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268、暖暖的幸福

柳岸花又明
上一章: 267、讨好型人格的舔狗返回目录下一章: 269、喝完酒脸疼

“复合了?”

王梓博脑袋差点没转过弯来,马上就不用太熟悉的全拼打字回道:“你不是说赵政出轨,再也不原谅他了吗?”

这条信息好像石沉大海,黄慧大概觉得没必要和王梓博解释这其中的缘由,所以也没有回复。

等待总是焦灼的,尤其对现在的王梓博来说,他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做任何事。

有顾客来寄快递,他强颜欢笑的接待;

有兼职学生来咨询问题,他装作若无其事的应对。

不过就是经常犯错误,说话也是说一半突然卡壳了,用一个词表达叫“失魂落魄”,就是魂不在了,脑袋迷糊了,但是肉体还在,靠着意识来说话和做事。

只有小灵通“叮”的一声来信息时,王梓博才眼睛一亮,发现只是运营商的短信,又满脸失望的放进兜里。

第一条信息没有回复,王梓博又发了第二条和第三条信息,他现在就是溺水的人要紧紧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怎么抓住呢?

就是通过不断的发信息,单纯的希望黄慧能够改变主意。

第二条:小慧姐,赵政是渣男啊,请你不要执迷不悟了啊,你上次不是说过要找踏实稳重的男生吗?

第三条:小慧姐,你现在哪里,我想找你。

但是无一例外的,黄慧都没有动静。

王梓博胸口绞着痛,心里某个地方好像少了一块东西,秋高气爽的天气居然要大口大口的吸气来维持,不然闷的实在是难受。

夜幕不知不觉的降临,王梓博都没有察觉,直到那些兼职的学生一个个去吃晚饭,一个个的收拾东西离开门店。

这时,“叮”的一声,黄慧的信息终于来了,王梓博心里紧张要跳出嗓子眼了,慌慌张张的打开小灵通。

“赵政说要和我结婚了,谢谢你的关心。”

“结婚?”

王梓博胸口又挨了一记重锤,闷的更难受了。

其实这要是陈汉升在这里,一眼就看穿了。

赵政绝对没有结婚的打算,这是一个男骗子哄女骗子开心的故事,女骗子信了以后,一脚踢开曾经帮她找工作的老实人。

事情也没有结束,当女骗子发现自己再次上当以后,老实人的作用又要体现出来了。

不过陈汉升并不知道这些事,因为王梓博并不敢说,他自己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卑微,只是控制不住的想去联系而已。

也许对方并不漂亮,也许对方并不高贵,只是恰好自己看着喜欢。

差不多晚上九点要关门的时候,王梓博才意识到要回宿舍了,但是他一点都不想走。

“叮铃铃。”

小灵通突然响起来,王梓博看了一眼,父亲的电话。

“你下午怎么回事,是不是和你妈吵架了?”

“你都快20岁了,能不能懂事点?”

“你妈当年卖咸菜给你筹集学费,几个钢�几个钢�的凑,你忘记了吗?”

“现在你妈被你气的吃不下晚饭,睡不着觉,你对得起她吗?”

・・・・・・听着父亲的数落责骂,王梓博忍了一下午的眼泪“唰”的流下来了,但他不敢暴露,任由眼泪默默的冲刷脸庞,吸着鼻子说道:“对不起,爸,我不该和我妈吵架。”

王梓博父亲也愣了一下,这有点反常,平时王梓博肯定要和自己吵嘴的。

“你以后注意点,多想想我和你妈的不容易。”

王梓博父亲严苛的叮嘱一句,挂了电话。

感情失了恋,又被父亲责骂,这种时候王梓博唯一想到的只有死党陈汉升了。

他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给陈汉升拨过去,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

“有什么事长话短说,老子正打牌了・・・・・・哎哎哎,老杨你这就没意思了,老子这是双扣,底牌的分数要翻倍的。”

听声音吵吵嚷嚷的,很明显陈汉升在打牌。

“小陈・・・・・・”

王梓博一说话就是哭腔,陈汉升那边吓了一跳:“妈的你哭啥,王叔和陆姨出事了?”

以陈汉升的社会阅历,晚上9点以后的电话,很可能是对方家里人出问题了。

“没有,他们很好。”

王梓博竭力压制情绪:“我就是想找你喝点酒。”

“操,那没事就别吓老子。”

不过站在陈汉升角度,既然王梓博父母没问题,那就是王梓博自己的事情了,他反而放下心了。

“你脑子被驴踢了吧,这都9点了,喝个屁・・・・・・老六,这把我们坐庄了吧。”

陈汉升一边和王梓博说话,一边在打牌。

“小陈,我真的找不到人了啊,心里很难受啊。”

王梓博痛苦的说道。

陈汉升心里烦:“都说了没空,老子正打牌呢,没事别悲春伤秋的,想喝酒也不看看几点了。”

“嘟嘟嘟。”

王梓博再听话筒,已经是一片忙音,他擦擦眼泪放下小灵通。

王梓博也不会怪陈汉升,这就是他的性格,自己的问题在他看来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不过这样也好,也不用被取笑了。

王梓博一个人在门店里坐着坐着,没过多久,玻璃门突然被推开,出现两个窈窕的身影。

居然是萧容鱼和她的室友边诗诗,外面天冷,两人都裹得严严实实的。

王梓博正掉眼泪呢,他赶紧用袖子擦了擦:“你们怎么过来了?”

萧容鱼把围巾取下来:“我们打的过来的,小陈说你可能出事了,让我先来看看。”

“他人呢?”王梓博呆呆的问道。

“也在路上了。”

萧容鱼拉过椅子坐下,哈了哈气说道:“我当时正排练呢,他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小陈的脾气也你懂的,还怪我接的太慢,梓博你到底出了什么事?”

“其实没有什么大事,谢谢你们啊。”

王梓博觉得特别的感激,他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这么客气做什么,我们过来只要10分钟。”

萧容鱼把纸巾递过去,示意王梓博擦擦眼泪。

“叮铃铃。”

小灵通再次响起来,又是父亲的电话,虽然刚才他不明所以的骂了自己一顿,不过王梓博还是接通了。

“那个。”

父亲的声音似乎有些难为情:“刚刚挂电话时,好像听到你在哭・・・・・・”

“没有,天气太冷,我吸鼻子的。”

王梓博马上回道,他不好意思让父母知道自己的事。

“噢噢,那就好。”

父亲没读过什么书,感情表达上一直很木讷,也不太会安慰人,吭哧吭哧半天说道:“有事啊,你就和陈汉升说说,那小子皮实,比你机灵多了,你跟着他混就不会吃亏。”

“知道了,爸,没事我先挂了。”

“昂,那个,那个,没事就回家看看,你妈做了猪皮冻,你小时候最爱吃这个的・・・・・・”

听着父亲不善于的安慰,想象死党一路咒骂开车过来的场景,还有作为朋友的萧容鱼,放下排练专门赶过来。

这一瞬间,王梓博心里突然就暖和了。

・・・・・・

上一章: 267、讨好型人格的舔狗返回目录下一章: 269、喝完酒脸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