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七章 柳暗花明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六章 何处不相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八章 无肠公子

翠羽阁,雅轩。

适才剑拔弩张的气氛荡然无存,丁寿亲热地揽着华服少年的肩膀,「申之,我来为你引荐,这位便是六扇门总捕头方未然,江湖人称铁面无私,查起案来神目如电,执法如山,那可是大名鼎鼎,鼎鼎大名啊!」

少年人双拳一抱,「既是南山兄的朋友,那便是我徐天赐的朋友,方捕头,适才多有得罪,赏个面子,今儿个我作东。」

方未然被这充满江湖气的礼节搞得一愣,连忙推辞,惹得少年极为不快,「方捕头可是看不起在下?」

看着方未然茫然无措,丁寿嘿嘿一乐,「方捕头,这位是魏国公的小公子徐天赐,为人最是豪爽,喜交天下豪杰雅士,你就不要见外了。」

听闻这熊孩子是中山王徐达的后人,方未然肃然起敬,再度施礼。

这般郑重行事引得徐天赐眉花眼笑,只当这位是看重自己,当即拍着胸脯道:「方捕头拿在下当朋友,今后南京城的风月之地,花酒缠头一应花费尽管报我的名号,全算在敝人账上,再不用费事和这些王八鸨儿磨嘴皮子。」

饶是方未然阅历深远,心有城府,听了这话也是老脸发红,方某半世英名,今日算是丢到姥姥家了。

丁寿也被这活宝逗乐了,「方捕头,不想你也是同道中人,早点说出来,大家关系岂不更进一步。」

窦三宝不禁为方未然鸣不平,「我们方总捕平日也不来这些烟花之地的,今日乃是宴客。」

「哦,方捕头还有客人,是哪一位,快请过来一同叙叙。」徐天赐可是好热闹的性子。

「不必麻烦,那几位现在也都醉了。」方未然道。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方捕头还有好这口儿的朋友……」丁二爷唯恐天下不乱,难得逮到方未然的痛脚,不大书特书几次都对不起往日被怼时生的闲气。

「我们是查案,查案你知道么,所以才请军中的人帮忙。」窦三宝也是今夜吃多了委屈,再加上酒席上没少喝,酒意上头,说话很冲。

「军中的?」丁寿还真没对这小家伙发火,看了一圈在座宾客,问道:「不知哪一位奢遮人物,能劳烦方捕头大驾亲自作陪。」

「金昌,金爷,在南京威名赫赫,号称」横着走的金螃蟹「,知道么你!

窦三宝心直口快,可也不是一点脑子没有,想着眼前这位是北京的锦衣卫,当地卫所他又插不进手去,便是金昌的话里掺了水分,这牛皮一时半会儿也吹不破,先为方总捕长脸再说。

「三宝!」方未然低声呵斥。

看着悒悒不乐的窦三宝,丁寿摇摇头,环顾众人,「我还真不知道,您几位呢?」

徐天赐揉着太阳穴,「横着走的金螃蟹……有这么一位人物?我怎么不知道啊。」

席上一个四十来岁的胖子小心翼翼道:「小公子,我手下倒有一个百户叫金昌的,不知是不是这位说的什么」螃蟹「……」

***    ***    ***    ***

一盆凉水泼到了金昌脸上。

「你奶奶的……」正在做着好梦的金昌开口要骂,看清眼前人后立刻把后半句咽了回去,「大……大人,您怎么在这儿?」

「怎么,这地方只许您金爷来呀,你还真修成了」螃蟹「,想把老子挤下去不成!」

胖子名叫康伯年,是南京水军右卫的指挥使,丁寿拜访南京守备魏国公徐俌,老国公岁数大了,便安排小儿子徐天赐和南京各卫的指挥们为丁寿接风洗尘,偏偏被倒霉催的金昌撞上了。

金昌还有叶守业一干人吓得酒都醒了,扑通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小人也只是吹大话讹几顿酒,没敢做别的混账事。」

「你们还想怎么样?我说过多少回了,南京城龙盘虎踞,谁知道那块云彩就下了雨,你们还敢乱报字号,想拖累死老子啊!」

康伯年一扫在徐天赐面前唯唯诺诺的模样,豆子一般的小眼珠凶光四射,冲上去对着几人又踢又打。

几人不敢躲避,跪在那里硬挺着挨揍,不大一会儿,他们还没怎么样,康伯年倒是累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羽林前卫指挥使杨锐蹙眉道:「好了老康,省省力气,问完话快点回去,别让小公子久等了。」

康伯年坐在凳子上呼呼喘着粗气,指着几人道:「今天便宜你们几个,滚过来,我有事问你们……」

***    ***    ***    ***

秦淮河上,画舫连绵。

眼见灯火竞辉,春光铺排;耳闻丝竹管弦,莺声鹂歌,丁寿立在岸边,逸兴倍添。

「山川妍媚,风流绵延数百年,六朝金粉之气,尽汇十里秦淮,这才是大明天下升平之象。方兄以为如何?」

不听身后人作答,丁寿扭过身去,见方未然愁眉不展,兀自枯坐,盯着一艘艘画舫出神。

「别小心眼了,人家也不是不办事,只是想着多压几天混你几顿酒喝,往好了想,你还省却了三天的耽搁呢。」

「并无闲杂人等上船,难道从一开始我就错了……」方未然喃喃自语。

「也不算错,顺着你的指点我找到了贼人栖身的渔村,只不过去的晚了,全村人都被害了。」丁寿深吸了一口气,让空气中的冷风将胸中的郁闷扫光。

「意料之中,漕帅调兵河南,白云山既是祸首,操江水师的封锁定然松懈,贼人有了可乘之机岂能不逃。」方未然冷笑一声,恨恨道:「可恨我追捕陆天成耽搁了时间,未及阻止。」

「封锁即便放松,也不是可以任人自由来去,他们究竟有什么依仗,可以躲过江上盘查?」丁寿揉着眉心,觉得脑仁儿疼。

「虎有虎窝,狼有狼道,江湖中人,各有各的门道。」

「而今打算如何?」丁寿问道。

「虎过有踪,狼行有迹,既然来无影了,只能指望去有踪了。」方未然站起身来,指着河面道:「好在运气还没用完。」

丁寿举目望去,一艘雕栏画柱的华丽游舫沿着河流缓缓前行,大红灯彩上画着水浪波纹,衬着一个硕大的「孙」字。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六章 何处不相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八章 无肠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