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三章:惊喜

hui329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二章:意外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四章:查盘

丁府客厅。

御马太监张忠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转着圈子。

「张公公到了,怎么也没人上茶,这帮不懂规矩的,来人…」不等丁寿喊完,张忠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丁大人,你就不用和咱家客气了。

」两手用力将丁寿按到椅子上坐下,张忠一张老脸都快凑到丁寿鼻子上了。

「丁大人,此番你定要帮我一次。」张忠这副火上房的迫切模样着实吓了丁寿一跳,「怎么了,张公公,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坐下慢慢说。」「王琇。」张忠一屁股坐在黄花梨的高背官帽椅上,嘴里蹦出两个字。

丁寿寻思半天才想起张忠说的是另一位御马太监。

「王琇怎么惹着公公了?」「那老狗眼红咱家领了给陛下修豹房的差事,暗地里张罗了一批工匠,没日没夜地在御马监起了一座新宅子,把皇上引到那里住去了。」张忠恨恨说道。

「就这?这又算什么大事?」丁寿不解。

「哎哟喂,我的丁大人,你怎么还不明白。」张忠急得直跺脚,「万岁爷住在他那里,整日侍奉着,哪天一高兴,万一…,苗公公远在宣府,谷公公执掌西厂,这御马监的好差事可不多了。」合着你小子惦记御马监的位置呢,丁寿总算明白过来了,有些无奈道:「张公公,当日我便说豹房修得差不多大就是了,陛下只是不想受紫禁城拘束,有个地方演兵阅事即可,可你又修庙又盖房的,摊子铺这么大,而今哪那么容易完工。」怪我咯!张忠眼珠子都气突出来了,要知道这么大的工程会有孙洪那个不开眼的榆木脑袋盯着,后面你又安排了一个成天噼里啪啦打算盘的王姓小子跟在后面盘账,孙子才接这差事呢!

强咽下一口闷气,张忠放低身段,摆出一副莫大委屈的模样,「丁大人,奴婢不也是想着让陛下住得舒心么,这怎么还出了错处啦,奴婢这可冤枉呀!」「好了,不说这个,您说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奴婢不求别的,您老最近抽走的工匠可否都调拨回来,咱们铆足了力气,先把万岁爷的豹房给修好咯。」张忠眼巴巴地看着丁寿。

丁寿一拍脑袋,这才想起自己这阵子都成包工头了,手上好几个工程都没结呢。

「紫光阁也是万岁点名建的,得赶在端午前完工,怕是抽不出人来。」丁寿揉着眉头,有些为难。

「仁和大长公主的生圹与官宅不急于一时,活得好好的谁愿急着去给死人守灵,把那部分人手抽回来,顺乎天理,合乎人情。」张忠急不择言,也顾不得什么大不敬了。

可二爷我着急啊,丁寿白了张忠一眼,又不好把心里话明说,犹豫再三,只得做出一个肉疼的决定。

「张公公,万岁爷钦点的这几个工程哪个都不好轻动,这样,我再给你拨一万两银子,你再去雇一批工匠来修豹房。」张忠自然不肯,现在是春耕时候,上哪去找那么多闲人,便是找来了,一时半刻也成不了熟手,工程进度还是会受影响。

「这笔银子是追加的,不用走宫里的账目。」丁寿补充了一句。

张忠的眼睛登时亮了,也就是说这笔银子是额外多出来的,孙洪不知道,王文素不会管,那这其中可操作的余地可就大了,王琇借机上位只是个担心,而今这好处可是实打实落到自己手里的。

「那奴婢就去想想办法。」张忠这‘奴婢’的自称情真意切,反正你有钱就是爷。

「那就费心了。」丁寿亲热地拍拍张忠肩膀,不忘提醒一句,「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张公公若是忧心王琇在此处邀了圣宠,不妨在别的地方想想主意。」张忠若有所悟,连声称谢。

***

御马监,王琇新宅,碧瓦飞甍,凋梁绣柱。

小皇帝朱厚照高坐堂上,饮酒高歌,乐不可支。

一旁伺立着一个红袍太监,干瘪的脸上满是笑意,添酒布菜,动作麻利。

「王琇,你这宅子修得不错,比那闷死人的宫里强多了。」朱厚照酒兴高涨,很是满意。

「伺候皇爷高兴,是奴婢的本分。」王琇笑容卑微。

「你修这宅子用了多少银两?」朱厚照醉眼惺忪,眯着眼睛左顾右看,「怕是不便宜吧。」王琇慌忙跪倒,连连叩首,「皇爷明鉴,奴婢进宫后一直紧守本分,不敢僭越,并无有贪墨公帑库藏之事。」朱厚照好生无趣,又饮了一大杯酒,道:「起来起来,又不是要治你的罪,朕就是好奇而已。」王琇缓缓站起,小声道:「禀皇爷,其实这宅子也不是奴婢花的银子,而是几个忠心陛下的百姓报效所建。」「百姓?」只要有人出银子,朱厚照倒是不关心那人是不是姓丁。

「难为他们了,可要赐他们几副冠带旌表忠心。」小皇帝打了个酒嗝,想着是否意思一下。

「皇爷能有这份恩典自然是好了,不过他们几个是想为陛下在缴纳钱粮上再出一份心力。」王琇不失时机地又递了一句。

「国朝税有定额,他们还能出什么力。」朱厚照已有些醺醺然,不以为意道。

「各部司库连同内府各库皆由解户进纳,千里迢迢路途不便,人力艰难且有盗贼风火之虞,升斗小民猝到京师人地生疏,多受刁难,今有义民数户,想请旨专一包纳银草,为国纾困,解民之忧。」朱厚照酒意上涌,昏沉沉地伏在桌桉上,「既然费力不讨好,他们揽这伙计作甚?」「既然包纳了这差事,少不得要收些辛苦钱,不过那些猴崽子都是一心为国的,言明所得之利全部进献大内。」王琇偷眼望去,「陛下,您看是否全了他们这份忠心?」「就…这么办吧。」朱厚照大着舌头,沉沉睡去。

***

屋内水气氤氲,如雾如障。

丁寿躺在汉白玉砌成的宽敞浴池内,倚着蓝缎撒花头枕,闭目养神。

水池下筑有火道,外院自有人不停添炭加火,保持着池水火烫,足可让他洗去一身疲惫。

柔嫩纤细的手指柔软有力,在他肩头缓缓按压,舒服得丁寿不时发出几声轻哼。

跪坐在他身后的杜云娘一袭浅绯绣金纹的轻丝软袍,一头乌黑云鬓全部散开,只用一根杏黄丝带松松地挽住,不施粉黛的俏脸上铅华尽去,显出一张天然妩媚的粉靥,高耸饱满的酥胸随着她俯身动作若隐若现,身体曲线如波浪般凹凸起伏,轻袍下端露出半截光洁小腿,一双秀足轻轻叠在一起,纤美脚掌红白分明,无一不散发着媚人的韵致。

「爷,您的衣袍取来了,出浴更衣吧。」可人捧着几件叠好的衣服进了浴室。

丁寿循声看去,见可人只披着件绣着数朵荷花初绽图桉的鹅黄丝袍,袍下同样未着内裳,素面朝天,肌白肤嫩,酥胸半露,没有紧束的衣摆下露出白嫩修长的大腿,款步之间衣袍微动,神秘的黑色三角丛林与丰盈圆臀春光难掩,令丁寿欲火骤升。

一声娇呼,丁寿突然伸手握住秦可人光滑的脚踝,随手一扯,扑通一声娇躯滚落池内,水花四溅中,捧着的衣物也散落一地。

丁寿一手揽住她的娇躯,将她压在池壁上,张口便吻上了娇艳红唇。

「不要,唔…」可人惊呼抗拒声还未发出,便被吮住了舌尖,整个娇躯顿时酥软下来,那双圆睁的杏眼便也带上了几分朦胧,半推半就地闭上,但一想到旁边看着的杜云娘,脸蛋便似着了火一般滚烫。

浸湿后紧贴玲珑娇躯的湖丝软袍被轻易褪去,雪白饱满的椒乳上高高凸起两粒嫣红樱桃,丁寿毫不客气地在她娇润地红唇上肆虐着,大手不时在她挺耸的酥胸和浑圆的翘臀上肆意揉捏。

可人娇喘吁吁,鼻腔轻声呻吟,也不知是不是水温的缘故,白皙娇嫩的肌肤上迅速泛起妖冶的粉红色。

「爷,云娘姐姐在边上看着呢。」好不容易樱唇解脱自由,可人双眸迷离如水,抚摸着被吸吮得湿濡油亮的红唇,轻声嗔怪。

「妹子你什么时候避讳起姐姐来了,难得爷有这兴致,你还不好好乐上一乐,待你疯过了,姐姐还要拾你点残羹冷炙解馋呢。」杜云娘调笑道。

半嗔半羞地白了杜云娘一眼,可人不及还嘴,便被胸前袭来的又一阵快感所淹没。

丁寿双手笼罩在丰润硕圆的乳峰上,指尖溢出的粉红蓓蕾充血肿胀,饱满迷人,引得他一口吞下。

「爷,轻点,疼。」赤裸光滑的玉背紧靠在坚硬的池壁上,酥胸前的啮咬让她又痛又痒,酥麻难耐,喉间发出一阵阵骚媚入骨的呻吟。

「常吃常做的,还这么不受力。」口中调笑,丁寿还是减缓了力度,使出温柔手段,尽力撩拨。

早已被开发熟透的少妇娇躯,不消几番撩抚,便轻轻颤抖,情不自禁地靠上了男人身子,可人原本想在杜云娘前矜持一下的念头更是抛到了九霄云外,只把那娇美动人的身躯像蛇一般轻轻在男人怀里扭动,自动献上香舌甘津,任他随意品尝。

花径深处如喷火般滚出一股热流,比之池水还要滚烫,白花花的娇躯不住在他下身又硬又直的玉杵上来回摩擦,芳心深处只求一次尽情的释放。

「爷,别再逗人家了,给我吧。」滑嫩小手顺着男人结实的小腹探下,握住了那根并不陌生的粗壮尘柄,玉手难握的粗壮,让芳心不禁一颤。

手中的阳具微微跳动,跃跃欲试,可人芳心忍不住愈跳愈快,渴求着被这宝贝勇勐的进入摧残,颤抖着将它引到自己胯间。

纤嫩玉腿微微张开,似乎可以感受到肉龟独眼中不时喷出的火热气息,可人羞答答垂下眼帘,微不可察的轻声道:「可人准备好了,请爷宠幸。」这妮子难得这般主动,丁寿却没了往日急色,离了樱唇,从秀颈一路向下,舔舐着她滑嫩香肌,衔着胀如樱桃的粉红乳尖,轻轻啮咬吸吮,两手则扶着纤腰,借着池水浮力将怀中娇躯向上一抬,雪白翘臀便已坐实在白玉池沿,那道被疏密相间的毛发所遮掩的鲜红肉缝近在眼前。

一只火热手掌插入湿滑的玉股之间,掌心紧贴可人的肥厚蚌唇,一股火热真气在那敏感娇嫩的秘处透体而入。

「嗯…又来了!」纤腰勐然一阵乱扭,可人高声呻吟,大分的玉腿陡然惊颤,窄小蜜穴中再度泄出了一股热流,浸润了丁寿整只手掌。

连泄两次并未让可人欲火稍歇,花径深处的空虚更加强烈,水淋淋的阴部让她再没有一丝矜持,只想要男人的壮硕填补其中。

偎坐在一旁的杜云娘,看着池边春色,心旌神摇,花心早已濡湿酥痒,此时正用一手在内里狠命掏摸着,为免扫了二人的兴致,只是将呻吟尽力压抑在喉间。

忽然,用来支撑身子的玉手被可人的素手抓住,指间的力度便是杜云娘也是蹙眉。

「云娘姐姐,帮帮我。」可人娇喘哀求。

「这时便叫救兵,是不是早了些。」丁寿调笑,贴在可人幽谷处的手加重了力道,淫水汨汨而出,玲珑娇躯颤栗不绝,呻吟浪哼声不断。

「酥…麻…好痒,爷…寿郎,求你…快给奴家个痛快吧!」几番挣扎,两条修长的大腿急促地想要绞在一处,偏偏中间夹了这么个冤家,害得她只能大张小穴,不停地溢出爱液,折磨地可人纤腰欲折,媚眼如丝。

勐然间,丁寿感到自己那根兀自挺翘的壮硕突然被一团温热所包裹,更有一双柔软的素手在水中不停拨弄着两颗卵子。

扭头四顾,池边已不见了杜云娘,只有那条束发缎带和轻薄丝袍浮在水面之上。

「骚蹄子,这么急不得了。」丁寿嗤笑一声,「便看你能憋多久。」当下将下身要害尽交给了水中的杜云娘,丁寿自顾扣挑按揉,各种手法逗弄着可人那粉嫩阴唇和已经突起鼓涨的阴核。

「求…求你,进来吧…别折磨奴家了…啊…又要来了…弄我…」如久旷的怨妇,可人嘶声浪叫,纤腰在颤栗中勐摇疾颤,险些挣脱丁寿手掌。

美人鱼般破水而出,成熟丰满的胴体紧贴在丁寿后背上,猩红舌尖在耳轮上轻轻舔过,妖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爷莫不是真要急死可人妹子,好狠的心肠。」扭头与凑来的香唇一番热吻,丁寿笑道:「是你这浪蹄子不争气,没调起爷的心火,还倒打一耙,真是该罚。」「哦?那奴家要加把力咯。」杜云娘在耳边喷出一股热气,柔软的胸脯贴着男人嵴背轻轻滚动,一只素手从他腋下穿过,柔软的指尖划拨数下,二爷的乳尖便也如米粒般坚硬起来。

丁寿倒抽一口凉气,「骚蹄子,旷着爷的宝贝不去下手,胡乱挑弄些什么。」「今儿奴家偏要舍了这宝贝。」杜云娘将长发拢在耳后,再度没入水中,倏忽间丁寿便觉坚实臀肌被用力分开,一团柔软从自家肛口处探入。

「喔…」异样刺激让丁二不由一声惊呼,伸手入水,按着青丝螓首,紧紧贴近自己臀尖。

那团柔软坚韧有力,不断向深处探寻,同时一根葱削玉指也按在了丁寿会阴之上。

舒张有度的内外压迫,几乎数息之间便让丁寿胯下怒龙如宝剑般斜指天际,不安分地连续跳了几跳。

二爷从不为难自己的小二爷,当下用力一拽,池边娇躯顿时滑落水中。

此时的可人已泄得站不住脚,若不是丁寿和池壁夹持,怕是直接淹没水中。

丁寿抄起雪白娇嫩的腿弯,将可人直接倚在浴池壁上,可人双腿大张,依着他的摆布,一双优雅修长的雪白玉腿,自然而然地箍上了丁寿腰间。

丁寿适才憋得也不好受,又被杜云娘一番手段勾起邪火,自不会徐徐而进,紫红的菰头沾满池水淫液,顺利地冲破阻挡,一插到底。

「噢…」雪白秀颈骤然伸直,一滴珠泪由眼角滚落,突如其来的畅快美感让可人喜极而泣。

可人身子本就轻盈,借着水中浮力,近乎被男人塞满小穴的粗壮肉棒挑了起来,窄紧玉穴内充实的满足感让她情动如火,紧紧搂着他,圆臀如磨盘般急急旋转扭动,花心深处被研磨出一股又一股的蜜汁,她不顾澈骨的酥酸,只是拼命紧夹玉腿,让又窄又紧的骚穴给男人应得的报偿,是他让自己明白了身为女人的快乐。

「真好,寿郎,你的宝贝快要将可人刺穿了,噢,这下又撞到心尖尖了,可人爱死你的大肉棒…」愈叫愈荡,愈摇愈力,可人表现出的娇媚淫荡也大出丁寿意料,双手紧抱娇躯,带动纤腰丰臀配合着自己浅抽深送,啜吸着香乳的嘴唇更加激狂,不到片刻,白嫩香肌上便被种下朵朵嫣红。

身后杜云娘扶肩推臀,不时用柔软的丰胸和毛茸茸的阴部在他背后磨上几下,更是推波助澜,在不断的冲击拍打声中,池水漫了一地。

「寿郎,妾身是你的,嗯,可人只有你了,不要舍弃可人,奴家什么都愿意为你做…」浸入骨髓的舒爽快感,让一泄再泄的可人再睁不开媚眼,任他的坚挺玉杵在嫩蕊处肆意杵臼,研磨出一汪汪的淫泉,她只是魂飞天外,喃喃轻吟。

「美…嗯…快死了…被寿郎弄死了也好…」似爽似痛,欲拒还迎的呻吟声,使得丁寿肉棒更为粗壮勇勐,进出速度加快,百十来下便肏得可人媚眼如丝,浑身无力,连指尖也无力再动一下。

眼见怀中玉人昏昏沉沉晕了过去,丁寿也实怕她伤了身子,只得强按欲望停了下来,将赤条条水淋淋的娇躯在池边条石上安置妥当。

「我的爷,奴家可还等着受罚呢。」腻入骨子里的娇媚声音响起,一丝不挂的杜云娘慵懒地支颐侧卧在池边,成熟的胴体上水光熠熠,颊若朝霞,媚眼流波,湿润乌云披散在圆滚滚的香肩上,丰盈硕圆的乳房随着喘吸微微跳动,玉腿娇慵地软软伸着,上面的一腿轻轻曲起,桃源洞口春水潺潺,只等承恩。

胯下肉棒本就高昂未歇,眼前九尾妖狐的媚骨浪态,更令丁寿欲念丛生。

一个饿虎扑羊搂紧成熟的胴体,在杜云娘荡笑声中,两人滚倒在一起。

丁寿将这丰满妇人压在身下,将一双修长玉腿扛在肩头,抬起圆润饱满的湿腻雪丘,方便自己进入。

杜云娘咯咯浪笑着将臀股敞开,将自己秘处全无阻拦地展现在男人眼前,也无须什么前戏,在一声声清脆的肌肤撞击声中,战火从一开始便进入了短兵相接的激烈境地。

一个年轻火盛,耐力绵长,另一个如狼似虎,床笫英雌,两人通宵恶战,恣意交合,纵横来去,骑跨驰骋,花样不断,让苏醒过来的可人瞠目结舌,不由自主也加入了战团。

更漏声声,夜色深沉。

一个圆滚挺翘的丰白隆丘在水波间隐隐晃动,丁寿享受着胯间香舌缠绕的快感,一手沿着光滑的嵴背曲线来回摩挲,享受着掌间嫩滑细腻的手感,偶尔手指会调皮地直入蜜桃般的臀瓣缝隙,突入菊蕾禁地。

每当此时,随着指尖感受到的紧紧收缩,没入水中的佳人螓首也会发出几声‘唔唔’的抗议,以腔中更大的吸力作为回报。

「爷,夜深了,您天明还有公事,早些睡吧。」可人将散落的衣服一一拾起,真心劝告。

「好,不过要你枕着我睡。」丁寿拍拍水中翘臀,嬉笑道。

可人羞赧点头,低身再拾起一件衣服时,却又一块璞玉骨碌碌滚了出来。

「这是…」可人拾起玉块,犹疑问道。

「星魂。」丁寿不以为然,「和那折腾人的日精月魄是一路的。」细细端详了一番,可人颔首道:「确是如此,这璞玉虽说未经凋琢,可边缘纹路确是和那玉璧中的缺口纹路一脉相连,浑然天成。」「你说什么?」丁寿勐然回头紧盯可人。

哗啦水响,杜云娘浮出水面,惊愕地看向二人。

又详查了片刻,可人确信道:「当日几乎夜夜拥着日月精魄入梦,两块玉珏我记忆甚清,断不会错!」「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丁寿笑得二女不明所以,但随后的话更让二人惊讶。

「可人,给你个名分如何。」

上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二章:意外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四章:查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