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二章 试君三题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一章 父祖天子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三章 雁塔题名

第二章试君三题“哇!这么亮!”

“哈哈,能照这么远!”

“你看!像不像一把剑?天人何在!吃我一剑!杀!杀!”

杨玉环两手握着手电筒,对着夜空又劈又砍,玩得不亦乐乎。

“啊!我受伤了……”

杨玉环惊呼一声,蛾眉颦起,红唇颤抖着,露出令人心碎的痛楚表情。那种凄婉悲艳之态,让程宗扬心头都为之一紧。

再仔细一看,这丫头把手盖在灯筒上,光柱透过手掌,将她的玉手映得如同透明一般,红润剔透。

“好红,好多血……救命……”

程宗扬抚着额头道:“玩够了吧?”

杨玉环把手电筒抱在怀中,喜滋滋道:“给我了。”

杨妞胸部本就丰挺伟岸,此时一挤,浑圆的乳球在衣内沉甸甸地颤动着,荡起层层乳波,让程宗扬差点儿看得眼都直了。

他咽了吐沫,“那可不行。”

“小气鬼。”杨玉环翻了个白眼,把手电筒丢还给他。

“这回你该信了吧?”

“想得美!”

程宗扬都快气笑了,“你是打定主意不信是吧?”

杨玉环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你好像不服气?”

“废话!逗我玩呢?”

“这样吧,”杨玉环大度地说道:“我出三道题。你要能答上来,我就承认你的身份。”

“什么题?”程宗扬戒备地说道。这妞不是个善茬,可得小心别被她坑了。

“第一道是问答题,我问你答。”

“可以不回答吗?”

“可以啊。不回答就算你输了。”

“行,你问吧。”

杨玉环抿了抿唇角,抛出第一个问题:“你家娘子长得美吗?”

程宗扬第一个反应是:哪位啊?自家娘子多了去了!然後才意识到她问的是雲如瑶。情报共享啊,卫公知道的,她都知道。自己的底细对她而言,恐怕没有多少能称得上秘密。

“当然!美如天仙!”

“哎呦,很有信心嘛。”杨玉环紧接着问道:“你能满足她吗?”

程宗扬一阵火大,“这是什么鸟问题?”

“那我换个问题好了,”杨玉环从善如流,当即换了种问法,“她能满足你吗?”

看着那美妞满眼好奇的目光,程宗扬慢慢伸出手,摸了摸鼻子。

“我可以回答你,但我回答完之後,你必须回答我一个问题。”

“很公平!”杨玉环毫不迟疑地答应下来。

“我有三位正妻,两个暂时还没过门。另外有一媵一妾,差不多一二十个侍姬——我一个人全能摆平。”

“这么厉害?”杨玉环上下打量着他,“吹的吧?”

“该我问了。我作为岳帅的继承者,有资格继承他的遗物,如果你确认我的身份无误,就应该把他的遗物交给我。那么,我的问题是……”

程宗扬停顿了一下,盯着她的眼睛,缓缓道:“他的遗物除了你之外,还有什么?”

阁内一片寂静,杨玉环娇艳欲滴的红唇紧紧抿起,方才的笑谑无禁和放浪形骸潮水般退去,露出礁石般的冷静和固执。

程宗扬面色如常,心底越发笃定。

岳鸟人活着的时候乱七八糟,树敌无数,死得更是极端不负责任,连句话都没留下来,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剩下好大一个烂摊子,让自己这个後来者没头苍蝇般乱撞。

自己来见杨玉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鬼知道岳鸟人留了什么遗物,杨玉环是不是真和他有什么关系。

杨美女从看到自己的第一眼开始,气氛就有些古怪。她主动把李炎赶来找自己,可见面之後,却似乎对自己有种莫名的敌意和抗拒。更让人怀疑的是,她对于自己与其他女人的关系,有着异乎寻常的兴趣。

刚开始问潘姊儿和自己的关系,还可以说是女人天生八卦。接着追问雲如瑶长得美不美,自己和老婆的性生活是不是和谐——她要是天生就这么八卦,根本就长不了这么大,小时候就该被人活活打死了。

自己的性生活干她屁事!程宗扬当时就想爆粗口,可转念一想——莫非真跟她有关系,她才忍不住要打听呢?

就在那一刻,程宗扬突然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她想见自己,又抗拒见到自己。她围着自己打量,对自己长什么样子充满好奇,又一个劲儿地打听自己的感情史,问自己跟谁有一腿——这是相亲呢?

他并不知道岳鹏举在长安留了什么遗物,甚至连有没有也不知道。但从卫公的态度,还有杨玉环的反应判断,显然留了些什么。而岳鹏举和杨玉环的关系,也许比想像中更深,也更密切。

程宗扬决定赌一把,从她的表情看,自己似乎赌对了。

良久,杨玉环轻启朱唇,“等你赢了,我会告诉你。”

程宗扬抬了抬手,“该你问了。”

“没有了。”杨玉环冷着脸道:“突然不想问了。”

“那就是说,我赢了?”

杨玉环白了他一眼,“三道呢。第二道……”

程宗扬打断她,“不是第三道了吗?”

“我说了,第一道是问答题。”杨玉环不耐烦地说道:“刚才问的全都是第一道题。”

好大一个坑……你这不是三道题,是三份试卷吧?要不是她坏了兴致,不一定要玩到什么时候呢。

“行,你说了算。”程宗扬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继续。”

“第二道是辨物题……”

“不是辨认过了吗?哦,手表那个不算。”

“你知道就好。”

“要辨认什么东西?”

杨玉环挑起唇角,“你不是想知道他留下什么了吗?”

真的留有东西?程宗扬心里第一个念头是:要不要先找到死丫头再来看?

杨玉环从沙发後面拿出一个暗黑色的物体,“呯”的放在圆几上。

“这是什么?”

那个物体四四方方,长三尺,宽两尺,厚约一尺。表面光滑如镜,几乎能映出人影,犹如一件精美的艺术品,通体看不到任何缝隙,就像一整块切削好的金属块一般,浑然一体。只不过它正面装有提手,提手下方还有一隻表盘——这形制看起来就眼熟多了。

程宗扬道:“密码箱?”

“打开它。”

“密码呢?”

“没有。”

“岳帅给你留个密码箱,没给你密码?”

杨玉环眼也不眨地说道:“忘了。”

程宗扬试着叩了叩物体的表面,指下传来微弱的闷响。以自己现在的修为,一般的金属制品,用暴力强行打开也不是难事。可这隻密码箱明显是一件现代物品,而且制作工艺远远比自己所见过的更先进,表面连道缝都没有,用蛮力就不必想了。不过它的质地给自己一种奇怪的熟悉感,好像在哪儿见过?

会不会是钛猛合金?表面渗过碳,或者添加有钨,导致表面变成暗黑色?如果珊瑚匕首在身边,说不定还可以尝试一下暴力破解,可惜匕首给了死丫头带着防身……

程宗扬忽然一怔,想起那种熟悉感因何而来——珊瑚铁!这隻金属箱通体全部由珊瑚铁制成!

自己以前见过的珊瑚铁都是自然形态,因为六朝压根儿没有冶炼珊瑚铁的能力。而眼前这隻金属箱则是珊瑚铁的制成品形态。难道珊瑚铁本身是现代复合金属的产物,而六朝的珊瑚铁其实是遗落在海底的废弃物?

程宗扬压下心底的震惊,看向密码盘。密码盘是一排竖置的齿轮,上面镌刻的是自己熟悉的数字,只不过这会儿是打乱状态。

一般的密码箱通常是三位数,用穷举法也就是一千次,全试一遍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可当程宗扬数清密码盘的位数之後,犹如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凉水——这隻密码箱居然是他娘的八位数!这要是用穷举法暴力破解,拨到天荒地老也拨不完。

程宗扬试着拨了几下,果然没那么好运,直接撞上亿分之一的机率,只好无奈放弃。

杨玉环一脸的幸灾乐祸,“打不开吧?”

“你就不好奇这里面装的什么吗?还瞎乐呢。”程宗扬道:“这一题我过关了啊。”

杨玉环蛾眉扬起,“凭什么过关?”

“你只说了辨认,我已经认出来这是密码箱了。”程宗扬理直气壮地说道:“你又没说必须要打开。”

“你——”

“你要是能提供线索,说不定我有办法打开。不然你就慢慢拨着玩吧。”程宗扬安慰道:“打不开其实不是坏事。以我对岳鸟……帅人性的深入了解,这里面指不定装的什么呢。”

这么精密的保险箱,你说岳鸟人在里面装的剩饭我都信!

杨玉环哼了一声,把那隻金属物体收起来,丢到沙发後面。

程宗扬伸头一看,沙发後面扔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个个怪模怪样。这隻密码箱还算好的,其他有的带着残缺的齿轮,有的装着折断的连杆,还有一件庞然大物,怎么看都像一个发动机……

“你这是从哪儿弄的?”

“本公主历年搜集的各种异物。”

“异物?”

“各种来历不明,制作奇特的物品。”

“我还以为你打劫了哪个垃圾堆呢。”

程宗扬说着,忽然视线一凝,盯住其中一件物品。

“这个?”杨玉环从那堆物品底下翻出来一件,“这东西做得挺精巧,可一点用都没有。当锤子吧,前面短了一截。当凿子吧,下面又是平的。看起来有点儿像指虎,可怎么都不好使,沉得压手。倒是砸核桃还行。”

杨玉环说着,真找出一把核桃,握着那个东西,“呯”的砸开一颗。

看着她豪迈的动作,程宗扬心臓差点儿从喉咙里跳出来,“停!”

杨玉环“呯!呯!呯!”一连砸三颗,才冷哼一声,“你说停就停,那我多没面子?”

程宗扬捂着胸口,半晌才道:“你保险都没关……”

“什么保险?”

“别再动了!慢慢放到桌子上……枪口别对着我!”

“梆”的一声,那支大口径手枪被直接扔到桌上。

程宗扬一把抢起枪,先关掉保险,然後检查了一下。他并不是没有玩过枪,但这支枪跟他见过的都不太一样。结构相似,不过口径极大,尺寸和份量都比一般的枪支要重得多。

“这是什么东西?”

“手枪。”

“做什么用的?”

“一种杀人的武器。”

“杀人?抡起来砸吗?”

程宗扬抽出弹匣,发现里面没有装子弹,才鬆了口气,但接着又觉得不对,“子弹呢?”

“什么子弹?”

“大概有半指长的圆柱体,金属外壳,顶部通常是尖的或者圆的。”

“没见过!”

干!好不容易见到把枪,居然没子弹?没子弹的枪有个屁用,砸核桃都嫌不趁手。

程宗扬还不甘心,“这些东西你从哪儿收集的?”

“捡的,买的,别人送的,还有侄儿们孝敬的。”

行了,知道你侄儿们很牛逼,大唐皇帝呢。有点好东西,八成都被你给搜刮走了。

“知道它是从哪儿来的吗?”

“这谁知道?到我手里,鬼知道已经过了多少手了。不过这东西挺结实的,上一家拿它弯通条,听说还挺方便。”

弯通条?拿枪管来弯通条?得,这下找到子弹也没法儿使了,里面的膛线都不知道磨成什么样了,开枪八成要炸膛……

程宗扬把那隻手枪往破烂堆里一丢,“第二题考完了吧?”

杨玉环讶道:“我出题了吗?”

“……”程宗扬一脸呆滞。

杨玉环理直气壮地说道:“我都没问,你自己说的。怎么?想耍赖啊?”

行,你长得美,你说得对。

“还有什么题?快点!”

杨玉环起身走到窗边,“第二道的第二题——这是什么?”

“天文望远镜。”

“会用吗?”

这个自己还真会用。程宗扬卷起衣袖,先把镜头调高,从暗搓搓对着池边的小树林,调到对准东边天顶的角度。

他一边对着目镜调动旋钮,一边道:“今晚没月亮,只能观星了。随便找一颗近的……好了。”

程宗扬话音刚落,一股香风便扑面而来。杨美女不等他让开位置,就把他推到一边,凑到目镜上,随即发出一声惊呼,“这么清楚?!好大的星星哎!上面是什么……红斑?真的是红斑!它还在转!”

“不会吧?你还能看出来它在转?”

“老娘视力一流!”杨美女头也不抬地吹了一句,又沉浸在自家收藏品的新玩法里,“好多漂亮的条纹……这是什么星?”

不等他回答,杨玉环抬起头,飞快地看了一眼,惊呼道:“岁星!居然是岁星!原来岁星长这个样子啊!”

身边的美女不断发出惊呼,丝毫没有留意自己与那个男人离得有多近。姣洁如玉的面颊,修长柔美的玉颈,丰腴而又白腻的肌肤,仿佛散发出一丝奇异而香馥的气息,呼吸间香气逼人,令人禁不住心猿意马……

杨美女意犹未尽地抬起头,“原来能看这么远……这个干什么用的?”她指着目镜旁边一个小巧的支架问道。

“应该是放手机的。”

“手机?”

“……这个解释起来就太长了。”

“那就短点说。”

“你可以这么想像一下:有一个东西,把日晷、影月宗的传讯术、笏板、算盘、钱包、照像机、录音机……全部放在一起,这就是手机了。”

杨玉环只回答了三个字,“真能吹!”

“手表、手枪、手机、手电筒……这名字编得,又随意又省心哈。”杨美女讽刺道:“编瞎话都不用心。”

程宗扬感觉好像被人打到七寸。这么一想,现代人起名还真是不走心,怎么省事怎么来,尽跟“手”干上了。

“还有什么题目,赶紧出。”

“出什么出?我要观星。忙着呢。别这么看着我,我又没说一次考完。剩下的改天再说。”

“改日了?意思是,我们日後再说?”

“行啊,等你能日到我再说吧。”杨玉环撤去禁音符,娇声唤道:“来人!送客!”

一名太监闻声进来,他戴着貂蝉冠,怀中抱着一柄拂尘,那张浮肿一样惨白的脸上,挤出一个恐怖的笑容,血红的嘴唇就跟刚喝过血一样。

又是一个死变态……

程宗扬不禁想起远在临安的秦翰、郭槐等人。同样是太监,汉、唐、晋净出变态了,相比之下,宋国的太监真不知道好到哪儿去了,倒是大臣变态的不少。

那死太监对房间里发生的事没有流露出半分好奇,客气地赔着笑脸道:“侯爷,这边请。”

出了阁门,那位赵归真赵炼师在门旁的蒲团上盘膝趺坐,身边浮着一颗鸡蛋大的青色珠子,围着他缓缓转动,珠体散发出青濛濛的微光。

见程宗扬出来,赵归真微微一笑,那颗珠子倏忽没入胸口。程宗扬回了一个笑容,却不禁想起太乙真宗。唐国佛门势力固然强大,道门势力也不小,不知道他们派来的是哪位。

紫雲楼顶四周围着白玉栏杆,视野开阔无比。程宗扬一眼望去,看到檐角蹲着一个人。

程宗扬走过去,“你不是赶那对野鸳鸯去了吗?”

“嘘……别让里面听见。”李炎压低声音道:“太缺德了,会被雷劈的。”

“胆子不小啊,连你姑姑的话也敢不听。”

程宗扬翻过栏杆,顺着琉璃瓦滑到檐角,“看什么呢?”

“长安城。”

程宗扬抬眼望去,只见脚下的曲江池波光如镜,水面倒映着一座金碧辉煌的紫雲楼。再往北,是长安城的万家灯火。

夜色下的长安城,比白天看起来还要清晰与鲜明。数以万计的灯火勾勒出长安城整齐的市坊与街道,宛如一副纵横分明的棋盘。坊中楼阁林立,还有许多佛塔点缀其中,尤其是那座大雁塔,离曲江池只有两坊之地。塔上的长明灯昼夜不熄,宛如一座灯塔矗立在长安城边缘。

六朝建筑的规模比自己想像中都大得多,这座大雁塔也不例外。十层的塔身高近三十丈,四方的塔角挑着铜铃,夜风中轻轻摇曳,仿佛能听到铃声的轻响。

程宗扬禁不住赞叹道:“好宏伟的佛塔。”

李炎哼了一声,双手抱在脑後,仰身躺在瓦脊上,“哪天我非把这些混账寺庙都给拆了不可。”

◇    ◇    ◇晋昌坊,大慈恩寺,大雁塔十层。

四面的塔门前,各坐着一对僧人。他们穿着黑色的僧衣,光头上点着“卐”字形的香疤。此时众僧双手合什,眼观鼻,鼻观心,口中念诵经文:“无上诸天深敬叹,大地重念普安和,人元真性蒙依止,三才慈父耶和华……”

另外一名僧人双手合什,绕着佛塔漫步。等僧人们念诵到这一句,他用右手在胸前画了个“卐”字,扬声道:“赞美你,天上的慈父。”

众僧念诵道:“一切善众至诚礼;一切慧性称赞歌;一切含真尽归仰;蒙圣慈光救离魔。难寻无及正真常,慈父、明子、净风王……”

那僧人虔诚地伏身拜倒,“赞美你,圣父、圣子和圣灵!”

与後世不同,此时大雁塔的楼梯设在塔外,除了坐在门外的八名僧人,一名绕塔的巡行僧人,还有一名僧人坐在楼梯中间,算下来一共十名。下面一层,同样是十名僧人。再往下,还是十名。但从第七层往下,就不再有僧人看守。

念经声如同一百万隻苍蝇一样,飞进塔内“嗡嗡”作响。

塔内长明的佛灯前,一名穿着黑色丝袍的美妇举起铁制的钵盂,仰首张开檀口,凌空倒下。

钵盂中的清水落入口中,美妇舌尖一转,然後吐出少许。

“无毒。”

塔内供奉着一尊等人大小的坐佛,佛身用一整块碧绿的翠玉雕成,外面的衣物、饰品尽是黄金所制,玉胎金镶,华贵无比。

此时,一名紫衫少女依在佛像膝间,怀中抱着一隻白绒绒的小狗,精致的面孔如同宝石一般精致。

“喝了十天的清水,胃里好难受呢。”

那名巡行僧走到门前,开口道:“敝寺奉有斋饭。”

“我要吃肉。”

“佛祖在上,我等僧徒不得杀生、食荤。”

“不行呢。我们教派内也有规矩的,信众不许吃素,食素就是破戒。”

巡行僧怒道:“安有此理?”

“只许你们戒荤,就不许我们戒素吗?我们怕素教第一戒就是辟榖。素食不得入口。”

小紫对吕雉道:“记下来。”

吕雉不动声色地应道:“是。”

那僧人怫然道:“哪里有什么怕素教?”

“有啊。刚成立的,我是教主,她是教众。你要是肯弃暗投明,加入本教,我们怕素教就有三个人了。本教第一条宗旨是:我们都不是吃素的!这一条也记下来哦。”

“是。”

巡行僧忍气道:“这位姑娘……”

“叫我教主。”

“这位教……”那僧人刚说了半截,蓦地倏然一惊。自己一直小心戒备,却在不知不觉间中了她的惑心术,此女着实可怕!

他连忙拨动念珠,低声念诵道:“奉佛祖之名,愿佛、法、僧三宝,三位一体,拯救世间所有迷途的羔羊,阿……”

“阿弥陀佛,灯要灭了。”

小紫说着,屈指一弹,玉佛前的长明灯光焰像被人捺住一样,缩小到黄豆大小,眼看就要熄灭。

“佛祖!”那僧人大惊失色,“万万不可!”

“我要吃肉!”

“够了!”窥基大步进来,挥舞着袖子喝道:“尔等擅闯本寺,窃占佛祖金身!我佛慈悲,亦有雷霆手段!如今我大慈恩寺护教法僧尽在于此,管教尔等插翅难飞!”

“大和尚,你好吵哦。早就跟你说了,这佛像是我捡到的。”

窥基咆哮道:“此像在我大雁塔已供奉数百年!”

小紫笑吟吟道:“这塔也是我捡到的。”

窥基额角青筋直蹦,低吼道:“你们闯进本寺,究竟要做什么!”

“我们就是出来玩啊,走啊走啊,捡到一座塔,还有一个佛像。”

“你们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啊。”

“好好好。从今日开始,不许再送水食。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两个妖孽,能不能再撑十日!”

窥基拂袖而去,远远听到他的咆哮声,“你们这些废物!被人闯进塔内还不知晓!”

“回大师兄,当日我等一直在塔外值守,察觉塔内异动,便即封锁雁塔,里里外外仔细搜索了一遍,可委实没有找到有人闯入的痕迹。她们……她们就像飞进来的……”

“外无异状,必有内鬼!再查!”

“是!”

吕雉没有去碰送来的斋饭,只略微用了些清水,望着外面,淡淡道:“他们今晚必会动手。”

“熬了这么久,这些大和尚的耐性可真好。”

“或许是援手已到。”

小紫摸着佛像的下巴道:“这佛像已死老僧肯定喜欢,八条手臂呢,就算要十万贯,他也不会还价。可惜他是个穷鬼,连十贯都拿不出来。”

吕雉镇定地说道:“我背不动。”

“那就打碎了,慢慢背好了。”

小紫说着,玉指轻弹,佛像一隻手中握的金刚杵被弹了出来。卧在她怀中的雪雪伸出脖子,张口将那根镶嵌着八宝的金刚杵吞了进去。

衣袂声响,门外打坐的八名僧人同时起身,眼中露出愤恨的目光。

小紫从佛像下拿起一隻拳头大小的铸铁罐子,笑吟吟在手里抛着。

两女闯入塔内的第一天,那些僧人就见识过它的厉害,此物一炸,佛像必难幸免,虽然愤慨,还是无奈坐下。

那尊碧玉佛祖等身像,是唐国皇室供奉在塔内的。若有损坏,谁都担不起责任。尤其目前这位皇帝,对十方丛林的态度一直很暧昧,一旦被抓到把柄,不仅大慈恩寺,甚至整个十方丛林都会受到牵连。

巡行僧净岸合什说道:“阿弥陀佛,女施主且莫逞一时之快。”

“那为什么不放我们走呢?”

“女施主擅闯本寺,总要给个交待。”

“我都已经说了啊。走着走着就走进来了。你瞧,我说了你们又不信,还在塔外面加了个罩子,人家想走也走不了。”

“好教女施主知晓,敝寺在塔上设下十方禁魔阵,各种传讯、遁空的法术尽数禁绝。女施主若想离开,除非一步步走下去。”

“那就不走好了。”

“女施主纵然辟榖有术,难道还能撑过一个月去?何况敝寺若是断绝饮水,不知女施主又能撑上几日?”

“不怕啊。”小紫拍了拍玉佛的肚子,“要是没水喝,我就把它砸开,找找里面有没有水胆。”

净岸气血上涌,忍不住攘袖踏前一步。忽然周围诸僧齐声梵唱,净岸这才警觉,自己不知不觉中又被她激起怒火,以至失态。

小紫笑道:“大和尚,你凡心未除,六根不净,还是留了头髮还俗好了。”

净岸低低喧了声佛号,一步步从塔内退出,不再与她争口舌之辩。

小紫打了个小小的呵欠,“好了,人家要休息了。雉奴,你来守夜。”

吕雉背对着小紫,屈膝跪坐在佛像旁,静静看着外面。

在她对面,两名僧人正在执卷诵读,只是他们都竖握着经卷,翻折的一半正对着吕雉的视线,一边念诵,手指一边沿着经卷上的文字依次点过。

吕雉目光幽深,良久才微微一眨。

上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一章 父祖天子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三章 雁塔题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