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七章 释特昧普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六章 美玉当品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八章 婴衣百衲

第七章释特昧普程宗扬怕被小紫看到自己背後的伤势,平白惹她担心,于是准备先在楼里逛一圈,待伤势恢复一些再去找她——反正自己有生死根在身,真元旺盛,伤势痊癒的速度比常人快出许多,耽误不了太多时间。

他此时所在的最後一进是幢三层的小楼,结构颇为精巧,用料也十分上乘,虽然远比不上紫雲楼的皇室气派,三层加起来也不及紫雲楼一层的高度,但闹中取静,大门一闭便自成天地,作为会所最合适不过。

上到三楼,却见兰姑、阮香琳、惊理等人聚在长廊东边的窗口,望着外面,边看边笑。程宗扬好奇地走过去,打眼一看,隔壁是一间类似寺庙的建筑,规模不大,形制颇为古怪。

寻常寺庙坐北朝南,庙中至少有一座用来供奉佛祖的主殿。这处紧邻着会所的寺庙寺门在南,寺中的建筑却是坐东朝西,而且主殿的开间极浅,只保留了石制的殿柱和宽大的飞檐,无墙无门。从会所的窗口望去,正能看到其中供奉的神像,却是一尊披髮的胡像。

此时主殿前聚着十余名白衣白冠的男女,皆是鬈髮的胡人,为首一名女子身着彩衣,头上戴着莲蓬状的花冠,冠下垂着白色的披巾,高鼻深目,肤色雪白。

一名穿着黄袍的内侍立在众人面前,手捧敕书,骈四俪六地念着,後面还站了几个光头的沙弥。

程宗扬听了几句,一个字都没听懂,“这是什么庙?干嘛呢?”

兰姑笑道:“那是摩尼寺,里面供的明尊。那内侍是左街功德使的人,带了敕书来,说是皇帝下诏,命摩尼寺改为佛寺,庙中的摩尼师一律皈依佛门,由左街僧录掌管。”

程宗扬心头一跳,摩尼教?那不是明教吗?摩尼教与拜火教一样,都属于波斯的国教。长安城中胡人众多,有摩尼寺也不奇怪。不过那边波斯亡国,这边就下令把摩尼寺改为佛寺,感觉有点过河拆桥啊……

说话间,那名内侍已经念完敕书。那些胡人大放悲声,痛哭不已。

内侍撇了撇嘴,啐了一口道:“大过年的嚎什么丧呢?晦气!”说着收起敕书,交给後面的沙弥。

沙弥双手合什,恭敬地行了一礼,小心翼翼地捧过敕书,陪着笑脸道:“辛苦贵使,还请贵使入内稍坐。”

“免了吧,差事要紧。这庙就交给你们了。这大过年的,咱家又跑了一趟差事。”那内侍抱怨道:“天生的劳碌命!”

沙弥堆起笑脸,一边送他离开,一边将一隻鼓囊囊的钱袋悄悄塞到那内侍袖里。

程宗扬看得直撇嘴,这帮贼秃果然会来事。哪像那些摩尼师,只剩下哭了。

内侍接过钱袋,态度立刻亲热了许多,“天色不早了,明天就是大年三十,赶紧把事办了,也能过个安稳年。”

“公公说的是,一会儿等特大师到场,贫僧等人就改掉这摩尼寺。”

“哦?特大师亲自来了?”

“特大师新授了左街僧录,这回专门入京拜谢楚国公的。”

内侍露出笑容,“仇公公兼着左街功德使,特大师又授了左街僧录,咱们往後可就是一家人了。”

“公公说的是,闲时还请到小庙品茶。”

内侍笑道:“好说,好说。”

那些胡人悲泣不已,哭得肝肠寸断,连程宗扬听着都不禁心生恻隐。一帮子国破家亡的男男女女,背井离乡,寄人篱下,现在连窝都被抢走了,哭得可够惨的……

不过看旁边的惊理、成光、孙寿、阮香琳等人一个个嬉笑自若,程宗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看人出殡不嫌事大,反倒是自己,有事没事同情心瞎泛滥,这要让人知道,自己滥好人的名头可就坐得更实了。

一名白衣胡人悲声道:“既然做不得摩尼师,拜不得明尊,我便破门出教!岂能拜到番僧门下!”

那沙弥送走内侍,回转过来正听见这话,冷笑道:“这话你说了可不算。来啊,先把大门封了,仔细清点一番,莫让这些外道邪魔藏匿了财物!”

那些胡人齐齐变色,为首的女摩尼师颤声道:“本寺财物乃是吾等族人寄放于此,并非本寺之物。”

沙弥笑道:“方才大皇帝的敕书已经说了,摩尼寺一应田地、房屋、财物,皆归本寺所有。至于来历如何,贫僧可管不到。”

女摩尼师扬声道:“我要见赞愿尊首!”

“急什么?特大师已经带人去封了大雲光明寺,你们的赞愿尊首,眼下也已皈依我佛了。哈哈哈哈!”沙弥说着放声大笑。

程宗扬忍不住道:“看这贼秃的嘴脸,才像个外道邪魔!硬抢啊!”

阮香琳笑道:“管他呢,只当看个热闹。咦?夫君大人自己过来了?那位太后娘娘呢?莫不是被夫君大人收用过,这会儿起不来身了?”

程宗扬捏住她的下巴,扭到窗外,“看我干嘛?专心看热闹!你们都给我盯准了!找出来这帮秃驴的茬,老爷我告死他们!”

那沙弥笑声未绝,方才说话的胡人跃起身,双目通红地握紧拳头,身上白衣无风自起。

女摩尼师扯住他的衣袖,“阿诺!不要冲动!”

阿诺腮上的鬚髯起伏着,慢慢退下,重新跪倒在地。

谁知那沙弥“呸”的一口,竟然一口浓痰吐到阿诺的脸上。

阿诺像被激怒的猎豹一样嘶吼着跃起,一拳打在那沙弥的面门上。

那沙弥应手而倒,像隻沙包一样摔倒在地,四肢抽搐了几下,然後头一歪,没了动静。

同行的几名沙弥扑将上来,摩腹的摩腹,捶胸的捶胸,掐人中的掐人中,乱纷纷叫道:“二师兄没气了!”

“杀人啦!”

“摩尼师抗诏行凶啊……”

那些胡人惊愕地止住哭声,阿诺一脸茫然,女摩尼师也脸色大变。

程宗扬咧了咧嘴角。传说中明教高手如雲,可这一拳打死个和尚,到底是明教高手身手高强,还是那和尚太不济事?

女摩尼师急切道:“我这里有五明丹……”

一名沙弥抱着倒地的同伴嚎啕大哭,满脸鼻涕眼泪地叫道:“你是怕我二师兄不死,还要下毒吗?”

另一名沙弥哭嚎着悲声道:“二师兄,你死得好惨啊!”

刺耳的哭丧声中,一个粗犷的声音喝道:“哪里来的外道邪魔!竟敢伤我佛门弟子!”

说话间,一名高大的僧人大步而入。他脚上踏着一双黑沉沉的铁鞋,身上披着一件带兜帽的外袍,兜帽压得极低,只露出宽大的下巴和唇角挑起的嘴巴,手中拿着一隻灰布包裹。此时架着双肩,一步一顿,走路的姿势如同巨蟹般,给人一种横行天下,睥睨众生之感。

那些沙弥如逢救星,纷纷叫道:“特大师!救命啊!这些摩尼教的邪魔杀人啦!”

那僧人从鼻孔中冷哼一声,厉声喝道:“我是不是早就说过——对待这些外道邪魔,绝不得手软!是不是!”

众沙弥顶礼而拜,“悔不该不听大师真言,伤了二师兄的性命!”

那僧人嘴角挑得愈发高了,他走到倒地的沙弥身边,看也不看一眼,扬着下巴吩咐道:“先抬过去!待本大师用时轮经法为其祈福。”

旁边的沙弥喜极而泣,高呼道:“特大师的时轮经法当世无双,妙法通神,起死回生!”

另一名沙弥双手举天,欢声道:“二师兄这下有救了!”

一众沙弥破涕为笑,欢呼不已。

女摩尼师望着那名喧宾夺主的僧人,一时间被其声势震慑,握着五明丹的手掌僵在身前。

一片吹捧声中,特大师抬起双手,往下按了按,示意众人安静。刚才还在又哭又笑的沙弥立刻噤声,崇拜地看着这位十方丛林的大德高僧。

等众人安静下来之後,特大师竖起手指,放在唇前,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程宗扬看得嘴角直抽抽。这位特大师,表演欲可够强的。一个噤声的手势,都能表演两遍。要不是自己居高临下,早看到他在门外蹲着,掐着时间进门,还真信了他的邪!

特大师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阿诺,沉声道:“你,出来。”

阿诺上前一步,还未站稳,便见那位特大师衣袖一翻,一隻铁锤般的拳头由小变大,重重擂在他脸上。

阿诺肩膀一晃,便待避开,可那一拳直来直去,看似粗鄙到了极点,却令人避无可避。“篷”的一声闷响,阿诺被打得横飞起来,人在半空就昏迷过去,仰身倒在地上。

特大师挑起唇角,不屑地说道:“外道邪魔,不过如此!”

後面的沙弥叫道:“大师威武!”

“好一招罗汉拳!大巧若拙!”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打得好!”

“二师兄,你醒醒!特大师为你报仇了!”

女摩尼师压下心底的战慄,双掌交叠,施了一礼,“大师……”

话刚出口,便被特大师打断,他挥手将那隻灰布包裹扔到女摩尼师面前,傲慢地抬起下巴。

女摩尼师迟疑了一下,然後俯身解开包裹。

包裹中是一隻精美的头冠,上部是一个金色的圆盘,下方是银白的月牙,周围用宝石镶嵌成七彩的群星和花环。

头冠刚露出一角,女摩尼师便跪倒在地,额头贴在地上。这是摩尼教最尊贵的神使之一,善母的日月头冠,代表着光明与生命,是教中至高无上的宝物。

周围的摩尼教信徒露出敬畏的眼神,齐齐伏身,对着那顶头冠顶礼膜拜,口诵经文。

脚步声响,一行人走进院中,最前面是一名头髮花白的胡人老者,他躬着腰身,双手合什,虔诚地走到特大师身後。

女摩尼师抬起头,惊喜交加地说道:“赞愿尊首!”

胡人老者温言道:“阿罗莎,我亲爱的孩子,请叫我善愿。”

女摩尼师露出吃惊而又复杂的眼神,“尊首……”

胡人老者慈祥地说道:“我的孩子,你已经看到了,这是善母的日月冠,光明与生命的象征。”

女摩尼师道:“是的。赞美善母,她将带来光明,战胜黑暗与恐惧。”

胡人老者温言道:“阿罗莎,我的孩子。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噩耗,尊贵的善母已经降下神谕:黑暗战胜了光明,我们的故国已经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女摩尼师阿罗莎泪水奔涌而出,“这是真的吗?波斯真的亡国了吗?一切都毁灭了吗?”

“不要悲泣,我的阿罗莎。”胡人老者温和而舒缓地说道:“这一切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我们尊贵的善母已经皈依佛门,被大师亲赐法号善施。她告诉我们,故国终将沐浴在佛祖的荣光下,所有的光荣都将归于佛祖。所以,一个虔诚的摩尼教徒,必须是一个更虔诚的佛门信徒。这是神的旨意,神的意愿。”

阿罗莎眼中露出一丝挣扎。

胡人老者用手指在胸前画了一个“卐”字符,虔诚地说道:“佛祖将指引我们,让光明重回故国。”

阿罗莎终于俯首拜倒,“谨遵您的旨意。”

胡人老者张开手掌,放在她头顶,“佛祖是慈悲而万能的。超越了生死,时间,光明和黑暗。你要像敬畏神一样,敬畏佛门僧人。愿佛祖赐福予你,阿弥陀佛。”

女摩尼师眼神渐渐变得清澈,她双手合什,轻声应道:“阿弥陀佛。”

“这些已经没用了。”胡人老者解下阿罗莎的头冠,像丢一件垃圾一样,丢在那顶属于善母的日月冠旁边,然後向一众信徒宣告道:“让我们赞美佛祖。”

“如您所愿。”

余下的摩尼信徒纷纷应合,赞颂大慈大悲的佛祖,表示自己的尊敬和爱戴,对新皈依信仰的虔诚。

善愿恭敬地说道:“这位特大师,是十方丛林最伟大的高僧,通晓一切知识的智者。”

特大师走到大殿前方,正对着摩尼像的位置,然後抬起手臂,如同一个人体的十字架。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斗篷无风而起,颈下的系带“篷”的一声断开,整件斗篷像被人扯掉般飘飞起来。

兜帽掀开,一片金光跃然而出,所有人都露出惊骇的目光,呆呆望着特大师头顶。

一墙之隔的小楼上,程宗扬眼珠子险些瞪出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十方丛林这位特大师,居然是一头金髮的洋和尚!更让人惊疑的是,他头上的金髮竟然被盘成一个个螺状的髮髻——与佛祖脑袋上面一模一样!

寺庙中的佛像程宗扬见得多了,却还是头一回见到有活人捣饬出与佛祖同款的髮型——这得费多少工夫?

旁边一名僧人大声道:“特大师升座!请法衣、法杖、法器!”

後面的僧人捧上一件金灿灿的袈裟,然後各种法器流水般送上。

片刻间,那位特大师已经换了形貌,他身上披着一件金丝织成的金色袈裟,左手持着一柄一人高的黄金法杖,右手托着一隻黄金钵盂,腕上悬着一串一百零八颗的黄金念珠,脚下的铁鞋也换成芒鞋式样的黄金鞋。整个人从头到脚,散发出一片金灿灿的耀眼光芒,足以亮瞎人的狗眼,堪称人造金身。

“衲子法号昧普!”特大师中气十足地喝道:“以释为姓,以特为名,释特昧普!身为大孚灵鹫寺首座,不拾一世大师的衣钵继承者,密宗之王,佛门保护者,理管天下僧尼的左街僧录,十方丛林和朝廷共同认定的佛门代言人!大成金身之法王!”

说着他并起食中二指,指向众人,声如雷霆地喝道:“你们的牧主和命运的掌管者!”

程宗扬忽然想起佛门传说中,佛祖降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宣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那气势,恐怕也就特大师这样了吧?尤其是他上挑的唇角,傲气冲天,无论看谁都一副不服不忿的模样,似乎普天之下全是菜鸡,没有人比他更懂!

释特昧普……这孙子不会跟不拾一世大师的背景有关吧?那件袈裟上的英文原本是自己面对十方丛林时最大的秘密和底牌,可这会儿突然跳出来个洋和尚,程宗扬不由生出一丝紧迫感。

那件袈裟放了几十年,都没人太当回事。结果刚落到鲁智深手里,突然就宝贝起来,引出十方丛林那群疯僧满六朝地追杀,会不会与这位特大师出现有关?

程宗扬还在动着脑筋,那位特大师已经降下法旨,命令在场的男信徒,让他们亲手推倒殿中供奉的摩尼像。

那些新皈依的信徒不可避免地流露出一丝迟疑,曾经执掌大雲光明寺的赞愿尊首,如今的佛门弟子善愿第一个站出来,拿起绳索,目光坚定地走到殿中,套住神像的脖颈,一边高声道:“赞美佛祖!”

曾经的摩尼教信徒们一个一个站出来,接过绳子。最後所有的胡人男子都拥上前去,一起喊着号子,拉动绳索,齐心合力将他们曾经膜拜过无数次的神像推倒。

剩下的女子仍跪在原地,她们和曾经的女摩尼师阿罗莎一样,双手合什,低声赞美着佛祖。

披髮的胡像渐渐倾斜,在台基上摇摇欲坠,最後终于失去平衡,轰然倒地,碎成数段。

尘埃中,那些胡人都露出茫然的眼神,似乎不敢相信他们真的推倒了自己曾经无比尊敬的教主神像。

特大师释特昧普抬起金光闪闪的金鞋,踏在神像折断的头颅上,然後张开双臂,神圣而庄严地宣告道:“赞美佛祖吧。以佛祖的名义,我将赐福予你们。”

新皈依的信徒们参差不齐地说道:“赞美佛祖,一切光荣归于佛祖……”

随着赞颂的不断重复,他们似乎找回了信心和勇气,声音越来越整齐,越来越狂热,有人声嘶力竭地喊道:“赞美佛祖!一切光荣归于佛祖!”

金光闪闪的特大师伫立在神像破碎的头颅上,像金身神祇一样张着双臂,享受着新皈依者的欢呼。

“虔诚的人有福了,”等赞美声停止,特大师声如洪钟地说道:“佛祖将赐福予他的信徒!”

说着他手指一点。那位被抬到边上,已经气绝多时的二师兄一跃而起,高声道:“赞美佛祖!”

在场的信徒发出一片惊呼,接着在善愿的带领下,纷纷赞美佛祖。

阿罗莎恭敬地说道:“尊敬的释特昧普大师,阿诺是个冲动的年轻人,请您宽恕他。”

“如你所愿!”特大师手一摆,一名黑衣僧人走上前来。

“谤佛、殴僧、抗拒圣旨!以佛祖的名义!我!释特昧普!”特大师高声喝道:“判处他——死刑!”

话音刚落,黑衣僧人便挥起一柄雪亮的钢刀,斩下阿诺的首级。

血光乍起,那个胡人男子的头颅滚到特大师脚下,与神像的头颅撞在一起,在地上洒下一串血淋淋的痕迹。

正在欢呼赞美的信徒瞬间鸦雀无声。阿罗莎惊骇得瞪大眼睛,脸色像失血般苍白。

“无知的女人!”特大师发出狮吼般的佛吟,“以他的罪行,本应该百世轮回,在地狱中不得解脱!如今被我——释特昧普!下令超度,免去了他的轮回之苦,宽恕了他的罪行,你们竟然还不感激!”

他的佛吟声仿佛带着摧毁人心的力量,震聋发聩,直击灵魂。阿罗莎怔怔看着他,原有的信念都在佛吟中被打碎、重铸,她惊骇的目光一点一点变得敬畏。最後俯下身,虔诚地将额头贴在地上,“感谢您的宽容和慈悲。”

新皈依的信徒们同样流露出敬畏和惧怕的神情,信佛者死而复生,辱佛者被当场斩首,没有任何人再怀疑,这位十方丛林的伟大智者,真的掌握着他们每个人的生死和命运。

“任何人皈依佛祖,必须遵守十方丛林的佛门戒律。”特大师道:“听仔细了!第一诫:佛祖之外,再无神明!”

程宗扬听着释特昧普口诵篡改版的“佛门十诫”,如此荒唐可笑的事情在眼前发生,他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唐国朝廷以诏书的形式,命令摩尼寺归入佛门。特大师凭借官方的支持,以强硬到粗暴的手段,迫使摩尼师皈依——试想一下,明教与少林合并,强者雲集的明教高手都成为佛门弟子,十方丛林的势力该如何膨胀?

相比于佛、道两家,明教影响力可以说微乎其微,可他们在官方的强力打压下,还能传承千年,历朝历代起事不绝,最後甚至与佛门的白莲教合流,成为最热衷于起事的宗教——十方丛林已经够可怕了,再吞并掉明教,将来还得了?

宣读完十诫,新皈依的信徒们纷纷应承,每个人都虔诚到了十二分。

特大师满意地说道:“剃度吧。”

後面的僧人拿出准备好的剃刀,一人一个,走到那些新皈依的信徒面前。

没有人提出异议,这些曾经的摩尼教信徒聆听了赞愿尊首宣告的善母神谕,亲手摧毁了自己膜拜的神像,目睹了同伴因为不敬沙门被处死——皈依佛祖,拜倒在特大师脚下,已经是他们全心全意的选择。

一名沙弥走到阿罗莎面前,笑眯眯举起剃刀,然後一手托住她的下巴,顺势用拇指捻了一把,“还挺滑……”

要像敬畏神一样,敬畏佛门僧人。阿罗莎默默在心里念诵善母的神谕:在佛祖的指引下,故国终将重归光明……阿弥陀佛。

剃刀落下,女摩尼师微鬈的髮丝从刀锋落下,掉在那件华美而充满神秘感的彩衣上。

沙弥的手指在她充满异域风情的脸颊上摩挲着,甚至“无意”间,几次三番把手指伸到她嘴唇间,乐此不疲。

阿罗莎念诵着佛号,没有丝毫的不悦和躲避。

忽然,一隻大手伸来,夺走那沙弥手中的剃刀,然後一刀落下,刀锋贴着那名阿罗莎的头皮,削下一大片髮丝。

那沙弥做贼心虚,看着眼前晃动的金色袈裟,充满钦佩地赞叹道:“没想到特大师不仅精通佛法,艺业惊人,居然连剃头都这么好!”

释特昧普冷哼一声,撇着嘴道:“说到剃头,没人比我更懂!这些年被我剃度过的佛门大敌,外道邪魔,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

沙弥惊呼道:“佛祖在上!特大师果然是我佛门降服外道邪魔的第一人!”

“你知道就好。”特大师粗声大气地说道:“连她们的善母,也是被我亲手剃掉烦恼丝,皈依我佛!本大师亲赐法号:善施!”

“阿弥陀佛,大师义理玄妙,这位女信徒能被大师亲手剃度,真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报!大师,要不要也赐她一个法号?”

“方才她赞美佛祖,声音甚是婉妙,就叫善吟吧。”

阿罗莎双手合什,“多谢大师。”

特大师手起刀落,将她髮丝尽行剃去,然後摸了摸她光滑的头皮,庄严地说道:“待清点完寺中财物,善吟,随我去青龙寺,今晚本大师亲自为你传法。”

“是。尊敬的大师。”

上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六章 美玉当品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八章 婴衣百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