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六章 豆蔻梢头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五章 卫公问对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七章 玉足凝霜

第六章豆蔻梢头蛇夫人一边帮主人脱去衣物,一边惊叹道:“主子修为越来越深厚了,腿上的伤这么快就好了。”

“一点皮外伤,要不是为了诱敌,还能好得更快呢。把绳子递过来!”

小女忍手脚被绑在身後,用一根绳索吊在梁上。程宗扬打了个响指,让蛇夫人把绳索递过来,抬手扯了几下。

绳索在梁上“沙沙”摩擦着,被吊在半空的女体随之起落。程宗扬吩咐蛇夫人,让她拿绳索在小女忍膝间绕了两道,使她双膝分开,露出下体。

程宗扬身体前倾,让蛇夫人把绳索绑在摇椅的脚踏上,笑道:“萤子同学,准备好了吗?”

蛇夫人好奇地问道:“哪里是同学了?”

“这叫趣味,你不懂。”

小女忍原本平行的姿势被改成竖直,就像背着手跪在空中一样,挺着圆润的双乳,下边双膝分开,张成一字,那隻娇嫩的蜜穴正对着下方的阳具,柔润的花瓣微微张开,露出一点又红又软的穴口。

程宗扬吹了声口哨,往後倒去。

前倾的摇椅往後一倒,前面的脚踏往上抬起,绑在脚踏上的绳索越过横梁,被小女忍自身重量拖坠着往下落去,那隻嫩穴对准阳具降下,穴口正落在龟头上方,一点一点被肉棒撑开。

小女忍吃痛地咬住唇瓣,她全身的重量都落在穴下唯一的支撑物上,刚刚开过苞的嫩穴就被粗圆的龟头挤入,像棒子一样又长又硬的阳具再一次捅入体内,还没来得及润滑的蜜腔仿佛要撕裂一样,传来阵阵剧痛。

“雅……雅蔑蝶……”小女忍仰起脖颈,痛声叫道。

“都开过苞了,还这么紧?”程宗扬靠着椅背,一手伸到她腹下,捻住那粒小巧柔嫩的花蒂,揉捏着送入一缕真气。

小女忍身子猛然绷紧,那处从未被人碰触过的部位就像突然间觉醒一样,在他指间震颤着,时而捏扁,时而拉长,时而像被羽毛拂过,酥痒难当,时而像被针尖扎到,带来尖锐的刺痛,甚至还一缕细细的真气透入柔嫩的花蒂,在自己最敏感的嫩肉中游走。

“雅……雅蔑蝶……”小女忍身子像触电般颤抖着。

“以……以压大……”

“果然是境界提升了,”程宗扬感叹道:“真气操纵起来更加得心应手。通幽入微,纤毫可见。”

小女忍全身唯一的支撑点就在穴口,身体的颤抖清晰地传来到穴内,蜜腔内的嫩肉痛楚地抽搐着,仿佛在不由自主地吸吮龟头。

随之手指的揉弄,乾涩的穴内传来一丝湿意,小女忍两隻粉嫩的乳头也在不知不觉中翘起,硬硬地挑在乳球上,颜色也变得红润。

蛇夫人笑道:“我来帮你好了。”说着伸出舌尖,挑住小女忍的乳头,一边朝主子抛着媚眼,一边含在唇间轻轻噬咬。

摇椅前端越抬越高,小女忍那具吊在半空的雪白娇躯越降越低。她双膝被绳索绑住,嫩穴在完全不设防的状况下,带着全身的重量压在肉棒上,穴口一点一点张开,阳具在穴内越进越深,直到整根阳具完全贯入体内,花瓣般娇嫩的蜜穴吞到肉棒根部,花蒂顶住他的耻骨,柔润的粉臀落在仇敌结实的小腹上。

刚开过苞的嫩穴再一次被粗大的阳具贯穿,小女忍痛得几乎叫不出声,她咬紧嘴唇,圆圆的脸蛋上满是痛楚。

程宗扬靠在椅背上,摇椅往後仰到极限,随即往前顷去,绑在脚踏上的绳索向下扯紧,那具娇小洁白的躯体随之升起。被肉棒撑满的蜜穴往外翻开,穴口红嫩的蜜肉被粗大的棒身带得翻出,滴下些许星星点点的殷红,一路滑过棒身,最後“啵”的一声,吐出龟头。

没等嫩穴重新收拢,摇椅又往後倒去,小女忍敞露着蜜穴从空中坠下,阳具笔直捅进体内,重重顶住花心。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伴随着程宗扬得意的曼吟声,摇椅前後起伏,发出“吱哑吱哑”的声响,那具白净的娇躯悬在半空,随着摇椅的摆动上下起落,娇嫩的蜜穴不停套弄着仇敌的阳具。

程宗扬却是惬意之极,连手都不用动,只那么躺在摇椅上,一摇一晃,那隻嫩穴便从天而降,将他的大肉棒尽根吞没,一起一落地上下套弄。

“看看人家的刺客,杀完人就走,事了拂衣去,何等的洒脱。哪像你这种废物,人没杀掉,反而把自己搭进去,脱得光光的……”

见主人干得高兴,蛇夫人笑道:“怪不得主子顾不得洗沐,就要审这个小贱人。果然有趣。”

“审讯是你们的事,老爷我只管享乐。”

蛇夫人抿嘴笑道:“主子到底是心软,不舍得拿自家人来玩耍。其实依着奴婢,只要主子高兴,便是让我们姊妹这般来玩,奴婢们也是乐意的。”

程宗扬晃着摇椅笑道:“真的假的?说得这么忠心。”

“当然是真的,一会儿把雉奴叫过来,把她吊着开苞,她肯定乐意。”蛇夫人笑道:“若是换成奴婢,肯定更开心。”

“你们这都是什么心态?老爷干你们,你们比老爷还爽?合着老爷是给你们开心的?”

蛇夫人跪下来,媚声道:“主子息怒,是奴婢错了。下次被主子干,奴婢一定委委屈屈的,一边挨肏,一边哭哭啼啼求饶……”

“……让你说的我都动心了,今晚就干到你哭,还跟我装!”

蛇夫人笑道:“主子,试试这个。”

说着,她扳住小女忍的膝弯一推,小女忍悬在半空的身子旋转起来,穴口含住龟头,蜜腔内软腻的嫩肉紧紧裹着棒身,一边转动一边往下落去。

这跟平常交合时,侍姬们扭腰摆臀的感觉完全不同,那些侍姬顶多扭着屁股来回转几下,小女忍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转起来不带停的。软腻的蜜肉裹在肉棒上,越转越紧,越进越深,最後重重顶住花心。那团微微鼓起的嫩肉包裹着龟头不住旋转,像是要捅进子宫一样。

小女忍痛叫着身体弓起,嫩穴夹着肉棒转到底部,又旋转着拔出,刚转了一圈,受创未癒的肉穴就像是被重新开苞,每一丝细微的嫩肉都在怒涨的阳具上研磨过一遍,没有一寸遗漏。

蛇夫人推着小女忍一连转了十几圈,等她鬆开手,拧紧的绳索立刻弹回,那隻嫩穴随之反方向旋转,柔腻的蜜腔仿佛被电钻穿透一样,一捅到底,痛得她失声尖叫起来。

蛇夫人拿出一隻锋利的鱼钩,作势往她下体伸去,笑吟吟道:“小妹妹,还不肯说吗?这么不乖,可是有你的苦头吃哦。”

小女忍吓得浑身颤抖,但还是拼命摇头。

“不用审了!”程宗扬狞声道:“等老爷我干腻了,就把她脑袋一砍,扔到荒郊野地跟她死鬼哥哥作伴去!”

惊理过来道:“主子还在里面呢?”

蛇夫人靠在门边,衣襟半解,露出一抹白滑的胸乳,一边扇着风,一边抱怨道:“那小贱人太死心眼儿了,吓不住她。依我说,还不如让她着实吃些苦头,先废了她的手脚,再穿了她的琵琶骨。”

惊理道:“你还不知道主子心肠软,见不得断手断脚的?”

“你们商量好了吗?”

罂粟女笑着过来,举起手里一隻盒子,“这还是姁奴留下的,六识禁绝丹她制不出来,倒是能禁绝目识。”

三女推门而入,正好看到那小女忍的身子从半空中直落下来,主人两手握住她的纤腰,对着她的嫩穴贯入,几乎能看到少女平坦的小腹被顶得凸起,阳具一振一振在她体内跳动着,剧烈地射着精。

小女忍叫得嗓子都哑了,只能任他摆布。

“啵”的一声,阳具拔出。不等精液淌出,程宗扬就按着小女忍的脑袋,把她身子倒过来,湿漉漉的阳具捅进她口中,一边挺动,一边吩咐道:“一会儿把她倒着吊好,免得老爷的精华流出来。”

“是。”三名侍奴齐齐应了一声,过去接住小女忍。

◇    ◇    ◇“这是什么?”程宗扬刚回到楼上住处,阮香琳便递过来的一张泥金印花的帖子。

那帖子十分讲究,纸面泥金,背面印着繁丽的牡丹花纹,上面用朱砂写着:宫灯三十六盏、紫金熏炉六隻、檀香三十六盘、瑞龙脑香三十六丸、沉香三十六盒、龙涎、郁金、苏合诸香称是……

然後是:鸡三十六隻、鸽三十六羽、鱼三十六尾、羊三十六口、牛六头、豹胎六枚、熊掌六对、明驼六峰、乳酪三十六升、兰陵酒、屠苏酒、葡萄酒、百花酒各六瓮……

接着还有:紫幔步幛三百六十丈、赤红绒毯三百六十步,澡豆三十六斤、红绡、白绫、锦缎各三十六匹、紫貂、白貂各六袭、珠履六双……

折页式的帖子展开来,足足有三尺六寸那么长,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各色物品,怕是有三百六十种之多。

程宗扬一头雾水地问道:“谁送的礼物这么丰厚?”

阮香琳道:“镇国公主府送来的。”

“杨妞儿这么大方?”程宗扬望着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清单,惊叹道:“这不会是嫁妆吧?真有钱啊。”

阮香琳无奈地说道:“这是镇国公主让我们准备的物品清单。明天公主要来水香楼,让我们事先准备好要用的东西,不得轻慢。”

程宗扬慢慢抬起头,满脸的不可思议,“她来一趟,我要给她准备三十六隻鸡?她是黄鼠狼成精了还是怎么着?还六头牛、六头骆驼——杨玉环知道骆驼有多大吗?她一顿造得完吗?”

“明天来的不仅是公主,还有随行的宫人、侍从、护卫,总有一二百人。”

怪不得会走漏风声,杨妞儿出行一趟,要带一二百人随从,靖恭坊离十六王宅才多远?就串个门的事,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上山打狼呢。

“澡豆三十六斤——这什么意思?她还打算在我这儿洗个澡?我要不要连夜给她挖个华清池备着?”

“盥手净面都要用澡豆。还有那些绫罗,是用来擦手拭面的。”

“为什么都是三十六?六六六?”

“镇国公主说,明天只是驾临寒舍,为了避免我们太过辛苦,就不用周天之数了。取天罡之数即可。”

“……驾临寒舍?这是我该用的谦辞吧?还天罡之数,她以为她是谁啊?”

阮香琳提醒道:“她是镇国大长公主。建牙开府的。”

程宗扬没了脾气,半晌才道:“告诉她,我这儿地方小,别说二百,二十都不行。她顶多带六个人,吃的用的就照我平时的标准,什么豹胎熊掌驼峰……统统没有!顶多上个乳猪。就这条件,爱来不来。”

阮香琳领命退下。不到半个时辰,抹着大红嘴唇的高力士便捧着传音符飞奔过来。

打开传音符,杨玉环就留了俩字儿,一声娇叱,声振屋宇:穷逼!

程宗扬拈着那张已经失去效力的传音符,面无表情地朝高力士抖了抖,“去跟你家公主说——有本事让她拿钱来砸死我!”

◇    ◇    ◇初四一早,水香楼内清水洗地,四壁熏香,里里外外打扫得乾乾净净。从大门开始,一条猩红的长毯一直铺到内院阶前,两边设着紫色的锦缎步幛。

辰时刚过,一辆金镶玉嵌的柚木香车停在水香楼门前,盘着雲鬟的镇国大长公主在侍儿的扶携下,娇柔无力地缓缓下车,踏进院门。

醉人的香风扑面而来,艳光照人的镇国大长公主轻启玉齿,柔声道:“妾身杨氏,见过程侯。”

程宗扬客气地施礼道:“公主远来辛苦,请。”

进了门,两人齐齐拉下脸。

程宗扬道:“天可怜见的,这小侍女才多大点儿?瞧着还没你腿高呢,还扶着你……你乾脆骑她脖子上得了。”

杨玉环哂道:“程侯这脖子挺长啊,要不我骑你吧。”

“谁骑谁还说不定呢。公主殿下,这边请。”

踏进内院,杨玉环当场笑了出来,“瞧这楼破的,飞檐都没了,不会是被你吃了吧?”

“正在厨下红烧,一会儿端上来给你吃。”

“怎么不去宣平坊你那个破宅子?非要本公主光临你这破楼?”

“那边都是纯阳的爷儿们,怕你见了挪不开眼睛。这边都是女眷,就我一个男的。懂吧?出了事你也好找到人负责。”

“谁出事还说不准呢。”杨玉环往陪侍的孙寿脸上扭了一把,啧啧道:“胆子不小啊,狐狸精你都敢养?”

“眼力挺好,这都能看出来?”

“隔着两里地,都能闻到她的骚味儿。”

“我要不要夸你鼻子比狗都灵呢?”

程宗扬一边说,一边示意罂粟女赶紧去加一层防御,防止气息外泄。杨玉环已经提醒他,长安城里有捕狐的猎人,而且有秘法可以查找狐族的位置,自己再不小心那就是傻了。

到了内堂,看到厅中设置的紫金熏炉和满缀的八角宫灯,杨玉环露出一丝满意的神情,接着动了动鼻子,“瑞龙脑香呢?”

“回公主。我去问了,瑞龙脑香整个市面上都没有卖的。连宫里的贡品都被某人全部拿走,一粒没剩。”

杨玉环嗤笑道:“说得好像多了不起的东西一样,本公主手里的瑞龙脑香就没缺过,有什么稀罕的?”

废话,整个唐国的瑞龙脑香都被你给抢了,你还有脸说?

“环姊姊。”

杨玉环绽出一个明艳绝伦的笑容,“紫妹妹!”

接着两女亲热地抱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说起话来。

程宗扬挠了挠头,回头看时,只见高力士与一名道装打扮的美貌女子跟在後面。

那道姑微微一笑,竖起一隻白玉般的纤手,稽首施礼,用清柔的声音说道:“瑶池宗女冠玄机,见过程侯。”

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透过泉玉姬的视野见过她了吧?这会儿站近了再看,确实姿色不俗,体态娇媚,艳若桃李,好一个风流女冠。

程宗扬表现得对她的身份一无所知,笑道:“原来是玄机仙子。请坐。”

杨玉环果真只带了六个人,一名驭手、一名侍女、两名护卫,还有高力士和瑶池宗的女冠鱼玄机。

驭手和护卫被留在外院,由张恽招待。小侍女和鱼玄机被留在一楼,杨玉环则带着高力士一同上了二楼。

杨玉环与小紫手拉着手,边走边道:“窥基那死秃驴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一会儿我们商量个法子,狠狠揍他一顿。居然敢欺负你!”

楼上最大的客房装饰一新,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周围设着紫金熏炉、八角宫灯。原本的座椅被换成锦榻,上面铺着雪白的狐皮。榻前的漆几上陈列着高脚金盏,里面盛放着各色水果、蜜饯、酥酪、胶牙饧……

高力士与中行说一边一个,守在门口,就跟一对比着谁更变态的门神一样。杨玉环拉着小紫坐在榻上,兴致勃勃地说着怎么对付窥基。

等侍奴关上门,她收起笑意,神情凝重地说道:“真要对付窥基?”

小紫笑道:“他要对付程头儿,我只好对付他啰。”

杨玉环白嫩的手指叩着坐榻的紫檀扶手,把李药师惯常的手势学了个十足。她沉吟半晌,摇头道:“不好办。”

程宗扬道:“不好办也得办。谁让他欺负紫丫头呢?”

杨玉环翻了个白眼,“她为你,你为她——合着你们俩是专门把我叫来秀恩爱的?我警告你,紫妹妹还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尽管冲我来!”

“……你这求偶的姿势还真清奇。”

杨玉环哼了一声,“逗逗你,还当真呢?”

她往锦榻上一靠,风姿绰约地跷起一双大长腿,“把内宅的人都叫来,让我先认识认识。赶紧的!”

她这么不拿自己当外人,弄得程宗扬也不禁心头微荡,莫非还真能搞点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程宗扬吩咐下去,不多时,诸女都被叫来,列成一排,依次向公主行礼。

“奴婢蛇夫人,见过公主。”

杨玉环上下打量一遍,“模样还算周整——把鞋子脱了。”

蛇夫人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脱去鞋履。

杨玉环看了看,唇角微微挑起,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下一个。”

“奴婢罂粟女,见过公主。”

“下巴尖尖,小模样长得还挺勾人。”

罂粟女乖巧地说道:“多谢公主。”

“鞋子脱了,走两步我看看。”

罂奴依言脱了鞋袜,赤足走了几步。

杨玉环侧身靠着扶手,一手支着下巴,“功底比方才那个差了点儿,算是凑合吧。杀不杀呢?”

罂奴顿时吓了一跳。

杨玉环想了想,“算了,先不杀了。”

程宗扬也有些发愣,“干嘛要杀她?”

“立威啊。”杨玉环理所当然地说道:“我一个新来的,人生地不熟,被她们抱团欺生怎么办?见面先杀几个,让她们知道本公主为什么叫长安城四大惹不起,见识见识本公主的厉害,免得她们看不起我,暗地里给我小鞋穿。”

程宗扬有种捂脸的冲动,这脑回路,自己跟不上啊。还四大惹不起,像你这么屌的再有三个,长安城还能住人吗?

他憋了半晌,最後无力地说道:“你想多了……”

杨玉环没搭理他,“下一个。”

堂堂镇国大长公主,进门就摆出一副手挥屠刀,随时准备大开杀戒的态度,把诸女都给镇住了,一个个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

“奴婢惊理,见过公主。”

杨玉环抽了抽鼻子,“好大的血腥味。杀过不少人吧?不错不错!女人,就是应该狠一点!一会儿本公主要杀哪个,你来掌刀。”

“……是。”

“把鞋子脱了。”

惊理连忙脱了鞋,露出一双素足。

杨玉环矜持地一笑,“去吧。”

“贱婢孙寿,见过公主。”

“这个狐狸精不行,太弱了。”杨玉环不满地说道:“养这种废物干嘛?长得好看吗?再好看能有我好看吗?杀了杀了!”

孙寿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公主饶命!”

“咦?等等!这是什么?泪妆?”杨玉环来了兴致,“从哪儿学的?”

“这啼妆……是贱婢自制的。”

“你还有这本事呢?以前是做什么的啊?”

“贱婢入门之前,原是襄邑侯夫人、襄城君。”

“哎哟,原来还是个贵人呢。这么个贵妇给本公主当奴婢,倒是件体面事。把鞋子脱了。”

孙寿不知道她为什么让自己脱鞋子,但半个不字都不敢说。

等她脱了鞋袜,露出裸足,杨玉环看了一眼,“过来给我捶腿。”

孙寿如蒙大赦,连忙过去跪下,将杨玉环修长的美腿放在肩上,轻轻捶着。

杨玉环笑吟吟道:“调教得还不错。下一个。”

“贱婢孙暖,原湖阳君,见过公主。”

“又一个封君呢。废物就废物吧,把鞋子脱了。”

孙暖脱了鞋袜,又拉起裙裾,让公主殿下看了一遍。

“过来给我揉肩。下一个。”

“贱婢成光,见过公主。”

“抬起脸。”

成光扬起脸,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杨玉环上下看了一遍,挑眉道:“目带邪光,唇有横筋,妖里妖气的……这面相,一看就是做过不少恶心的缺德事。本公主一向以德服人——宰了吧。”

成光急忙道:“贱婢原是江都王太子妃。”

“哟,”杨玉环瞥了程宗扬一眼,“这身份够稀奇啊,侯爷宰了刘建,把人家的小寡妇收进宅里,你也不嫌晦气?”

“我乐意。”

“行,有钱难买爷高兴嘛。侯爷都说乐意了,将来这白虎克夫可别怪我。”

“你管得着吗?再说了,白虎克夫,又没听说妨主。”

杨玉环哂道:“想玩小寡妇明说,我不让你玩了吗?把鞋脱了。”

成光脱掉鞋子,杨玉环哼了一声,“过来给我揉脚。剩下的自觉点!还让我一个一个说?”

尹馥兰脱下鞋子,赤足上前跪倒,“贱婢尹馥兰,见过公主。”

“这个没什么贵气,倒是有股子混江湖的风骚味。”杨玉环看了看她的脚,“什么出身啊?不会也是个小寡妇吧?”

“……贱婢原是青叶教掌教夫人。”

杨玉环当场笑了出来,指着程宗扬道:“吹那么大,我还当你宅里都跟紫妹妹一样,尽是些了不起的仙女,我进门只能垫底呢。”

杨玉环比出一隻手掌,又比出两根手指,朝程宗扬摇了摇,“七个了。四个小寡妇,那三个侍奴也不是原装的。程侯爷,你寡人有疾吧?”

程宗扬板着脸道:“当然有鸡巴。”

杨玉环啐了一口,“我看你还有多少破鞋。下一个。”

“奴婢吕雉。见过公主。”

“居然不称贱婢,有点傲气啊。哎,这脚看着还挺尊贵呢……”杨玉环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遍,“什么身份啊?”

“太后。”

“哟,太后啊,这算是寡妇头儿了。是不是听说侯爷喜欢寡妇,你就来了个顶级寡妇?”杨玉环说着长眉一挑,“推出去杀了!居然敢骗我。”

程宗扬咳了一声,“她真是太后。”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这会儿脱光了当场验货,她要不是处女——”杨玉环往地上一指,“我把所有的鞋全吃了!”

“看来你是吃不到了——让你说中了。”

“我就说是处女吧,还敢说是太后?见过当上太后还处女的吗?”杨玉环得意地哼了一声,“想蒙我?没门儿!”

“她是处女,也是如假包换的太后——垂帘二十年的吕太后,我不信你没听说过。”

“你以为我会信?”

“我骗你干嘛?”

“把人家太后都打包带走了,汉国的大臣都是死人?”

“别人我没问,反正霍子孟是点过头的。”

杨玉环眼珠一转,“真是她?我说她年纪不小,怎么脚比那些个都嫩呢。怎么保养的?有方子吗?”紧跟着又补了一句,“敢说没有就杀了你!”

你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谁还那么想不开,非要找死?

吕雉忍气道:“有。”

“把方子给我抄下来,敢藏私就杀头!”

程宗扬真不懂这些女人的关注点,为了一个美容的方子至于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在交换什么了不得的国家机密呢,这么杀气腾腾的。

吕雉拿了纸笔,忍气吞声地去抄写方子。

杨玉环道:“这么资深的处女?汉国那位天子是有病吧?”

程宗扬惊奇地说道:“你这嘴是开过光?没错,那就是个变态。”

“真的?”

“骗你是小狗。”

“暴殄天物!”杨玉环痛心地说道:“贪污和浪费都是犯罪!该杀!”

小紫笑道:“已经杀掉啦。”

“活该!”杨玉环挽着小紫的手,亲热地说道:“我这人节俭惯了,一贯的省吃俭用,好养活得很。平常呢,最恨的就是浪费。比如某些人没那个本事,偏偏还要三妻四妾,弄一大堆艳婢放在屋里,他干得过来吗?”

“我干不干得过来,关你什么事?”

“我要是欲求不满怎么办?说不定哪天忍不住,给你戴顶绿帽呢?瞧你屋里这么多破鞋……”

“太真公主,有点素质吧!”

“说她们是破鞋怎么了?我是处女我光荣!”

“小心,一会儿你处女没了,还怎么光荣怎么骄傲?”

“有本事来啊!”杨玉环嚣张地说着,忽然一皱眉头,“等等!好像有哪儿不对?”

杨玉环扬着脸想了一会儿,然後握拳往掌心一擂,恍然大悟道:“我说哪儿不对呢!太后以前是处女就算了,现在怎么还是?你为什么不干她?留着当纪念品吗?”

正在抄方子的吕雉手不由一僵。

“呃……”程宗扬觉得这话有点不好回答。

“不好!”杨玉环一脸惊恐地拉住小紫,颤声道:“你亲亲的程头儿不会是有处女禁忌,见了处女硬不起来吧?惨了!我也是处女怎么办?”

程宗扬真想一口老血吐到她脸上,有你这样的处女吗?

吕雉紧紧抿着红唇,脸上时红时白。

小紫笑道:“後面还有呢。”

“对哦。”杨玉环坐直身体,风姿绰约地扶了扶髻上的凤钗,一脸端庄地说道:“下一个是谁?”

一个美妇小心翼翼地上前,“贱妾阮香琳,见过公主。”

“听着是宋国口音呢。临安人?原来是什么身份?”

“贱妾……是威远镖局的镖头夫人。”

杨玉环大笑合掌,“又一个小寡妇。侯爷好胸怀呢。”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她可没守寡。”

“还有丈夫,你们就姘到一起了?”

阮香琳小声道:“奴家是相公纳的小妾。”

“你怎么被他纳妾了?”

“是奉宋国太后的谕旨。”

“有夫之妇给人作妾?”杨玉环冷笑道:“你们那太后也是个不正经的。”

蛇夫人讨好地笑道:“公主若是去临安,奴婢把娥奴叫来陪公主。”

杨玉环挑起眉梢,“娥奴?”

罂粟女笑道:“那位太后被我们主子收用过,乖得跟猫一样。”

杨玉环看着程宗扬,惊叹道:“你还真能下得去屌!”

程宗扬觉得自己这脸算是掉地上捡不起来了,只好厚着脸皮冷哼一声,“我乐意。”

杨玉环一拍扶手,挑眉道:“干得好!”

上一章: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五章 卫公问对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七章 玉足凝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