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五章:揽纳

hui329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四章:查盘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六章:凌泰

御马监,王琇新宅。

「什么风把刘公公大驾吹过来了?」主人王琇笑面相迎。

刘瑾面罩寒霜,一展手中绢告,「这是怎么回事?」王琇笑容忽凝,「怎么在你手里?」「哼,你做的好事!」刘瑾与谷大用直进宅邸,四下张望。

「陛下呢?」紧追在他们身后的王琇狼狈不堪,「刘瑾,这是陛下亲口恩准的,你还敢抗旨不成!」「咱家问你陛下在何处?」刘瑾拎着王琇领子,厉声问道。

「陛…陛下还在后面休息。」王琇被刘瑾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魂不附体,直接撂了实话。

将王琇如小鸡子般丢在地上,刘瑾转身而入。

「谁在外面聒噪?」一夜宿醉的朱厚照被嘈杂声吵醒,揉揉眼睛从床榻上坐起。

「奴婢谷大用惊扰陛下,罪该万死。」「老奴刘瑾侍奉陛下。」看清来人,朱厚照咧嘴大笑,「原来是老刘,咱君臣有日子没聚了,今日陪朕喝几杯。」「酒多伤身,陛下保重龙体。」刘瑾道。

「朕是千杯不醉,无须挂心。」朱厚照自吹自擂。

「陛下!」王琇小跑着进了卧室,指着刘瑾二人道:「刘瑾等人目无君父,抗旨不遵。」「怎么回事?」朱厚照惊疑问道。

「老奴请问,这张告示可是陛下的旨意?」刘瑾将告示双手呈上。

「什么告示?」接过告示的朱厚照草草看了一遍,诘问道:「朕几时下过这个旨意。」祖宗,你可别这时候撂摊子不认账啊!王琇一下就跪在了朱厚照脚边,将昨日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朱厚照揉揉还在隐隐作痛的脑袋,一脸懵懂道:「有这回事么?」「给奴婢千万个胆子,也不敢期满陛下,假传圣旨啊!」王琇满腹委屈,直接哭了出来。

见王琇哭得梨花带雨,朱厚照心中不忍,「或许是朕忘了,老刘,这告示便算是朕…」「陛下,揽纳之人勒索解户层层盘剥、拖延不纳、勾结仓吏亏损国课,其害不谓不深,洪武十八年,太祖将其罪列《大诰》,《大明律》亦载有明文,历代先皇皆有明旨查禁,纵因权要庇护,刁民作奸,屡禁不止,可安有天子令人包纳钱粮之理!此榜一出,陛下将置于何地!」听刘瑾痛说厉害,朱厚照心中未免惴惴,转视谷大用,指望他能帮着分说几句。

这位西厂督主见皇帝看过来,连忙将头一低,「请陛下三思。」拿着告示,朱厚照左顾右看,无奈摊手道:「此事朕不知情。」完了!王琇瘫软如泥,皇帝这一不认账,这事只能自己背了,可自己也扛不起啊,司设监张瑜的惨状可是记忆犹新,当即连滚带爬地跪到刘瑾脚下。

「刘公公,您老饶命啊,小的知罪了!」刘瑾冷冷看着他,挥手道:「拉下去。」在王琇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被几个内侍拖了下去。

朱厚照心中不忍,「老刘,王琇也是为充实内帑,便不要治罪了吧。」「奴婢遵旨。」刘瑾并没有拒绝,躬身领命,「陛下且请安歇,奴婢告退。」看朱厚照神色不对,谷大用也不久留,向皇帝磕了个头便紧跟了出去。

出了御马监,刘瑾余怒未消,只将告示向谷大用怀里一塞。

「按照榜上姓名拿人,一个不要漏掉,枷于户部门外示众。」谷大用应了声是,问道:「可是按照国朝初年旧例,枷号一月,杖一百,全家谪戍极边。」刘瑾眼中杀机隐隐,「这般败坏皇爷名声的,还留着做什么。」谷大用已晓其意,「明白。」

***

西安门外,西厂。

「参见督公。」四个衣着打扮各异的汉子齐向座上谷大用行礼。

谷大用仍旧是那副逢人见笑的模样,眯着眼睛从四人面上一一扫过,「四位在西厂过得还习惯吧?」一名腰插两柄板斧,身高膀阔的壮汉咧嘴笑道:「有酒有肉,吃得饱睡得好。」一个脸色蜡黄,瘦高如同竹竿一样的中年汉子双手笼在袖中,细声细气道:「督公可是有事要我们兄弟办?」另一个矮小汉子立即接口道:「蒙督公看得起咱们,有事尽请吩咐。」最后那个面色青白,脸颊瘦削的道士阴恻恻笑道:「若是杀人的活计便更好了。」这四人是谷大用网罗的江湖人物,分别是飞龙斧熊天霸,一指通天曹大康,双尾鹰焦福,三才剑天风子,四人俱是出身黑道绿林,心狠手辣,西厂初立,不如东厂人多势众,谷大用物尽其用,用这些人震慑场面。

谷大用将榜单扔给了天风道人,「按名单拿人,在户部门外枷号示众。」「只是拿人?」天风子有些失望。

「这些人就不必活着开枷了。」谷大用的话使得天风子喜上眉梢,自己手段有了用武之地。

「你们三个准备一番,去趟山东,将临清镇守中官缉拿进京法办。」谷大用又吩咐道。

三人领命退下,单独曹大康被留了下来。

「听闻曹壮士在点穴截脉上有独到之处,可以杀人无形。」谷大用笑容随意。

「总不会教督公失望。」曹大康澹澹说道。

「临清那猴崽子平日多有孝敬,让他进京吃这牢狱之苦…咱家心里还挺不落忍的。」谷大用起身离座,踱到曹大康身前,笑如春风和煦,「要是进京后再胡言乱语的,怕还会惹一些贵人不高兴。」从袖中竖起一根异于常人的细长手指,曹大康平静说道:「只需一指,督公心病全消。」注:谷大用得镇守监清太监言,传旨于临清开设皇店。瑾急捕其献计者,置于法。太监王琇于御马监建新宅,诱上居之,因奏揽纳户数人,专一包纳银草,所得利进于内。琇自为告示,送户部出榜。尚书顾佐等白于瑾及谷大用,瑾大怒,同谷大用直至御前,言:「安有天子令人包纳钱粮之理!」上以为不知,瑾遂枷其揽纳户于户部门外,命矬其枷,不得屈伸,皆即日死。(《继世纪闻》明陈洪谟)明人笔记和后来史书中都说刘瑾这么做是假窃大议,素善矫饰,作为一个权力都来自于皇帝的太监,多次追回圣旨,争于上前,无异于自寻死路,可以解释为刘公公在用生命演戏。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四章:查盘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六章:凌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