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丧仪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夙愿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二十八章 灵堂

刘瑾府,花厅。

一个个木箱被揭开了盖子,成堆的银子白花花耀眼。

「这是小子用伪银替换下的两万两漕银,入库已是不能了,便请公公勉为其难的收下吧。」丁寿指着银子道。

刘瑾正持着把银柄剪刀修剪一株美人蕉盆载,看也不看这些银子,「这趟辛苦了,自个儿留着吧。」

「也算小子一番心意,您就别客气了。」

「各地镇守太监都在给咱家送银子,轮不到你身上。」

丁寿犹豫了下,「恕小子直言,各地镇守的银子也是搜刮而得,倘若激起民愤……」

「民怨一起,就把他们抄家拿问,」刘瑾手上用力,「咔嚓」一下剪断一截花枝,「中官治罪,那帮酸子乐见其成,容易得很。」

「您是要借这个机会,清理各地王岳党羽?」见刘瑾转目看来,丁寿连忙低头,「公公高明。」

「贵人念叨你久了,明儿个记得进宫问安。」刘瑾绕着三尺见方的四窑方圆盆继续修剪。

「小子还有个事要请教,魏国公小公子徐天赐想要谋个前程,我想着把南京锦衣卫交给他打理,一来和徐家搭上关系,再来……」

「这是锦衣卫的公事,你看着办。」刘瑾抬头笑笑,「你也不小了,该自己拿主意了。」

没明白老太监说的是不是反话,丁寿只得茫然称是。

***    ***    ***    ***

暮霭沉沉,丁寿伸着懒腰出了紫禁城午门。

「吏科李宪。」

「吏科张瓒。」

「工科许天锡。」

随着杨玉的一声声唱和,一个个面容疲惫的给事中有气无力的应声出了值房。

「老杨,忙什么呢?」

听见丁寿招呼,杨玉连忙一路小跑迎了过来。

「卑职见过大人,许久不见,大人康健。」

「甭客气,你现在也是堂堂佥事,管着殿廷禁卫,不用这么大礼。」丁寿抬手让杨玉起身。

「还不是靠大人提携。」杨玉谄笑道,「您老这时候才出宫?」

「别提了,大清早进的宫,太后非留着用午膳,下半晌又陪陛下跑了阵子马,西苑那边查看了一番豹房工程,陛下那里又拉着用晚膳,唠了一阵子家常,这可不就耽误到现在。」

丁寿一副无奈的神情,眉眼间却掩饰不住的嘚瑟。

杨玉识趣的举起双手拇指,「嘿,要不是大人您呢,这满朝文武,您这恩宠是独一份,旁人眼红不来!」

有人捧臭脚,丁寿乐得再多客套几句。

「这帮子给谏怎么这时候才出来?」

「刘老公有令:这般给事中每日寅时报名而入,酉时唱名而出,值房办公,不得懈怠。」

「办公七个时辰!」丁寿掐指算算,抛去吃饭和在路上耽搁的时间,这帮给谏一天到晚也没几个钟头能睡觉了。

丁寿瞧着一个个给事中们浑浑噩噩,行尸走肉般的模样,庆幸先把王廷相打发走了,不然这高强度的工作时间,非把人累傻了不可。

杨玉冷笑,「刘公公的本意,也是让这帮大头巾们没时间想旁的事。」

***    ***    ***    ***

锦衣卫,北司正堂签押房。

面对积压如山的案牍,丁寿愁得直揉额头。

「老杜,有什么公事捡紧要的说,我这忙一天了,急着回府呢。」

「魏国公徐俌幼子徐天赐,授职锦衣卫指挥佥事,掌南京卫事,内阁票旨已下。」杜星野称了声是,便开始按条奏禀。

「哟,几位阁老这么给面子,当天就办妥了,还有么?」总算是条好消息,丁寿心情不错。

「南京科道戴铣蒋钦等二十余人上疏参奏刘公,有条旨缇骑逮系锦衣卫狱。

」杜星野继续道。

「该!良言劝不住该死的鬼!!」

唇枪舌剑,还没震住这帮不怕死的,丁寿有种被轻视的挫败感,一拍桌案,气哼哼道:「既有明旨,下令南京锦衣卫……」

「大人,您这……」突然没了下文,杜星野不禁问道。

「将方才那道票旨压下来。」

***    ***    ***    ***

丁府,书房。

「这些时日府上一切安好,程先生那里也生意兴旺,王先生已经教出一批账房,分派接手各地生意……」

丁寿靠在太师椅上,百无聊赖地听着谭淑贞说着府上事务,觉得还是在外面自在。

「爷虽不在京里,朝廷恩赏仍是不断,年前宫里赐了二百斤水火炭下来……

「水火炭?什么东西?」丁寿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问道。

「这是雅称,实话说应叫」水和炭「,将煤粉用黄泥套模子黏和成饼,经久耐烧……老爷,您这是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些牙疼。」丁寿捂着腮帮子,真心为那帮弄点煤渣子和泥发家致富的穿越同行脸红。

「你接着说。」

「宫里赐下来的非比寻常,是蔚州出产的上好石炭,置在香炉中,无烟无滓,其灰如雪,天下亦可称最。奴婢寻思,还是等老爷您回来享用。」

「一般死物,谁用不是用,你们各自分了吧。」丁寿毫不在意,「既跟了我,便也别亏了谁。」

谭淑贞笑道:「知道老爷体谅奴婢几个,可咱府上用度并不差了,可人姑娘院子里所用的香饼,便是用细纨筛出的炭粉,以梨枣汁合成的,不但一烧终日,还有果香散出,南朝徐陵有诗曰:奇香分细雾,石炭捣轻纨。说的便是此物。」

唉,腐朽堕落的封建社会生活,我越来越喜欢了呢,丁寿伸臂,骨节一阵轻微脆响。

「老爷,这段日子的府中账目,请您过目。」谭淑贞将一本账册递到丁寿面前。

「每次回来都看这劳什子,无趣。」

丁寿一把将谭淑贞拉到怀里,手滑入衣襟,摸着一团滑腻丰盈的乳峰,淫笑道:「有没有想爷呀?」

「爷……」谭淑贞不安地扭动了下身子,「您还是先看账册吧,奴婢也好交差。」

「看归看,你也别闲着呀……」

谭淑贞含羞点头,柔软丰腴的身子缓缓滑下,埋入了丁寿衣袍下摆之内。

「王朝儒来过府上?」

「啧啧……嗯……王公子没有……啧啧……明说来意,不过……啧啧……看他手头应不宽裕……唔——」

丁寿隔着衣摆,将螓首猛然摁了下去,直到感觉琼鼻已贴近小腹肌肤,仍是不肯放手。

「咕咕……呼呼……」只听到谭淑贞喉咙滚动与鼻腔艰难的呼吸声。

丁寿闭目感受喉腔内的挤压吸吮,过了几息才猛然放手。

谭淑贞忽地一下闪了出来,鬓歪钗横,眼角已被呛出泪水,哗啦啦一团口水由唇角滴落在胸前衣襟上。

「专心干活,没让你答话不许出声。」

「是,婢子知道了。」谭淑贞点头,不等丁寿发话,撩起衣摆,又钻了进去。

享受着逐渐精湛的口技伺候,丁寿继续一目十行地扫视账目,嗯,等等……

「这个丧仪是怎么回事?」

不听回话,谭淑贞吸吮得更加卖力,丁寿清楚地感觉到两颗卵子交互在檀口内含进吞出,舒服得他直吸凉气。

「齐世美死了?嗯——」

舌尖突然在马眼处一滑,似乎香舌尖端都进入了几分。

舒服地一声哼哼,丁寿倒在椅子上。

「也不用干得这么……嘶嘶……卖力……这话可以回了……哎呦别……别特么叼着不放呀……」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夙愿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二十八章 灵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