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九十四章 携美探穴(上)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九十三章 心有成算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九十五章 携美探穴(下)

一叶扁舟沿着江岸,顺水漂流在新安江上。

两个短衣赤脚的少年郎不操舟楫,只顾大声谩骂指责着对方。

「当初谁出的主意摸了这一票,你当时那个窝囊样难道忘了,而今想和小爷平分,呸!你也不看看你们家坟头上长没长那根蒿子!」

「没我在船头张罗引人注意,你能趁机把银子带下水?就这么点银子想把我打发了,门儿都没有,逼急了老子,拉你去衙门,咱们三头对案,同归于尽!」

「你是谁的老子!」一个少年嘶吼着冲了过去。

另一个少年丝毫不让,迎着来人扭打成一团,小船在平静的江面上晃晃悠悠打起了转。

二人下手也是真狠,不多时衣衫破裂,满脸挂彩,却还都揪着对方兀自不松手。

「两个不知死的小兔崽子,还敢在爷们家门前晃悠。」

一阵冷笑,惊醒了厮打不休的二人,转身看去,两名拎着单刀的黑衣汉子立在船头,阴测测地瞅着他二人。

「你……你们……是什么人?」两个半大少年同时松开了对方,惊恐地看着对面。

「这么健忘,才偷了爷们银子几天啊,寨主发了好大的脾气,连带着我们兄弟年根下也不消停,整日在江边林子里钻来钻去的,还好工夫没白费,总算逮到你们两个小贼了。」

「大哥,不,大爷,小的们也是一时糊涂,银子我们一两没动,就在舱里,求二位爷给小的们一条活路。」二人连连作揖求饶。

「饶了你们?」一个黑衣人瞧了同伴一眼,笑容玩味。

「你们那些已经上了奈何桥的伙计们该多冤枉呀。」另一个黑衣汉子单刀已经举起。

两个少年互相使了个眼色,分别从船舷两侧鱼跃入水,也不露头,洑水潜行。

「小崽子哪里跑!」两个汉子大声怒喝,一人一边,向水中狂甩暗器。

水面咕噜噜一阵轻响,一片血水染红了江面,两个黑衣人紧紧盯着江面水纹动向,涟漪阵阵,渐趋平静,四周都没发现水线痕迹。

「俩小子估计挂了,咱们回去交差吧。」一个黑衣人说道。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怎么和寨主交待?」同伴苦着脸道。

「怕是早喂了江龙王了,不然你下水摸摸看。」黑衣人说话自顾进了船舱。

瞧着冰冷刺骨的江水,另一个黑衣人连忙摇头。

「银子还在,这下咱们兄弟立大功了。」同伴惊喜地喊道。

同伴急忙奔进船舱,大开的樟木衣箱内,一锭锭的官银险些晃花了眼睛,「快,回去向寨主报喜。」

二人并未靠岸,而是划着小舟沿着江岸而行,拐入了江畔的一片林荫之中。

茂密的树木枝叶繁盛,阴翳低垂如障,几乎垂至江面,两人矮下身子,将小船划了进去,一座深邃洞口出现在碧水尽头。

小舟毫无停滞,顺流直入犹如山鬼阔嘴的山洞,消失在茫茫黑暗之中。

水花四溅,两个湿漉漉的脑袋冒出了江面,徐惟学与王直相视一笑,长吸一口气,再度沉入了水中。

***    ***    ***    ***

江畔丛林中,听了王直禀报的丁寿点点头,「你们辛苦了,下去歇着吧。」

王直二人应声退下,方未然沉声道:「没想到贼人藏身处如此隐秘,难怪六扇门多年来遍寻七凶不得。」

「贼踪已现,剿贼从速,卓某愿为先行。」卓不群星眸一瞬,逸兴横飞。

「进洞后如何行走,贼人有无暗桩埋伏,漕银又藏在何处,卓少侠何以教我?」年来二爷武功未有寸进,嘴贱舌头毒的本事用一日千里来形容,都嫌客气。

果然卓不群被气得面皮紫涨,才要发作被窦妙善拉住了袖子。

「丁大人胸有成竹,想必早有定计,可否为我等解惑。」

「窦女侠客气了,丁某实不敢当。」丁寿的脸变得比翻书还快,立刻就是一张笑脸送上。

「丁大人何必过谦,单用鸡血惑敌这一手,就让小女子大开眼界,自愧弗如。」窦妙善笑靥如花,软语奉承。

「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教窦女侠见笑了。」

卓不群鼻孔里发出一声轻哼,低声嘟囔道:「算你有自知之明。」

「卓少侠说的是,敝人晓得自己的斤两,所以斗胆请窦女侠一同探路。」

「不可。」周边几人异口同声。

「前途凶险未知,窦师妹一介女流,如何轻蹈险地。」卓不群道。

「卓少侠放心,有丁某护持,定不让窦女侠伤到一丝毫毛。」

就是有你这淫贼在身边老子才不放心呢,卓不群把脸扭到一边,懒得做答。

「缇帅身份尊贵,不可亲当矢石,还是由在下代劳吧。」方未然担心的是另一回事。

手下锦衣卫也难得的七嘴八舌附和方未然,这位活祖宗在宫里的面子大家都清楚,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哥几个也就不用回北京了,直接上吊抹脖子选一样吧。

「老方,事情都说好了,这活儿除了我没人能干……」丁寿苦口婆心地劝道,说到这他又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起码目前在这里没人能替我,你就免开尊口吧。」

「还有你们几个,全都闭嘴,一个个哭丧着脸,爷又不是去寻死,在外面听从方捕头吩咐就是。」丁寿对着一众手下喝令道。

看着丁二爷摆出官威,锦衣卫们也不敢再多言了,免得不小心触了霉头,前车之鉴就是那位钱大人,现而今也不知游出长江没有。

收起八面威风,丁大人缩脖躬身,笑吟吟道:「当然,这一切要看窦女侠的意思,若是芳驾不便,敝人不敢强求。」

「我?」窦妙善美目笑成两弯月牙,「义不容辞。」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九十三章 心有成算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九十五章 携美探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