抹的。还有这个……」徐君房一把将胡须扯了下来,「拿胶粘的。」

「到底出了什麽事?你怎麽想起来冒充秦国使节了?」

「哪儿是冒充的?」徐君房哭丧着脸道:「我是真的秦使。」

「真的你还一脸惨相?」

「我这秦使是被逼的,你当我愿意干啊?」徐君房声音有些发颤,「你不知道我见过多少死人——整条河都流的血水,砍下的人头堆的跟山一样!比我这辈子见过的人都多!」

程宗扬认真起来,「怎麽回事?哪儿死了这麽多人?」

「还能是哪儿?咸阳啊!」徐君房道:「我去的时候,正赶上秦王驾崩,他死的时候才二十来岁,几个兄弟一个比一个年轻力壮,爲了争夺秦王的位子,杀得人头滚滚。新任的秦王一登基,先把太后给杀了,又杀他的两个兄弟,还有两个兄弟的家臣,国中的诸侯、大臣、家眷,几万人都押到河边斩首……」

一口气杀了几万人?即便见过洛都之乱万人混战的大场面,程宗扬心头还不禁怦怦直跳,「什麽时候的事?」

「就我来之前,还不到一个月。」

程宗扬脸色愈发凝重。算算时间,秦国的王位之争几乎与汉国的洛都之乱同时发生,同样是君主暴毙,羣起争位,同样是各方混战,血流成河,但自己稳住汉国的局面便即收手,秦国却是屠净杀光,杀戮的规模比汉国更酷烈。

「不要急,慢慢说——你怎麽会跑到咸阳去了?」

「还不是你那对姘头!」

「谁?」

「那对双胞胎,姓虞的。」

虞白樱和虞紫薇?自己突然从太泉传送出来,就失去这对姊妹花的音讯,没想到她们会和徐君房在一起。

徐君房後悔不迭,「早知道要玩命,我说什麽也不上你这贼船啊!」

「从头说!怎麽回事?」

「我从头说——死的那个秦王据说厉害得很,难得一见的天才,年纪轻轻,修爲就高得不得了,还有秦国最强的几个高手给他当护卫。谁知道世上的事就这麽邪性,好端端的,他突然要跟宫里的高手举鼎,结果把腿给砸断了——」

这事蹟听着耳熟啊,尤其是这位的名字太个性,程宗扬听过一次就记住了。

「秦武王,嬴荡?」

徐君房吃了一惊,「你怎麽知道他的諡号是武王?这事还没传出来呢。」

「这你就别问了。」

徐君房赶紧摇手,「我不问!不问!这事太邪了,一羣高手干什麽不好,非要举鼎?举就举吧,偏偏还把腿砸断了?砸的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还是秦王?光是砸断腿也不算致命伤,偏偏秦王当天晚上就死了。他死就死吧,偏偏连个子嗣都没有。」

「这麽蹊跷?」

「可不是嘛!我那时候正好在宫里,光听说宫里出事了,接着外面来了一羣秦军,封闭宫门,里头杀了一夜。第二天才知道出事的是秦王。他身边那些高手因爲护驾不力,都被太后赐死,一个没漏,全被杀了个乾净——这事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子邪味儿。咱不懂,也不敢问啊。」

「秦王是太后亲生的?」

「亲生的!就这一个。」徐君房道:「秦武王兄弟八个,上面两个哥哥,公子壮、公子雍都是庶出的。我听说,那天带兵进宫的是公子壮。後来传出风声也说,太后要立公子壮当秦王。可公子雍不答应,跟着也带兵进了宫,两边打得不可开交。」

「两公子争位?」

「要是两个就好了。」徐君房道:「宫里还有一位芈夫人,先王在时,她受宠得很,一口气生了三个儿子:公子稷、公子芾、公子悝。秦王死的时候,公子稷说是去昭南拜见外公,不在秦国。公子壮和公子雍正打着,有风声说芈夫人想立公子芾,於是公子壮和公子雍就带着人马去攻打公子芾,公子悝听说了,带着家臣去帮他一母同胞的哥哥。」

程宗扬听得直皱眉头,「真够乱的……」

「最蹊跷的就在这儿了。」徐君房道:「公子芾和公子悝排行老七老八,说难听点儿,毛都没长齐呢。公子壮和公子雍人多势衆,眼看就要把这哥儿俩一锅烩了,谁知道本来应该在昭南的公子稷突然出现在城内,带着人马,直扑王宫。公子壮和公子雍赶紧回师,结果宫门前一场大战,公子稷只派了一个小将,几十个人,就把公子壮和公子雍的上千人杀得大败,连两个公子也被当场活捉。」

程宗扬奇道:「谁这麽厉害?」

「谁?」

「你刚才说的那个小将。」

「我还当你说公子稷的靠山呢。」徐君房道:「那小将谁知道啊,就是公子稷一个手下,无名小辈。」

「无名小辈都这麽厉害?」

「等等!」徐君房忽然低下头,寻思道:「我好像听虞姊儿说过一句……」

他摊开左手,手指飞快地掐着,眉头越拧越紧。

「你这还带搜索功能呢?」

「想起来了!」徐君房打了个响指,「白起。」

程宗扬一把捂住胸口,声音都变了,「白起?」

「对,就是他!」

上一章: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四章 马厩故人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六章 运筹帷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