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八章 婴衣百衲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七章 释特昧普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集 今朝元正第一章 比燕双飞

第八章婴衣百衲长安城有一座青龙坊,青龙寺却位于新昌坊,往西是程宅所在的宣平坊,往北便是摩尼寺所在的靖恭坊。

净街的鼓声不断响起,打着“左街僧录”旗号的大车辘辘南行,赶在鼓声停止之前驶入新昌坊内。

“大笨瓜,摔这么重还要钻车底,痛死你好了。”

程宗扬故作轻鬆地说道:“既然能钻车底,就说明我摔得不重。”

“是哦。雉奴也说,程头儿好威猛呢。”

程宗扬小声吹嘘道:“那还用说!”

“只是呢,太后娘娘被程头儿收用完,竟然还是完璧。”小紫轻笑道:“程头儿,你说稀奇不稀奇?”

程宗扬眼都不眨地说道:“我想好了,明天是除夕,我准备赶在子时,给她开苞,来个开门红!一边过年,一边干太后娘娘的处女,想想都美滋滋。”

“程头儿在撒谎呢,雪雪咬他。”

雪雪从小紫怀里探出脑袋,张口朝程宗扬手上咬去。程宗扬屈指狠狠一个脑瓜蹦,差点儿把小贱狗弹成脑震荡。

“别闹,车要停了。”

马车减速驶入青龙寺,大门随即关上。十余名僧人连同几名新皈依的信徒从车上下来,往殿中走去。

程宗扬灵巧地一个翻身,从车底滚到柱後,然後顺着柱子游到檐下,全程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接着小紫抱着雪雪也掠到檐下,程宗扬拍拍了小贼狗的脑袋,小贱狗脑门肿了一块儿,不情愿地张开嘴巴,吐出一个银白色的物体。

程宗扬穿过斗拱的空隙,轻手轻脚地钻到被天花板隔开的殿顶,然後轻轻按了几下,一个莹白的光球出现在摄影机上方。

金光闪闪的特大师大步走进静室,“义操呢?”

一名僧人手肘靠在案几上,正悠闲地磕着瓜子,“义操师兄在和那几个学问僧讲法。”

“不是让净念去做吗?”

“净念师弟倒是想讲,可他对密宗一知半解。”那僧人笑道:“窥基大师多半是嫌他烦,才打发到青龙寺来。特师兄,此行如何?”

“当然是拿下!”特大师傲然道:“寺中财物、信徒,尽归我佛!”

“那间摩尼寺我们打听过,放的财物不少。要不然也不会麻烦特师兄亲自出面。”那僧人说着笑道:“三五万金铢的财物,想来是有的。”

“还没清点完,已经不下八万!”

那僧人抚掌笑道:“善哉!善哉!一半归内侍省,另一半就是我们的了。”

“给他们两三万足够了。”特大师道:“我亲自出马,辛苦费至少一半。”

“行!就这么说。那些信徒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已经尽数皈依我佛。”

那僧人嬉笑道:“听说有个女摩尼师,叫阿罗莎的,姿容婉妙,是个上好的波斯姬。”

特大师哈哈大笑,“我已经给她赐号善吟,今晚便给她传法!”

那僧人竖起大拇指,“特师兄好手段!”然後皱起眉,“传法是好事,就怕戒律堂那边……”

特大师怫然道:“那帮该死的蠢货!论降妖除魔,没有人比我更懂!要想收服那些外道邪魔,必须用雷霆手段,彻底摧毁她们的魔念!让她们完全服从于佛法的荣光之下,不敢再有任何异心!”

那僧人鼓掌道:“师兄高论!”

一名小沙弥进来,“特大师,热水已经备好,请大师沐浴。”

光球影像变换,自动追踪特大师的行迹。程宗扬赶紧调整角度,他可没兴趣偷窥这厮入浴的模样——梳着佛祖同款髮型也不行!

影像从一间间僧舍中穿过,那些僧人或是念经做晚课,或是捻着佛珠闭目入定,每间僧舍四人,一连七八间都住满了。这支全息摄像机覆盖半径大概是三十米,十丈的距离,再往後看,程宗扬不得不移动位置。

光影变幻间,光球中出现了一间佛堂。

一名盘着髮髻的女子双手合什,跪在佛像前。她披着灰色的僧衣,露出一截修长而又雪白的玉颈。

光球微微转动,入目的是一张艳丽的面孔。她高鼻深目,睫毛又弯又长,却是一名年逾三十的波斯女子。那张皎洁的玉脸宛若大理石雕刻而成一样,精致而又清晰,充满异域风情,虽然披着僧袍,但肤如凝脂,风姿如玉,艳光照人,不减半分光彩。

小紫道:“这个很漂亮啊。”

程宗扬小声道:“让你夸一声漂亮,那是真漂亮。”

那波斯美妇对面是一尊高大的銮金佛像,佛首面目狰狞,撩牙外露,身侧十四条手臂扇形张开,一边握着各种法器,一边手指捏出各种法印,中间两条手臂环拥着一尊赤身裸体的女像。

那女像比佛像体形小了许多,从後看去纤腰丰臀,身姿柔美,她头颈微微扬起,仿佛在崇敬地看着佛像。佛像的凶狞威猛与女像的纤美柔顺结合在一起,形成强烈的反差,让人过目难忘。欢喜佛!这座青龙寺果然是密宗寺庙。眼前这个波斯美妇..会就是善母吧?程宗扬屏住呼吸,仔细朝那女子看去。

光影中,那女子双手合什,虔诚地跪在佛前,一盏茶时间,连头髮丝也没有动过一根。在她面前,放着一根黑曜石制成的法杖,只不过一端鸟黑,另一端则是半透明的莹白色,犹如上好的白水晶。

程宗扬忽然想起释特昧普吹嘘的,善母是由他亲手剃度,眼前这个波斯美妇秀髮尚在,显然不是善母,就是不知道她是另一位女摩尼师,还是从其他途径皈依佛门?

程宗扬继续往後看去,忽然间手腕一抖,险些把摄像机扔出去。

佛堂隔壁一间僧舍中,一名老僧正在演法。他双手流水般结出各种法印,指影交错,变化无穷。

下面几名僧人看得如痴如醉,看到激动处,甚至眼含热泪,喃喃说道:“思给奈丝奈!太神奇了……”

他们六朝语颇为生硬,多半是释特昧普方才所言,前来求法的学问僧。

让程宗扬震惊的是,他竟然在其中看到两名熟人。一个清秀的年轻和尚,是与自己数次交手的净念。另外一个黑衣女子,却是自己在剑玉姬身边见过的那名女忍者!

黑魔海简直是阴魂不散!居然又在长安城遇上!

她们不是护送魔尊吗?怎么又跟十方丛林的贼秃们勾结起来?

程宗扬心头狂跳,似乎自己一回头,就会看到剑玉姬正站在自己身後。他原本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敢在释特昧普的眼皮底下潜入青龙寺,可看到这名女忍的第一眼,他的不安全感就直线上升。

这鬼地方不能多待,说不定那贱人闻着味就来了——有那贱人在的地方,就他娘的没好事!

“走!”程宗扬说着,手脚麻利地收起摄像机。

小紫也看到那名女忍,眼睛不由一亮,笑道:“大笨瓜,你把它留在这里好了。”

程宗扬一拍额头。把摄像机留在这里,等于多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外加七乘二十四小时工作的监视器,而且它本身是一件死物,就算特大师佛法再高明,也无从感应。

程宗扬麻利地藏好摄像机,让它的摄录半径能尽量覆盖大殿周边重要位置,然後趁着释特昧普尚未出浴,与小紫原路返回。

◇    ◇    ◇“真没想到……”程宗扬放下手中的纸张,揉了揉额角。

靖恭坊摩尼寺被十方丛林连人带寺尽数吞并,给程宗扬敲响了警钟。摩尼教与自己没什么关系,但十方丛林就很重要了。作为能够确定的穿越者,不拾一世大师的遗物自己志在必得。因此潜入青龙寺之前,程宗扬就让人通知留在宣平坊的贾文和搜集信息。

贾文和在情报方面的能力果然强悍,只一夜工夫,一份资料就放到了程宗扬的书案上。

波斯最初以拜火教为国教,拜火为神,但摩尼教後来居上,宣扬光明与黑暗的争夺,以二宗三际论吸引了大批信徒,与拜火教分庭抗礼。由于唐国与波斯交往频繁,随着波斯胡商的涌入,两者在长安都有多处寺庙。摩尼寺所在的靖恭坊内,就有一座拜火教的祆祠。

不同于拜火教专注信仰,後起之秀的摩尼教更加世俗化,尤其在钱财上,摩尼教通常会为信徒提供财产寄存和保护。这对于波斯胡商来说,无异于极大的便利。因此早在晴州钱庄进入唐国之前,摩尼寺就已经有了钱庄的雏形,任何一个信徒都可以手持凭据,从各地的摩尼寺支取钱铢。

黄巢之乱中,草军攻陷南海郡,一次屠杀胡商十余万人,许多波斯胡商寄存在摩尼寺的财产成为无主之物,寄存的凭证也无处可寻。这种局面下,当时的尊首、大摩尼师依照寺中所留的存根,费尽周折返回波斯,逐一寻访寄主後人,归还财物。暂时找不到主人的,财物一律封存。确认已经没有主人的,财产由所有信徒共享。如此善举,使得摩尼寺信誉名传四海。

波斯亡国之後,大批波斯贵族逃往唐国,信誉卓著的摩尼寺成为他们寄存财产的首选之地——这一切就是摩尼寺今日之变的根源。

贾文和整理的信息提供了事件的起因和大致轮廓,而更具体的细节则来自泉玉姬的渠道。

六扇门的消息来源显示,内侍省与十方丛林觊觎摩尼教的财富非止一日,早在两三年前,波斯亡国的消息刚一传来,便有人动了心思。只是摩尼教善母行踪不定,无法下手。

摩尼教教主称明尊,其下为净风、善母两位光明使。波斯亡国後,明尊与净风使下落不明,摩尼教首领只剩下被尊称为善母的光明使黛绮丝。

摩尼教信徒联系十分紧密,对善母的信仰更是十分虔诚,仓促下手,很可能会使摩尼教携带大批财富转入地下。只有拿下仅存的光明使,善母黛绮丝,才好完整吞并摩尼教。

十方丛林耐心地等待机会,直到三日前,终于找到黛绮丝的行踪。十方丛林遁迹而至,在京兆府所辖的盩厔县境内截住黛绮丝,双方大战一场,最终十方丛林多位高僧一同出手,以佛祖之名,彻底镇压了这名外道邪魔。

早已按捺不住的内侍省闻讯弹冠相庆,主掌内侍省,同时主管僧尼的左街功德使仇士良立即请来皇帝御旨,敕命摩尼寺一众摩尼师、信徒更换僧服,全部皈依佛门。以朝廷法令,为十方丛林吞并摩尼教扫清障碍。

双方配合之下,一夜之间,长安城中包括摩尼教主寺大雲光明寺在内的六座摩尼寺全部易主,各处州郡的摩尼寺也已经有僧人赶去接收。

程宗扬抖了抖那页纸,感叹道:“到底是利字动人心,连十方丛林这些大和尚也不能免俗。”

袁天罡鄙夷地说道:“不秃不贼,不贼不秃,这帮贼秃哪儿有什么好鸟?”

“老袁,你年纪不小了,火气还这么旺?”程宗扬说着一脸恍然大悟,“差点儿忘了,你还是童子身呢。”

袁天罡老脸一红,反唇相讥道:“要不要给你点童子尿醒醒神?”

“别,大冷的天,你还是自己留着暖暖身子吧。”

贾文和低低咳了一声,将另一页纸推了过去。

程宗扬低头一看,上面是他与袁天罡记下来的白姓进士,总共十五人,上至祖宗八代,下至子孙,都列得一清二楚。

“这么快就查清楚了?”程宗扬大是意外。自己甫至长安,关系网还没有撒开,能够动用的渠道只有石家的商业网和刚联系上的长安鹏翼社。没想到贾文和一转眼就交出一份漂亮的答卷。

程宗扬又惊又喜,“从哪儿查出来的?”

贾文和道:“进士应考皆填有履历。礼部存档中一查便是。”

“不是都放假了吗?竟然还有人查档?”

袁天罡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几十年前的进士考卷,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机密。”

“说得轻巧,给你个猪头,你都找不到庙门去拜。”

程宗扬看着名单,忽然怔了一下,“这么多死绝的?”

一旁的袁天罡也皱起眉头,名单上只有十五个名字,但将近十家都是绝後,而且都死于黄巢之乱。

袁天罡思索着说道:“听说黄巢当年攻破长安,一开始倒没有大开杀戒,但後来官军反攻,一度收复长安,结果被草匪杀了个回马枪,官军仓皇弃城,这下可坑苦了长安百姓。草匪以百姓暗通官军,助其攻城为名,血洗长安。这些人家全都是阖门遇害……”

这个死亡比例也太高了,留在长安的白姓进士家族几乎无一幸免,可以想像当时长安城的惨状。

袁天罡叹了口气,有些困倦地舒了舒腰,“本来就是好几十年前的事,这下线索又全断了。那位白员外要是活得长点,说不定也赶上黄巢之乱,死在乱军手里了。”

黄巢之乱是四十年前,白员外当时的年龄大概在六十到八十岁之间,完全有可能经历战乱。

“那可太衰了。”

袁天罡站起身,“我出去走走。”

“别走远了。今天除夕,别忘了晚上的年夜饭。”

袁天罡摆了摆手,离开房间。

程宗扬回过头来,有些稀奇地说道:“老贾,你像是有话要对我说?”

贾文和细长的眼睛微微闪了一下,“那个袁天罡,来历是假的。”

“什么?”程宗扬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袁天罡如果是假的,他的知识是从哪儿来的?

“他相貌虽老,但年纪不会超过四十。”贾文和道:“我跟他聊过,他真实年纪应该在三十八九,黄巢之乱时还没有出生。”

三十八九岁?应该还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但袁天罡带上伪装看着有七十,卸去伪装也有五六十岁。难道自己看到的仍是他的假面?不至于啊,老袁看起来并不是个十分有心计的人,倒更像是个上辈子读理科读傻了的书呆子。

但话说回来,贾文和看人的眼光比自己犀利多了,随便试探几句,老袁就得漏底。那么袁天罡为什么要对自己撒谎?难道他两世为人,是把两世的年纪加起来算的?

程宗扬仔细回忆了一下,袁天罡向自己透露的信息,大部分都晚于自己的时代,有些听起来就跟科幻一样,比如地球流浪什么的。问题是老岳的年代明显早于自己,如果把自己跟老岳放一块儿聊天,那个还生存在传呼机时代的假表贩子八成也以为自己不是吹牛逼,就是个大骗子。所以从这个角度,根本无法判断袁天罡来历的真假。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袁天罡确实拥有不属于六朝的科技知识,但按照他的说法,因为他是灵魂穿越,婴儿的大脑无法接受太多知识,所以他脑中的关于科技的信息支离破碎,无法构成体系。同样也很难判断他的知识来自灵魂中的记忆,还是听来的一鳞半爪。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问道:“你觉得他有恶意吗?”

贾文和莞尔一笑,“眼下没有。”

“那就行了。”程宗扬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老袁混得够惨了,他既然没有恶意,不想说就算了。”

“还有一事。”贾文和道:“那位周少主昨天返回长安。”

“拖了这么久?他们发现什么了吗?”

“他们将白员外故宅拆得片瓦无存,最终一无所获。”

“幸好我们没有白费力气。”程宗扬说着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的?”

贾文和吐出一个人名,“汪臻。”

程宗扬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想留人盯着周飞,贾文和说不用,原来他早就布置了後手。自己当时让敖润把汪臻交给老贾,只想着多挖点消息出来,没想到老贾却把那个破落户收为己用,当成眼线放在留仙坪,而且看起来干得还不错。

程宗扬笑道:“这算你手下的员工了,赶上过年,给他封个厚点的红包,免得他说你这个老板抠门。对了,廖群玉呢?回临安了?”

“在长安。”

程宗扬微微一怔,“他不回去陪贾师宪过年,来长安干什么?”

◇    ◇    ◇“你是谁?”杨玉环脸色不善地望着那名文士,“找我干什么?”

“在下姓廖,廖群玉。宋国商人。”

“商人?”杨玉环上下打量了他一遍,然後娇咤道:“高力士!你给我滚进来!”

白肿脸的高太监闪身进来,俯首听命。

“你收了他多少钱?”

高力士低头道:“二十枚金铢,丝帛五十匹。”

“二十枚金铢加五十匹帛,你就让一名商人来见本公主?本公主的面子难道就值二十枚金铢?”杨玉环越说越恼,拍案道:“还愣着做什么?把钱都给我拿出来!”

高力士低着头奉上一隻钱袋。杨玉环抓起来往一隻大瓷瓶中一丢,板着俏脸道:“你不要面子,本公主不要面子的吗?见本公主一面,至少一百金铢,二百匹丝帛起!剩下的你给我补上!”

“奴才明白!”

“滚!”

“是。”

杨玉环懒洋洋靠在沙发上,“说吧,卖什么的?你既然走了高力士的门路,想必也知道,本公主眼界高得吓人,凡间之物就别拿出来献醜了。”

“在下做的是成衣生意。”

“衣服啊。你觉得我缺衣服穿吗?”

“镇国公主食邑万户,衣物自然是不缺的,只是……”

“错了。女人的衣橱里永远都少一件衣服。拿出来看看!快点儿!”

杨玉环兴致勃勃地说道:“二十金铢加五十匹帛的敲门费你都舍得掏,衣物肯定贵得要死。安乐那丫头的百鸟裙,一条就价值数百金,每次穿出来都气得我睡不好觉!醜话先说在前面啊,你拿出来的衣服要是敢低于五百金铢,我就打死你!要是本公主觉得不值五百金铢,照样打死你!”

廖群玉噎了一下,最後拿出一隻木匣,沉住气,慢慢打开。

杨玉环表情由兴奋变得怔忡,紧接着怒火万丈,随即又变得其寒如冰,她咬牙切齿地说道:“敢耍我?”

木匣中放着一件色彩斑斓的衣物,长短仅一尺有余,是由上百块不同的织料拼接而成,作工精致之极,赫然是一件婴儿的百衲衣。

六朝民间风俗,为了祈佑幼儿平安,要挨家挨户讨一块布,连缀成衣,保佑幼儿百病不生。以杨玉环的眼光,一眼就认出这件百衲衣用的每一块织物,都是最上等的丝绸,而且都是用过的。单独从衣物本身来说,毕竟是幼儿的衣服,用料有限,再贵也贵不到哪儿去。但要认识上百位的贵人,还要从每个人衣服上剪下一块,绝非易事,完全称得价值不菲。

问题是杨玉环一个未婚的公主,雲英未嫁,这个姓廖的商人居然拿出一件婴儿服要卖给她,这简直是恶意十足的诬蔑,居心险恶的造谣和恶毒的诅咒!

杨玉环拍案而起,“姓廖的!你死定了!”

廖群玉急切地说道:“公主可认得这件衣物?”

“我认识个屁!”杨玉环厉声道:“高力士!砍死他!肉剁成馅喂狗!骨头剔乾净,扔到大慈恩寺!然後报官!敢耍我?这个年你们都别想过了!敢给我找不痛快?整个长安城都别想痛快!”

廖群玉叫道:“公主殿下,在下尚有一言!”

“下地狱跟阎王说去吧!”

杨玉环气得玉脸通红,那对丰挺的乳峰剧烈地起伏着,让人担心她会不会气炸了肺。

高力士闪身进来,廖群玉忽然拔腿就跑。

“抓住他!”杨玉环厉声道:“先挑了这狗贼的脚筋!剜了他的膑骨!再把他腿砍了!”

廖群玉没有趁机逃走,而是疾奔几步,对着阁中的柱子一头撞了上去。

“呯”的一声闷响,整座精阁都似乎晃了一下。

廖群玉靠坐在柱侧,鲜血像泉水一样从额头涌出,顺着眼睛、鼻子、嘴巴,一直流到胸前。

他气若游丝地说道:“我……我有一言……请公主垂听……”

上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七章 释特昧普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集 今朝元正第一章 比燕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