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零二章 路转峰回(上)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零一章 真相大白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零三章 路转峰回(中)

「人已死了。」

庄椿上前查验一番,回身禀道。

陈熊挥手,让层层叠叠护卫在己方三人身前的官军退下,向着面色苍白的洪钟和神色自若的毛锐道:「不想六扇门中有此败类,本爵失察,教二位受惊了。

「六扇门治下不严,与平江无关。」毛锐笑道,洪钟立即随声附和。

「漕帅神机妙算,元凶伏法,此案功德圆满。」丁寿安抚几句郭飞云,也凑上前来拱手道贺。

「一切有赖缇帅相助。」

陈熊突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琢磨自己是不是过于恶意揣测丁寿了,这小子除了脸皮厚点,举止不当点,做人贪财点,还算是孺子可教的么。

「分内之事,如今几位贵人皆在,不如便当堂断案,具结上报,我等也算个见证。」

「漕帅皇命在身,有些事还望高抬贵手。」丁寿将眼神向郭飞云处一引。

陈熊会意,虽说心中惋惜这朵野花没吃到嘴里,但丁寿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当即回座,伏案疾书:

「首犯段朝用,内外勾结,谋夺漕银,罪在不赦;从犯安如山,藐视王法,啸聚山林,其恶当诛,今首恶伏法,从犯授首,大案结陈,漕河清晏,百姓安居,乃陛下圣教王化,育民之德也。

锦衣卫指挥使丁寿,公忠体国,千里奔波,多有襄助;六扇门总捕方未然身先士卒,亲手格毙祸首段朝用,居功甚伟,请陛下酌情叙功,以慰臣心。

白云山郭某虽为草莽,素怀忠义,向无恶迹,为段犯构陷,情实可悯,请白其冤,赦其遗孤余罪。

上陈诸事,请陛下御览。臣陈熊再拜顿首。」

吹干笔墨,陈熊细细又看了一遍,展示给众人。

「平江不愧世家子弟,书法精湛,在下自愧不如。」毛锐恭维道。

「意势酣畅,有理有据,平江干才。」洪钟捋须称赞。

「下官还有些异议。」

老子都把你写进去了,你还想怎么样,陈熊笑得勉强,「缇帅还有何高见?

「下官此次南下并非为了漕案,若是名列其中,难保不会被太后责骂不务正业,还请漕帅高抬贵手,略去下官微劳,多陈平江运筹帷幄,居中调度之功才是。」

「哈哈哈,缇帅此言实在过谦了,身负圣恩,报效朝廷,乃我辈应有之义,有何自夸之说。」陈熊喜形于色。

丁寿还真不是客套,再三要求陈熊重新誊抄一份,陈熊也搞不清这小子到底耍得什么算计,只得依言而行。

「公事已毕,后院酒宴早已预备,请诸公入席。」

了却心中事,陈熊可以宽心饮酒了,几人把酒言欢,言谈无忌,还真让平江伯产生了几分相见恨晚的错觉,直到……

「老爷,绍兴七老爷那里有人过来了。」一名老家人悄声附耳禀道。

陈熊已有了几分醺意,一边与三人笑语应承,随口道:「我这有客,让他等着。」

老家人有些为难,「来人说十万火急,务必立刻见您。」

「老七的人越来越不懂规矩了。」陈熊冷哼一声,与席上几人告罪一声,起身离席。

丁寿执壶为二人把盏,微笑道:「平江行色匆匆,当是要事发生。」

洪钟神色忐忑,「城门失火,只怕殃及池鱼。」

「忧思过多,非养生之法。」毛锐举杯相邀,「漕河重担,还要仰仗都堂,善加珍重才是。」

三人同饮一杯,相视一笑。

不多时,院外一阵嘈杂响动,只听腾腾脚步声响,陈熊气势汹汹地冲进酒宴,身后还跟着披甲执刀的漕运参将庄椿。

「丁寿,缇骑何故拿我族弟陈俊?」陈熊戟指怒喝。

「漕帅,前恭后倨恐非待客之道。」丁寿不紧不慢地说道。

「呸,锦衣卫目无法纪,擅拿一地卫帅,还敢大言煌煌,左右与我拿下,本爵与你到御前说个分明。」

放下酒杯,丁寿喟然一叹,「唉,还想着喝完这顿酒,既然漕帅急着翻脸,那咱们也只有按规矩办了。」

「什么?」陈熊被丁寿没头没脑的话弄得头晕。

「平江,接旨。」毛锐由袖中抽出一道黄绫,森然道。

总兵府院内,陈熊洪钟等一干漕署官吏,跪在阶下。

「平江伯陈熊,世受国恩,不思报效,勾连同宗绍兴卫指挥陈俊,以湿润官米贸银输京,更有诸多不法事,其罪累累,朕览之惊心,人心之恶,一至于斯乎,敕令夺其世券,命锦衣卫械系京师,下诏狱由五府六部科道诸官会审定罪,故所有田产房舍皆为赃物所置,交给事中查勘变卖,以偿国用……」

陈熊跪在那里战战兢兢,汗出如浆。

「总督漕运右都御史洪钟,下车未久,洞悉其奸,条陈上奏其罪,忠心可表,加太子少保……」

洪钟老爷子一激动差点没窜起来,丁寿轻轻咳了一声,老大人这才醒觉失仪,老实跪好。

「漕运参将庄椿知情不举,本当重罚,念其举证陈犯不法事有功,不予重处,降职一级,锦衣卫带俸,仍署参将事务……」

陈熊身子一震,如遭雷击,万万没想到倚为心腹的人也把他卖了,看向庄椿的眼光中满是怨毒。

「钦命伏羌伯毛锐总兵漕运,尔等务以漕运大事为重,全心协力,毋为朕念。」

收起圣旨,毛锐笑道:「宫保,今后您老要多加指点。」

「伏羌哪里话,老朽愧不敢当。」洪钟呵呵笑道。

「庄大人,人家升官加衔,你卖主求荣,也没得什么好处啊。」陈熊怨毒地盯着庄椿,冷嘲热讽。

庄椿不以为意,来至丁寿身前,恭敬施礼,「卑职见过缇帅。」

丁寿拍拍庄椿肩膀,「干得好。」

「谢缇帅玉成庄家几辈回籍锦衣卫的夙愿。」这高大汉子竟有些哽咽。

丁寿慨叹,「庄氏一门辛苦了。」

初次在酒席间相见,丁寿便想起得到的锦衣卫名册中在辽东有一庄姓暗桩,洪武年间以军户落籍辽阳,庄椿追踪郭依云那夜,丁寿以密语相询,点名了彼此身份,事后二人暗中会面,庄椿将手中陈熊不法证据转交丁寿,连同洪钟手供,由锦衣卫渠道传递京师,刘瑾秘奏朱厚照,发下中旨,几处布局同时发力,便将平江伯这百年武勋一朝搬倒。

新任漕帅毛锐意气洋洋,「平江请吧,府外囚车早备,断不会空车而返。」

「爵爷宽心,有今日酒宴款待的交情,诏狱里下官一定多加关照。」丁寿笑容可掬。

陈熊冷哼一声,转身而去,几名缇骑紧随其后。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零一章 真相大白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三百零三章 路转峰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