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七章 玉足凝霜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六章 豆蔻梢头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八章 血海无边

第七章玉足凝霜程宗扬吃惊地看着她,你这是唱的哪一出?串戏了?

杨玉环恨声道:“那个死女人,居然敢诬蔑我!”

程宗扬皱起眉头,“她怎么诬蔑你了?”

杨玉环没好气地说道:“别问了,不想说。接下来该谁了?”

赵合德有些紧张地拉了拉程宗扬的衣袖,小声道:“我也要跪吗?”

“别!我就指望你给我挣面子呢。随便给她施个礼就行,不用跟她客气。”

赵合德听话地福了一福,“我叫赵合德,公主你好。”

杨玉环美目一闪,那张俏脸犹如拨雲见日,整个都亮了起来,惊叹道:“这位妹妹生得……好生标致,看着就讨人喜欢!来来来,靠近点儿!”

她拉住赵合德的手,左右端详半晌,越看越是喜爱,接着兴致勃勃地问道:“你第一次给了谁?”

赵合德红着脸看了自家夫君一眼。

杨玉环感叹道:“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这么国色天香的绝代娇娃都被他糟蹋了,难怪老天爷赏了他那么多破鞋。”

“杨妞儿,你就不怕挨打吗?”

“她们要是打得过我,我早就闭嘴了。合德妹妹,你跟我们说说,你被他开苞的时候什么感觉啊?”

“啊……”

“分享经验嘛。”杨玉环殷切地说道:“我们两个也好学学。”

小紫笑道:“杨姊姊,你自己去学好了。”

“你跟我一样都是处女,难道你补课了?”

程宗扬已经在心里给杨妞儿写了一百个服字,这会儿又加上一百五十个。处女自己见得多了,可这么生冷不忌的处女自己还是头回见。怪不得都说大唐女子豪放呢,杨妞儿各种放飞自我,这是要上天啊。

程宗扬死都不信历史上的杨贵妃会这么肆无忌惮地耍流氓,好端端一个绝世美女长歪成这样,肯定是受了某个人渣的影响。姓岳的,你丫的良心不痛吗?

“你姊姊也在?”杨玉环拉着赵合德惊呼道:“在哪儿呢?在哪儿呢?为什么不出来?”

程宗扬道:“怕你吓到她。”

“瞧你说的,我是长得漂亮点,可我是那种恃美行凶的人吗?”杨玉环一脸正气地说道:“谁不知道我是长安城第一护花使者!遇见美人儿,我呵护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吓到她?”

“这可是你说的啊。飞燕,出来见见长安城四大惹不起,称霸朱雀大街的王者,打遍十六王宅无敌手的盖世女魔头。”

环佩声响,一个艳光照人的玉人从帘後出来,她双手交握在身前,步履轻柔得仿佛流雲,风姿如画,风情万种。

杨玉环脸上的嘻笑消失无踪,沉静下来的玉容同样的艳光四射,艳丽得让人不敢逼视。

杨玉环的美貌大气磅礴,美得极具侵略性,冲击力十足,孙寿和尹馥兰都算是明星级的美人儿了,可是往杨玉环身边一站,立刻被压下一头,成了服侍的丫鬟。

赵飞燕的美貌优雅而温柔,从不咄咄逼人,也从不会被人忽视。此时立在杨玉环面前,非但没有被杨玉环比下去,反而被杨玉环惊人的艳光一照,使她一些原本并不被人留意的美态尽数显露出来,犹如出匣的珠玉一般,愈发璀璨夺目。

两女都穿着华丽的宫装,风华艳代,此时一动一静,遥遥相对,走的那个动中带静,娴淡优雅,宛若幽兰,坐的那个静中带动,宛如一株丰腴香艳的牡丹,富丽堂皇,一时间芳华尽显,各擅胜场。

杨玉环目光从玉人的髮丝一路看到脚下的弓鞋,然後轻轻吐了一口气,叹息道:“多好的白菜,生生被猪给拱了……”

程宗扬本来沉浸在两位绝代佳人初次会面的惊艳与震撼中,听到这话顿时不乐意了,“你说谁呢?”

“说猪呢。”

杨玉环美目一眨不眨地望着赵飞燕,从脚看到头,又从头看到脚,忽然道:“把鞋脱了。”

赵飞燕停下脚步,神情不禁有些窘迫。

“我先来!”杨玉环毫不迟疑地脱了鞋袜,露出一隻软腻如脂的美足,大大方方地朝赵飞燕伸过去,还娇俏地挑了挑玉趾。

赵飞燕只好脱去鞋子,露出一双白玉般玲珑剔透的纤足,俏生生立在猩红的地毯上。

杨玉环看得眉飞色舞,怂恿道:“紫妹妹,你也把鞋子脱了。”

小紫好奇地问道:“为什么要脱鞋?”

“哼!你那个瞎了眼的臭男人,居然说我的脚还不如你家奴婢的漂亮!你们来评评理,我的脚美不美?这些奴婢的脚哪个比得上我?”

杨妞儿胸怀那么大,没想到心眼这么小,自己随口一说,她居然记到现在,还非得一个一个脱了鞋比一遍。

杨玉环说着侧过脚背,那双玉足优美的曲线柔润而又精致,足弯宛若玉弓,足跟圆润晶莹,趾甲上涂着鲜红的丹蔻,更衬得肌肤白滑如脂,散发出醉人的瑞龙脑香,完美得令人怦然心动。

小紫朝程宗扬眨了眨眼。

程宗扬狠狠道:“比!把她比下去!让她嚣张!”

小紫笑吟吟抬起脚。旁边的蛇夫人含笑跪下,帮女主人除去鞋袜。

杨玉环将玉足与小紫并在一起,一时间肤光如玉,眩人眼目。相比于杨玉环的丰腴柔腻,珠圆玉润,小紫的脚掌小巧玲珑,肌肤水嫩得吹弹可破,与杨玉环的美足放在一起,显得又小又软,柔若无骨,有种梦幻般的美感。

杨玉环惊叹道:“紫妹妹的脚好精致呢,跟玉坠一样,太可爱了,快给我亲一口!”

小紫笑道:“飞燕姊姊的才漂亮呢。”

杨玉环往中间挪了挪,对赵飞燕道:“你坐这边。”

赵飞燕坐在榻上,在杨玉环怂恿下,同样伸出玉足,与两女并在一起。她双足仿佛白玉雕成一般,洁白无瑕,曲线精巧玲珑,优雅中别有一种迷人的风流婉转,轻盈得仿佛能踏风飞翔。

三女并肩坐在一处,赤裸的玉足一双雍容华美,香艳无匹;一双明玉无瑕,风雅内蕴;一双娇小香滑,柔嫩如兰,六隻玉足犹如稀世珍宝,晶莹柔润的肤光交相辉映,美绝人寰,让众人一时间都看呆了眼。

杨玉环越看越有兴致,自家双足固然极美,旁边两女也不逊色,作为爱美之人,任何美好的事物都会激发她的热情,她笑道:“合德,你也来。”

赵合德连连摇手,她同样玉足生香,但毕竟出身贫寒,锦衣玉食不过月余,比起她们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精致和细腻,还是略逊了一分。

“怎么样?”程宗扬道:“我说比你漂亮吧。”

“侯爷说的可是我跟你的奴婢比,也只能排七八十来位。”杨玉环冷笑道:“你敢说紫妹妹是奴婢吗?还有飞燕姊姊,她是奴婢吗?”

赵飞燕柔声道:“是。”

“真的?”

“假的。”程宗扬道。

杨玉环大笑道:“又被我看穿了!飞燕姊姊,你怎么被他骗到手的?”

赵飞燕看了程宗扬一眼,“妾身是被程侯舍身相救,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那他可占大便宜了。哎……”杨玉环颦起眉头,“赵飞燕?我好像在哪儿听过?”

程宗扬道:“好吧,她是汉国的皇后。你想笑就笑吧。”

“不对!”杨玉环凝眉思索,目光不住变幻。

片刻後她猛地省悟过来,失声道:“你就是赵飞燕!环肥燕瘦那个瘦的?妈的!凭什么说我胖!”

绝代佳人突然口吐芬芳,当场把众人震得七荤八素。

岳鸟人还真是什么都说啊。你说这话的时候,人家才几岁?一个六岁的小丫头片子,你说人家长大了,会是个大胖妞?还拿个又白又瘦又漂亮的跟她比?杨妞儿这心理阴影得有多大?

杨玉环算胖吗?依程宗扬的眼光,还真说不上胖,无非是曲线饱满,丰腴可喜,有种香艳诱人的肉感。赵飞燕也说不上瘦,就是眉眼盈盈,身材娇柔,显得纤巧。

不过此时两女并肩坐在一处,对比就出来了,杨玉环那身丰润白腻的美肉给赵飞燕,飞燕肯定受不了。把赵飞燕的纤纤玉骨送给杨玉环,杨玉环肯定也撑不住。

至于旁边的小紫……只能说,咱们的紫妈妈现在还小,一切皆有可能。

程宗扬道:“他还说什么了?”

杨玉环看着他,眼中流露出气愤、羞恼、遗憾……还有一丝淡淡的伤感。

“他说,凑够四个,就能召唤神龙灭世。”

“……瞎编的吧?”

“虾编的?”杨玉环白了他一眼,“明明是我编的。”

“干嘛又翻我白眼?”

“太便宜你了不行啊!我这样的大美人儿,竟然要被你破处,一想起这个我心里都堵得慌!太委屈了。”

“你有什么委屈的?”

“我是处女,你是处男吗?我一次都没做过,你做过多少几次了?我是零经验的新手,你经验都刷到满级了吧?一上来就打竞技场,不公平!”

“……你换个角度想,你一个新人,找到我这样满级的老鸟带你开荒呢?”

“开什么荒?你开的是我好不好?”

好吧,你说得对。

“你是害怕吧。”

杨玉环看看小紫,又看看赵飞燕,然後一边一个挽住她们的手臂,“我们是一伙的啊。我要是太疼,你们就打晕他,让我缓缓。”

程宗扬心头一阵冲动,杨妞儿这是要来真的?

“别怕,前戏做足就不会太痛,我们这会儿……”

“你想什么呢?”杨玉环奇道:“不等洞房花烛你就想破我的处?我堂堂镇国大长公主,还要跟你野合?我是来做客的,你当我是来干嘛的?嘁!”

程宗扬差点儿气死,“没打算跟我上床,你废那么多话!”

“提前感受一下家庭气氛不行啊?”

“……你觉得咱家的气氛行吗?”

杨玉环拉起小紫的手,“紫妹妹,咱们两个结婚好不好?我来娶你,要不然的话,你娶我也行啊。”

小紫笑道:“不好。”

“你们俩就一条心吧!”杨玉环甩开小紫的手,然後拉住赵飞燕,央求道:“飞燕姊姊,我娶你好不好?我们两个双宿双飞,不跟他们玩。”

赵飞燕笑道:“我听夫君大人的。”

杨玉环张开手臂,“合德!嫁给我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赵合德道:“夫君对我最好了。”

“真没劲。”

杨玉环连续求婚失败,整个人都没了精神,靠在榻上,懒洋洋道:“侯爷不是说有什么霓龙丝衣,什么天上少有,世间绝无……衣服呢?不会是故意把骗我来,光想着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程宗扬向惊理使了个眼色,对蛇夫人道:“你去招呼客人。”然後吩咐罂粟女等人,“你们去拿衣服来。”

蛇夫人心下会意,鱼玄机和那名小侍女还在楼下,虽然有紫妈妈的傀儡虫蚁监看,不怕她们做出些什么,但无人招待,总是失礼。至于惊理,虽然她叛出瑶池宗时鱼玄机尚未入门,两人素未谋面,但暗中窥伺,说不定能看出些端倪。

众女各自退去。不多时,罂粟女等人捧着漆盒进来。

看到那漆盒只有尺许见方,一掌多高,杨玉环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安乐公主的百鸟裙,单是一隻广袖,用料就将近一丈,这盒子连人家一条腰带都装不下,还有什么好比的?

罂粟女屈膝奉上漆盒,“请公主垂视。”

杨玉环翻着白眼伸出玉足,用玉趾挑开漆盒,定睛一看,不由得火冒三丈,“这是什么鬼东西!”

她玉趾灵巧得跟手指一样,劈脚挑起里面的织物,举到程宗扬眼前,气势汹汹地说道:“渔网吗?还是破的!我的霓龙丝衣呢?”

程宗扬的视线顺着她白嫩的趾尖,一路沿着粉足玉腿往内看去,不能怪他不够君子,实在是杨妞儿腿抬得太高,裙底风光大露,里面白花花的。晃眼……

“拿个渔网来蒙我?你怎么不给我个麻袋呢?好歹能挡点风!”

程宗扬咳了一声,“这就是霓龙丝衣。”

“你家丝衣长这样?”

程宗扬正容道:“不骗你,这霓龙丝寸丝寸金,你穿上就知道了。”

“呸!以为我胸大就没脑子吗?骗我穿渔网?”

小紫笑道:“环姊姊,是真的呢。”

“真的我也不穿!伤风败俗,丢脸!”

罂粟女道:“让人先穿上试试,公主就知道了。”

杨玉环半信半疑,美目转了一圈,然後抬手一指,“你,过来穿上!”

吕雉怔了一下,随即眼中露出一丝羞怒。

杨玉环不客气地瞪了她一眼,冷笑道:“程侯爷,你家的奴婢好像不怎么听话啊。”

程宗扬板着脸对吕雉道:“让你穿你就穿。给你一盏茶时间,下去换好。”

杨玉环哼了一声,脚尖一挑,把丝衣丢了回去。

吕雉捧起漆盒,面无表情地退到帘外。

“都奴婢了还这么嚣张?”杨玉环白了程宗扬一眼,挽着小紫的腰道:“紫妹妹,我跟你说,老处女最容易变态了。某些人耳根子软,你可不能心软。哪天趁某人不在,你把她叫进来,直接乱棍打死,然後大卸八块,斩草除根!”

小紫笑道:“程头儿不高兴哦。”

“你管他高兴不高兴呢,他要问,你就说她是自杀。他要不舍得,你就帮他拼好,让他自己快活去。”

程宗扬皱着眉道:“能不能别说得这么恶心?”

“哎哟,说说就心痛了?哪天我跟她吵架,你是不是要护着她,还要抽我一耳光,跟她一起辱骂我,嘲讽我,折磨我,逼我上吊?”

“停!”程宗扬无奈道:“你怎么这么能编呢?”

“这就嫌我烦了?快说!我要跟她吵架你帮谁?”

“你干嘛要跟她吵架?”

“我故意找茬不行啊?”杨玉环酸溜溜道:“凭什么她还是处女?故意留着给我上眼药呢?我就看她不顺眼!”

这吃的哪门子飞醋?居然因为她是处女看不顺眼?非得我干过她,你才高兴怎么着?

帘子微微一动,一个身影走了进来。正在呷醋的杨玉环眼神一下子直了,死死盯着那个身影,红唇慢慢张开。

吕雉盘着凤髻,优雅庄重,可下面全是离经叛道的装束。她上身是一条无肩带的黑色胸罩,薄如蝉翼的丝物裹着一对丰挺的雪乳,细密的渔网状织纹被雪肉撑得变形,更衬得那对雪乳丰腴白腻,饱满柔滑。

往下是一条只有手掌大小的织物,它位置极低,袒露着浑圆的肚脐和雪白的小腹,只有一块小小的织物勉强掩住下体,窄小的裤底连腹股沟都遮不住,露出大腿根部一抹销魂的白腻。黑丝内裤在胯骨两侧打了个花结,随着她的步履轻轻摇曳,似乎轻轻一扯就会掉下,使那具成熟和美妙的身体充满了性感的诱惑。

更让杨玉环挪不开眼睛的,是她腿上的两条长袜。黑色的网袜从趾尖一直延伸到大腿上方,紧致的丝物将她双腿修长而圆润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黑色的网孔中,白生生的腿肉若隐若现。视线移到丝袜顶端,两截雪白浑圆的大腿尽收眼底,洁白莹润的肌肤和黑色的丝袜构成一幅极富冲击力的画面,使人看得血脉贲张。

再往下,是一双她从未见过的鞋子,鞋底是银白色的金属,鞋跟尖尖的,高及三寸,上面只有一块镂刻的水晶,乍然看去,仿佛空无一物。双足踏在鞋上,从趾尖到脚跟,优美的玉足曲线尽显,就像是在刻意展示一样。

吕雉双手握在身前,玉容沉静自若,虽然穿着一套暴露感极强的内衣,却昂首挺胸,毫无羞态,步履自信而又从容,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皇室贵族的尊荣华贵,硬生生把一套黑丝内衣穿出了母仪天下的王者风范。

别说旁人,连程宗扬都有些看愣了。吕雉自从屈身为奴,一直冷着脸,不言不笑,没想到这会儿气场全开,短短几步路,走得气势逼人——这是专门走给杨妞儿看的啊!

不是程宗扬直觉太准,实在是两女之间的火药味儿太足了。

果不其然,杨玉环盯着那双丝袜,眼睛都红了,丰满的胸口起伏着,忽然大声道:“谁让你穿我的衣服的!快给我脱下来!”

吕雉微微扬起头,带着一丝傲然和冷漠,静静看着杨妞儿。

杨玉环暴躁地要跳起来,却被赵飞燕拉住,她踢着腿道:“快脱下来给我!我的丝衣!”

赵飞燕赶紧道:“还有新的呢,快,再给公主拿一双。”

孙寿打开手中的漆盒,杨玉环看了一眼就火了,“我就要那个!”

“别着急,还有一样的。”

几名侍奴一通翻检,终于找到一套同样款式的黑色网纹内衣。

杨玉环一把抢过来,抬脚就往腿上套。

程宗扬在旁看着,鼻血几乎飙出来。杨妞儿可是一点都不矜持,那条羊脂白玉般的美腿笔直抬起,玉趾勾着,伸进丝袜,柔软而充满弹性的轻丝贴着她的肌肤,水一般滑过膝盖,一直拉到大腿中间。她身材丰硕颀长,那两条大白腿肤若凝脂,骨肉丰匀,长度更是接近四尺——比起雲丹琉也不逊色,加上夸张的柔韧性,轻易就举出几乎朝天的角度,香艳无匹。

“好凉!好滑!”杨玉环惊呼道:“看着都显瘦!”

“怎么样?”杨玉环立在榻前,双手将长裙拉到腰间,露出两条修长挺直的美腿,喜滋滋地询问两位好姊妹。

黑色网袜对腿部的要求特别高,腿形、长度、肤色稍有缺陷,效果都要大打折扣,杨玉环双腿又白又长,每一项都是爆表的存在,穿上的效果堪称惊艳。

“好漂亮。”赵飞燕羡慕地说道:“妹妹的腿好长。”

“鞋子!鞋子!”

“不行!我就要她那一款的!”

“太小了!姓成的!你故意给我穿小鞋?”

“知道你不敢。哼哼,这双还差不多,本公主的脚一点儿都不大!”

杨玉环踏上高跟鞋,放下长裙,迈开长腿,一步踏出,差点儿跪下来。幸好她下盘功夫不俗,略一踉跄,随即稳住。

杨玉环第二步就小心多了,鞋跟轻磕在毯上,然後是脚尖。第三步,速度快了一些,到第四步,杨玉环的脚步已经轻快自如,软绵绵的羊毛地毯对高跟鞋并不友好,她却健步如飞,就像是穿了一辈子的高跟鞋,走得又快又稳。

程宗扬不禁惊叹,杨妞儿这洞察力、协调性和身体控制能力真不是盖的,别人一点就透,她不用点,自己就能摸索出门道来。什么叫悟性?这就叫悟性!怪不得能打遍十六王宅无敌手,上到九十九,下至刚会走,都逃不过她的魔掌。

杨妞儿越走越浪,已经开始玩花步了,那纤腰一扭一扭,浑圆的美臀轻摆曼扭,走得是风情万种,摇曳生姿。

杨玉环走了一圈过瘾,然後伸手道:“我的内裤呢?快给本公主拿来!”

程宗扬满脸惊叹地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这位大唐豪放女。他还以为能看到换丝袜就不错了,哪儿想到还有这福利!杨贵妃当着自己的面换内裤?那是个什么景致!袁天罡要是知道这一幕,非得先服毒再剖腹,然後找棵歪脖子树上吊,顺便在脚下生堆篝火自焚,死得透透的。

杨玉环接过内裤,往身上一比,然後花枝般转过身,娇声道:“侯爷,要不你帮我换?”

“啊?”

“啊你个头啊。”杨玉环叉着腰喝道:“我一个黄花大闺女随便让你看?想得美!”

“……我们不是商量好一块儿开荒的吗?”

“是开荒!开——荒——怎么着?侯爷还打算先熟悉熟悉地形,等真刀真枪的时候好作弊?”

杨妞儿不但对别人耍流氓,对自己也是流氓耍得飞起。长安城第一女流氓,非她莫属。

程宗扬举起双手,“得,你自己换吧,别把内裤撑破了就行。”

“本公主屁股没那么胖!”

程宗扬吹了声口哨,“别谦虚了。隔着衣服都能瞧出来不小。”

杨玉环脱下一隻高跟鞋丢了过来,程宗扬一把接住,顺手扔给兰奴,“仔细看着,弄坏了让她赔!”

上一章: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六章 豆蔻梢头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八章 血海无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