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一十六章 这一家子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一十五章 无名白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317-320章

南京,户部侍郎王琼后宅。

王晋溪年过四旬,正值壮年,生得隆鼻阔面,躯干丰伟,颌下三缕美髯飘在胸前,显得萧然不凡,只是他此时与夫人白氏在一起的模样却与他的端正气度丝毫不符。

「夫人,可以了吧?」

「什么可以了,人家还没完呢。」

「让下人看到了成何体统!」

「看到便看到了,老夫老妻了,还在乎这些,嘘——,别动,这下深了。」

「深了便不要弄了,不急这一刻,我还有公事要办,待夜里再说。」

「晚上乌漆墨黑的,能干得了什么!」

「这,让孩子看见也不成样子。」

「你还敢提孩子!朝翰被你吓得不敢归家,朝立也整日早出晚归的,诶,你还真打算不认朝儒啦?」

「当然不认,这孽子沉迷女色,挥霍无度,老夫若不严惩以儆效尤,这家业怕就毁在了这几个不成器的孽障手里,唉!唉!唉!疼,夫人疼,要断啦!」

王府女主人白氏拎着王琼的一只耳朵,咬牙切齿道:「好你个老东西,六亲不认,左一个孽子右一个孽障的,这孩子谁生的?不是你的嘛?」

王琼疼得直咧嘴,迭声应和,「是我生的,我生的,我教子无方,累得夫人生气,罪该万死,夫人,快松手吧,你手劲大,耳朵快掉啦!」

白氏手中稍松了些劲,举起另一只手中的竹签,恶狠狠道:「要是再胡说八道,下次就趁掏耳朵的时候把你给弄聋了,晓得了吧?」

「晓得,明白。」王琼连连点头。

白氏这才松了耳朵,王晋溪这才长出一口气,大有劫后余生之感。

「朝儒这次也是闹过火了,该好好管教一番,可也别太出格。」白氏嘱咐道,「你听明白了吧?」

王琼不情不愿地闷声「嗯」了一下,抬眼见白氏柳眉倒竖的模样,立马服软,「明白,明白。」

「这还差不多。」白氏满意点头。

捂着耳朵,王琼郁闷道:「夫纲不振,自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瞧你那德性,知道你要面子,在孩子们和外人面前,我何时不是顺着你的意思,彰显你这一家之主的风范。」白氏揽着王琼肩膀,轻轻晃了几晃。

因在后宅,白氏穿着随意,鹅黄缎面的抹胸外,只披着一件同色的开襟交领衫,王琼坐在那里,目光正对着那两团半球形的雪腻丰脯,不由一阵口干。

白氏自然看到丈夫的眼神所及,得意地扭了扭腰肢,「好看么?」

「非礼勿视。」王琼干咳一声,扭过脸去。

「假道学,自己家的还不敢看。」白氏嗔声责怪,随即面浮笑意,咬着王琼耳朵窃窃私语。

「不可,岂有白日宣……」

「你敢再说!」白氏凤目一睁,将王侍郎剩下的话都堵了回去。

「老爷,大公子回来了,还引了一名朋友前来拜访。」一名婢女在外间禀道。

「知道了,下去吧。」王琼语音庄重,面上却不忘对夫人摆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是哪个不晓事的?!」白氏气恼地一屁股坐在了绣墩上。

***    ***    ***    ***

「小侄丁寿,请仁伯安。」丁寿长揖施礼。

「丁寿?」王琼默念了一遍,未品出有何不妥,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年轻人,五官清秀,一双桃花眼引人注目,只是那笑容中莫名带了一股邪气,让人心底不安,哼,不知这小子又从哪里交来的狐朋狗友。

「坐,茶。」王琼态度不算冷淡,可也算不上亲热。

丁寿道谢入座。

王琼高居上首,看着下首肃立的长子,悠然问道:「今日雨花台文会,泉山先生出了什么题目,你作的如何?」

「泉山先生未曾出题,只是展示了两篇奏疏。」王朝立老实回答。

「哦?哪位名臣的奏疏能得泉山先生推崇?」王琼捋须微笑,「你这中书舍人虽是闲职,平日也该多熟悉些奏疏表章,以备将来大用。」

「父亲教训的是,泉山先生展示的是京城给谏吕翀、刘蒨二君的奏疏。」

「他们两个不是因妄议朝政,已经下了诏狱么?」王琼微微色变。

「泉山先生所示的便是他二人的论刘瑾奸邪,请置之极典的奏疏……」

不等王朝立说完,王琼已经站了起来,「林亨大想要做什么?!」

不称号改称表字,王琼对林瀚已不那么尊重了,有意思,丁寿坐在一边看热闹。

「泉山先生邀我等联名上疏,斥奸佞,正国法……」

「林瀚老儿疯了!」王琼直呼林瀚之名而不觉,急切问道:「你可曾署名?

「孩儿本意署名……」

「孽子!你还不如你三弟呢,他只是败家,你这是招祸呀!」王琼痛心疾首。

「仁伯稍安,小侄恰逢其会,觉察其中不妥,便借故引仲卿兄离席,仲卿兄今日并未酿祸。」

王琼惊喜问道:「此言当真?」

得了儿子肯定答复的王侍郎额手称庆,如今看丁寿真是多了三分亲切,「贤侄,请坐,上茶。」

丁寿再次道谢入座。

「贤侄小小年纪,便眼界不凡,来日成就不可限量。」

「仁伯盛赞,小侄愧不敢当,小侄学识浅薄,难比仲卿兄高才,在文章辞赋上还要多加讨教。」

丁寿说的是实话,王琼听人夸儿子也开心,抚髯笑道:「宦海惊涛,你二人互为砥砺,携手并进才是正途。」

「贤侄,你可有表字啊?又是何时与朝立相识?我竟不知。」

「小侄草字南山,教仁伯见笑。」丁寿能绷到现在,也是不易。「与仲卿兄相识也是偶然,仲卿兄伉俪游览泰山,适逢小侄由朝鲜而还,幸得一面之缘。」

「朝鲜?丁南山?」王琼面色凝重起来。

「贤侄何处高就?」

「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处奔走,职掌卫事。」丁寿尽量让自己笑得谦虚些。

丁寿只觉眼前一花,王琼蹭的一下到了面前,握着自己双手道:「原来是缇帅大驾光临,敝人有失迎迓,失礼之处,望请恕罪。来,快请上座,好茶伺候。

丁寿正为这王大人的身手所惊呆,几乎怀疑这位是身怀「移形换影」轻功的绝世高手,可这四手紧握,又感觉不到丝毫内力,估摸这位王爷适才也是潜能爆发所致。

「仁伯何须多礼,您是长辈,理当上座。」丁寿推让。

王琼坚持,王朝立上前劝解,三人站在那里客套个没完,突听堂后「啪」的一声脆响。

三人六道目光同时转了方向,白氏莲步款摆而出,「适才失手打碎一只花瓶,惊扰贵客之处,还请海涵。」

丁寿见这妇人面如满月,姿色不凡,惊疑道:「这位是……」

「此乃拙荆白氏。夫人,这位是当朝缇帅丁南山,快来拜见。」

听了丈夫介绍,白氏敛衽万福,「见过丁大人。」

「愧煞小侄了。」丁寿连忙闪身避开,郑重施礼道:「仁伯母在上,小侄拜见。」

嗯——,白氏一时好奇心起,也未整衣装,只是掩了衣襟便绕到堂后屏风处偷看,此时半蹲行礼,衫领松散,再加上丁寿移步角度刁钻,一片堆玉雪峰闪现在丁寿眼前,看得这厮一阵眼热唇干,慌忙移目他处。

王琼也觉察不妥,沉声道:「此间有客,如此打扮有失礼数,还不退下!」

扭头看了眼色厉内荏的自家相公,白氏低眉顺眼地道了声是,顺从地退了下去。

「内子失礼,教缇帅见笑了,快请入上座。」王琼此时言语中可透着十二分的热切。

「仁伯,客套话就免了,小侄只求一事,」丁寿早已不耐烦,「府上的茶什么时候能上来,我现在嘴巴真得好干……」

***    ***    ***    ***

王府绣阁内。

王茂漪伏案执管,笔走龙蛇,一副墨宝一气呵成,直起身来满意地点点头,「知画,看我这幅字怎么样?」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知画贴近书案,轻轻吟诵,蹙眉道:「小姐,你这哪是练字,分明是要杀人么!」

「杀人怎么啦,陆放翁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谪仙人高冠佩雄剑,锦带横龙泉,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乃仗剑去国,辞亲远……」

知画惊恐地打断了王茂漪的滔滔不绝,「小姐,你要私奔……」

王茂漪顿时两颊融融,仿佛火烧,「胡说,我是说文武双全才是大丈夫,真男儿,哪个说要私奔!」抬笔就在知画俏脸上花了一道墨痕,「教你信口胡吣!

知画噘着小嘴,万般委屈地用袖子蹭掉脸上墨迹,心中暗道:只要你不逃出府去,万事皆好,至于什么文武双全的鬼话谁信啊,前阵子还说将来要嫁也是像儒三爷般文采风流的才子呢,唉,有个好姑爷赶快把这姑奶奶收了吧,我也能省省心呀……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一十五章 无名白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317-32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