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三章 雁塔题名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二章 试君三题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四章 佛法显圣

第三章雁塔题名紫雲楼内,几名请来助兴的教坊女子在席间浅吟低唱,那帮公子少年飞觞传饮,酒兴正酣。

程宗扬与李炎一同下楼,他主动向王显打了个招呼,为自己这个不速之客唐突了主人的酒宴告罪,然後称有事在身,先行告辞。

这位程侯如此客气,王显自然连声谦让,亲自送两人下楼。

李炎道:“我刚听他们在说什么好马?”

王显笑道:“正是程侯那匹名驹,神骏非凡,世间少有。”

“那匹赤红马是你的?”李炎当即道:“卖不卖?”

“要是我的就送你了,”程宗扬摊了摊手,“可惜是借的。”

“借谁的?”

“一个天策府新生……”

程宗扬还未说完,李炎便恍然道:“原来是他啊。”

“你知道?”

“汉国吕氏后族,我能不知道吗?刚来就捶了王忠嗣那小子一顿。啧啧,刚走个姓霍的祸害,又钻出来一个。”

“王忠嗣……”程宗扬想了想那家伙满脸鬚髯的模样,就算说他四十也有人信,“不小了吧?”

“就比我大两岁。他爹战死疆场,打小就在宫里,跟我们一块儿长大的。让汉国一个小毛孩子揍成这样……啧啧啧啧,我明儿个得去啐他,把我们大唐的脸面都丢尽了!”

三人说着,下了殿前的长阶,随从牵马过来,三人正待上马,忽然旁边传来一声惊叫。

三人循声望去,只见阶旁停着一辆豪华的四轮马车,车身微微摇晃,似乎有人在里面挣扎。接着车帘被人扯开,一名衣衫不整的少女勉强探出半边身子,凄声叫道:“救命啊……”

程宗扬愕然道:“这是那个——小环?”

一隻大手从车中伸出,扯住小环的衣襟,“嗤喇”一声撕开。然後另一隻手捂住少女的嘴巴,把她拖进车内。

程宗扬向吴三桂使了个眼色,吴三桂正要拔步上前,李炎已经喝道:“哪里来的畜生!做什么呢?”

话一出口,车後坐着的几名汉子同时站起身,为首一个脸上带着一道恐怖的疤痕,从左眉到右颧骨,皮肉翻卷,骨骼凹陷,伤势再重数分,足以将他的头颅劈成两半。几人默不作声,但浑身杀气逼人,连车前的驭马都不由偏了偏脑袋,不安地挪动四蹄。

王显看到车上的标记,扬声道:“里面可是乐公子?我王显啊!”

车内静了片刻,然後乐从训掀开车帘,从车上跃下,向三人抱了抱拳,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见过江王殿下、程侯、王兄。”

没等李炎开口,王显便抢先摇头笑道:“好你个乐大少,又喝多了吧?这位是我专门请来的教坊舞伎,可不是做那种营生的。”

乐从训皱了皱眉,“教坊的官伎不做这种营生?”

“娼女才是卖身的,官伎卖艺不卖身。”王显拍着他的肩膀道:“若是你情我愿,自是好说,用强可是不成的,乐老弟。”

说话间,小环一手掩着衣襟,跌跌撞撞地下了马车,犹豫了一下,跑到王显身後躲起来。那位程公子她虽然认识,但不知身家高低,只当是个外地富商。王显是今日做东的主家,又是长安有名的豪门公子,这会儿还帮她说话,自然躲到王显身後才放心。

乐从训脸色变了变,沉声道:“受教了。”

说罢抱拳向李炎施了一礼,“在下告辞。”接着扭头便走。

乐从训的一众随从纷纷上前,跟随主人的车马奔出紫雲楼。

王显摇了摇头,低声说了句:“村牛!”然後道:“让殿下见笑了,这些藩镇子弟在地方上威风惯了,不懂长安的规矩。”

“刚才那些就是魏博的牙兵?”李炎冷笑一声,“够威风够煞气。”

小环原本被邀来跳她拿手的《甘泉舞》,不意被乐从训强行掳到车上,欲图不轨。她竭力挣扎下,身子被抓伤了好几处,尤其是颈中直到下巴,被抓出一道血痕,方才只顾着害怕,这会儿痛得直掉眼泪。

伤成这样,舞是跳不成了,王显只好让家奴带她先下去休息。

程宗扬见小环伤处破了皮,万一处置不当,只怕脸上会留下疤痕。他示意义姁留下来,帮小环治疗伤势,一边给她暗暗使了个眼色,让她借机打听潘金莲的下落。

李炎没理会这些琐事,区区一个乐从训,更不放在心上。他一边翻身上马,一边道:“程侯去哪里?”

程宗扬笑道:“这会儿已经宵禁,我可没有乐少那么大的面子,能拿来当路条使,只能跟着殿下走了。”

“反正顺路,我送你得了。”

袁天罡在後面咳了一声。

程宗扬道:“方才在上面看到大雁塔灯火辉煌,我倒想去大慈恩寺看看。”

李炎脸色僵了一下,然後笑道:“正好我也有日子没去过了——咱们就夜访大雁塔!”

◇    ◇    ◇长安城宵禁虽严,但此时有江王殿下亲自带队,一行人全无顾忌,在空无一人的长街上纵马狂奔,小半个时辰便赶到晋昌坊。

几名江王宅的少年跃马上前,挥着马鞭将坊门打得一片山响,呼喝着叫坊卒打开坊门。

袁天罡趁这个机会解说道:“大慈恩寺占了晋昌坊的东半坊,共有十八院,近两千间房舍。寺内重楼复殿,虹梁藻井,玉阶金环,并极殊丽……”

程宗扬直接把袁天罡口中那些华丽夸张的形容词过滤掉,只留下数字,半坊之地,差不多是一百万平方米——这比故宫还大出一半!

大兴善寺虽然独占靖善坊一坊,但靖善坊属于对着皇城的小坊,单纯从面积而论,两者不相上下。十八院,两千僧舍,少说也有三五千名僧人,加上城中的信众,大慈恩寺的规模和影响力可想而知。

一进坊门,便闻到浓浓的香火气息。晋昌坊内除了独占东半边的大慈恩寺,西南、西北还有楚国、净住两座寺庙,使得整个晋昌坊如同一方佛国。此时虽是夜间,但坊内到处点着长明的石灯,星星点点,不计其数。

大慈恩寺的山门是一座三重飞檐,五门六柱的琉璃白玉牌坊,正中的券门下方是一条汉白玉铺设而成的御道。以李炎的放诞豪爽,不拘小节,也不敢走这条御道,只从旁边的券门穿过。

巍峨的寺门下方悬挂着一面黑底金字的巨匾,上书“敕造大慈恩寺”六个大字,每个字都近一人高。阶前的广场上树立着三根高大的旗杆,上面的旗幡在夜风中招展摇动,夜色中只能看到幡下低垂的旄旒。

李炎与他的父兄一样,性喜游猎,对马球、角抵更是热衷,身边时常有十余名少年作为玩伴和出行的随从。那些少年砸坊门时气势汹汹,这会儿到了大慈恩寺门前,一个个都老实下来。

一名少年远远就翻身下马,一路小跑来到旁边的侧门,叫起值夜的僧人,先道了声“打搅”,然後才说明来意。

那僧人进去复命,不多时,侧门洞开,一名中年僧人快步迎出,合什说道:“贫僧净空,拜见江王殿下。”

“大和尚你好啊。窥基大师可在?”

“大师夜诵经卷,方才睡下。贫僧已经命人前去通传。”

“不必打扰大师了。”李炎跳下马,“今晚无事,我就是过来玩玩。”

净空是大慈恩寺迎客院的香主,平日迎来送往,精通世故,对唐国一众贵人了如指掌。这位江王殿下除了玩耍,就是整日与道门的牛鼻子们厮混,热衷于道门的飞升之术,从没听说过他礼过什么佛,敬过什么香。好端端的深夜来此,委实令人莫名其妙。

净空心下起疑,面上却不露半分,恭恭敬敬地施礼道:“殿下请。”

净空将众人迎进门,一边揣摩李炎的来意,一边道:“殿下可是要礼佛?敝寺新制了一批瑞香,贫僧这便让人取来。”

李炎不在意地说道:“好久没登大雁塔了,上塔上走走。”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净空不动声色,微微躬身道:“殿下,这边请。”

净空领着一行人来到正院,一迭声命座下的小沙弥奉上香茶、果品,一边歉然道:“仓促间招待不周,还请殿下恕罪。”

“用不着费事,我到塔上逛一圈就走。”李炎说着,拿起一隻佛手,往身後一丢。

一名少年敏捷地跃起身,一把接在手里,笑道:“谢殿下赏赐!”引来一片小小的喝彩声。

净空含笑道:“殿下可是要登大雁塔?”

“怎么?不方便?”

“不敢不敢。”净空道:“殿下稍坐,贫僧这便去取钥匙。来人啊!”

净空叫来两名小沙弥,吩咐他们招待好贵客,然後向江王殿下告了罪,步履匆忙的离开。

程宗扬看着华丽的殿宇,笑道:“大慈恩寺果然气派不凡。”

“就他们臭规矩多。”

李炎靠在椅中,将脚跷到茶几上,斜眼看着旁边的小沙弥,“几岁了?”

“回殿下,”小沙弥怯生生道:“小僧刚满十四。”

“认识几个字?”

“小僧不曾识字。”

“那你们怎么念经的?”

“师傅诵读,小僧跟着背诵。”

“平常做些什么?”

“诵经、迎客。”

李炎笑道:“还有收香火钱吧?”

“是。”

程宗扬道:“打水,烧火呢?”

小沙弥道:“寺中有火工居士。”

袁天罡道:“僧人们只管清修,各种清扫、炊食之类的俗务,都是由居士打理。”

小沙弥道:“师傅说过,掘地、除草、植树,皆为不净业。佛门修行当摒弃俗业,方能精进。”

李炎笑着对程宗扬道:“听到了吧?这些大大小小的和尚,莫说垦荒种田,就连烧火做饭、洒扫庭院都由信众代劳。除了念经、拿钱,别的一概不干,过得逍遥自在,简直是神仙日子。”

程宗扬笑道:“大慈恩寺香火旺盛,换作小寺,免不了还得沿街化缘。”

“什么化缘?就是讨饭!我大唐以耕战立国,百姓以勤勉持家,偏生这些和尚一个个舌灿莲花,不事生产,反以乞食为荣!不服劳役,专以敛财为能!整日里口喧佛号,迷惑众生。哼哼!”

李炎目光不善地盯着那名小沙弥,把他吓得几乎要哭出来。

大雁塔下。

静室内坐着数名僧人,窥基身披僧衣,面色阴沉。

净空道:“大师兄,江王性子峻急,只怕拖延不得。”

“区区一个李炎,有何不好打发的?”一名披着大红袈裟,浑身珠光宝气的僧人道:“只是他此来到底是何用意?究竟是随性而为,还是专为塔上那个妖孽而来?”

“以江王的性子……”另一名僧人道:“若是无事,未必肯来大慈恩寺,更不会指名要登雁塔。”

“那就是为塔上那个妖孽了。”

一名布衣僧人道:“居然与十六王宅有所勾结,此事背後只怕关联甚大。”

窥基双掌一合,发出金石交鸣般的声音,冷冷道:“我正愁无处下手,李炎这小子肯跳出来,倒是省事。”说着他站起身,“且待我去会会他!”

众僧双手合什,齐声道:“光荣归于佛祖。”

李炎连喝了两盏茶,早已等得不耐烦,眼看净空一去不回,索性也站起身,“坐得腚痛!走!我们自去塔上。等大和尚回来,让他给我们开门。”

“殿下!殿下!”

两名小沙弥连忙劝阻,可哪里拦得住他?

李炎带着一众随从,风风火火走到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去路。

窥基毫不客气地说道:“你这小子,来此做甚?”

李炎笑道:“尉迟叔,多日不见,你气色越来越好了啊。”

“少拍马屁!”窥基道:“有事说事,莫耽误我修行。”

“真没什么事,就是想到塔上看看风景。”

窥基一口回绝,“塔上木梯朽坏,眼下禁止登塔。”

“不会吧?这么巧?”

“想要登塔,”窥基大手一张,“拿一万金铢的布施来。再等上三五个月,待换过木梯,你尽管去登!”

“一万金铢?”李炎叫道:“你怎么不去抢?”

“你小子一次都没布施过,正好赶上,让老衲也狮子大开口一回!”

程宗扬笑道:“既然木梯朽坏,我们不登便是。只在塔外瞻仰一番,大师可否通融?”

说着程宗扬招了招手,吴三桂拿出一隻沉甸甸的钱袋,递给小沙弥。

“这是一点香火钱,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小沙弥入手一沉,赶紧奉给窥基大师。

金、银、铜铢份量大小迥异,窥基不用伸手,便看出那是一袋金铢,数量不下百枚。大慈恩寺豪阔的施主虽多,但随手便布施上百枚金铢也不多见。

他深深盯了程宗扬一眼,半晌才道:“施主好生豪阔。来吧。”

大雁塔位于大慈恩寺西院,塔基高两丈,长宽近二十丈,四方的塔身逐层缩小,最下面一层边长十余丈。塔基四周林立着碑刻——正是程宗扬此行的目的。

程宗扬似模似样地点了香,插在金灿灿的香炉中,敬了佛祖,然後绕着塔基一边走,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上面的字迹。

“这有什么好瞧的?”李炎就着石灯看着碑额,“大唐天宝十二年……都一百多年前的题名了,人都成灰了。”

程宗扬道:“这些都是先贤名士,追古思今,令人不胜向往。”

程宗扬一脸的唏嘘感慨,其实碑上那些名字,他拢共也没认识几个。

虽然不知道窥基等人为何不愿旁人登塔,不过程宗扬对大雁塔的兴趣其实不大,他真正在意的是“雁塔题名”所留下的进士名录。

唐国科举每年一考,通常分为明经、进士两科。其中明经科每年中举者百人左右,进士科只有区区二十名。

每年科举时,考生们从各州郡汇聚长安,在大雁塔下祈福留名,一旦中了进士,便将名字涂朱,以流芳千古。考生们无不将此视为莫大的荣耀。那位传说中的白员外如果真中过进士,肯定会在大雁塔下留下名字。

唐国考生先经过州郡选拔,方能赴长安参加科举,大州每年也只有三人的限额,因此考生数量并不多,每年一通石碑便足够刻下。

白员外传说日久,很难确定他参加科举的时间。程宗扬只能大致圈定一个范围:白员外出生约在一百年前,参加科举最早也在八十年前。唐国科举号称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五十岁中进士都能算得上年轻。那么白员外参加科举的时间大概在八十年前到五十年前之间,总共三十通石碑而已。

考虑到白员外中进士被视为奇闻,五十岁才中进士的可能性非常小,真正需要留意的,也就是最早的十几块。

雁塔题名作为长安名胜,寺内每年都会将留名重新涂朱,即便百余年前的碑文字迹,依然如新。

程宗扬与袁天罡一道,在碑上寻找姓白的名字——数量还真不多,从八十年前,再到七十年前,再到六十年前,涂朱的总共也才五六个。

但紧接着,一连出了三个名字涂成朱红色的白姓名人:白居易、白行简、白敏中。这兄弟三个,一个大诗人,一个……大诗人,一个宰相,生生撑起了白氏的大半边天。

李炎不耐烦看石碑,跟一帮少年围着一盏半人高的石灯,试着谁能举起来。窥基、净空等人在旁看着,脸色虽然不大好,倒也没阻止江王殿下的雅兴。

袁天罡摩挲着碑上的名字,有些神思不属。

程宗扬低声道:“怎么了?”

“哦,没什么。”袁天罡回过神来,叹道:“这些人,都已经不在了。”

“怎么?你认识?”

“见过这位。”袁天罡指了指白居易的名字,然後自嘲地笑道:“我年轻时穷得要死,琢磨着投诗混点名声,好不容易混了一回诗会,结果白老随手指了件东西,让我们当场赋诗……”

“你没装一把?”

“屁咧,当场打回原形。一起去的十几个人,就我交了白卷。”

程宗扬笑了几声,又回头看着石碑,“白居易五十年前中的进士,好像十几年前逝世的?”

“十八年前。”

“真遗憾,我来得晚了点,没见到这位活着的大诗人。”程宗扬说着忽然一怔,“老袁,你在想什么呢?”

袁天罡声音轻如耳语,“我在想,会不会是他……”

程宗扬看着他手指摩挲的那个名字:白行简。

“唐国士人多以诗赋知名,他却长于小说,还有一篇赋……”

“什么赋?”

袁天罡四下看了看,小声道:“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

“哎——”不学无术的程侯爷发出一声惊呼,“这个我听说过哎!”

袁天罡声音压得更低,“擅长小说,又喜欢写这点事,跟他同时代的文士相比,无论题材还是观念,都很不一样。”

“你是想说,白行简是穿过来的?还是个写黄文的?”

袁天罡郑重点了点头。

“鬼扯呢。他要是写黄文穿过来的,会只写几千字?十万字等于没写,一百万字刚起步好不好!”

袁天罡争辩道:“也许是个黄文爱好者呢?”

“那他还写个屁啊,直接干多好?”

看到老袁一脸受屈辱的表情,程宗扬咳了一声,“我不是故意说你啊。我的意思是,他都中进士了,用不着纸上谈兵对吧?你瞧他哥,号称诗魔,堪称诗中色魔,一大把年纪还姬妾成群,素口蛮腰,啧啧……”

结果被岳鸟人给绿了。程宗扬不无恶意地暗道。

袁天罡道:“也许是干得高兴才写下来的呢?”

“那也不是他。他们是兄弟三个,跟白员外的经历根本合不上。”

“不是白员外,但也许是另一个穿来的呢?”

程宗扬被他怼得无话可说,“得,反正就这几个,抄下来挨个查吧。”

两人在碑刻前小声嘀咕,引得窥基等人频频注目。

李炎过来道:“看什么呢?”

袁天罡与程宗扬指着碑文,异口同声地说道:“我的偶像!”

袁天罡指的是白居易,程宗扬指的是白行简。

“哎呦,”李炎看来也是个懂行的,“程侯很博学嘛。”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差不多,差不多。”

“差远了好不好?”李炎道:“喜爱白乐天白老的遍地都是,长安城就有一位,浑身上下刺满了白诗,还是带图的——可喜爱大乐赋还说出来的……”

他竖起大拇指,诚恳地说道:“程侯,你是独一份。”

程宗扬打着哈哈道:“一般一般。”

“夜色已深,老衲就不留殿下歇宿了。”窥基大袖一挥,“来人!送客!”

净空合什道:“恭送各位施主。愿佛祖赐福予你。”

程宗扬正要开口,忽然心下一动,一丝莫名的喜悦从心底升起,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嘴角就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

他抬头往大雁塔顶上望去,入目是一片绚丽的火光,接着仿佛一层无形的罩子乍然破裂,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无数断木、碎石,雨点般四处激射。

大雁塔十层高近百米,纷乱的人影望之如蚁,可程宗扬一眼看去,就看到那张自己念兹在兹的娇俏玉脸。

小紫嘴角微微翘起,看口型正在说那三个字,“大笨瓜。”

程宗扬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死丫头,心里的喜悦仿佛要炸开一样。

窥基勃然变色,大雁塔十层西侧的券门被炸出一个大洞,砖石破碎,券门两侧矗立的天王像被炸去半边,栏杆尽碎。两名黑衣僧人倒在一边,生死不知,火光中,其余几名黑衣僧人纷纷掠来。

大雁塔九层、八层守护的僧人往塔上冲去,与此同时,周围几间僧舍也掠出数道身影,飞鸟般跃上大雁塔,蹿檐越脊,直趋而上。

眼看小紫就要被众僧围住,吴三桂握紧双拳,向主公暗暗使了个眼色,却被程宗扬拦住。

程宗扬笑吟吟看着塔上。爆炸的火光迅速熄灭,连佛前的长明灯也随之黯淡下去。黑暗中,蓦然张开一双黑色的羽翼,小紫小巧的身影坐在雉奴的背上,轻飘飘飞出大雁塔,洒下一片银铃般的笑声。

窥基目眦欲裂,厉声道:“一群废物!把那妖女射下来!”

几名僧人奔进僧舍,转眼拿了几支重弩出来,瞄向空中的身影。

几名光头大和尚手持重弩,面色凝重地装矢、上弦,那模样看起来颇有几分滑稽。李炎的脸色却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随着爆炸声传开,各处院墙上都有僧人的身影出现,大慈恩寺面积广阔,雉奴背着小紫,却越飞越低,眼看就要落入重围。几名僧人持弩瞄向两人的身影,随时都可能击发。

去路被堵,吕雉在空中绕了半个圈子,重又飞回西院。小紫娇声道:“大和尚,你们再要拦我,我就把它扔下去。”

小紫侧身坐在吕雉背上,手边还放着一尊等人大小的八臂碧玉金佛,这要是掉在地上,铁定摔得粉碎。

窥基额角青筋暴跳,恨声道:“住手!”

离地面还有丈许,小紫轻巧地一跃,落在程宗扬身边。

巡行僧净岸刚从塔顶追下来,他纵身而起,袍袖一翻,露出一截黑瘦如铁的手臂,往小紫颈中抓去。

一条淡金色的胳膊伸来,“篷”的一声闷响,将净岸的手臂挡开。吴三桂双臂交叉,几乎与拳头等粗的手腕筋骨毕露,摆了个大力金刚臂的起手势。

窥基盯着程宗扬,身上的僧衣无风而动。

程宗扬好整以暇地从袖中取出一柄折扇,“刷”地抖开,悠然道:“还没来得及介绍:鄙人是此番代表汉国出使大唐的官方使者,假节钺,舞阳侯程。”

他牵起小紫的手,“这是本侯未过门的妻子。”

追赶过来的众僧一脸呆滞,窥基眼角“突突”直跳。

汉使也就罢了,假节钺——这可是代表汉国天子出行的顶级使者!

李炎张大嘴巴,惊奇地看着从天而降的小紫。

程宗扬把折扇盖在他脸上晃了晃,“江王殿下,夜色已深,本侯先回去。希望明天,唐国官方能给本侯一个说法。”

说罢,程宗扬挽起小紫的手,扬长而去。

李炎望着着他的背影,也是一脸呆滞,半晌才道:“说法?什么说法?”

上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二章 试君三题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四章 佛法显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