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九十三章 心有成算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九十二章 另生波折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九十四章 携美探穴(上)

幽幽密林之中,丁寿摸着下巴打量着地上尸体。

卓不群眼神不善地盯着他,窦妙善倒是睁着好奇的大眼睛来回打量着这群人。

丁寿轻咳一声,向身后草地瞥了一眼。

一名锦衣卫心领神会,四肢着地跪伏下去,丁寿斗篷一甩,端端正正坐在了手下背上。

卓不群微不可察地轻哼一声,不屑的眼神转向了别处。

丁寿装作没看见,「方大捕头,这线索可是又断了?」

「谈不上断掉。」方未然轻轻摇头,「贼人在此处灭口,想来是不再需人驾驭舟楫,藏身之处应就在此附近。」

透过林荫,丁寿指着江畔起伏连绵的数十个山头,「你这」附近「也太随便了吧?」

方未然不禁赧颜,「说不得劳烦缇帅帮忙。」

方大捕头已经想开了,反正请丁寿帮忙也不是第一次,张嘴求人总比一脑袋扎进深山里要省事得多。

「算你识相,二爷就等你张嘴了。」丁寿打了个响指,「把人带上来。」

王直随着一名锦衣卫来到场中,规规矩矩向丁寿行了礼。

丁寿点头,转对方未然道:「寻了个地里鬼,恰好还是个漏网之鱼。哎,小子,给看看,这些倒霉蛋可是你那帮同伙?」

王直看见掩埋了一半的尸体时便是脸色大变,此时面色难看地点点头。

「这附近可有什么藏身之处?」方未然急声问道。

王直不答,直瞅丁寿,见丁寿点头才回道:「新安江两畔虽山势连绵,却都低矮不名,林间可供藏身之处不多,不过……」

「不过什么,直说。」丁寿有些不满。

「江畔山中莫名有许多古怪石窟,大小不等,交错纵横,小人幼年还曾到其中的几个玩耍过几次,不过近年常听说有人在附近失踪,山民都说其中闹鬼,再也无人靠近。」

「怕是有人装神弄鬼吧。」丁寿哂笑,吩咐道:「去徽州百户所调人搜洞。

「老爷且慢,」王直阻止道:「山中石窟众多,本地人也不能尽知,且有的石窟内错综复杂,洞中套洞,也不知其中是否相通,若是贸然搜山,怕会打草惊蛇。」王直道。

「嗯,想得周全。」丁寿点头,起身示意王直随他走到一边远处。

「你说实话,当初扒了银子是想着怎么脱身?」丁寿问道。

王直神色犹疑,呐呐不言。

「说吧,你是我的人,只要不反水,爷们会罩着你的。」丁寿循循善诱。

「小人寻思,对方既失了银子,事情又留了首尾,必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打算找两个身材相近的人宰了,花了他们的脸,在身边扔下几锭银子,伪装成分赃不均,自相残杀的样子糊弄过去。」

王直一边说着,一边小心观察丁寿神色,他这手段上不得台面,不知眼前这位官老爷会怎样发落自己。

丁寿闻言果然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大力拍着王直肩膀,「好好好,小小年纪,心狠手辣,思虑缜密,果然是可造之材!」

远看两个人一个前仰后合,另一个连连鞠躬,不明所以,卓不群冷笑道:「朝廷竟让此等人物得掌重权,果然是奸佞当道……」

「卓师兄,慎言。」窦妙善轻声劝道。

方未然干笑一声,「缇帅少年得志,言谈行事难免轻狂,不过也是有口无心,二位无须挂怀。」

「挂怀什么?」二爷笑着走了回来。

「没什么,缉贼之事缇帅可有了章程?」方未然道。

「自然。」丁寿摸着腰间挂着的扇囊,一副胸有成竹,对着卓不群一瞪眼,「闲杂人等怎么还在这里,还不速速离去。」

卓不群右手再次握住了剑柄。

「卓少侠息怒,此案干系匪浅,缇帅也是因公而言,对事不对人,若有不周,还请看在方某面上,不要计较。」

「丁帅,武当山为朝廷家庙,代天子致祭真武,也非外人,况除暴安良,替天行道也是武当侠义本分,您就不要见怪了。」

方未然也是心累,暗想带着这么个玩意在身边,也不知到底是给自己省事还是添麻烦。

「一码是一码,为朝廷修斋建醮不等于可以帮着拿贼缉凶,不然朝廷还养你我何用!」丁大人摆起官仪还挺像那么回事。

「这位大人,宇内七凶恶名昭于江湖,今日既遇上他们滥杀无辜,我等若袖手旁观,枉负侠义英名,还请大人破例,让草民二人马前奔走,略尽绵薄。」窦妙善脆声说道。

「好的。」丁寿欣然点头,一句废话都没有,险些闪了方大捕头的老腰。

***    ***    ***    ***

雄村,一处村舍内。

「哎呀,杀千刀的呀,哪有光天化日上门抢钱的啊,还有没有王法啦……」

一个妇人披头散发死命抓着一个包裹不撒手,拉拉扯扯到了院子里。

妇人身后还有一名憨厚的庄户汉子,手里抱着一个襁褓婴孩,有心上去帮忙,却又不敢,怯懦地躲在门框阴影里。

与妇人纠缠的锦衣卫大力一扯,包袱破裂,掉出几锭官银,那名锦衣卫也动了真火,呛啷一声,绣春刀拔出半截。

妇人哭声戛然而止,还往后缩了几步,看着锦衣卫拾起地上官银出了院子,才敢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孩子他娘,别哭了,反正那银子也是白来的……」

「什么白来的,都进了咱家啦那就是咱的,你个废物,眼睁睁看着他们抢银子也不搭把手啊……」

王直翘脚望着院子里,对身边的徐惟学道:「你不进去劝劝?」

「不劝,劝也劝不住,除非把银子还她。」徐惟学听着哭声觉得闹心,又有些奇怪地问王直,「你怎么一点儿不担心,家里没闹?」

「闹?我要说不清银子来路老娘都不吃饭了,这烫手的东西我可不要。」

徐惟学羡慕地看着好兄弟,「那是担心你闯祸,这才叫骨肉至亲呢,看看我那嫂子,见了银子那亲热劲,还破天荒热心地要帮我洗衣服,底裤都差点被她扒了,不就是看我还藏没藏银子么,呸!」

看着会合的几名锦衣卫,徐惟学小声道:「真要冒这个险?」

「富贵险中求。」王直眼神坚毅,炯炯有光,「这个东家不简单,咱们兄弟的机会来啦!」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九十二章 另生波折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九十四章 携美探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