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二章:意外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四十一章:何求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三章:惊喜

「太初天地,阴阳相生。周身无碍,心境澄明。」徐长今盘膝而坐,五心朝天,眼观鼻,鼻观心,两手捏诀抱于小腹前,如老僧入定,面上一片祥和之气。

用心观察的梅退之抚须微笑,连连点头,「少主果真慧眼不凡,授徒有方,长今师侄资质上佳,区区一年光景,她的天魔真气便已修行至心不流逸,澄莹生明的境界,可谓进境神速。」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二爷当年专心习武,用了三年才到这一步,这丫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厨艺医术一样没落,便完成了天魔心法筑基,这还有地儿说理去么。

「梅师兄不必过于褒奖,这‘四天王天’不过是‘六欲天’的第一重境界,至多炼神静心罢了,欲要登堂窥奥还不知到何时。」丁寿尽量说的轻描澹写,维持心底那点师道尊严。

「少主不必过于苛求,不说小长今年纪尚幼,来日方长,便是我这一把年纪,不过才第四重兜率陀天的境界,欲要更进一步,此生不知是否有望。」一阵唏嘘,梅退之面色凄苦,忽而自觉失态,摇头失笑,「人老情多,教少主见笑。」「梅师兄,可是有心事?」见梅退之面色有异,丁寿问道。

梅退之静默片刻,担心惊扰正在练功的长今,示意丁寿出去叙谈。

漫步丁府花园之中,梅退之将心事全盘托出。

「怎么,梅师兄的内伤还未痊愈?」「当年不遵主公之命,致有此患,也是命中注定。」梅退之苦笑,「本以为寻得星魂,便可除去隐患,怎奈苦思不解其中关节,徒劳心力。」梅退之握着星魂璞玉,忧心忡忡,「体内反噬之苦愈烈,我也不知能撑到几时,倘若…」梅退之话语一顿,诚恳道:「长子金书医术有长,我并不担心,只是幼子玉书痴憨,少不得请少主照料一二。」见梅退之心灰意冷,有托孤之意,丁寿急忙宽解,「两位师侄小弟自会照看,梅师兄吉人天相,也不要杞人忧天,平添烦恼。」「生死有命,我已过古稀,有什么看不开的,只是未能襄助少主成就大业,实是心有不甘。」老爷子你一天到晚净想着造反,不是没事给自己添堵么,丁寿心中吐槽,「梅师兄,这星魂可否交由小弟参详几日,或可另辟蹊径,也未可知。」梅退之对此并不抱多大希望,不过死马当活马医,顺手将星魂递与丁寿。

师兄弟二人继续沿着花径前行,突见花丛掩映中一个娇小身影倏忽闪过。

人影虽快,却避不开二人眼力,相视一眼,闪身而上。

芳草茵茵的空旷绿地上,一名粉裙少女身姿轻盈摆动,脚下步伐杂而不乱,左移右晃,裙袂飘飘。

「戴九履一,左三右七,脚踏两仪,气吞日月,他化自在驻心中。」少女吟诵口诀,碎步轻盈,娇小身躯陡然斜移数尺。

「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修罗入世乾坤乱,魅影绮罗舞惊鸿。」香肩微抖,身影倏又侧行三尺。

「五居…五居…」喃喃自语,本如行云流水般游走的身影突然一滞。

「五居其中,万象归元,天魔幻象步迷踪。」随着突然而来的提醒,少女福至心灵,娇躯转圜,倒飘回原处。

少女本待鼓掌雀跃,忽然省起有人在侧,吓得急忙扭身看去,看清来人更是面无人色,匆匆跪倒。

「婢子见过老爷,梅老爷。」丁寿冷冷看着蕊儿,「你的天魔迷踪步是从哪学的?」蕊儿连连叩首,「婢子该死,爷教长今小姐时,婢子在一旁默记的,婢子不懂规矩,请爷处置。」丁寿微微一愣,他对这个有肌肤之亲的小丫鬟并没有多少防备,将她安排在长今身边也有趁机让她读书习字的意思,可这丫头竟然只在一边旁听,便将繁复晦涩的天魔迷踪步学了个七七八八,这,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你仅凭记忆便学会了这些?」「奴婢真的只学了这些,不敢欺瞒老爷。」蕊儿怯怯点头,不知自己要受何等惩罚。

梅退之握住蕊儿一只雪白藕腕,闭目把脉片刻,睁目道:「这娃儿所言不虚,她体内并无丝毫内息根基,竟误打误撞地练成天魔迷踪步,真是异数。」梅退之啧啧称奇,「也幸好如此,否则以魔门功法之驳杂,一步差池便可能走火入魔,也算错有错着。」「你为何要偷学武功?」丁寿自问对府上人还算不错,秦可人那样当太太伺候的暂且不说,便是贻青贻红几个虽挂着丫鬟职司的,平日里也有几个跟班使唤,月例银子更不比什么官家小姐少了,是以不解小丫头吃这苦头做什么。

「婢子…婢子…想着爷能高兴。」蕊儿细碎银牙紧咬下唇,不让眼泪掉下来,一个‘偷’字,让出身寒门的小女孩心中苦甚。

见蕊儿漆黑光亮的大眼中泪光隐隐,丁寿心底一叹,他是知晓天魔迷踪步有多难学,当年没少挨朱允炆的绿玉杖敲打,这丫头自学到这步田地,还不知暗中吃了多少苦头。

低身扶起蕊儿,丁寿温言道:「苦了你了,这几日休憩几天,不要干什么活计了。」「爷,婢子知错,要打要罚奴婢都认,请不要赶婢子走。」蕊儿泪水终于掉了下来,惊慌失措地又要跪下。

扶住小丫头,丁寿笑骂:「胡思乱想的小蹄子,哪个要撵你走,择日拜师,老爷我收你做入室弟子。」「真的?!」蕊儿惊喜交加,略一思索,嗫喏道:「那…婢子还叫您爷么?」看着小丫头红扑扑的玉嫩娇靥,丁寿忍不住香了一口,在她耳边轻声道:「等你回头脱光了,叫什么爷都应着。」蕊儿粉面若霞,垂首道:「婢子现在便去告诉娘,她晓得了还不知怎么高兴呢。」看着小丫头如一阵风般奔了出去,梅退之朗声大笑。

「少主门下果然藏龙卧虎,前有长今师侄根骨上佳,又有此女福缘深厚,锐意求进,我魔门大业可期!」丁寿心底哀叹,你这老年妄想症要是再治不好,二爷的抑郁症随时可期。

正当丁二爷烦闷这位命不久矣还一心造反的师兄时,谭淑贞从后院寻来。

「爷,御马监张公公来访。」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四十一章:何求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 烽烟四起 第三百四十三章: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