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二章 露湿莲心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一章 红芳乱斗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三章 天雷业火

第二章露湿莲心凌乱的天井内,灯火遍布。平时风姿如画,宛若仙子般优雅的潘金莲此时美目发红,就如同一个情绪彻底失控的魔女,一边流着委屈和愤怒的泪水,一边抱着女忍的屁股,拼命往程贼身上乱撞。

一道光柱将圆臀间照得一片雪亮,翕张的蜜穴、战慄的嫩肛在光柱下纤毫毕露。女忍身体被制,毫无反抗之力,不多时臀肉便被撞得红肿,嫩穴更是溢出鲜血,落红无数。

程宗扬拿着手电筒,一边观赏女忍处子嫩穴被开苞的妙态,一边催动气轮,在她落满元红的蜜腔内凝聚真元,炼化杂气。

不得不说,自己女人不少,上过的处子却屈指可数。相比于平常的交合,以刚刚破体的处子为鼎炉,炼化杂气的效率明显要高得多,凝聚的真元质量更是高出一截。组成气轮的莹光中,仿佛有颗星辰被点亮,连久不见踪迹的阴阳鱼也在气海中惊鸿一现。

“雅蔑蝶……”

“以压大……”

女忍痛叫着,想要挣脱,却用不上半点力气。她双臂软软垂在身侧,上身趴在水池中。潘金莲双手从她腰侧伸出,死死抱着她的屁股,红着美眸往後推动。

女忍穴道被制,娇小的身体就像一隻漂亮的玩偶娃娃,被迫翘着白生生的屁股,不停撞在身後男子的腹下。

“啪……啪啪……啪啪啪……”

女忍圆润而紧凑的屁股像皮球一样在腹肌上拍打着,频率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大。

那隻柔嫩的性器初次开苞,就受到粗暴的摧残。紧嫩的穴口被粗大的棒身撑开,随着肉棒的进出,不断溅出鲜血。她放声尖叫,从未被人进入过的蜜腔被撑到极限,传来阵阵撕裂的痛楚。

潘金莲像泄愤一样,每一下都用尽全力。有她不遗余力地助攻,程宗扬这会儿既省心又省力,自己都不带动的,只等着那隻处子的嫩穴自己送上门来。

那隻狭紧的嫩穴紧裹着棒身,从龟头一直吞到根部,紧凑而光滑的臀肉仿佛要在自己腹上撞碎一样,阴唇夹在肉棒两侧,带来紧密而清晰的触感,蜜腔的腻肉抽搐着,花心被龟头重重捣入,仿佛连子宫也被肉棒干穿。

“以压大!不……不要……”女忍伸直喉咙,痛苦地说道。

程宗扬倒是会一点东瀛倭语——大部分都是跟着片子里的大哥哥小姊姊们自学的,懂得不多,但全在刀刃上。

“奇摸鸡!很舒服……”程宗扬夸奖道,接着又鼓励潘姊儿,“加油金莲!干得好!”

潘金莲哭道:“你给我用力啊!干死她啊!”

女忍叫道:“以它以……好痛……”

“干死她啊!”

程宗扬一边吹着口哨,一边伸出手,一把扯下女忍的头套。

一张苍白而刻板的面孔出现在灯光下。那名女忍面目平庸,脸上敷着一层厚厚的粉,眉毛淡得几乎看不出来。

“果然是你!我说那爪钩看着眼熟呢,这上面不会还用的春药吧?”

说实话,要不是她身材不错,皮肤够水嫩,是个美女胚子,单凭这长相,自己还真没什么兴趣。毕竟山珍海味都吃不完呢,哪儿还缺这一口没滋没味的生鱼片?

程宗扬扯住女忍的髮髻,想把她的脸抬起来,刚一用力,不由得“咦”了一声。只见那隻髮髻连带着那张面孔同时掉落,却是一层逼真的面具。

“戴了面具还戴头套?你有强迫症吧?”

程宗扬一边奚落着,一边抬起女忍的下巴,入目的情形让他微微有些失神。

自己跟这名女忍已经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洛都之乱中,她出现在黑魔海一方的势力中,给自己惹了不少麻烦。出手狠辣,极擅隐忍,行事也颇为老练,程宗扬原以为她至少也是二三十岁年纪,还想夸她身子保养得不错,幼齿,显嫩。

谁知摘下面具之後,露出的面孔却是一个只有十六七岁,充满了青春气息的少女。她头髮剪成齐耳长短,脸蛋圆圆的,眼睛圆圆的,小巧的鼻尖也圆圆的,皮肤白里透红,像一隻人偶娃娃一样,显得十分的……卡哇伊。

怪不得裹这么严密,从头到脚包得严严实实,还戴了伪装的面具遮掩,怕被人看出来?

“你刚出道?才入职的新人?哦,该叫素人。”

少女忍痛道:“放开我……”

程宗扬抬起双手摇了摇,“你瞧,我都没碰你。”

看到忍者的少女面孔,潘金莲也怔了一下,然後更用力地抱起她的屁股,往後撞去,“贱人!去死吧!”

这一刻,潘金莲对她的痛恨还在程贼之上,明明两人可以联手刺杀程贼,她却故意拿自己当成接近程贼的工具,结果她自己送了一血不说,还连累自己也落到程贼手里。自己即使是死,也不会放过这个坑了自己的小贱人!

忍者少女吃痛地拧起眉头,她被夹在两人中间,逃无可逃,只能身不由己地敞露着下体,被人推着屁股,一次又一次让阳具贯穿蜜穴。

潘金莲体力渐渐耗尽,泪水却越来越多。她把所有的委屈和愤恨都发泄在这个不知所谓的女忍身上,全然不顾她元红初破,痛叫连连。

对于程宗扬来说,这比自己动可有趣多了。只用挺着肉棒,那小女忍就一边“雅蔑蝶!雅蔑蝶!”地叫着,一边举着美美的小嫩穴自己送上门来,让自己结结实实干个爽。

这跟小女忍自己动还不一样,至少她自己动的时候不会这么玩命,丝毫不顾自己刚刚开苞,处子的嫩穴张得圆圆的,被大肉棒一插到底,干得鲜血四溅。

小女忍叫声越来越弱,潘金莲动作也越来越吃力,她扒着女忍的臀肉,用力撞在程宗扬腹下,喘着气道:“射进来!”

程宗扬挑了挑眉毛。

潘金莲恨声道:“让她受孕!”

少女尖叫道:“以压大!不要!”

潘金莲露出一丝快意,用挑衅的目光盯着她道:“你不是想害我吗?现在我要让你被强暴受孕,让你怀上施暴者的孩子,让你屈辱地挺着大肚子,让你用自己的子宫养育仇人的孩子,让你一辈子都洗不清耻辱,一辈子都摆不脱,一辈子都忘不掉!”

她抬起美绝人寰的面孔,对程宗扬尖声道:“射啊!你还等什么?搞大她的肚子!报复她啊!”

程宗扬挑了挑眉,吹了声口哨。

这才是自己认识的潘金莲。虽然经过光明观堂多年的熏陶,使她一出场就带着圣洁的仙子光环,但能说出“大郎,吃药了”这种话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圣母?

“好主意!”程宗扬赞许道。

“不……不可以!”少女圆圆的眼睛中满是惊慌。

“你们倭女不都喜欢借种吗?”潘金莲用讽刺的口气讥诮道:“满足你的梦想,不用谢我。”

“不!”

程宗扬笑道:“抱紧她,我要射了!

潘金莲抱着忍者少女的屁股,像是要把那隻圆臀挤碎一样,用力顶在程宗扬小腹上,让他的阳具深深楔进少女的嫩穴,抵住宫颈口。

少女痛叫着挣扎起来,但失去控制的身体就像一块任人宰割的美肉,能够做出的反抗微乎其微。程宗扬伸手抓住少女的双乳,笑道:“还挺有料。"说着挺起阳具,在她体内尽情喷射起来。阳具在处子紧致的蜜腔中跳动着,一股一股浓精喷射而出,点滴不剩地灌进她鲜嫩的子宫内。少女发出一声悲惨的鸣咽,还有些稚嫩的子宫被精液灌得满满的。接着腹下一酸,一股热流淌了出来。却是子宫突然的膨胀鼓起,压迫到了膀胱,使她尿液失禁漏出。

旁边的孙寿笑了起来,“好不中用,刚开苞就被主子干尿了。”

成光笑道:"尝过主子的大肉棒,她这辈子都忘不掉主子的好处。”

程宗扬又挺了几下,把精液全射在小女忍体内,然後拔出阳具,笑道:"辛苦你了。”潘金莲终于鬆开手指,然後一把夺过程宗扬握着的手电筒,在他惊讶的目光中,重重捣进少女穴内,堵住宫颈口。

一支蜡烛烧到尽头,灯芯闪了一下,倒在遍地流淌的鲜红烛泪中。

忍者少女裸着身子伏在天井中,被摆成伏地挺臀的屈辱姿势,那支手电筒插在她朝天挺起的臀间,光柱以近乎垂直的角度笔直射向天空。

潘姊儿的报复心真够强的……

不过这小女忍既然敢来刺杀自己,就应该有付出代价的觉悟。反过来说,如果她刺杀得手,不光自己死定了,当时在场的潘姊儿,包括孙寿和成光全都丧失反抗能力,只怕都要性命难保。

潘金莲屈着双膝,侧着身子坐在水池边,髮丝湿淋淋贴在脸上、颈侧,倍显妩媚。她如雪的白衣已经湿透,此时扯下半边,露出一隻圆润丰满的雪乳,一滴水珠悬在她殷红的乳头下,将滴未滴。亵裤被褪到脚踝处,裸露着曲线动人的粉臀玉腿,在灯光下白得耀眼。

程宗扬笑道:“金莲你好啊,大家又见面了。”

潘金莲掩面的轻纱掉在耳侧,那张媚态天生的面孔满是泪痕,灯光下却没有多少凄清和哀伤,反而流露出一番入骨的媚意。

程宗扬暗自嗟叹,潘姊儿也真够倒霉的,天生一张二奶脸。唇角微翘,不说话就带着三分笑意。眼角微挑,目带桃花,面无表情都像是含情脉脉,随便看人一眼,就跟故意撩人一样。

那些长得醜的,笑起来跟哭一样难看,可潘姊儿哭着都仿佛带笑;别人生气的时候,怒火万丈,潘姊儿愤怒的时候,怎么看都像是打情骂俏;别人不高兴,脸上写着别惹我,潘姊儿不高兴,脸上写着来哄我;别人正经的时候一本正经,潘姊儿正经的时候一脸的娇媚——都长成这样了,你还在江湖里混什么啊?还不如给我当二奶算了。

寿奴拿过一方丝帕,帮主人擦拭肉棒上的污物。丝帕的影子晃动着,在潘金莲媚致的红唇上留下斑驳交错的影痕。

“义姁呢?她怎么没来?”

潘金莲默默看着他。那根刚刚射过精却仍然怒涨的阳具,就那么直挺挺地横在她面前,近在毫厘,呼吸相闻,她却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

这根阳具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甚至还亲口品尝过它的滋味。她曾经无数次从梦中惊醒,梦到那根阳具带着邪恶的力量,一直顶到她喉咙深处,让她难以呼吸。无数长夜中,她反复感受到那种窒息和压迫感,喉头和舌尖似乎还残留着它的味道和温度。

她已经预感到自己接下来的遭遇。无论自己做什么,都不可能摆脱失身的悲惨结局。他不会放过自己,自己也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

潘金莲美目中流露出一丝绝望,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以死保住清白,以免给师门带来无法洗去耻辱,但他怎么可能给自己自尽的机会?

“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只要你把义姁送回来,我今天就放过你。”

潘金莲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他会放过自己?但紧接着,她眼中的光亮就熄灭了。先不说这个奸贼的承诺是否可靠,即使是真的,她也不会为了自己而出卖同门。

“本侯一言九鼎,只要你答应,我立刻放人,怎么样?”

“我不会出卖同门,你杀了我吧。”

“好端端的,干嘛寻死觅活的?”程宗扬露出大灰狼一样的笑容,“潘仙子修为精深,当日的舌灿莲花,本侯已经领教过了……”

潘金莲迸出羞愤的泪花,“畜生!”

“本侯跟你打个赌。”程宗扬拿过一支刻香,在烛焰上点燃。

“只要你能在一炷香内,让本侯也射一回,我就放你走。怎么样?”

“你去死!”

“我数三下,你不答应,就当我没说。”程宗扬笑眯眯道:“等我数完,就把她的穴道解开,换她来给你推屁股。”

潘金莲玉脸一下变得雪白。

“一、二……”

潘金莲红唇颤抖着,终于没能说出拒绝的话语。

“三!”

潘金莲默默闭上眼睛,红唇微分。

一个滚烫的物体顶到她冰凉的唇瓣上,接着那奸贼戏谑的声音笑道:“亲爱潘仙子,请开尊口。”

良久,潘金莲终于认命地张开红唇,任由那根阳具捅入自己口腔,贴着舌尖一直顶到舌根底部,深深插进喉咙里面。

两行珠泪顺着如雪的香腮滑落,来自光明观堂的仙子红唇间含着那根粗硬的阳具,明艳而妩媚的面孔贴在他的腹下,精致的琼鼻触到他的腹肌,口腔中是又热又硬的雄性器官,呼吸中满是充满侵略性的雄性气息。

肉棒在口中搅弄着,挑起她的香舌。硕大而坚硬的龟头在柔软的香舌上来回滑动,仿佛要将它的气味留在她的唇舌和喉咙深处。

真气受制,她只剩下常人的力道,面对一个六级修为的恶魔,即使拼尽全力咬下,也不过是蚍蜉撼树,伤不了他分毫。更何况粗大的棒身迫使她嘴巴张到最大,连咬下都成了难事。她所能做的只有吞咽。

阳具在唇间进出着,龟头带着口水捅进喉咙,然後拔出,然後再次进入。往复抽送,循环不已,仿佛要插到天荒地老,岁月尽头,今生今世永无休止。

“快瞧!”耳边娇笑声响起,孙寿对成光说道:“潘仙子都流口水了呢,看她吃得多香。”

成光道:“不知道馋了多久,含着主子的阳物就不鬆口。”

潘金莲一时间羞窘欲绝,她试图吐出肉棒,却被他捏着下巴,无法挣脱。

“哎哟,”孙寿拖长声音道:“仙子害羞了呢。”

“什么仙子?还不是天生的淫材儿?光用口就浪成这样,等被主子开过苞,还不得浪得淌水?”

孙寿和成光你一言我一语,揶揄着这位来自光明观堂的高徒。

正当潘金莲挣扎着想要避开时,那奸贼忽然道:“亲爱的潘仙子,你的时间不多了。”

潘金莲惊醒过来,她睁开眼睛,只见那支刻香已经烧去一半,要不了多久就会燃尽。

迟疑了一下,潘金莲忽然伸手抱住他的腰背,主动吞吐起来。

她不顾一切地伸直喉咙,任由龟头捅进自己咽喉,撑开喉头的软肉,粗暴地顶进食道。舌根被压迫时的呕吐感,使她胃中不住翻腾,气管被口水呛到,肺中传来撕裂般的痛意,但她丝毫没有停止,似乎这一切都是对自己的惩罚,让她对今晚的失败和教训刻骨铭心。

刻香越来越短,三分之一……

五分之一……

十分之一……

舌根和下巴越来越酸,但她丝毫不敢停止。

终于,在她拼尽全力地舔舐和吞吐下,那根阳具有了喷发的迹象,撑满口腔的棒身又胀大了几分,表面凸起的血管虬张着,越来越热,传来心跳的律动。

就在爆发的一刻,忽然“啵”的一声,那根阳具从口腔中拔出。

潘金莲错愕地睁大眼睛,只见那刻香只剩下最後一点红光,但还没有完全熄灭。

果然,自己又被他骗了!潘金莲悲愤交加,“你——”

话刚出口,那奸贼已经像野兽一样猛扑过来,将她压倒在地上,然後握住她的双膝往两边一分,阳具直挺而入!

“不——”潘金莲发出一声凄叫。

下身传来一阵痛意,阳具狠狠捅进那隻未经人事的蜜穴,穴口仿佛撕裂般被撑开。

“不要……不要……”潘金莲哭叫着拼命推开他,“你又骗我!”

耳边传来程宗扬无奈的声音,“潘仙子,你要再乱动,我一不小心,可就真进去了。”

“你……”潘金莲泪眼模糊地望着他,意识到他并没有真进去,而是浅浅插入少许,龟头正顶着自己那层处子的象征。

“乖乖躺好,把腿分开……很好。”

程宗扬笑眯眯看着她,然後在她软腻的嫩穴内喷射起来。

潘金莲怔怔看着他,下身的穴口紧紧裹着龟头,感觉着它在自己处子的嫩穴中剧烈地跳动着,滚热的精液从龟头喷出,穿过处女膜上的孔隙,一股一股射进自己体内。

看着那张媚艳的娇靥,程宗扬忍不住俯下头,想吻住她的唇瓣。

潘金莲侧过脸,试图避开,程宗扬道:“再乱动,我就干进去!”

潘金莲不敢再动,只能被他吻住唇瓣,接着那双手毫不客气地伸到胸前,把玩着自己的双乳。

不知过了多久,喷射的精液终于停了下来,程宗扬却丝毫没有拔出的意思,仍将龟头塞在她小穴内。

好不容易挣开唇瓣,潘金莲眼泪汪汪道:“你还不放开我?”

程宗扬坏笑道:“想让我放开,你得这么说……”

他贴在潘金莲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然後又充满威胁地挺了挺下身。

潘金莲玉脸时红时白,最後终于艰难地说道:“老公,金莲被老公的大……大鸡巴射得好爽,小……小穴都被老公的精液灌满了……”

潘金莲羞愧地闭上眼睛,“金莲的小穴最……最喜欢老公的大鸡巴了……金莲被老公射得好开心……”

程宗扬大笑着在她嫩穴内挺动了几下,然後拔出阳具。

忽然一阵清脆的掌声响起,接着是一片银铃般的笑声。

潘金莲茫然睁开眼,只见天井中不知何时已经站满了围观的看客。小紫抱着雪雪,笑吟吟朝她眨了眨眼睛。然後是阮香琳、蛇夫人、惊理、罂粟女……

一个个笑靥如花,将她最屈辱,最狼狈,最不堪入目的一幕尽收眼底。

潘金莲像受伤的小兔一样惊呼一声,双手捂着面孔,泪水在她风流妩媚的玉脸上恣意流淌。

◇    ◇    ◇“刺客越过摩尼寺,往南逃进青龙寺所在的新昌坊。那边有人在暗中接应,把线索和痕迹都扰乱了。不过我们在沟渠中找到一隻鞋子。”

蛇夫人拿出一隻丝履,邀功似地递了过来,“那刺客是个女的。”

是个女的?来了三拨女刺客?程宗扬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怎么和一众使节纷纷跟自己有关这么像呢?巧合?还是有人在做局?

三拨女刺客,一个光明观堂的女弟子,一个黑魔海的东瀛女忍,还有一个来历不详,很难说她们互相之间有关系。而且三名女刺客自己吃掉一个半,这要是有人做局,难道是故意给自己送菜上门?

程宗扬刚才吃得挺痛快,心情也不错,因此没有给蛇奴脸色看,只和气地说道:“就捡了隻破鞋,你还有脸拿出来?”

蛇夫人讪讪地收回鞋子,朝小紫看去。

小紫笑吟吟道:“大笨瓜,又心软了?”

“什么心软不心软的!”程宗扬一脸严肃地说道:“我是突然想起来,万一潘姊儿也练过凤凰宝典呢?本来给潘姊儿开苞是件挺美好的事,可万一我刚干进去,潘姊儿直接暴毙挺尸,我的心理阴影得有多大?”

程宗扬感慨道:“我是为自己着想,才暂时放她一马。你以为我真有多好心呢?”

“万一她没练过凤凰宝典,万一她开过苞也不会死呢?”小紫笑道:“万一程头儿不但没有心理阴影,反而打开新世界,喜欢上奸尸了呢?”

程宗扬一脸狞笑地说道:“对啊,万一我喜欢上奸尸呢?干一个死一个,哼哼哼哼……你就不怕吗?”

小紫眨了眨眼睛,“为什么要怕?”

“奸尸啊,就我现在这能力,一天少说也得干死七八个。去哪儿找这么多女人呢?”

“简单啊。”小紫道:“把鹤羽剑姬做成尸妓就好了。你要想换换口味呢,还可以把苏妲己啊,剑玉姬啊,齐羽仙啊,闻清语啊,小玲儿啊,都做成尸妓。有老有小,有熟妇,有御姐,还有童颜巨乳的小姑娘,包程头儿你满意。”

程宗扬脸垮了下来,“赶紧打住!你个死丫头,比释特昧普那帮家伙还要变态。”

“他们可是比你想像得更变态呢。”小紫说着,将一隻银白色的物体放在案上,“呶,自己看吧。”

程宗扬皱起眉头,“死丫头,你去青龙寺了?”

“正好路过啊。”

“那鬼寺庙一股子邪气,以後离远点。”

程宗扬一边告诫,一边按下播放。

上一章: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一章 红芳乱斗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一集 吴钩霜雪 第三章 天雷业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