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二章 衆敌云集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一章 秘法水晶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三章 铁笼惩邪

第二章衆敌云集小紫坐在程宗扬肩上,笑吟吟道:「大笨瓜。」

「我故意的。」程宗扬道:「他们要是心够黑,刚才就该杀人劫财了。既然没动手,不管他们怎麽想吧,总算他们有点运道,赏他们点儿无所谓——万一真把他们家给烧了呢?」

「那就当他们倒霉罗。」

「积德行善啊死丫头,早点儿给我生个大胖小子。」

小紫笑道:「生不出来可不怪我。」

「哎,死丫头,你说会不会是因爲你没生,吓得她们都生不出来,生怕别了紫妈妈你的苗头?」

「程头儿,你越来越会丢锅了。」

「要不然就是我被小贱狗咬过的後遗症。我们把它煲汤吧,说不定就治好了呢?」

雪雪从女主人怀里伸出脑袋,呲牙咧嘴,狺狺作势。

「还挺狂啊,你把它放开!」

「雪雪最乖了,不许吓我们。」

雪雪得意地摇着小尾巴,两条小短腿抱着女主人的手臂,偏着脑袋,讨好地在上面蹭着。

两人沿着破旧的宫墙,来到花萼相辉楼的位置。

那片废墟旁边放着一堆毛竹,还有几束用来捆紮的竹篾。废墟中间已经清理出来一片,搭了个简易的架子,差不多有两丈多高。

程宗扬仰头看着竹架上空,「你们上次是怎麽被传送到大雁塔的?」

「不知道啊,飞着飞着就飞到塔里边了。」

「会不会是飞的时候正好碰到哪个特殊位置,然後被传送过去?」程宗扬仰着脖子想了一会儿,「死丫头,你不是能看到紫外线红外线什麽的吗?上边有什麽,能看到吗?」

小紫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重新睁开,眼底泛起一丝淡紫的莹光。

「有一点光。很淡。」

「雉奴!」程宗扬唤道。

吕雉无声地落了下来。

「带我们飞上去。」

吕雉不动声色地说道:「背不动。」

「就我们两个你都背不动?再罗嗦,我就让你把衣服脱了,光着屁股飞,好减少负重。」

程宗扬说着取下大氅,丢在一边,然後放开小紫一直捂在自己怀里的双脚,把她放在吕雉背上,顺手扯住雪雪的耳朵,把它丢在大氅边,「看住了!弄丢了就把你下火锅!」

程宗扬说着,一把抱住吕雉的脖颈,试图爬到她背上——然後吕雉就被压得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程宗扬气都不打一处来,「你怎麽这麽废物啊!」

吕雉咬了咬牙,「待奴婢先飞起来再试。」

程宗扬只好放开吕雉,看着她展开修长如墨的双翼,轻轻一振,将小紫负在背上,凌空飞起。

程宗扬攀上两丈多高的竹架,等吕雉飞过来,伸脚在她腰上踩了踩。吕雉身体随即一沉,那纤腰软得就跟麪条一样。

小紫笑道:「程头儿,你太重了,那里经不住,要往後一点。」

程宗扬沉着脸踩了踩雉奴的屁股,感觉比腰部的承受力强一些,这才跨坐上去,扯住她的衣带。

黑暗中,看不清吕雉的脸色,只看到她双翼吃力地摆动着,像是灌满了铅一样,勉强往空中飞去。

「就是这里了。」小紫往面前的虚空一指。

程宗扬竭力睁大眼睛,眼前黑沉沉的,连个屁都没看到。

小紫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罐子,往空处丢去,只见那只罐子飞出数尺,然後像是被黑暗吞噬一样,凭空消失。

程宗扬怔了一会儿,「你把手雷丢过去了?」

「大笨瓜,手雷都被你用光了。」

「那你丢个罐子干嘛?万一被大慈恩寺的秃驴发现了呢?」

「没关系啊,那罐子是冰做的,丢过去就化掉了。」

程宗扬不信,「这麽黑的冰?拿墨汁做的?」

「是毒药啦。罐子化开,里面的毒烟会飘散出来,」小紫笑道:「足够十层用的。」

「我刚给你积的德……」程宗扬无力地说道:「毒药你都乱丢,那帮秃驴中毒是活该,可万一有别人到塔上呢?」

「放心好了,这是六拂化清散,对常人无效。」

「那要不是常人呢?」

「会缓慢侵蚀气海。丹田会漏气的。」

「这种东西别乱扔……」程宗扬看了眼身下的吕雉,没再说下去。净空是自己人的事,最好别让她知道。

「不对啊?」程宗扬忽然皱起眉头,「这不是秘境入口吗?怎麽会传送到大雁塔呢?」

「也许对应很多入口呢?」

「能感应到卓美人儿吗?」

小紫偏着头感应了一会儿,「很远。」

「这卓美人儿,还挺命大。」

秘境进不去,程宗扬也没辙,只能故作轻鬆地说道:“行了,没死就算不错了。走吧,等搭好台子再慢慢琢磨。”

吕雉费力地喘了口气,挥动羽翼,斜掠着落在地上。

程宗扬翻身下来,顺手在她圆臀上捏了一把,“就飞了这么一会儿,怎么湿成这样?"

吕雉吸了口气,“奴婢用力过度,累的。”

“真是累的?"程宗扬讶道:"我还以为是你下面湿了呢。”

吕雉猛地背过身,举袖遮住面孔。

“还害羞呢.行了,蛇奴,把她带回去。她要敢逃跑,就把她腿砍了。”

蛇夫人现身出来,拉着吕雉的手笑道:"太后娘娘,跟我走吧。”

程宗扬揽住小紫的腰肢,一边走,一边得意洋洋地说道:"这日子多好,没事儿遛遛鸟,调戏调戏家里的丫头--有太后娘娘在,两件事合一块儿就办了。哎,你抽她的血,真有用吗?”

“试试哕。”小紫道:“要不然就只能抽杨姊姊的了。”

“别!她那么胖,血里八成都是油。”

"程头儿,你又在背后说人家。”

「废话,这种话能当面说吗?」

◇    ◇    ◇从兴庆宫西南角出来,斜着穿过东市,便是紧邻着宣平坊西北角的亲仁坊。坊内最有名的所在,莫过於咸宜观。此时观前用上千盏银灯砌成两株灯树,每一株都有两丈高,几乎与门檐平齐,光焰通明。

咸宜观规模宏大,在观中修行的女冠非富即贵,里面虽然有崇慕道法,一心清修的道门信徒,更多的则是不愿受婚姻束缚,追求个性自由的大唐女性——程宗扬来长安没多久,关於咸宜观的风流韵事便听了不少。也正是因此,咸宜观并不像其他寺庙道观一样门户严谨,而是观门大开,来去自如。

此时已是深夜,两座灯树之间的大门依然开着。一眼望去,能看到几名穿着道服的女冠手持拂尘、如意、法铃等物,正在殿前打醮祈福。观中除了一些信徒焚香祝拜,还有几名看起来就风流倜傥的文士,正与相好的女冠携手同游,他们固然毫不避忌旁人的目光,旁人也对此见怪不怪。

作爲穿越者,程宗扬倒是很赞赏此地的开放和大度。他与小紫手拉着手,一边看着观中的景致,一边感叹道:「唐国的风气就是好,开放、包容、自信……不会吧?那俩是在亲嘴?啧啧,这男女的风气也太开放了。」

小紫笑道:「程头儿,你看错了。那个穿文士服的有耳洞哦。」

程宗扬仔细看去,树下搂抱的两人果然都扎有耳洞,这会儿唇舌相接,正如胶似漆。

也许是他目光太过炯炯有神,那文士转过头,喝道:「看什麽看!」声音清丽,果真是个女子。

程宗扬赶紧拱手,「打扰打扰!我们就是路过,你们继续,继续。」

「扰人清净!」穿着男装的女子忿然拉起同伴,拂袖而去。

程宗扬与小紫对视一眼,都不禁好笑。

两人拉着手走到侧院,只见院中一排朱门绮户,檐下悬着灯笼,写着各自的道号。宾客们诗文唱和,喧譁笑闹声不时从房中传出,热闹的气氛不像道观,倒更像是迎来送往的客栈。

程宗扬有些纳闷,小紫平常懒洋洋的,除了睡觉,什麽都提不起兴趣,怎麽突然大半夜拉着自己闲逛?

程宗扬笑道:「死丫头,你不是带我来开房的吧?」

「是啊。就是这间好了。」

小紫说着,擡手推开一扇朱门,举步入内。

两名客人正在席前端坐,闻声齐齐转过头来。看到一个绝美的少女进来,不由露出色授魂与的表情,但紧接着脸色大变。

两人身体微动,刚想跃起身,只见那少女怀中的小白狗昂起头,口边迸出几点火星。

两人不敢再动,僵着身子看着那少女走近,嘴角抽动着,露出一个苍白惨淡的笑容,「紫……紫姑娘……」

小紫笑吟吟道:「你们认识我?」

「是……」

「那爲什麽不站好?」

两人赶紧站起身,垂手而立。

「这里管事的是谁?」

「回紫姑娘,是宫先生。」

「让他来见我。」

两人对视一眼,硬着头皮道:「宫先生不在长安,只怕……」

「离天亮还有四个时辰。两个时辰他赶不回来,你们就去死好了。」

两人额头冒出豆大的汗滴,勉强笑道:「两个时辰怕是来不及,还请姑娘多宽限一些。」

「不行哦。我只有两个时辰起效的毒药。超过两个时辰就会死掉的。」

房内传来一声轻叹,「姑娘何必爲难他们?」说着一个神情冷峭的丽人掀帘而出。

齐羽仙!

程宗扬眉角突突跳了两下。真没想到,黑魔海在长安城的藏身处,居然会设在道门要地,宾客云集的咸宜观!她们就不怕露出马脚?

不过话又说回来,恐怕真没几个人能想到黑魔海会这麽大胆子,竟然敢藏在道门的腹心处。

齐羽仙道:「恭喜程侯,以一己之力平定洛都之乱。」

程宗扬不客气地说道:「你们干嘛总跟着我?阴魂不散啊?」

「今日是程侯你主动找上门来的吧?」

「少废话!你们的人刺杀我,把人交出来,我就放你们一马!」

齐羽仙挑起眉梢,「程侯明监,飞鸟萤子并非我巫宗门下,所作所爲,与我巫宗没有任何关系。」

程宗扬冷笑道:「我都没提名字,你就知道是谁,还装傻呢?」

「飞鸟萤子失踪多日,音讯皆无,正赶上程侯前来兴师问罪,我若是还猜不到,才是装傻。」

「她是你们聘请的客卿,你跟我说没关系?」

「我们聘请的客卿是飞鸟熊藏。那位飞鸟萤子虽然也姓飞鸟,却并非我巫宗聘请。」

「还跟我装呢?你们的聘书我都见过,聘请飞鸟兄弟爲供奉。」

「是兄弟,可不是兄妹。」齐羽仙道:「飞鸟兄弟中的哥哥飞鸟熊藏死在程侯手中,弟弟飞鸟翔闭关修炼忍术,与圣教失联多日。飞鸟萤子是自己找上门来的——我们可没出过一文钱的聘金。」

「你们也太黑了吧?把人往死里用,出了事就撇得乾乾净净?还有脸说一文钱没花,怎麽着?你们还准备把她说成是志愿者?」

「事实如此。我们可没有指使她去刺杀程侯。」

程宗扬嗤之以鼻,「事实要是有用,还用得打来打去吗?大家摆事实,讲道理,谁有理谁赢——可能吗?」

齐羽仙摊开手,「人不在我这里,程侯再不满也没办法。」

「别装了!她已经招供了,幕後指使者就是你!」

齐羽仙无奈地说道:「程侯非要栽赃,小女子也无可奈何。」

「栽赃?要不要我们在魔尊面前立誓?」

程宗扬不提还好,提起被改成岳鸟人面孔的魔尊像,齐羽仙就不禁露出一脸吃屎的表情。

齐羽仙忍了又忍,最後目光一扫左右,「你们出去!」

「是!」两人刚要举步,只见程宗扬身形一闪,双掌直切两人腰腹。

六级通幽境的修爲不是白给的,一看他的出手,两人就知道要糟,连忙撤步弓身,避开要害,谁知程宗扬用的却是个虚招,趁着两人弯腰避让,上半身露出破绽,双掌快捷无伦地一翻,扳住两人的脖颈,然後劲气一吐。

「呯」的一声,两人脑袋撞在一起,齐齐晕倒。

程宗扬轻松地拍了拍手,「才这麽点儿修爲?也太水了吧?」

齐羽仙胸口起伏了一下,忍着气道:「程侯如今被十方丛林列爲佛门公敌,正自顾不暇,难道还要再树敌麽?」

「多新鲜啊,」程宗扬冷笑道:「说得好像大家不是敌人一样。」

齐羽仙道:「就算大家是敌非友,但眼下的局面,合则两利,斗则两伤。至少现在,本教并无意与程侯爲敌。」

程宗扬看了小紫一眼,心里暗自嘀咕,死丫头特意来找黑魔海的人,究竟打的什麽主意?

「有没有敌意,口说无凭,起码得拿出诚意来吧?」

「程侯想要什麽诚意?」

「你们出手,把窥基杀了——办乾净点,别牵扯到我身上。」

齐羽仙气得笑了起来,「我如果答应,程侯会相信吗?」

废话,相信你们,我还不如相信老母猪会上树。

程宗扬冷着脸道:「这就是没诚意了?」

「刺杀窥基,请恕小女子无能爲力。不过程侯有意对付窥基大师的话,倒是有些消息可以提供给程侯。」

「说来听听。」

「程侯可知道,十方丛林的沮渠二世大师身染沉痾,如今有意择一门人,授予衣鉢?」

沮渠大师准备传位了?

「传给谁?」

「沮渠大师心许何人,外界尚不知晓。不过窥基大师、释特昧普大师都在备选之列。」

程宗扬心头一动,这个消息如果是真的,份量就很重了——说明窥基与释特昧普之间有绝大的利益冲突!

程宗扬嗤笑一声,「路人尽知的消息也拿来蒙我?」

齐羽仙看了小紫一眼,「程侯想知道什麽?」

「你们家那个贱人呢?又在哪个阴沟里钻着,准备害谁呢?」

「仙姬正在协助教尊筹备大祭。不日便会请紫姑娘与殇侯北上。」

程宗扬看着她,慢慢露出一丝森冷的笑意,「也就是说,唐国主持大局的,只有你一个……」

齐羽仙笑容变得僵硬,对面的男子杀意喷薄而出,显然是真动了杀心。

她并没有撒谎,剑玉姬确实不在长安城内。教内大祭已经拖延多时,当初因爲魔尊丢失,只能百般敷衍,如今迎回魔尊,时隔二十余年的大祭,已经成爲教内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爲此圣教全面收缩,行事低调之极。

却没想到,即使躲进咸宜观也没能瞒住小紫,被她直接找上门来。别人也许不知道,但齐羽仙清楚,爲了隐匿行迹,自己在坊内、观内、院内暗中布置了三重防卫,结果他们却如入无人之境,直到踏上门来,三重防卫都没有一丝示警,等她发觉不妙,已经无法脱身。

齐羽仙与程宗扬打过不少交道,这个身世成谜的年轻人虽然有着让人好笑的道德观,性子温和,极少采取激烈手段,相比於他的年纪,攻击性低得出奇,尤其是主动攻击方面低到可以忽略不计,但绝对是个危险人物——老好人一旦动了杀心,必定是血雨腥风。

齐羽仙立即设法自救,「好吧!唐国有人要对付你。」

程宗扬衣袍无风而动,逼人的杀气牢牢锁定对面的丽人。

齐羽仙飞快地说道:「以窥基大师爲首,参与者有掌管神策左军的仇士良;龙宸在长安的杀手;淮西、魏博、平卢三镇的牙兵;十方丛林的大慈恩寺、青龙寺、佛光寺;十六王宅的两位亲王:安王和陈王;还有瑶池宗的奉玦仙子和周族的少主。」

「你怎麽知道得这麽清楚?」

「他们通过龙宸,邀请我们一同出手。我藉口请示仙姬,如今尚未回覆。」

程宗扬盯着她,「瑶池宗?」

「瑶池宗君长老身死,奉琼仙子朱殷失踪,有消息称是你做的手脚。」

「谁说的?」

齐羽仙硬着头皮道:「仙姬。」

也就是剑玉姬不在场,不然程宗扬非捅她一刀不可。这贱人太他妈缺德了!变着法儿地给自己泼污水,各种造谣诬蔑……好吧,就算这事确实与自己有关,她用得着喊得满世界都知道吗?

「对付我一个远道而来的外来者,用得着这麽多人?」加上黑魔海已经九方势力了,难道还要再找一个,给自己来个十面埋伏?

「程侯是汉国使节,又是辅政大臣,事关汉唐两国,必须要做得干净,避免走漏风声。所以要纠集足够的人手,一击必杀,不容一人脱身。程侯身边高手不少,单是那些侍姬,就不容他们不小心。」

「连奴婢也不放过?这是要斩草除根?」

齐羽仙暗暗吸了口气,「程侯莫怒——释特昧普已经放出话来,不仅要除掉程侯这位佛门公敌,还要将程侯的侍姬尽数渡化,充作善母。」

「咔」的一声,程宗扬脚下的青砖寸寸碎裂。

良久,程宗扬森然道:「你是故意挑拨?想激怒我?」

齐羽仙道:「当时在场的有魏博乐从训,还有大慈恩寺的几名僧人,是真是假,程侯一问便知。」

「我先杀了你,岂不是先少了一个敌人?」

齐羽仙举起右手,「我可以起誓,绝不会向程侯出手!相反,我会声称得到仙姬许可,加入他们,藉机将他们筹划的内幕透露给程侯。」

「我会信吗?」

「紫姑娘是毒宗唯一传人,今次大祭必须在场。如果因爲我坏了教内大事,我只能以死向教尊谢罪。」

「你们和十方丛林什麽关系?」

齐羽仙道:「十方丛林和我们一样,都曾与岳鹏举结怨。但敌人的敌人,未必就是朋友。程侯能理解吗?」

「理解个屁!」程宗扬收起杀意,「把他们计划的时间和地点告诉我。要是敢玩花样,以後我见你们一次杀一次!」

程宗扬转身欲走,却听小紫道:「那几个会飞的鸟是怎麽找到你们的?」

程宗扬一拍额头,自己本来想知道小女忍是不是被黑魔海派人救走的,结果说了一大通,却把正事给忘了。

齐羽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回道:「飞鸟兄弟是幽长老招揽,据说在倭国犯了事,来六朝避仇。」

「犯了什麽事?」

「姑娘知道,他们忍者平常鬼鬼祟祟的,不喜欢跟人交谈,所以我也没有打听过。」

「飞鸟翔闭关修炼什麽忍术?」

「我不太清楚。」

程宗扬不满地说道:「这个不知道,那个不清楚,要你有什麽用!」

齐羽仙寒声道:「请程侯自重。对我一个弱女子呼来喝去,难道就显了侯爷你的威风?」

「一日爲婢,终身爲奴。你一个奴婢还指望主子跟你客气?诶,我突然发现你挺不怕死啊?你要不服气,我乾脆还是杀了你算了。」

齐羽仙深深吸了口气,「程侯息怒,是我的不是。至於飞鸟翔修炼的忍术,他们忍者行事隐秘,极少示人。」

小紫道:「那就是演示过了?」

齐羽仙沉默片刻,「我只见过他使用匿身术,能在地下潜藏数个时辰。」

「飞鸟萤子什麽时候来的?」

「半年之前。接到飞鸟熊藏的死讯,她乘舟渡海,前来收取骸骨。」

「骸骨呢?」

齐羽仙犹豫了一下,「应该在飞鸟翔身上。不过他一直闭关,我们也没办法确认。目前只能说下落不明。」

「所以就是你们故意吊着她,让她爲你们办事?」

齐羽仙没有作声,默认了此事。

小紫笑道:「你们敢这样骗她,除非那个飞鸟翔已经死了。」

齐羽仙浑身一震,眼中流露出震惊、懊恼、後悔,还有一丝深深的畏惧。

她已经打起十二分精神,结果还是漏出马脚,被小紫轻易就猜出幕後真相。

「最後一件事。」小紫摊开手掌,「把我的龙精还给我。」

齐羽仙脸色有点难看,这都什麽年头的事了,这会儿居然又翻出来。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齐羽仙忍气吞声地说道:「龙精不在我手里。」

「去哪儿了?」

「已经奉给教尊。」

「你起誓。」

齐羽仙张了张嘴,最後苦笑道:「请紫姑娘恕罪。龙精确实不在本教。」

「那你拿什麽来赎命呢?」

齐羽仙默然良久,最後一咬牙,从怀中取出一只玉盒。

小紫眼睛一亮,接过玉盒,笑道:「你好笨啊,人家是说,你把元红献给程头儿,用来赎命就够了。」

齐羽仙脸上掠过一丝懊恼,「我可以反悔吗?」

「晚啦。」小紫笑眯眯道:「下次请早。」

齐羽仙目送两人扬长而去,片刻後院外传来讯息,发现舞阳程侯的行迹。接着观中传讯,舞阳程侯与紫姑娘去三清像前转了一圈,然後离开咸宜观,一路向南,目前正在跟踪。

齐羽仙松了口气,背後的罗衣瞬间被冷汗湿透。

室内传出一个声音,「他们走了?」

「是。」

纱帘飘开,一名身着紫袍的宦官从室内出来,「他的太一经得了殇振羽的指点,年纪轻轻便有了通幽境的修爲,了不得。」

齐羽仙恨恨道:「若非仙姬说过,他身上有绝大的秘密和机缘,早在盘江,我就动手除掉他了。」

当日在南荒,以他那点修爲,自己随手都能捺死他!谁知一念之差,便眼看着他的修爲和他聚拢的势力一样,以令人恐怖的速度疯狂提升,短短两年,便凌驾於自己之上,如今自己反而要在他的威胁下忍辱偷生。

「小剑心思太重,什麽秘密能比性命更要紧的?」

那宦官走到椅旁坐下,从袖中掏出几枚骰子慢慢摇着,「我那个便宜侄女已经知道了吗?」

「虽然瞒得紧,但只怕已经被她觉察出些许蛛丝马迹。」

「可惜了。」那宦官叹道:「鱼家那小子是个好料子,可白白送命不说,连阴阳鱼也被程家那小子拿走。殇振羽啊殇振羽,你他娘的一辈子都是个混蛋!」

「若非中了殇侯的腐毒,尊者也不会改名换姓,入宫潜修,恰巧避开岳贼当日的杀戮。也算因祸得福。」

「这算什麽福气?」鱼朝恩怨气冲天,「我倒宁愿缺点别的!」

鱼朝恩手中的骰子越摇越快,最後覆手一掷。三枚骰子齐齐射入桌案,每一面都是六点朝上。

小小挑拨一句,齐羽仙乖巧地闭上嘴,免得引火烧身。

鱼朝恩挥袖一拂,三枚骰子依次跳出,落入袖中,起身道:「赶紧把事都办完,大祭要紧!可不能再耽误了。」

齐羽仙敛衣施礼,「是。」

「还有,大师兄的伤势这麽多年都不见好,如今已经迎回魔尊,他要还是无法出面理事,不如趁早让贤!」

鱼朝恩人影已经消失,声音却留了下来,「十来年都没弄出名堂,练赤城他不觉得丢人,我还觉得丢人呢!哪怕交给我试试呢?」

上一章: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一章 秘法水晶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三章 铁笼惩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