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二十三章 借题发挥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二十二章 墨玉梅花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二十四章 除夕

京师,右顺门便殿。

隆冬时节,北方严寒,奉天门早朝要是再冻坏了一干大臣,各部衙门可就彻底歇菜,于是在例行的一跪三叩首礼节之后,移驾右顺门,有事在便殿里商量,没事的各回各衙门办公。

「启奏陛下,陈熊一案会审决议已出,绍兴卫指挥陈俊督运漕粮不严,致使粮秣浸润,又擅更成法,贸银输京,罪在不赦,应处枭首极刑;平江伯陈熊总兵漕运,驭下不严,有失官箴,拟谪其远戍海南,请陛下圣裁。」首辅李东阳领衔奏报。

「老刘,你怎么看?」朱厚照偏头问一旁的刘瑾。

「陈熊贪赃徇私,诸多不法事罪证确凿,何以侥幸不死。」刘瑾躬身道。

「陛下,陈熊督漕以来并无大失,虽历银船劫案,但其居中谋划,调度有方,寻回失银功不可没,现五十万两漕银已分入太仓、内库,请陛下悯其辛劳。」

韩文出班奏道。

李东阳同样诚恳言道:「陈熊罪不及死,念其祖瑄有功漕运,利在社稷,请陛下宽宥其罪。」

「这事你们便和刘瑾商议着定吧,朕乏了。」银子入库了,对小皇帝便是最大的安慰,有操心这些乱七八糟事的工夫,还不如在西苑跑马射箭呢。

「陛下,臣刘瑾尚有他事奏禀。」

已经起身的朱厚照只得重又坐下,暗道老刘今天这般不晓事。

「韩尚书所言缴存内库的金花银,经内府勘查,有伪银夹杂其中。」

「什么?」朱厚照拍案而起,丢银子已经够操蛋了,怎么还敢掺假。

「韩文,你敢用赝银充库?!」小皇帝真的怒了,这帮左班文官是越来越过分了,用银子不给就算了,还用假货搪塞,真以为太祖子孙不敢杀人呐。

「陛下,老臣不知。」韩文立即跪下开脱,「漕银由淮安押送,臣只是按规支送,并无他事。」

「这么说,是陈熊追银不力,以假充真咯?」刘瑾阴笑,「平江罪加一等,死罪难逃呀。」

「这……」韩文支支吾吾,以头触地,「老臣失察,请陛下降罪。」

「朕当然会治你的罪,户部上下脱不开干系!」朱厚照咬牙切齿地说道。

「陛下息怒,好在伪银入库数量不多,臣只担心太仓那边……」刘瑾不失时机地递了一句。

「彻查太仓,连银库和粮库一起查了。」朱厚照狠狠瞪了一眼韩文,「你给我下去!」

眼看韩文失魂落魄地退了下去,性情刚介的左都御史张敷华突然出班奏道:

「陛下,前番山东巡抚都御史朱钦参奏中官刘瑾途中谋害王岳、范亨等一事未有下文,东西二厂及锦衣卫冗员万千,靡费帑银无数,却迟迟不得侦破要案,其中岂无上下相蒙,徇私舞弊之处。夫国家大事,百人争之不足,数人坏之有余,请陛下明察,勿以近臣而坏祖宗法度。」

「陛下,老奴持身不谨,致有谣诼中伤,累及陛下圣明,请陛下严惩,以昭人心。」

刘瑾不作一句辩驳,直接跪下请罪,话里话外全是替小皇帝着想。

「老刘,起来。」朱厚照冷冷扫视群臣,「朕不妨告诉你们,王岳等恶奴悖主,本该论死,是刘瑾在朕面前苦苦哀求,才有了遣戍南都之事,他若要杀人,何须要在临清动手。」

「倒是你们,」朱厚照说着来了脾气,「三法司保荐的都是些什么人?若非你们口中无用的锦衣卫恰逢其时侦破奸谋,朕这三司堂官怕还被白莲妖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吧!」

刑部尚书闵珪、大理寺卿杨守随一同出班,与张敷华同声请罪,没法子,谁教自己有眼无珠荐错了人呢。

眼见这事就此揭过,刘瑾反不愿撒手了,暗暗打了个眼色,老当益壮的焦阁老立即站了出来。

「启奏陛下,御史张禴参奏都御史朱钦巡抚山东时,变革成法,不恤民生,禁止当地百姓酿酒。」

礼部侍郎王华立即道:「陛下,此事臣知其情,鲁人酗酒闹事,恶风不止,朱懋恭为复淳厚民风,遂有此政令,事出有因,不宜深究。」

「少宗伯,他朱钦当的是皇明的官儿吧?」刘瑾阴阳怪气道。

「刘瑾,你此话何意?」同年车霆进了诏狱,同窗好友谢迁被撵回了家,王华看刘瑾一百二十个不顺眼。

「无他,咱家还以为他是前宋的官儿呢,咱大明朝可没有」榷酤「这玩意。

」刘瑾慢悠悠道。

一干朝臣人人色变,刘瑾这帽子扣得有点大,大宋朝每年收那么些商税,可不是靠什么经济繁荣商业发达玩出来的,靠的是无休无止的「禁榷」制度,盐、茶、煤、酒无所不包,全为国家经营,禁止民间自由贸易。

「国家专卖」起源还是那位妓女的祖师爷管仲老先生,老爷子为了「富齐」

是招数不断,「官山海」制度将盐铁列为官府专营,为春秋各国及后世效仿,汉初无为而治,废除专营制度,到了汉武帝因为和匈奴打仗太烧钱了,不但恢复盐铁专营,还将酿酒和冶炼全部收归国营,不过大汉朝不是一条道走到黑的死脑筋,到了汉昭帝时便进行过一次大讨论,编纂了《盐铁论》,认为朝廷管得太宽弊大于利,于是逐渐放宽盐铁专营,允许民间自行酿酒,关中地区的冶金行业可以民营,以后历朝历代又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禁榷」制度,但到了大宋朝这主意被人发扬光大,算是被玩出花来了。

其实可以理解,宋朝统治地方小,养了一堆的冗兵冗官,还要保持给士大夫们的高福利待遇,还有「岁币」那副担子压着,不琢磨出点花样来也玩不转,只是老赵家吃相难看了些而已。

不说什么总制钱、月桩钱、板帐钱、二税盐钱、蚕盐钱等等宋代人都「不可以遍举,亦不能遍知」的苛捐杂税,单就「禁榷」一项,便能把老百姓玩得欲仙欲死。

在大宋朝,酿酒的酒曲由官府垄断,禁民间私造,违犯者重至处死。官府严格控制酒的制售且课以重税,「历代榷酤,未有如宋之甚者」,景阳冈大酒店除非有官府背景,不然想「三碗不过岗」,除非把武二郎淹死在酒糟里。

反正老百姓吃苦耐劳,温水煮青蛙,一步步来,他们也习惯了,但步子要是迈得太大,可容易扯着蛋,燕云十六州在辽国统治下每斤盐不过十余文钱,结果大宋王师收复故土后,来了一手禁榷,盐价翻了二十多倍,老百姓绝对恨得挖了赵家祖坟的心都有,事实是赵家祖坟也的确没保住。

明代便吸取了这方面的教训,开国后逐渐放开了各种限制,酒自不必说,元代便废止了榷酤,民间只要领取执照便可开山挖矿,民间冶铁声势甚至超过官办铁厂,只不过对外要靠茶马、盐马等交易笼络外番,盐商们还要凭官引支盐。

「朱钦所为只为匡扶民风,风清政肃,并无苛捐之事,此乃欲加之罪。」刚回朝班的张敷华又蹦了出来。

不理张敷华,刘瑾转身向正德奏道:「东厂逻卒侦知,朱钦禁酿行连坐之法,有违犯者,诛连里邻,有乡民因惧罪自缢,朱钦阴使济南知府赵璜、推官张元魁重金收买亡者家人,阻其母进京上告……」

刘瑾面向张敷华冷笑道:「太祖云:治国之道,必通言路。总宪莫不以为这」言路「只为尔等冠带所设?」

「你……一派胡言!」刘瑾语出诛心,将张敷华这老君子气得面皮发紫。

「好了,着人将朱钦等三人拿办讯问。」朱厚照每次上朝都觉得心累,杂七杂八的破事没完没了,一个朝会搞得和大栅栏一样热闹。

「年根到了,今日起奏事封本便免了吧,各衙门也该封印了,除夕守岁后,众卿也都安心休假,过个好年。」朱厚照从龙椅上站起。

「臣谢陛下隆恩。」群臣齐声颂恩。

朱厚照随即转身说的话却闪了群臣的老腰,「今后中外之事,尽付刘瑾处置。」

「陛下……」李东阳白眉斜挑,心觉不妥。

焦芳已率先出声,「臣等领旨,恭送陛下。」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二十二章 墨玉梅花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二十四章 除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