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零九章 险象环生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零八章 荡魄缠绵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一十章 闺中钗裙

晨星寥落,东方泛白。

秦淮河畔的行院楼阁沐浴在晨曦里,群雀吱吱喳喳,绕飞盘桓。

青衫少年步履轻快地走出翠羽阁,仰望朝霞,笑容灿烂。

「仁兄留步。」

少年惊讶回身,见丁寿抱臂倚在墙角,含笑招手。

「兄台莫不是要寻小弟的晦气?」

「足下此言大谬,长板桥上题花咏柳,桃叶渡口儿女情长,皆是金陵艳史一笔重彩,在下纵是心中不忿,也不会做此大煞风景之事。」

少年哂然,「兄台总归是个有风度的。」

「若是昨夜赢得彩头,不才会更有一番气度。」丁寿坦承。

少年莞尔,露出两排雪白细牙,「仁兄在此久候,不会只是寻我打趣吧?」

「自然不会,」丁寿一笑,与少年比肩而行,「昨夜匆忙,还未请教兄台尊姓台甫?」

少年眼珠一转,笑道:「小弟姓王,草字茂漪,未请教兄台上下?」

「我?」丁寿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还是如实答道:「姓丁,表字南山。」

「丁南山?」王茂漪默念了几遍,「这表字好生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取南山为字之人甚多,或是拾了他人牙慧。」

丁寿急着扯开话题,问道:「王兄书法不凡,才学过人,不知哪家高弟?令尊名讳可否见告?」

「闲来涂鸦,教南山兄见笑了。」王茂漪避而不谈。

一个小贩挑着个茶担挑子颤颤巍巍从两人身旁经过,王茂漪抬手唤住,和颜悦色道:「这位大哥,可有热茶,来上两碗。」

「有,有,公子稍等。」

小贩见有了生意,十分高兴,撂下挑子,取出两个陶碗,用暖水釜中的热水先冲了一遍,才斟满两碗热茶,捧了过来。

「丁兄,冬日寒气重,且吃碗热茶。」王茂漪取了一碗茶,礼让给丁寿。

丁寿并不接茶,直盯着那个白脸无须的小贩,「你先喝。」

小贩有些为难,手捧着另一碗茶道:「公子,这茶是您的,小的喝点白水就成。」

「这碗算爷请你的,喝!」丁寿声音转厉。

王茂漪不知丁寿何故与一个小贩为难,「丁兄,你这是何必?」

丁寿不理这小子,只是步步紧逼,「可要大爷帮你?给我喝!」

小贩眼中突然凶光大盛,手中茶碗迎面向前泼去。

折扇倏地展开,丁寿反手一震,茶水倒泼而回,小贩捂脸惨叫,在地上翻滚不停,指缝间有青烟溢散。

王茂漪不知所措,「这,这是怎么回事?」

「哪个起早贪黑辛苦劳作的小贩,能有这样白皙干净的一双手!」丁寿低头看了一眼被茶水淋湿的扇面,心痛不已,唐伯虎的「江亭谈古图」,毁了!

「小子,你最好别死,爷要把你大卸八块,再千刀万剐!」语无伦次的丁寿恶狠狠地拎着小贩衣领,气急败坏。

「丁兄,赶快报官吧!」王茂漪俏脸煞白。

「报什么官?我就是……」丁寿正对着小白脸怒吼,突然眼角瞥见街边拐角处火光一闪。

「不好!!」

「砰砰砰」几声轰鸣,小贩后背爆起数朵血花,痛呼之声立止。

扔出小贩身体挡枪,丁寿揽着王茂漪躲在茶摊挑子后面,立起一面桌板作为掩护。

王茂漪哇哇乱叫,眼泪都吓了出来,吵得丁寿心焦,「别哭了,再喊把你也扔出去。」

哭声戛停,王茂漪抽了抽鼻子,委屈道:「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丁寿没好气地偷觑外边,街角白烟笼罩,影影绰绰不知多少人,枪声乒乒乓乓响个不停,硬木桌板被打得木屑横飞,更有不少流弹四散,毫无章法。

「三眼铳三十步破甲,这帮孙子用的是叠阵,等挨近了这破桌子可就挡不住了。」

丁寿心中叫苦,他从来也没看上过这个准度不高的棒槌火器,没想到今日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境地,三眼铳准头不高,可火力密集,关键这打出的弹丸能飞到哪儿去,开火的人都不知道,有心施展轻功脱身,可看到不时被流弹打下来的檐瓦,二爷下不了这个狠心冒险。

「丁大哥,怎么办?」王茂漪还在像个娘们般抽泣,不住问着丁寿,好像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别着急,他们总有打完的时候,三眼铳装弹费时,届时就该他们哭了。」

丁寿安慰道,顺便给自己打气。

「依次单发,变阵三段击。」人群中一人喊道。

尼玛,这是要逼死老子呀,丁寿顺手扯下扇坠上的软香球,向发声处打去。

烟雾中一声闷哼,有人受伤倒地,丁寿得意地又缩了回来,向王茂漪抛了个眼色,「如何?」

「丁大哥,」王茂漪怯生生地问道:「为何要用扇坠,不选个硬些的物件?

「我……」丁寿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忽然一个圆滚滚的东西被抛到了两人眼前。

「钻风神火流星炮!」见了那个正呲呲冒烟的火线药信,丁寿再熟悉不过,心中不禁哀嚎:操!这特么是秦淮河还是伊拉克!!!

轰隆隆一阵巨响,茶摊支零破碎。

面色惨白的王茂漪巾帽已被扯掉,网巾下鬓发散乱,惊恐地睁着大眼,看着掩在他身上的丁寿,感动莫名,关切道:「丁大哥,你肩膀受伤了!?」

丁寿疼得咧嘴龇牙,抽着凉气道:「我知道。」

「你何苦为了救我……」王茂漪话没说完,眼泪又不住地流了下来,哭花了满脸。

你放心,再有第二次我都不一定这么干,丁寿心道,倚着廊柱强支起身子,观看外面情形。

适才他拼了老命,抱着这小子一跃数丈,翻滚到一处行院的屋檐下,一阵头晕脑胀,没留意那边怎么忽然就没了声息。

寒风渐渐吹散了火铳发射生成的烟尘,距他二人不远处横七竖八躺倒着十几名手持火铳的蒙面人。

丁寿试着探出身子,再无攻击袭来,「何方朋友出手相助,请现身一见,容某拜谢。」

长街静寂,了无人声。

丁寿想上前看个究竟,衣角突然被拉住,扭头见王茂漪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丁,丁大哥,别丢下我……」

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丁寿无奈,由着这小子牵着自己袍袖,像小尾巴般地跟在后面。

每个蒙面人的喉头都似被利刃切断,鲜血汩汩而出,再看散落一地的火器,应该还有不少人逃了出去。

「丁大哥,他们都是被谁杀的?」王茂漪胆怯地偎在丁寿身侧,不忍直视面前惨象。

「是谁不知道,应该是被这个杀的。」丁寿从街边一处檐柱上取下了一只竹蜻蜓,竹翅边缘血迹殷然。

「这能杀人?!」王茂漪想不到儿时玩具竟成了杀人利器。

「高手。」丁寿赞道,随即陷入沉思:「又是谁呢?」

「有人来了!」丁寿耳朵突然一竖,街尽头又传来一阵杂乱脚步声。

「丁大哥怎么办……啊!」王茂漪畏惧地又向丁寿近前挨去,却与忽然回头的丁寿撞在了一起。

丁寿只觉唇上一片柔软,连忙后退一步,见身前的王茂漪星目大张,玉面飞红,白玉般的手掌掩着唇边,茫然无措。

丁寿也无暇顾他,警惕地看向街头。

待看清晨雾中现出的几条身影,丁寿才算长舒口气,却是钱宁等一干锦衣卫慌张张地奔了过来。

「自己人,不用怕。」

丁寿安慰了一声,却不闻回音,扭头望去,王茂漪双颊红云未散,低头摆弄着衣角,不时向他这里偷瞄,杏眼如波,眼光中尽是羞涩。

倒足了胃口的丁寿恨不得往地上连呸几口,自个儿可没有断袖分桃的癖好,别被这小白脸带歪了。

「属下等来迟,您老无恙吧?」众人齐齐跪倒请罪。

唉,剧情老套,当差的永远事后到,丁寿也发不出脾气,摆手道:「都起来吧,爷运气还没用完,好着呢……」

「嘶——」肩膀伤口扯动,疼得丁二嘴角直抽。

***    ***    ***    ***

秦淮河岸边的一株垂柳枝干上,一双鹿皮小靴子一荡一晃,悠然自在。

靴子主人一袭水绿衣裙,腰间插着一只翠玉长笛,俊目流眄,樱唇含笑,口中哼着小调,纤纤玉指正持着一柄银质小刀忙个不停。

转瞬间一只竹蜻蜓跃然手上,少女嫣然一笑,肌凝冰雪,脸映朝霞,绝色非凡。

「竹蜻蜓,竹蜻蜓,莫道世间无真情,随风飘翔天不远,恣意挥洒道德心。

」 少女星波流转,托着香腮自语道:「魔门要寻他麻烦,应是同道中人吧……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零八章 荡魄缠绵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一十章 闺中钗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