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一章 父祖天子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八集 燕过谁家 第八章卫公问对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二章 试君三题

第一章父祖天子曲江池中多芙蓉,御苑也因此而得名。相比于城中的街道,通往曲江芙蓉园的道路显得简陋得了许多——当然是以唐国的标准而言。

路面没有铺设砖石,就是黄土路。不过是黄土过筛,掺上石灰,用石碾压平夯实,再堆放大量柴草,点燃焚烧,将整个路面全部烧制一遍的黄土路。

经过如此处理之後,宽及两丈的路面不仅平整坚实,而且能有效避免杂草生长,破坏路面的完整性。方法是很好,但这样的黄土路铺设下来,人力物力的耗费可想而知。难怪石胖子在唐国的水泥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此时三名鲜衣怒马的公子哥儿,带着五六隻鹘鹰,七八条猎犬,十几名张牙舞爪的随从,架鹰唆犬,呼啸而过。那些坐骑还钉了蹄铁,再结实的黄土路面也经不住如此践踏,一蹄下去就踏出一个浅坑,砂土飞溅,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那三位恍若不觉,或者说压根儿不在乎,一路谈笑风生,旁若无人。

一名锦帽貂裘的公子哥儿左右张望,“人呢?不是说在曲江聚会,都在哪儿囚着呢?”

为首的公子道:“紫雲楼。”

“紫雲楼?谁这么大的面子?”

“王家哥哥托到太真公主门下,借用一天,这面子够大吧?”

“喔——”两人齐齐应了一声。

程宗扬在旁听得仔细,当即策马上前,笑道:“三位兄弟也是来聚会的?”

三人看他也是锦衣华服的打扮,只是面生得紧,迟疑道:“阁下是……”

程宗扬笑道:“我也是赴王家哥哥的约,正好顺路。”

三人恍然,“原来如此。”

“在下姓程,不知三位贵姓?”

“我姓韦名达,族中排行十七。”为首的公子哥儿说着,露出艳羡的目光,“程兄,你这坐骑哪里来的?”

虽然彼此素不相识,但这帮公子哥儿起码的眼力都是有的。这位自称姓程的年轻人自带有一番上位者的气度,胯下那匹通体赤红的坐骑更是身高腿健,神骏无比,比三人的坐骑都高出一头。

这些公子哥儿平常讲究的就是声色犬马,一匹名马不仅彰显身家财力,同时也代表了在圈子中的身份地位。程宗扬骑着这样的名驹,可见身家不凡,顿时被三位公子哥儿引为同道中人。

程宗扬顺势加入队伍,一边笑道:“我在汉国有处马场,惯产良驹,三位兄弟有兴趣,回头我让人带几匹来。”

三人大喜过望,“那可多谢了!”

韦达道:“程兄在汉国有马场?”

“几块荒地,用来养些马匹、牛羊罢了……”

程宗扬随口说了自己在首阳山下的牧场,那三人不疑有他,彼此间越说越是投契,不多时便称兄道弟,引为知己,谈笑着往紫雲楼行去。

程宗扬本来想入苑之後打听杨玉环的去处,这会儿倒是省事,有这三位在,连问路带找人全都有了。

三位公子哥儿全无戒心,说笑间程宗扬打听出原委。那位所谓的王家哥哥是宰相王涯的孙子王显,出身名门,又性喜交游,为人豪爽大度,在长安一众豪门公子间颇有名声。每逢年节,他都会在曲江呼朋唤友,欢宴聚会,这回更是借来皇室御用的紫雲楼,不用说,来年必定声望更上层楼。

四人并辔南行,不多时便来到芙蓉园。

芙蓉园临池而建,园中重门叠户,檐牙高啄,气势不逊于汉宫,精巧之处犹有过之,尽显大唐皇室的气派。

虽然芙蓉园年节开放,允许百姓出入,但宫室殿阁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尤其紧邻曲江池的紫雲楼,地势高瞻,殿宇华丽,隔水望之,犹如神仙宫殿,被称为芙蓉园第一胜景,寻常百姓更是连边都摸不到,只能远观而已。

紫雲楼高十二丈,楼分四层,玉楼重檐,金碧辉煌。临池一侧设有观景的扶栏平台,在楼内便可俯览曲江胜景。此时楼前的广场上聚满了车马,还有数以百计的豪奴与门客。

那匹赤兔马帮了程宗扬大忙,论逼格,远超後世的布加迪威龙。混迹于一众世家公子之中,根本没人怀疑他的身份,反而不少人都与韦达一样,投来艳羡的目光。

袁天罡等人被当作门客,拦在楼下,程宗扬与韦达等人上到宴客的二楼。

作为东道主的王显年纪二十五六,身材不算高,腿短身长,颇为特异。他此时正在殿门处迎客,频频抱拳拱手,不时爆发出一阵大笑。程宗扬上来时,虽然素未谋面,他也十分热情,果真是个好客的性子。

此时殿中已经聚了数十人,尽是锦衣少年,还有几个年纪轻轻便穿青服绿,已经有官职在身。他们三五成群聚在一处谈笑喧哗,或是凭栏笑语,豪气干雲。

韦达等人自有好友在此,程宗扬寻了个借口,自己在殿内转了一圈,没见到杨玉环,倒是见到了几名身份不凡的贵女。让他讶异的是,其中有一半是男装打扮。只不过她们戴的耳环都没取下,显然这些男装并非为了掩饰身份,纯粹就是为了起居方便。

换作别处,女扮男装出现在公众场合,肯定少不了惹人非议。可在唐国,在场的一众公子们都习以为常,丝毫不觉奇怪,倒是有几个赶去献殷勤,结果被骂了一通,灰溜溜地回来,引起一片笑声。

王显带来的奴仆在殿中摆好筵席,按照赴宴的人数,每人一张漆几,一条锦席,几上摆着匕、箸、杯、觥,器具雅洁精致。

程宗扬一眼扫过,殿中已经摆了三十余席,奴仆们还不断搬出漆几。最上首放着两席,左侧一席是东道主的席位,右侧则是主宾的位置。

天色将晚,人也来得差不多了。王显走到殿中,扬声道:“诸位兄弟!本来早该与兄弟们聚会,只是前几日兄弟我去终南射猎,耽搁到今天。兄弟先向各位谢罪了!”说着抱拳作了个罗圈揖。

一众公子纷纷道:“王家哥哥说的哪里话!”

王显笑道:“闲话少叙,难得我等兄弟在此相聚,今晚不醉无归!”

众人轰然应诺,气氛热烈。

王显远远作揖,扬声笑道:“永兴公主,请上坐!”

“不去。”一名穿着道服的女子摆了摆手,豪爽地说道:“你们玩你们的,我们姊妹自己开席。”

“也罢。”王显笑道:“我们这些凡人不敢冲撞仙子。来人啊,给公主另设一席。”

几名贵女结伴去了偏殿,王显又力邀一名穿着深绿色六品官服的公子入座首席,那公子力辞不可。双方有帮腔的,推让的,一时间拉扯不下。

一名少年拾阶而上,听得里面吵嚷,走到程宗扬身边道:“干什么呢?这么热闹?”

程宗扬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少年乌衣箭袖,目带英气,只不过衣服上沾满灰土,像是不小心从马上跌下来,滚得灰头土脸。

程宗扬笑道:“推让首席呢。”

那少年哂道:“有什么好推的?我坐不就行了?”

他没有压低声音,就那么毫无顾忌地说出来,顿时惹来不少目光。

旁边一名身材壮硕的公子哥儿哼了一声,面露不屑。

那少年也不客气,“哼什么哼?难道我坐不得?”

那公子哥儿勃然大怒,当场就要动手,顾忌到此地乃是长安,只狠狠盯了他一眼。左右到底咽不下这口气,那公子哥儿踏前一步,开口说道:“王家哥哥何必争执?以我之见,大伙儿都是王家哥哥出面召集,才来这紫雲楼,说来不少人还不认识。不如让大伙儿自述门族官职,一来公推一位上座,二来,也免得某些奸滑之徒,鱼目混珠!”

此言一出,殿中众人纷纷应是。

王显对那位绯衣少年道:“李兄,你看如何?”

绯衣少年略显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後彬彬有礼地抬手说道:“王兄先请。”

“那好,我先来!”王显大方地说道:“我姓王名显,大伙都认识吧?”

殿中发出一片哄笑。王显身为东道主,若是连他都不认识,那可真是混进来的。

王显朗声道:“某出自太原王氏,祖父代国公、宰相,讳涯;父工部郎中、集贤殿学士,讳孟坚。李兄,请。”

绯衣少年细声细气地说道:“祖凉国公、宰相、尚书右仆射,讳逢吉;父翰林学士、同平章事,讳训;某大理寺司直,李植。”

殿内传来一阵低语,怪不得他年纪轻轻就有六品官身,原来出自陇西李氏,祖父李逢吉是前任宰相,父亲李训是现任宰相,父祖两代宰相,到他这一代,单是荫职也足够了。

唐国与晋国一样,极重门第,士族中最受推崇的便是五姓七家:太原王氏、陇西李氏、赵郡李氏、博陵崔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和荥阳郑氏。

太宗曾经专门修订过《氏族志》,收录唐国士族二百九十三姓,一千六百五十一家,结果出自陇西李氏的唐国皇室居然排到了一个黄门侍郎的後面——就因为那个黄门侍郎出身于博陵崔氏。太宗一怒之下,硬将博陵崔氏改为第三等,可天下仍然公认博陵崔氏为士族之冠。

接下来殿内众人纷纷开口,各家的姓氏名讳一时间也记不了许多,不过程宗扬听着,除了刚开始的王李两位,并没有其他五姓七家的子弟。这也不意外,以五姓七家的家风,跟这些纨绔也玩不到一起。王显算是另类,又因与李植交好,才硬把他拉来。但即便没有顶级士族,在场众人的家世也颇为显赫,国公、宰相一大堆,最不济也是个节度使。

等轮到方才首倡其议的公子,他傲然说道:“祖父工部尚书,讳少寂;父魏博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讳彦祯;某家六州都指挥使,乐从训!”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公子不禁动容。魏博号称唐国第一强镇,精兵辈出,人称“长安天子,魏博牙兵”。魏博下辖六州,乐从训的六州都指挥使,虽然官职在朝廷中并不显赫,但手中的实力只怕仅次于神策军。

王显笑道:“乐兄弟!这边来坐。”

乐从训带着一丝嘲讽道:“不急,这里还有两位呢。”

王显定睛看去,不禁愣了一下。

这会儿众人都已说完,只剩下程宗扬和他旁边那个一身灰土的乌衣少年。

两人对视一眼,乌衣少年道:“你先来?”

程宗扬笑道:“还是你先吧。”

“行!我先。”

乌衣少年当着众人的面,昂然走到东道主席前,顺手拿起酒觥,仰起首,如长鲸吸水般,一口气喝完。

看着他狂狷的作派,殿中众人神态各异,有的鄙视,有的恼怒,还有的一副看笑话的表情。只有王显和李植面露苦笑,各自逊让了一步。

乌衣少年抬起袖子抹了抹嘴,开口道:“曾祖玄宗皇帝;祖穆宗皇帝;父敬宗皇帝;兄当今皇帝;某江王,李炎。”

一番话说完,殿中鸦雀无声。

片刻後,王显带头跪下,“拜见江王殿下。”

自李植以下,包括刚才看他不顺眼的乐从训,尽皆拜倒在地,口称殿下。

李炎旁若无人地拈起一块点心吃了,又连饮了两觥酒,然後将酒觥一丢,看向殿内唯一没有拜倒的人。

程宗扬摸了摸鼻子,他也不想这么显眼,可他真有些跪不下去。

李炎坐在东道主的席位上,看着孤零零站着的程宗扬,唇角慢慢挑起一丝笑意,然後往旁边的首席一指,“程侯,入座吧。”

程宗扬只好在众人注视下走过去,无奈笑道:“原来你认识我?”

“要是连程侯都认不出来,内坊局那些奴才就该死了。”

李炎说着转过头,“有什么吃的赶紧上——我还饿着呢。”

王显连忙吩咐奴仆奉上酒食,一边招呼众人入座。李炎突然现身,让他又是庆幸又是头痛。庆幸的是李炎身为亲王,此番亲临酒宴,自家的声望自然是水涨船高。头痛的是这位爷也不打个招呼,弄得自己手忙脚乱,本来安排好的座席又得重新排定。

席间酒水菜肴早已备好,王显吩咐下去,转眼便即奉上。

李炎执匕割下一块炙好的驼峰,一边扔到口里大嚼,一边道:“程侯尝尝,这紫驼之峰,最是膏腴!”

程宗扬切了一块,果然浓香柔滑,“味道不错。”

李炎一手执匕,一手持觥,风卷残云般吃喝一通,然後丢下匕箸,扯起丝巾擦了擦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紫雲楼之顶,可远观长安。此时华灯初上,万家灯火,灿若星河。程侯不妨来看看我长安城夜景,比之洛都如何?”

程宗扬道:“你是东道主,你说了算。”

李炎哈哈一笑,起身对王显道:“叨扰!改天我回请。”

王显起身笑道:“不敢。”

李炎朝李植点了点头,没有再理会众人,与程宗扬一道离席,拾阶登楼。

等两人离开,殿中才响起一片窃窃私语,众人都在猜测,江王不在十六王宅待着,怎么跑来紫雲楼?他口称的那位程侯,又是何方神圣?

乐从训脸上时青时白,拿着食匕,在炙驼上狠狠割下一块。

◇    ◇    ◇登上顶楼,大片的白玉栏杆簇拥着一间双层飞檐的精阁。一名道人和几名太监守在阁前。那道人年约四旬,留着三绺长髯,头戴玉冠,身上穿着一袭青色的道袍,双目神采湛然,望之如神仙中人。

李炎介绍道:“这位是赵炼师。”

那道人向两人微微稽首。“长青宗,赵归真。”

程宗扬想起在太泉见过的长青宗道人,笑道:“玉魄子玉道长可好?”

赵归真道:“玉师弟雲游天下,尚未回返。”

程宗扬怔了一下,“这样啊。”

李炎走到阁前,先挤出一副笑容,然後推开阁门,欢喜地说道:“小姑姑!侄儿把人给你带来了!”

阁内传来一声娇嗔,“别吵!”

李炎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蹑手蹑脚地走进阁内。

只见一个女子正背对着两人,俯着身子,面前是打开的窗户。她穿着一条绛红色的丝绸长裙,裙上绣着金色的凤纹和连理枝。那丝绸是六朝有名的蜀锦,由于用的是柞蚕丝,比寻常的桑蚕丝要重上半分,织成的锦缎质地精巧致密,垂感十足,此时从後看去,正看到臀部近乎完美的轮廓,曲线饱满诱人。

忽然她肩头耸动着,“咯咯”笑了起来,“那两个在亲嘴呢……一对傻瓜,以为躲在树後面就没人能看见了?”

李炎捂着嘴,用力咳了两声。

“咳什么咳?喉咙里长毛了?”那美女头也不回地说道:“说了别吵!哎哟哎哟,又亲上了……哈!上手了,上手了!”

程宗扬这才注意到,她面前的窗户上放着一架银白色的单筒望远镜,筒身长近四尺,口径足有半尺,上面布满各种旋钮和竖置的广角目镜——这是一架即便放在现代也价格不菲的天文望远镜,用来观星的专业设备,她居然拿来搞偷窥?

“快看!快看!手都伸到衣服里面了哎!”那美女津津有味地说道:“太流氓了!”

“咳!咳!咳咳!”後面的亲王殿下捂着胸口,肺都快咳出来了。

“你肺里长鸡毛了!”美女被他扫了兴致,火冒三丈地转过身,这才发现阁中多了一个陌生人。

几乎一瞬间,那美女脸上的气恼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矜持而又庄重的凛然之态。

“他是谁?”

李炎捂着胸口,无力地说道:“姑……还是你把我踹下去的。”

“哦。”那美女想了起来,“原来是程侯。”

看着她的面孔,程宗扬禁不住屏住呼吸。

那是一张令人惊艳的面孔,如果说赵飞燕的美貌是柔婉得令人心醉,面前这张面孔美得简直有种杀气。

那是一种冲击力十足的美,一眼看去,各种美貌绝伦、明艳不可方物、瑰姿艳逸、鲜妍明媚、国色天香、倾国倾城、风情万种、姣艳无匹、姿容绝世……之类的形容词,就跟瀑布一样直冲下来,活生生泼了自己一脸。

她乌亮的长髮盘成鬟髻,髻上插着一支金步摇。雪白的额上贴着一朵鲜红的梅花钿。肌肤白里透红,粉腻如脂,一双杏眼明眸善睐,顾盼间艳光照人。

程宗扬忽然有种念头,想找出那张饕餮面具,戴在她脸上——这样美丽的面孔,只让自己一个人看就够了,凭什么让别人看!

“你,”杨玉环打量着程宗扬,一边对李炎道:“去把那对野鸳鸯打散。”

“啊?”

杨玉环说道:“今天是腊月二十八,过年期间,长安城不许耍流氓——就说是你哥哥说的。”

李炎憋了半晌,脸都快憋紫了,终于憋出一句,“不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他这个当皇帝的早就该整治了!”杨玉环警告道:“你要敢说是我说的,小心我把你腿打断!”

李炎认命地答应下来。

他刚要离开,杨玉环又叫住他,指着窗户道:“从这儿下去!再磨蹭,他们就该完事了。快点儿!”

李炎只好爬到窗户边,飞身跃到檐上,几个起落,从紫雲楼掠下,依着小姑姑的吩咐去棒打鸳鸯。

杨玉环微微一笑,矜持地说道:“几个侄儿不懂事,让程侯见笑了。”

这话是把唐国的皇帝陛下也捎进去了?程宗扬都没法儿接口。他这会儿才知道李炎身为亲王,怎么会弄得灰头土脸——合着是被杨玉环从楼上踹下去的。

堂堂亲王,她说踹就踹,还当着自己的面,给唐国的皇帝陛下栽赃,程宗扬觉得自己最好还是不要招惹她。

杨玉环抱着手臂,饶有兴致地围着他转了一圈。

杨玉坏打量看他,他也在打量看杨妞。

令人惊艳的不仅是她的容貌,还有同样傲人的身材。杨玉环个子高挑,身高比自己也差不了多少。程宗扬估计她得有一米七九--减去一公分,免得不好嫁人。至于身材,更是丰姿秾艳,柔润得荡人心魄,尤其是胸部那对.....

有过上次偶遇的经历,程宗扬目光不由自主地往下滑去,一对丰挺的乳峰映入眼中。也许是距离更近的缘故,感觉比上次见到时还要大,浑圆高耸,尺寸惊人,简直能撑爆人的眼球。随着她的步子,那对豪乳微微晃动着,冲击力十足。

"看起来也不比旁人多个鼻子。”

杨玉环停下脚步,然後坐在沙发上--没错,程宗扬这会儿才看到阁中摆着一张沙发。上面铺着一块白狐般的兽皮,雪亮的绒毛长约寸许,柔滑异常,但比狐狸大得多,不知道是何种异兽。

沙发前的圆桌上放着一隻高脚玻璃杯,里面盛着殷红的葡萄酒。杨玉环伸出兰花般又白又柔的玉指,捻着杯足晃了晃,浅浅饮了一口,然後屈指一弹,打出一道禁音符。

杨美女两腿交叠,舒适地靠在沙发上,等禁音符生效,才开口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程宗扬摸了摸鼻子,苦笑道:“这卫公……嘴巴够快的。”

“废话。在长安城里头混,不跟皇图天策府搞好关系,实现情报共享,打架都找不来帮手。”

“那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什么身份?”杨玉环矢口否认,“不知道!”

“卫公没跟你说?”

杨玉环哂道:“那糟老头儿说的话也能信?”

“你的意思是,卫公说了不算?”

“不算!”

“岳帅的书信呢?”

程宗扬说出岳帅的时候,一直在盯着杨玉环的眼神。杨美女目光淡定,丝毫不显迟疑,显然对他的来意了如指掌。

“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觉得一封书信能当证据吗?先不说伪造书信是六朝黑市的支柱产业,经久不衰,技法推陈出新。就算是真的,谁知道会不会是偷来的抢来的骗来的捡来的?”

程宗扬摊开手,“那你说怎么才能相信呢?”

杨美女优雅地啜了口葡萄酒,笑吟吟道:“不如你先说说——你跟潘姊儿什么关系啊?”

“我们就是一面之交,没什么关系。”

“我信你个鬼。潘姊儿当晚回去,就闭关修炼。她突破没多久,境界还没稳固就着急晋阶……”

杨玉环微微侧着身,右臂支着沙发的扶手,把酒杯举到耳边,那双杏眼露出好奇的神色,“我就奇怪,她有多想打死你?”

“猜错了。”程宗扬果断反口,“我们有一腿。”

“你以为我会信?人家的守宫砂还在呢。”杨玉环揶揄道:“你不会想告诉我,你那一腿放错地方了吧?”

这杨美女真够荤素不忌的,还说长安城不许耍流氓,敢情整个长安城的流氓都让她一个人给耍了?

程宗扬不打算再跟她兜圈子,“你知道我的来意,对不对?”

杨玉环看着他,像是下定决心一样,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後放下酒杯,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的酒渍,抬起手腕。

衣袖滑下,露出一截雪藕般的手臂,一股异香扑鼻而来。她肌肤白腻莹润,细如脂玉,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腕上一条银亮的金属环。

杨玉环晃了晃手腕,“这是什么?”

程宗扬满脸的一言难尽。岳鸟人到底带了多少假表?怎么见人就送?他不当表贩子,实在是委屈了他这块材料!

程宗扬无声地叹了口气,“手表。”

“做什么用的?”

“看时间的。比日晷、铜漏之类的更精确。”

“怎么看?”

“看到上面的指针没有?短的是时针,中等的是分针,最长那根是秒针。”

“它为什么不会动了?”

“这是石英表,电耗完就没用了。”

“哦。”杨玉环点了点头,然後把表摘下来递给他,“让它接着动。”

“……你以为我会发电?”

“不能吗?”

程宗扬用力摇了摇头,“不可能!”

杨玉环嗤笑一声,一副果然揭穿你的表情。

程宗扬耐着性子解释道:“这就是一块不值钱的假表,要是机械表还能用,石英表没电就用不成了——电你知道吧?”

“知道啊。”杨玉环懒洋洋道:“雷电、闪电……”

“不是那种的,它里面装的是电池。”

“不一样吗?”

“性质是一样的,都是电。不过雷电是自然现象,电池是人造的。”程宗扬比划着说道:“一颗很小的东西,里面有电,用来驱动表针转动。”

杨玉环眨了眨眼睛,那双水汪汪的杏眼宛如放电一样,让人身上发麻,她用甜腻的声音柔柔道:“你是说,那么小的‘电池’里面有电?还跟天上的雷电是一种东西?”

“对!”

“骗鬼呢!”杨玉环拍案而起,嗔道:“你给我抓个闪电塞进去看看!”

程宗扬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就是个文盲啊,起码的科学常识都没有!

“去抓啊!你要本事把闪电抓下来,我就信了你的邪!我见过的骗子多了,还没见过你吹的这么精奇的。”

杨玉环双手叉腰,一脸鄙视地说道:“抓闪电?你乾脆说雷公电母都被你抓住,塞到这里面好了。接着编啊,我看你还能编出什么来!”

被杨玉环劈头盖脸地一顿痛斥,程宗扬发现自己居然没生气——实在是眼前这妞长得太美了,一颦一笑都美艳绝伦,就像恃美行凶一样,让人怒不起来,眼睛里只剩下惊艳了。

“嗒”的一声轻响。

杨玉环的痛斥戛然而止。

“嗒。”

房间里暗了下去。

“嗒。”

一道光柱射出,光度完全压过烛光,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

“嗒。”

“嗒。”

“嗒……”

光柱一明一灭,那张明艳的玉容在明暗交替间不断变幻。时而灿然生辉,时而幽艳迷人。

“手电筒。”

程宗扬握着一根筒状物体晃了晃,然後对准窗外。

一道雪亮的光柱从他手中亮起,向着无垠的夜空笔直射出,仿佛越过无限的距离,一直射到夜空深处。

上一章: 第八集 燕过谁家 第八章卫公问对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九集 浮屠金身 第二章 试君三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