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十集 今朝元正第四章 群钗贺岁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十集 今朝元正第三章 金樽共饮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集 今朝元正第五章 九天阊阖

第四章群钗贺岁待孙暖含酒为了他品过肉箫,程宗扬带着醉意走到对面席间,居高临下望着身下的女体。片刻后挑起唇角,“太后娘娘也在呢,差点儿没认出来。”

吕雉玉容沉静,默默闭着眼。

“祝辞都不会说了吗?”

吕雉清冷的声音道:“主子吉祥,大吉大利。”

程宗扬蹲踞在她臀后,摆好姿势,“老爷我累了,太后娘娘,自己动吧。”

周围传来讥诮的笑声,太后娘娘被主人收用过的消息已经传遍内宅,此时尽人皆知,尤其是太后娘娘被主子开过苞过后扶墙而出的糗态,被蛇夫人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番。若非紫妈妈没有允准,几名侍奴早就拿她作戏,尝尝太后娘娘的滋味了。

身前的美妇僵了片刻,然后翘起雪臀,用肛洞顶住那个硕大的龟头,向后挺去。

眼看着自己的阳具一点一点没入太后娘娘高贵的屁眼儿内,程宗扬不由心怀大畅,得意地吹了声口哨。

那隻柔软的屁眼儿被粗大的肉棒撑开,然后猛地一收,龟头已经纳入体内,却又被棒身撑紧,坚硬的龟头正卡在肛蕾处,被柔韧而充满弹性的肛门肌肉紧紧箍住,包裹得密不透风。

程宗扬朝她白腻的臀肉上打了一记,“继续!”

吕雉挺着圆臀,吃力地将肉棒纳入肛内。忽然间,那隻屁眼儿猛地一紧,夹着肉棒剧烈地颤抖起来。

却是身后的主人一手拿着酒樽,将里面蒸馏过的烈酒倒在美妇撑开的屁眼儿上。娇嫩的肛蕾和直肠黏膜被酒精刺激,一阵炙烧般的剧痛从屁眼儿一直延伸到体内,吕雉禁不住发出一声痛叫。

程宗扬一手按住她的腰肢,“啵"的一声拔出肉棒,将一樽烈酒全倒进她未来得及合拢的肛洞内,然后两手握住她的腰身,挺身而入。

被肉棒捅入的屁眼儿湿淋淋的,随着肉棒的进出,酒液一股一股飞溅出来,抽送间酒香四溢。吕雉被他侵犯时,肛内已经受了暗创,以她的忍耐力,此时也不禁痛得娇躯乱颤。

幸好程宗扬并没有幹太久,只插了十几下便放开她,伸手搂过前面的女体。

那女子娇声道:“愿主人年年有余,岁岁平安,财源滚滚,大吉大利……”

程宗扬笑道:“泉捕头口音越来越正了。”

泉玉姬激动地笑道:“奴婢得知主人要来长安,就一直在学,今天终于用上了。塞海保马尼,把得塞幼!新年快乐!啊……”

女捕头下身已经一片汪洋,程宗扬直接一捅到底,尽根而入。

“你跟我时候比她们几个都早,等唐国的事忙完,就辞了六扇门的差事,跟我回舞都。”

泉玉姬又惊又喜,“多谢主人!阿匝华一亭!请用力……”

在泉玉姬的竭力配合,不多时,这名六扇门的女捕头便两穴齐开,被主人采了花蜜。她跪伏在席间,媚眼如丝地含着酒水,吞吐着主人的肉棒。

此时已经有五名奴婢受过主人的临幸,竟然没有一人能够支撑到一百下,便都泄了阴精。剩下诸女暗喜之余,也不禁心头忐忑。她们从未想过自家主人全力施为之下,居然会如此威猛,既盼着自己能拔得头筹,又担心自己也和前面那些奴婢一样,不过数十下,便败下阵来。

程宗扬一视同仁,挨个收用过去。面前一名细腰丰臀的妖冶妇人赤条条伏在席间,媚声道:“奴婢寿儿愿主人龙体康泰,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程宗扬道:“把你的元阴献出来。”

寿奴乖乖献出秘藏的元阴,接着便被主人毫不怜惜地捣入。那根充满力道的大肉棒势如破竹,笔直幹入穴底,重重撞上花心。孙寿妖媚的面孔带着破体般的哀羞和痛楚,伏在主人身下婉转低叫,淫态横生。

那根肉棒一口气捣弄了百余下,接着“啵”的一声拔出,只见孙寿那隻风骚的大白屁股像触电般震颤着,穴口圆张,从穴内溅出一股浓白的黏液。

直到此时,孙寿才知道前面几人怎么如此不济。不是她们不中用,实在是主人的阳物太过强悍。以往与主人交合时,虽然也是狂抽猛送,没有多少怜香惜玉的温存,但这会儿主人挟着酒意,再不留手,强度岂止翻倍?

短短片刻的抽送,就像是经历了半个时辰,她下体从穴口直到花心,被肉棒捅弄过的部位仿佛被电击般微微发颤,阵阵酥麻混杂着痛楚的触感残留在娇嫩的肉壁上,久久不退。

这会儿即使一根羽毛拂过,自己立刻就会二次泄身……

孙寿念头刚转到一半,就发现自己错了。主人根本没用什么羽毛,仅仅是捅入后庭,自己蜜穴就像是被引爆一样,又一次泄出阴精。

寿奴好不容易捱过一百下,却接连泄了两次身,比起前面诸女,更显狼狈。

轮到惊理,这名最早入门的侍奴伏地拜贺道:“主子新年财源广进,大吉大利……”

程宗扬笑道:“近来很少见你用蛾眉刺,是不是学了什么新的功法?”

“奴婢与两位姊妹随卓奴学了一路剑法,正在习练。”

“一气化三清那个?”程宗扬之前听她们说起过。

“是太乙真宗的三清剑。三人联手合击。”

程宗扬道:“好好练,哪天舞给我看。”

“是。”惊理笑道:“到时奴婢们叫上卓奴,一起来舞。”

罂粟女笑道:“愿主人万事如意,八方来财……”

蛇夫人娇声道:“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六朝同贺,四海增辉……”

阮香琳道:“相公喜乐安康,吉祥如意……”

三名侍奴总算比那些奴婢强些,超过二百下才泄身。尤其是阮香琳,足足用了半炷香时间,伏在席上娇喘不已,淫声四溢。

最后剩下飞燕、合德姊妹,姊妹俩犹自穿着小衣,不好意思与那些侍婢一样在席间赤身裸体,任由主人淫玩。最后还是拉起纱帷,姊妹俩同入帷中,与夫君大人行了新年头一回房事,以此为夫君贺岁。

半透明的纱帐内,姊妹俩玉体横陈,敞着美穴与夫君交合行乐。外面爆竹声不住传来,帐内一对玉人香肌雪肤,花容丽质交相辉映,其美无度。

赵飞燕拥着他的肩背,一边承欢,一边温柔如水地在他耳边呢哝道:“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唱得真好。”程宗扬笑着挺了挺身,“赏你的。”

赵飞燕举着鸾穴,任他挺弄,娇声道:“多谢夫君。”

“过完正月,汉国就会宣布,太皇太后将于长安法雲尼寺出家为尼,”程宗扬道:“长秋宫那边,有胡情和凝奴就够了,只要你愿意,永远不回汉宫都没关系。”

“我呢?”赵合德道:“我要跟着姊姊,还有你……”

程宗扬搂住她的纤腰笑道:“你是小夫人,想跑都跑不了——等匡仲玉那边找到人,我就正式提亲,娶你们姊妹过门。”

“哦……”赵合德颦眉道:“插错了,不是这里……”

程宗扬笑道:“让你姊姊帮你剥开,你自己扶着。”

赵飞燕抿嘴一笑,伸出玉手,剥开妹妹的下体。赵合德双手扶着阳具,乖乖送进自己柔嫩的美穴中,仰脸道:“愿夫君龙体康健……”

帐内三人缱绻缠绵,难舍难分,帐外忽然传来一片笑声,却是蛇奴等人在拿那些不入等的贱婢取乐。

小紫一手抱着雪雪,一手拿着盛着血红色葡萄酒的玻璃樽,笑吟吟看着这一幕。

程宗扬张臂把她横抱起来,狞笑道:“死丫头,可就剩你了!”

小紫舒服地靠在他臂间,笑道:“好啊,你想人家怎么陪你?”

“当然是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爽一下!”

◇    ◇    ◇漏过三更,已是深夜,爆竹声仍不断响起。程宗扬抱着小紫坐在屋脊上,望着沉浸在欢庆中的长安城。这座庞大而辉煌的都城一眼望不到尽头,宽阔而平整的街道了无人迹,一座座四方的里坊内却是焰光烛天,将夜幕映成绯红的颜色,犹如破晓景象。

头顶传来哨声,夜宿的鸽群被欢庆的气氛惊醒,在空中飞过。夜幕下,数不清的佛塔、道观、寺庙全都点起灯火,其数以百十万计,璀璨夺目,使得天上的繁星都为之失色,让人分不清眼前是盛世长安城,还是天上白玉京。

小紫静静靠在程宗扬肩上,娇俏的面孔宛如宝石般精致,星眸在夜色间熠熠生辉。

“真漂亮……”

程宗扬深情款款地说道:“没有你漂亮。”

小紫笑道:“大笨瓜,你的技巧好生硬哦。”

程宗扬叹道:“我泡妞的技巧是差了点儿,可我也没处练不是?”

“大笨瓜,刚才开心吗?”

“你呢?”

小紫展颜笑道:“你开心我就开心。”

“我也一样。”程宗扬低下头,蹭了蹭她的鼻尖,笑道:“只要你开心,我就开心。”

“可是有人会吃醋哦。”

程宗扬失笑道:“不会吧?”除了紫丫头和赵氏姊妹,其他不是侍妾,就是奴婢,哪儿有她们吃醋的份?

不过转念一想,如瑶和丹琉还在舞都,婚后头一个新年就两地相悬,未免有些对不起她们。而且自己旅居在外,无法与林清浦联络,也和留守舞都的她们音讯难通。更别说远在南荒的凝羽,已经两年未见,想起来就有种揪心的感觉。

“不知道雲丫头她们这会儿在幹嘛呢?有没有跟雁儿、莲妞她们一起守岁,吃年夜饭,放爆竹……”

“别担心,朱老头这次再走,就不准备再回汉国了。离开之前,总得保证那个小家伙的平安。你的大老婆和小老婆,他也会顺便照顾。”

程宗扬确实一直在担心这事,如瑶、丹琉、雁儿,还有怀着刘骜子嗣的友通期都留在舞都,万一剑玉姬那贱人来个釜底抽薪,自己可受不了。

“他留在汉国,是不是要跟巫宗那个什么天王,达成什么协议?”

“你猜。”

“我智商只有你的一半,你让我猜?你要是再欺负我智商不够,我就……吃了你!”

程宗扬凶巴巴说着,作势要扯开小紫的衣衫。

死丫头躺在他怀里,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反而笑道:“给你吃好了。”

“真的?”

小紫笑吟吟道:“你猜?”

“我可以……”程宗扬抚摸着她圆润的美臀,“先吃一半……”

“大笨瓜,你连那个老婆婆都不舍得吃。”

“谁说我不舍得?我是没兴趣!”程宗扬凛然道:“再说了,她怎么就老婆婆了?还水嫩着呢。”

小紫噙着一丝狡黠的笑意,在他耳边小声道:“好吃吗?”

程宗扬噎了一下,吕雉那贱人!自己怎么吩咐的?绝对不许外泄!结果死丫头一转眼可就知道了。这要传出去,自己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程宗扬道:“你让我吃吗?”

“不要!”

程宗扬竖起一根手指,“只一下。”

“不可以!”

程宗扬抱住小紫,用下巴在她脖颈中使劲蹭着,“就要吃,就要吃。”

小紫被他鬍茬刮得又刺又痒,一边扭着脸躲避,一边道:“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就要!就要……”

“不要!不要……”

两人笑闹着,忽然坊外传来敲梆子的打更声。

坊内那些豪门大户宅中人影闪动,纷纷打开大门,却是已经到了元正大朝会上朝的时辰。

小紫从他怀中钻出,笑道:“程头儿,你该上朝了。”

程宗扬悻悻然站起身,“亲一个再走。”

小紫乖乖扬起脸,被他吻住唇瓣。

唇舌纠缠之际,难舍难分。忽然间,小紫精致的玉脸浮起一抹诱人的嫣红,她扭首移开红唇,一双美目水汪汪的看着他,声如蚊蚋地说道:“大笨瓜,以后给你吃……”说着飞也似地掠下檐角。

唇上传来淡淡的幽香,程宗扬呆立在屋脊上,嘴巴却不由自主地咧开,露出傻笑。

◇    ◇    ◇无数灯火从各坊涌出,汇集在笔直的大街上,犹如一条条流动的星河,涌向唐国的中枢所在——大明宫。

程宗扬换好上朝的袍服,跨上赤兔马。敖润在前提着灯笼引路,吴三桂跟在马后随行。

以程宗扬使者的身份,再加上唐国允诺的特殊礼遇,完全有资格乘车赴朝。不过段文楚专门叮嘱过,元正的大朝会不比常朝,除了在京的官员,各州都督、刺史、各节度使派遣的职官、一众属国的使节……都要入朝为唐皇贺岁。为了避免拥堵误事,上至宰相,下至郎官,这一天都会弃车乘马,甚至连随从都不敢多带。

一出门,只见一个熟人正在外面等着。那人剑眉朗目,唇红齿白,虽然脸上青肿未褪,眼圈还黑着,但丝毫不妨碍他人见人爱的帅哥形象,反而让人心生怜惜,忍不住想问到底是哪个该死的混帐,居然把名动京城的独孤郎打成这样?

独孤谓双手抱拳,躬身施了一礼,“下官独孤谓,奉命护送君上。”

与唐国谈判的条款中,专门提到唐国官方有保护舞阳程侯出行的义务。这差事出力还不讨好,出事是罪过,没出事被人说给成汉使献殷勤,也是罪过,又赶上年节,可谓苦逼到极点。

京兆府的官员们推来推去,结果差事抡了一圈,毫不意外地又落到了法曹参军独孤谓头上。理由是独孤参军跟舞阳侯打过交道,对工作情况比较熟悉,而且能力出众,一定能圆满完成组织上交待的工作任务。

独孤谓倒是很有觉悟,他一个从刑部六扇门借调的外来户,京兆府还不可着劲儿的用?苦活累活髒活全是他的,背锅顶雷扛包样样不缺。于是除夕之夜,别人在家喝着酒过的年,他蹲在程宅门外,喝着西北风过的年。

程宗扬笑道:“独孤郎,辛苦了。”

独孤谓连称不敢,然后紧跑两步,跟在马侧。

程宗扬只带了敖润和吴三桂两人,结果一上街才发现,自己带的随从还算多的。同住在宣平坊的尚书左仆射严绶,尚书右仆射卢钧两位尚书省的主官,都只带了一名提灯的随从。其余低阶官员都是单身独骑,自己拿着灯笼。

从宣平坊到大明宫的大街长十二三里,沿途各坊不断有官员或是乘马,或是步行,汇入上朝的队伍。满街灯火相望,衣冠载道,官员们戴着乌纱幞头,身着朱紫官服,依照品阶不同,腰间佩戴着金鱼袋、银鱼袋,一个个相貌堂堂,气宇轩昂,尽显帝国精英官僚的风范。

敖润在前面牵着马,一路上左顾右盼,程宗扬也觉得大开眼界。他此前只跟段文楚、独孤谓这些唐国官员打过交道,独孤郎自不用说,长安城有名的帅哥,段文楚也是相貌不凡。他原来以为只是个例,此时才发现,满大街的唐国官员,就没有一个长得醜的!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身材高大,相貌端正。

程宗扬禁不住道:“唐国官员都长相这么出众?”

“回君上,”独孤谓道:“唐国官员都要吏部考核才能出仕,先考的就是长相。”

听了独孤谓解释之后,程宗扬才知道,唐国士人通过科举,只是有了作官的资格,正式成为官员,还需要通过吏部的考试。考试内容共有四项,依次是身、言、书、判。

身是指外貌,须得体貌丰伟,相貌堂皇才算合格。言指口才,不能口吃或者口音太重。书指书法笔迹,最后的判是指通晓案牍公文。四项之中,相貌排在第一位,公务能力反而排在最后……唐国如此强盛,只能说明人家的选材方法还是很科学的,帅哥就是比醜逼有能力!

“长得醜点,连官都不让当,”程宗扬感叹道:“这是赤裸裸的歧视啊。”

独孤谓陪着笑脸,心里暗自嘀咕,领导这是对我有看法?可我都被打成这样了,还能怎么着?往脸上划两刀,哄领导开心?问题是这会儿你开心了,回头别的领导喜欢帅的,我怎么办?

程宗扬道:“独孤郎当年在身这一项上,想必是拔得头筹了。”

独孤谓干笑道:“君上见笑了。”

程宗扬忽然来了兴致,“哎,你说咱们两个,谁长得帅啊?”

独孤谓怔了一下,似乎是被他的不要脸给惊到了。我?独孤谓,长安城两百多万人公认的帅哥。你问我咱们俩谁长得帅,你心里就没点逼数吗?

独孤谓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是君上!”

程宗扬摇了摇头,“我不信。”

“真的!”独孤谓诚恳地说道。

“老敖,你来评评!”

敖润眼也不眨地说道:“当然是程头儿你长得帅!”

程宗扬扭头道:“长伯,你觉得呢?”

“那还用问?”吴三桂伸出大拇指,“肯定是君上!”

“是吗?那具体说说,我哪儿比独孤参军帅?”

吴三桂打了个哈哈,“我想想啊。”

“独孤郎,你说呢?”

独孤谓慨然道:“君上如日月,下官如萤火。哪里能比呢?”

“吹牛。老敖,你来说。”

敖润头也不回地说道:“程头儿,这得加钱啊。”

程宗扬放声大笑。独孤谓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失笑之余,也不由对这位程侯的印象略有改观。

沿着宽广的长街笔直向北,远远便能看到巍峨的宫城。越往前,城阙越发高大雄伟。长安城原本是整齐的长方形,最初的宫城位于北面正中的太极宫。因为太极宫位于洼地,地势较低,唐国又在长安东北的龙首原上兴建大明宫,作为帝国中枢。

大明宫东西长三里,南北长六里,面积几乎是紫禁城的五倍,本身就相当于一座巨大的城市。宫中山水相连,由龙首原分出的三道山岗横亘宫中,在岗上依次建有外朝的含元殿、中朝的宣政殿和内朝的紫宸殿,居高临下,气势恢弘。

大明宫之南,面向长安城方向建有五座城门,程宗扬沿街北上,正前方一座便是大明宫的正门,丹凤门。

这是程宗扬见过最宏伟的宫门,城门高十五丈,宽二十丈,下方分为五条门道,城楼更是高耸入雲,镶金砌玉,金碧辉煌,气象万千。披星戴月的入朝官员们从门前行过,人马小如蝼蚁。

待漏院位于丹凤门之西的建福门外。由于宫门要到夜漏尽后二刻方能开启,唐皇特命人在此建院,供入朝的官员等候,免受风雨之苦,因此名为待漏。

此时待漏院内已经汇聚了上千名官员,王公重臣、四方使节、文武官吏,在院中各寻位置,彼此揖手寒暄,一时间颇为热闹。

程宗扬在唐国没什么熟人,自己所处的又是客使区域,与李药师、王忠嗣那些武将不在一处,原想着随便打个哈哈,然后闭目养神就算完事。可没想到入内一看,居然遇到好几张熟面孔。

当头一位门牙掉了两颗,依然抱膝啸傲,旁若无人的风流名士,却是谢家那位浪荡大爷——谢无奕。

谢无奕正啸得高兴,见程宗扬进来,眼睛顿时一亮,起身道:“诶!这不是程贤弟吗?多日不见!你怎会在此?”

程宗扬也是一愣,“谢大哥?你怎么来了?”

谢无奕迎上来,把臂笑道:“张少煌那厮,去了临安便乐不思归!王丞相索性让他待在临安,玩够了再回来交差。桓歆他们都去了江州,找小侯爷玩乐,我就耽误了一天,结果被王老头抓了差,派来出使长安。你怎么也在此处?”

程宗扬笑道:“不对吧?谢大哥你要是不乐意,王丞相能把你派出来?”

谢无奕大笑道:“知我者贤弟也!久闻长安繁华,老兄我早有意一行。”

“谢大哥来多久了?”

“半个多月了吧?”谢无奕不在意地说道:“也许一个月?一个多月?”

好嘛,连自己来了多久都没数,这也是潇洒到一定境界了。

“石超也在长安,你们没见面?”

“石胖子也在?还真没留意。反正我这些日子就在平康坊住着,别的地方都没去。”

“你说哪个坊?”

“平康坊啊。怎么了?”

程宗扬明白过来,合着这位大爷在青楼住了一个来月?王茂弘莫非是气迷心了?居然把这么个不靠谱的大爷派来公干?

“没什么,我跟石超在宣平坊,离得不远。”

谢无奕在他手臂上捏了两下,笑道:“有空一块儿坐坐。”

程宗扬微微一怔,这位大爷居然也会使暗号?

两人一笑而罢,彼此揖手作别。

刚往前走几步,一个戴着长翅纱冠的乌衣少年上前拜倒,尖声道:“小的见过程主事。”

程宗扬停下脚步,“你是……小贯子?”

童贯扬起脸道:“正是小人。”

程宗扬忽然发现自己来这一趟是个错误,今日大朝会,自己作为汉使被邀出席,其他晋宋诸国也免不了有使节赴会。晋国还好些,自己没有官职在身,顶多是江州刺史萧遥逸名下的客卿身份。而自己在宋国可是有正式官职的:工部屯田司员外郎,宝钞局主事。

程宗扬对自己的身份问题一直不怎么在乎,六朝各自疆域广大,以这个时代的信息传播效率,自己多几个身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是当个小官还无妨,等地位高到一定程度,就难以掩饰了。比如自己舞阳程侯的身份,哪一朝都不可能放着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诸侯不去理会。

自己在待漏院接连遇到熟人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毕竟顶级的圈子就那么大,即使今天来的不是童贯和谢无奕,其他人也不会忽视自己这位汉国新贵。

程宗扬略一错愕之后,并没有设法掩饰,只笑道:“你是朝廷派来的使节?不错嘛,升官了。”

童贯表情说不出的古怪,既担忧又棘手,还有种捞到救命稻草的惊喜。

他小声道:“回程主事。小的不是正使。”

“谁是正使?”

童贯苦笑道:“这次来的正使,程主事也认识。”

“不会是蔡元长、史同叔他们吧?”程宗扬一边说一边游目四顾。

童贯小声道:“是廖群玉廖先生。”

程宗扬一怔,怪不得当日廖群玉行止有异,原来是挂着公事的名义,悄悄给自己主公幹私活,结果被自己无意中撞见。

“廖先生不是一直不肯出仕吗?怎么成了正使?”

“贾相爷推行方田均税法,没有得力的人手,举荐廖先生做了掌管三阁图书的秘书监。此行正好在长安,临时派遣为正使。”

“你也不错啊,年纪轻轻就当副使。”

童贯苦着脸道:“不敢瞒程主事,小的是秦大貂珰举荐,由官家钦命,来皇图天策府学习武事的,并非使节。”

派一个太监来学习武事……好吧,太监能打,这也算宋国的优良传统了。

“廖先生呢?”

元正大朝会,宋国派来的正使不见踪影,反而让一个太监出面,这事怎么看都透着蹊跷。

童贯嘴角抽动了几下,“不见了……”

程宗扬压低声音道:“别哭!怎么回事?”

“小的明白。”童贯忍泪道:“小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廖先生昨日出门就没有回来,各处找也没有找着。唐国鸿胪寺催促要使节名单,小的没办法,只好冒充正使,填了名字。”

童贯攥住他的衣袖,“程主事,小的辞行时,太后和官家专门吩咐过,若是遇见主事,一是向主事问安,若主事诸事顺利,还望早日回临安一行。二是万事都要听主事的吩咐,不得违命。如今见着主事,小的可总算有了主心骨。求主事给小的作主……”

自己能作什么主?这会儿找廖群玉也来不及了。再说了,我是汉使,你是宋使,难道我能把两国的使节一肩挑了?汉、宋结盟,这是要对付谁呢?

“不用慌张,你就沉住气去上朝。鸿胪寺给你讲过礼仪吧?别人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散朝之后来见我。”

程宗扬低声说了自己的住处,然后嘱咐道:“稳着点。”

“是。小的记住了!”童贯到底不是个畏手畏脚之辈,听了程宗扬的吩咐,挺了挺胸,然后抱拳施礼,“多谢主事提点!”

上一章: 第十集 今朝元正第三章 金樽共饮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集 今朝元正第五章 九天阊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