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八章 血海无边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七章 玉足凝霜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一章 秘法水晶

第八章血海无边门外,高力士和中行说一边一个站得笔直,叉着手,目不斜视。

程宗扬走了两步,又觉得不对,倒转回来,抬手在高力士眼前晃了晃,“睡着了?”

高力士浮肿的脸庞一动不动,从红嘟嘟的嘴唇里飘出一个字,“没。”

中行说道:“一边去!别挡住我元神出窍。”

程宗扬冷哼一声,把他帽下的貂尾扯过来,在他鼻子下面打了个结,然後背着手走了。

中行说道:“姓高的!这局不算!”

高力士阴恻恻道:“怎么就不算了?接着比啊。谁先动谁是孙子!”

“等我把貂尾解开再比!”

高力士啐了一口,“谁让你不敬主子?活该!”

到了楼下,只见那小侍女正拿着一隻橘子在吃,鱼玄机立在窗边,一边欣赏墙上一幅长卷,一边轻声咏哦。

对于这个女道姑,程宗扬说没点心思那是假的。自己侍姬虽然不少,但青史留名的可没有几个。何况鱼玄机还是个有名的风流女冠……不对!何况鱼玄机是个以诗文知名的才女,把她收了,有助于提高自己内宅的平均文化水平。

比方蛇奴吧,这会儿立在旁边,笑容里满是尴尬。要是水墨丹青,她不管真的假的,还能附和几句,偏偏唐人喜好书法,兰姑为了附庸风雅,专门花重金买下某位草书圣手的长卷,她就只能乾瞪眼了——提高自己内宅侍奴的文化素质,迫在眉睫!

这个理由很好,程宗扬自己都信了。

至于鱼玄机出身泊陵鱼氏,这根本不算事。自家侍奴出自敌对势力的比比皆是,倒是出身良家的寥寥无几——杨妞儿为什么嘲笑自己?倒是对合德表现出难得的好感,那都不是没有原因的。

问题在于鱼玄机知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否对自己抱有敌意?说来鱼氏的希望之星鱼无夷,其实是被黑魔海给坑了。临死之前,鱼无夷对自己已经没什么敌意,反而指望自己给他报仇。可鱼氏对此未必知情,再被剑玉姬在其中颠倒黑白,认定自己是凶手也不奇怪。

鱼玄机对此知道多少?她特意接近自己,到底抱着什么目的?还有她手中那柄拂尘,与扮成小厮的刺客几乎一模一样。假如不是鱼玄机身材与那小厮相差甚大,自己都要怀疑那刺客是鱼玄机本人了。

这样一来,那名刺客的身份更加扑朔迷离。自己在道门也有敌人吗?

程宗扬琢磨了一下,发现这个“吗”字去掉就是答案。单说道家六大宗门:太乙真宗与自己是敌非友;瑶池宗的君雄飞死在朱老头手里,三仙子之一的奉琼仙子朱殷差点儿被自己吃乾抹净,如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乾贞道的尹思元被自己亲手干掉;六宗之外,神宵宗的柳淳风也死在小紫手里。数下来只有长青、阳钧二宗跟自己没有血仇——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树了这么多敌人?

程宗扬忽然有点明白武穆王怎么会仇人遍天下了。自己这么一个能栽花就不种刺的奸商……道德圣人!都踩得满脚狗屎,何况三观歪到没人形的岳鸟人呢?

程宗扬惕然惊觉,这么多敌人可不是好事,岳鸟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可是前车之鉴。自己要是步他後尘,头一个害苦的就是死丫头。

程宗扬收拾了一下心情,然後堆起笑容,“玄机仙子。”

鱼玄机转过身,意态从容地稽首施礼,“见过程侯。”

“仙子请坐。”

程宗扬请鱼玄机入座,笑道:“听说仙子是瑶池宗门下,不知是哪位名师的高徒?”

“师尊姓君,讳雄飞。”

程宗扬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原来是君长老。久闻大名了。”

鱼玄机矜持地浅浅一笑,玉指把玩着那支拂尘。

程宗扬视线刻意落在拂尘上,“不知君长老可好?”

“师尊如今正在清修。不日便可破境。”

“哦!”程宗扬小小地惊叹了一声,“君长老破境可是道门大事,本侯谨祝君长老早日破境成功。”

“多谢君侯吉言。玄机会将君侯善言转告师尊。”

程宗扬好奇地问道:“仙子可是一直都在长安?”

鱼玄机浅笑道:“正是。”

“那仙子可知道奉琼仙子的下落?”

鱼玄机看了他一眼,“程侯与朱殷师姊相识?”

“见过一面。对奉琼仙子的风采心折不已。”

鱼玄机轻叹道:“可惜朱殷师姊远在晴州,不知何时方能到长安一行。”

有意思,有意思。瑶池宗在太泉遭受重创,君雄飞身死、朱殷失踪,这些都并不是秘密。至少潘姊儿从太泉返回,也会把相关的消息告知各宗。鱼玄机对此一无所知,究竟是在故意欺骗自己,还是她根本不知内情,拿君雄飞破境在即来虚张声势?

如果是後者的话,鱼玄机在瑶池宗的地位就很微妙了。说明她只是靠着鱼朝恩的荫护加入瑶池宗,却接触不到宗门内幕,仅仅是一个边缘人物。

程宗扬正要开口,忽然外面传来一声大喝,“什么人!”接着“噼呖啪啦”响起一片屋瓦破碎的声音。

杨玉环带来的两名护卫之一飞身跃上屋脊,另一人则飞快地穿过天井,拔刀守在门口。

一名黑衣人在屋檐上奔跑如飞,突然从颈後拔出一柄拂尘,朝後挥去。那护卫挥刀斩下,无数拂丝漫天飘飞,转眼只剩下一截光秃秃的玉柄。

鱼玄机站起身,镇定自若地说道:“程侯稍坐,玄机有责在身,需得守护太真公主。”

“一起!”程宗扬道:“顺便连我也保护了吧。”

两人拾阶登楼,耳听着瓦片声响穿过回廊,一路往内宅的方向掠来。

“从哪儿找的护卫?”程宗扬抱怨道:“脚够笨的。”

头顶只有护卫的脚步声,那名刺客脚步轻得像狸猫一样,几乎听不到动静。

刚踏上二楼,程宗扬心头猛地一跳,眼看着外面的阳光蓦然变成血红色,一隻金色的手掌从刺目的血光中探出,往回廊抓去。

“破幻!”下面一声娇叱,一张符箓疾飞而起,腾出一道火焰。

血光和金色的大手像琉璃一样破碎,现出对面屋檐上一个红袍赤膊的僧人。他闭着眼睛,双手合什,额头的天灵盖向外鼓起,眉心露出一个眼状的血洞,虬髯浓鬚,却是一名番僧。

那番僧眉心的血洞蠕动着,猛地又射出一片血光。无数鬼怪的尖啸声同时响起,庭间的天井仿佛化为一片猛鬼凶域。那条红毯变成一片血池,数不清的手臂和肢体扭动着,从血池般的地面钻出,将紫色的步幛扯得粉碎,四处蔓延。

守在门前的护卫躲闪不及,被血淋淋的手臂抓住,他狂吼着挥舞长刀,却始终无法挣脱,被一点一点拖入血池。

另一边,刚刚打出破幻符的蛇夫人也暴露出位置,十余条血线蜂拥而上,朝她围去。蛇夫人抬脚将一张座椅踢进天井,对那护卫叫道:“接住!”一边拔剑在手,劈中一条血线。

血线一分为二,朝两边甩开。另一条血线已经翻过门槛,蓦然从血水中滚出一隻骷髅头,白森森的牙齿“咔咔”作响,张口咬住她的鞋尖。

蛇夫人一剑刺穿骷髅,抬脚将骷髅头踢得粉碎。厅中血光大盛,浓稠的鲜血潮水般涌进客厅,表面翻滚着浮出一根根交错的白骨,在无形的力量操纵下,扭动着组成手指和臂骨。污血顺着骨骼蔓延,构成肌肉和血管的轮廓,一眼看去,就像无数被剥了皮的恶魔肢体,凶狞而又诡异。

见势不妙,蛇夫人立刻飞身而起,试图跃上屋梁。谁知她身形一动,那些血手就像发现目标的毒蛇一样,同时射出,缠住她的脚踝。无数淌血的手臂森然林立,将蛇夫人生生拖入血水,然後像潮水一样退去。

程宗扬刚登上二楼,见状一把抄起扔在壁角的双刀,踏住回廊的扶栏,就要翻身而下。

那名护卫被蛇夫人踢过来的座椅救了一命,他爬到椅上,一边挥刀斩断藤蔓般的血手,一边扬起头,嘶声叫道:“索!”

那名正在追逐刺客的护卫停住脚步,从腰囊中取出一盘绳索,抖手朝同伴挥去。座椅上的护卫正待跃起,一个身影忽然从血水中钻出。

蛇夫人毫不犹豫地一剑斩断他的小腿,将他从椅上踢下,然後蹬上座椅,一把接住绳索,苍鹰般冲天而起。

她衣上的鲜血直淌下来,在空中化成一团团的血雾,没等落到地面便蒸发殆尽,身上再无半点血污,只有衣上多了几处刀割般的痕迹。

蛇奴胆子极大,从血池挣脱之後,没有掠回二楼,反而朝对面的番僧冲去。

那番僧并在一起的双手动了起来,十指交错,结出一个繁复的法印,然後发出一声低沉的断喝,“哞!”

咒语声中,番僧脚下的瓦片碎纸般翻开,一颗蓝黑色的凶狞头颅从瓦片下伸出,举起一条巨大的手臂,握拳往蛇夫人擂去。

拳剑相交,蛇夫人手中的绳索“篷”的断开,整个人流星般往血池坠下。

眼看蛇夫人就要坠入血池,一条手臂蓦然伸来,一把抄起她的腰身,接着一脚踏在座椅上。坚木制成的座椅像被巨锤击中一样碎裂开来,将周围的血污击退数尺,然後借势飞回楼上。

程宗扬手执长刀,遥遥指向对面的番僧和他召唤出的恶魔天王像,眼中杀气大盛。

一个红色袈裟的僧人出现在天井内,他一手握着法珠,一手竖在胸前,徐徐迈步。污浊的血池中涌出朵朵血色莲花,托在他脚下。

那僧人一直走到天井正中水池的位置,才停下脚步,扬首道:“程施主,别来无恙?”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孚灵鹫寺的净念和尚。”程宗扬把蛇奴挡到身後,冷笑道:“不告而入,擅闯民宅,贵寺是改行当劫匪了吗?”

净念无惊无怒,平和地说道:“敢问施主,智深师兄何在?”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那个花和尚偷了我的钱,一跑了之——他是你们十方丛林的人吧?这笔账我该记到谁头上?”

净念手握念珠,带着一丝悲悯望着他,温言道:“施主身具慧根,却六根不净,凡念丛生,何不入我大孚灵鹫寺,一睹真我?”

“好啊,先说给多少钱吧?少了我可不干。”

净念正要开口,忽然身体微微一震,接着伸手一捞,一根锡制的禅杖从血池中跃出,落在他掌中。

“斩妖除魔!即为大慈悲!”净念举杖指向程宗扬,目光一瞬间变得坚定无比,“妖魔!还不伏法!”

“你个秃驴!”程宗扬一阵火大,“别忘了我还救过你!你就是这样回报救命恩人的?”

净念沉声道:“神圣唯有佛祖!佛祖的荣光必将照耀众生!”

“干你娘的贼和尚!有种你给我上来!”

番僧血目再一次绽开,天井中血浪涌起。穿着大红袈裟的净念踏浪破空,舌绽春雷,断喝道:“我佛慈悲!”

杖上四隻锡环同时发出梵唱般的交鸣声,接着佛光大现,将回廊映照得一片光明。

“小秃驴,长进不小呢。”程宗扬挥刀劈出,“吃我一招!”

一记虎啸风声,刀光闪电般劈出,净念横杖迎上,只听一声巨响,锡杖佛光暗淡下去,踏在血浪上的净念像被狂风卷起般往後飘飞。程宗扬这边也不好受,刀刃被磕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缺口,裂纹几乎延伸到刀背。

程宗扬索性扳住刀身,一折两段,当作暗器往净念掷去。

净念挥杖砸飞刀柄,半截刀锋却贴着他腰腹掠过,刺向後面的番僧。

番僧竹节般枯瘦的五指张开,一把扣住断刀,然後送到嘴边,“咯嘣”一声咬碎,浓髯一抖一抖,像吃炒豆一样嚼碎吞下。

程宗扬心底暗暗发毛,这番僧的妖术透着一股邪味,跟六朝的道法修行完全不是一路,一不小心说不定会吃大亏。

他换了一柄长刀,严谨地守住门户,一边不着痕迹地踩了蛇奴一脚,让她盯牢旁边的鱼玄机。打到现在,那道姑一直冷眼旁观,铁定没安好心。万一自己跟这两个秃驴交手时,被她从後面捅一剑,那可太冤枉了。

另一名护卫失去刺客的踪迹,此时跳进回廊,怒视着蛇夫人,显然因为同伴的死,恨上了这个贱人。

程宗扬不禁纳闷,自己这边打得天翻地覆,屋里居然一点动静没有,难道她们都被缠住了?但他顾不上多想,对面的净念已经又一次攻来。

“佛光普照!”净念手中的锡杖射出耀眼的白光,“普渡众生!”

程宗扬这回没有硬拼,而是刀如游龙,化去禅杖的攻势,一边缠斗,一边与鱼玄机拉开距离。

交手中,程宗扬发现净念修为的提升并没有自己一开始以为的那么大。想来也是,自己如今已经是六级修为,而净念在野猪林身受重伤,能恢复修为就已经不错了,此消彼长之下,当日的红衣大德,此时真未必是自己的对手。

只不过净念的禅杖法度森严,出招极稳,自己顶多能赢,想觑空斩杀他,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办到的。

突然间 ,一股诡异的气息从脚下升起,程宗扬毫不犹豫地跃起身,一招虎落平阳,长刀往脚下斩去。

一颗蓝黑色的头颅穿过楼板,铜铃般的巨眼透出非人的凶光。暗紫色的嘴唇朝两侧弯下,露出一对獠牙,接着它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口中无数骷髅头,那些骷髅头同时张口,发出震耳欲聋的梵唱,“嘛呢哄……”

诡异而神秘的气息潮水般涌来,刹那间,程宗扬只想丢下长刀,虔诚地跪在这尊神圣无比的天王像前,忏悔自己所有的罪行。

“叮!”却是蛇夫人察觉到危险,仗剑挡住净念的锡杖。

“我来帮你!”鱼玄机挥出拂尘,往蛇夫人那边掠去。

一枚蛾眉刺蓦然射出,射向鱼玄机眉心。鱼玄机拂尘散开,银丝卷动着,缠住那枚蛾眉刺,远远抛入血池。一直藏身暗处的惊理现出身形,她双掌摊开,两枚蛾眉刺在她掌心旋转着,犹如银轮。

程宗扬只略一失神便清醒过来,随即大怒,他狠狠瞪了鱼玄机一眼,然後长刀斜劈,斩向那隻恶魔般的头颅。

出乎程宗扬的意料,巨大的头颅轻易就被劈成两半。头颅的破口处飞出无数磷火,数不清的白骨从头颅中涌出,倾泄在楼板上,一根根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一双骨节枯瘦的手掌出现在程宗扬身後,无声无息地往他颈中抓去。

那番僧的身影还留在对面,真身却不知何时已经潜到程宗扬身後,趁他斩杀魔神的瞬间,突使暗算。

眼看番僧的手指就要扣住程宗扬後颈,廊内一扇精巧的轩窗被人一脚踹开,一个火辣的身影叱道:“敢行刺本公主?当老娘是死人啊!”

说话间,一条穿着丝袜的美腿一扬,直接从窗口跨出,接着一隻白玉般的拳头轰来,重重砸在番僧腕上。番僧腕骨几乎碎裂,不自然地扭曲过去。

一股馥丽华郁的香风驱散了场中弥漫的血腥味,那个丰腴柔润,风情如画的丽人甫一现身,便将周遭阴森恐怖的气息一扫而空。

杨玉环穿着一件白色的短旗袍,白亮的丝绸缎面上绣着一株朱红色的缠枝牡丹。太白的衣物容易衬得人肤色发暗,但杨玉环穿起来全无顾忌,丝质的衣料紧贴着白美的肌肤,娇躯曲线毕露,反而更衬得她艳如丽日,皎如明月,整个人光华夺目,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穿的那件白旗袍是无袖立领的款式,高耸的胸乳上镂空成心形,露出一片丰盈白腻的乳肉,饱满得仿佛要从中溢出来。中间的乳沟光润动人,柔滑而充满弹性。到了腰间,又奇迹般的收拢起来,纤细的腰身盈盈一握。

再往下,那隻丰翘浑圆的雪臀将旗袍下方撑紧,像熟透的水蜜桃一样诱人。那件短旗袍侧面开衩,长度只到大腿上方,前摆垂在腿间,两条修长而富有肉感的美腿尽收眼底。

杨玉环的丝袜也换成了同款的白色长筒袜,长袜上缘,手绣的蕾丝花边束着丰润白滑的大腿,一双玉足被紧致的丝袜勾勒得秀美无俦,脚下一双是檀香木底的高跟鞋,一条银白色的珠链束在脚背上,中间镶着一朵珠花,珠光流转,香艳动人。

不过这位太真公主出手可一点都不温柔,她一把揪住番僧的衣领,一拳捶在番僧腮帮上。番僧脑袋侧到一边,下巴像脱臼一样歪出半截,嘴巴大张着,几颗牙齿带着口水和鲜血飞溅出来,鬚髯像被剃刀刮掉般一阵乱飞。

下方,杨玉环一个弓步出膝,雪白的丝袜美腿高高提起,膝盖重重撞在番僧腹侧,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骨折声响起,让程宗扬怀疑番僧的半边肋骨都被这暴力美妞这一膝给干到粉碎。

杨玉环拧住番僧往空中一甩,双拳流星般攻出,气劲横空,拳拳到肉。只听着击打声,骨折声响成一片。最後杨玉环拧腰一记侧踢,一条玉腿笔直立着,另一条玉腿高高扬起,绣着牡丹的旗袍下摆飘飞起来,几乎将檀香木鞋底踹进番僧胃里。

番僧像陀螺一样在空中打着转,一头扎到回廊的地板上,像条死狗一样抽搐着,他浑身上下不知断了多少根骨头,手脚都不自然地弯曲。

“咯咯咯……”

一串清脆的脚步声响起,杨玉环踏着檀香木的高跟鞋走过来,抬脚踩在番僧脑袋上,双手叉腰,气势汹汹地说道:“看到光头就火大!大冬天还光着胳膊,吓唬谁呢?刺杀我的多了,你算老几!有本事你再召个魔神出来!”

那番僧几次想抬起头,都被她踩回去,光头在地板上撞得“咣咣”直响。

程宗扬瞠目结舌。他这会儿也看出来了,这番僧修为也就五级上下,只是法术极为妖邪诡异,猝不及防之下,容易吃亏。但在杨玉环面前,番僧一身邪术半点儿都没施展出来,直接被她暴力碾压。易地相处,自己都未必能赢得这么乾净利落。杨妞儿究竟是什么修为?

“啪”的一声,鞋跟终于不堪重负,在番僧的脑门上磕断。

杨玉环心痛得要死,脱了鞋子,拿鞋底往番僧脑门上一通乱敲,“竟然敢弄坏本公主的鞋子!该死的秃驴!”

正在交手的净念和蛇夫人已经分开,净念手握禅杖,紧张地盯着杨玉环,额头汗水一滴一滴掉落下来。

鱼玄机被惊理所阻,没有再靠近,她用拂尘轻轻拂着衣袖,唇角露出一丝妩媚的笑意。

“我的鞋!死秃驴!赔给我!死秃驴!”

杨玉环一边叫嚷,一边狠抽,眼看着那番僧脑门被拍出一个鹅蛋大的肿包,两眼也开始翻白。

杨玉环气怵怵丢下鞋,然後将另一隻鞋脱下来,提在手中。

那名护卫赶紧抱拳躬身,“公主。”

“看什么看?滚出去!”

那护卫二话不说,翻身跃出回廊。

天井中的血池已经消失不见,却看不到同伴的尸体,那柄佩刀扔在地上,柄上的皮革和麻绳都被腐蚀,只剩下光秃秃的刀身。至于原本的红毯和步幛,此时都已经无影无踪。

杨玉环光着脚朝鱼玄机走了几步,然後娇躯一扭,轻盈地打了个转,笑道:“这衣服怎么样?”

鱼玄机掩口笑道:“好是好,就是衣裳太短了。反倒是袜子好长,诶,是什么料子的?看起来好滑。”

“霓龙丝的!漂亮吧!”杨玉环亲热地搂住鱼玄机的纤腰,把大腿抬起来,让她感受丝袜的光滑和弹性。

两女叽叽喳喳说着衣服的款式、料子、做工和刺绣的手艺,话题沿着程宗扬不能理解的路线,一路飞到天外。

程宗扬见过她们对女性用品的痴迷,倒还好些,剩下一个净念就很尴尬了。那番僧被杨玉环一通暴殴,已经昏厥过去。天井中的血池和召唤出的魔神消失无踪,蛇夫人与惊理一前一後,守在回廊两端,面前还有一位程侯,蓄势待发。

程宗扬舞了个刀花,微笑道:“你今天要能跑掉,我就跟你的姓。”

净念嘴唇动了一下,最後把禅杖往旁边一插,低头向程宗扬施了一礼,盘膝坐下,双手合什。

程宗扬手腕一动,刀锋发出一声虎啸,直劈净念脖颈。

净念闭目不语,引颈就戮。

刀光及体,忽然一翻,刀锋变成刀背,落处也从脖颈变成了额角。“呯”的一声,净念脑门几乎被磕出一个血洞,摇晃了一下,扑倒在地。

程宗扬收起长刀,“抓起来,仔细审审!”

就在这时,罂粟女的惊呼声从楼内传来,“不好了!那个女忍者不见了!”

上一章: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七章 玉足凝霜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二集 四海兴波 第一章 秘法水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