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三十章 刑部大街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不如归去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三十一章 用人之道

北镇抚司。

丁寿在自己的签押房内痛苦地揉着太阳穴,案前站着的钱宁和杜星野同样愁容满面。

「还查不出人来么?」丁寿问。

二人摇头。

「这小子也是倒霉催的,李阁老都不愿声张此事,那帮酸子偏偏传得满城风雨,惹得刘公震怒,非要查出人来不可。」丁寿想起来就头疼。

「匿名揭帖这事有几个会对人明言,都下最不缺的便是这般无事生风的文人士子,国子监里便养着几千号吃饱没事干的,属下等确实无从下手。」钱宁也开始诉苦。

「朝廷月给廪饩,竟养些这般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的穷酸书生,一天到晚给咱爷们找事。」

丁寿越说越是火大,「不行,这事不能光落到锦衣卫头上,三法司那边也该动弹动弹了。」

***    ***    ***    ***

三法司衙门并不和其余衙门公署一般在长安街南大明门两侧办公,而是坐落在西城距离蜡烛寺不远的刑部大街上。

丁寿等一干锦衣卫的马匹刚到三法司牌楼前,便被一群看热闹的吃瓜群众给挡住了。

「怎么回事?过去看看。」丁寿示意。

打听消息的锦衣卫很快过来回话,「卫帅,巡按御史王时中戴重枷在都察院前示众,王妻过来探视,见其夫病重,一时大恸,拦着刘都堂的轿子哭求喊冤。

「王时中?是他呀。」丁寿恍然想起,前几天江彬给他的信中提到过一笔,御史王时中巡按宣大,严刑峻法,宣府守备以下武官被他一口气逮了上百,宣府武官人心浮动,江彬也求他帮忙活动下位置,远离是非之地,不过还没等他动手,丘聚的东厂便得到消息,将王时中给拿到诏狱了。

最近的北镇抚司里进进出出的好不热闹,丘聚为了帮刘瑾立威可是下了死力,东厂番子无所不用其极,问题是东厂没有监狱,拿了人直接往镇抚司一塞,搞得诏狱里都快人满为患了。

说心里话,丁寿是觉得王时中确实有些冤枉,他拿人也是有凭有据,不过动静实在搞得太大,江彬那本乡本土的都不愿在宣府待了,估计也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

不过这事关系不到二爷身上,你东厂拿人,我锦衣卫就关着,该廷杖廷杖,该除名除名,反正这些人和自己都没什么交情,谁教你们倒霉犯人手上了呢,不过刘宇的轿子被人拦了这么开心的事,丁二怎能不去看个热闹,在宣府闪了老子那一下,而今可还记着呢。

「刘都堂,你与拙夫在宣府共事,当晓得他的为人,他实在是冤枉啊!」

一个妇人跪地扯着刘宇官袍不撒手,嚎啕痛哭,二人不远处一个去了官服的中年男子颈带重枷,神色萎靡,奄奄一息。

「王夫人,你这样子成何体统!」

刘宇扯了几下官服下摆,没有抽开,若是丁寿易地而处,估计就直接动手推开了,若是妇人有几分姿色,少不得还会趁机占上一把便宜,可他刘至大在众目睽睽下还干不出这不要脸的事来。

「王夫人,刘某也是爱莫能助,好在禁中有令,尊夫枷满一月便可开释,你且宽心等待几日,便可夫妻团聚……」刘宇无奈,只得放下身段劝解。

怎料王妻也是个泼辣性子,见哭求无望,当即跳了起来,「放屁,你看我家相公可还撑得到一个月!」

「王夫人,你也是诗礼人家,怎可出语如此粗俗,与市井泼妇何异!」刘宇瞪起了眼睛。

「呸!」刚摆出一副官威的刘宇便被迎面一口浓痰喷得斯文扫地。

王妻犹嫌不足,喋喋不休道:「我家相公要是有个好歹,老娘我也不活了,还谈什么斯文体统!刘宇,我告诉你,你今日若不放了我家官人,老娘便把你那些脏事全抖落出来。」

「笑话,本院堂堂正正,有何脏私可被你指责。」刘宇一派正气凛然。

王妻冷笑,「你总督宣大时,不止一次嘱托我家相公对属下赃官污吏网开一面,难道忘了不成?可要老娘把那些人名一一列举出来。」

刘宇重重咳了一声掩饰脸上尴尬,放缓语气道:「王夫人休要道听途说一些无影之事,道夫兄境遇刘某感同身受,只是刘某人微言轻,便是有心也是无力呀……」

「我打你个有心无力的老悖晦!」王妻上前一把揪住刘宇胡子,「天下人谁不知道你对刘瑾吮疽舐痔,朋比为奸,现而今跟我说什么有心无力?!爱莫能助?!」

「你个疯婆子!以下犯上,该当何罪,左右与我……哎呀!」刘都堂的一副美髯就此不保。

都察院的衙役此时也顾不得男女大防,纷纷上前拉扯,怎奈王妻如今发了性子,谁人也捂不住。

「来呀,来呀,刘宇,你今日不杀了老娘,明日我便去敲登闻鼓,让你去给我相公陪绑!!」

刘宇心里叫苦,好好的回来接掌什么都察院,说得好听一院都堂,位列九卿,下辖十三道监察御史一百一十人巡查天下,可这帮言官喷子们疯起来谁能拦得住,天知道哪天就搞出个大新闻,到时替他们背锅也就算了,这连家中婆娘也这般泼辣,这大明天下还有没有个老实人当官的地方了。

好不容易手下人将王妻拉开,刘宇心疼地整理自己这副保养得宜的美髯,冷不丁抬头看见了抻脖看热闹的丁寿。

也怪丁二爷骑着苍龙驹太过显眼,比旁人都高出一头,他又笑得最肆无忌惮,在人群里十分扎眼。

王妻被拉开后并不罢手,呼呼喘了几口气便要再战,猛然听刘宇道:「王夫人且慢,尊夫而今是被羁押诏狱之中,这位大人便是当今缇帅丁南山,位高权重,分属应当,营救道夫兄一事还要着落在他身上。」

丁寿正被场中闹剧引得咧嘴大笑,刘宇呀刘宇,你也有今天,王时中的老婆果然是个人物,就是这骂得形容词有些……反胃。

正看得开心的丁二爷突然被刘宇祸水东引,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便见王妻猛然转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丁寿心里咯噔一下:刘宇,你大爷的!!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不如归去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三十一章 用人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