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四章 云燕归巢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三章 飞燕投网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五章 秦淮风月

笃笃笃,笃笃笃……

「谁啊?大晚上的敲门?」屋内人声音透着不满。

庄椿陪着小心回道:「丁帅,府内进了刺客,爵爷不放心你这里,让末将过来看看。」

「本官睡了。」丁寿声音中确有困乏。

「丁帅放心,末将只是大略一观,求个心安,不会妨碍您休息。」庄椿没那么好打发。

腾腾腾一阵脚步声,房门大开,身着三梭布中衣的丁寿怒气冲冲道:「非看不可?」

「贼人狡猾,万一藏在暗处,惊扰缇帅,末将实在担罪不起。」庄椿欠身道。

「自己看吧,看完了把门带上。」丁寿赤足又滚进了幔帐内。

「大人……」几个兵卒犹疑不定地请示庄椿。

「你们在这候着。」

庄椿接过灯笼,独自一人进了房间,书案下、屏风后细细查了一番,一无所获,将目光锁定在了幔帐四垂的雕花大床上。

轻轻挑起幔帐,庄椿皱了皱眉,丁寿的睡姿确是不雅,侧卧在床内,一只手抱着衾枕,另一只手和一条大腿斜压在一团锦被上,嘴里不时还哼哼唧唧的。

「庄将军喜欢看男人睡觉?奈何本官不是逐臭之辈,教阁下失望了。」丁寿眼皮未睁,仿佛梦呓般说话。

庄椿不屑地一笑,放下幔帐,扭身见一件做工精巧的织锦过肩飞鱼服散乱地丢在地上。

俯身拾起衣袍,掸去上面灰尘,庄椿蹙眉道:「飞鱼服乃圣上恩赐,尊贵非常,丁帅何以轻慢如斯?」

「哈~切,男儿还乡脱锦衣,何况本官已进梦乡,什么抛不下。」帐幔中丁寿懒洋洋地回道。

「锦衣卫扈从天子,匡扶朝政,丁帅还是小心些,不要授人以柄才是。」

庄椿将飞鱼服搭在榉木衣架上,抻平褶皱,转身退了出去,也没忘顺手合上了房门。

帐幔内的丁寿没再多话,搂着那床被子不老实地上下拍打又抱又摸了一番,片刻后才笑道:「人走了,出……」

话未说完,被子已经一把掀开,郭依云双颊酡红似火,杏眼圆睁,抬手便是一记巴掌。

「啪——」的一声,又清又脆,丁寿捂着腮帮子,惊怒道:「我救了你,你还打我,疯了不成?」

「救人就救人,动手动脚的胡乱轻薄什么。」郭依云拉着凌乱的衣襟,瞠目怒斥。

丁寿揉了揉鼻子,「习惯了,没忍住。」

「登徒子,下流胚子。」郭依云挣扎着跃下了床,举步要往外走。

「你去哪儿?」丁寿问道「不用你管。」郭依云明明满含怒气,声音却怎么也硬气不起来。

「我只是告诉你,外面戒备森严,你出去了是自投罗网。」

「我……」郭依云无言以对,无力地跌坐在凳子上。

丁寿支着脑袋,侧躺在床上,「身上带着孝,又喊打喊杀的,你到底来干什么?」

「救我姐姐,还要杀陈熊他们几个报仇。」郭依云坚定说道。

「哦——」丁寿没有再问。

二人一卧一坐,静默片刻,郭依云耐不住道:「你,你怎么不问我啦?」

「问什么?问你怎么找死?」丁寿瞪大眼睛,诧异说道。

「你……你你……」郭依云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好,我问你,」丁二爷从善如流,「你姐姐关在哪里?多少人看守?怎么去救?救完人怎么脱身?陈熊平日作息如何?身边护卫是谁?武功怎么样?这几个仇人你打得过哪一个?你能回答哪个问题?」

「我,我,我……」钻云燕被问得哑口无言,这些她一条也没想过,现在思来,无论报仇还是救人,无丁点儿指望,悲从心来,嘤嘤哭了起来。

丁寿看着不落忍,劝道:「好了,别哭坏了身子,力有不及,令尊泉下有知,也不会怪你。」

「你帮我救姐姐,好不好?」郭依云泪痕满面,突然抬头道。

「什么?」丁寿一时没反应过来。

「救姐姐出来,再帮我报仇。」郭依云一脸希冀地盯着丁寿。

「凭什么,非亲非故的。」丁寿脱口而出。

「你……」郭依云抿紧了嘴唇,吞吞吐吐勉强说道:「你不是说是我们姐妹的男人么。」

「说这个我才想起来,」丁寿一拍巴掌,「自打遵化温泉之后,二小姐对我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见了面不是冷嘲热讽,便是拳脚相向,白担个名分,实惠一点没捞着,哪家女子的相公会混到我这个惨样的!」

「我……」郭依云欲言又止,想了想突然下定决心,道:「只要你能帮我救出姐姐,替白云山报仇,我……我就……」

如蚊呐般吐出几个字,丁寿倾耳细听,「劳驾,我没听清,大点声。」

郭依云羞恼站起,大声道:「我就陪你睡!!」

即便如郭二小姐般豪侠气概,说出这五个字仿佛也抽尽了全身力气,粉颈羞红,耳根发热,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丁寿一把捂住了脸,「突然这么直接,还有点接受不了。」

「你答应了?」郭依云拧着腰带,恨不得攥出水来,难得扭捏地问道。

透过张开的指缝,丁寿眼睛眨了眨,「不愿意。」

「什么?你……」

郭依云认为她已拿出了最宝贵的东西作为交换,此事定成,没想到换来的是对方的一句拒绝,强烈的羞辱和挫败感让她几乎瞬间拔出剑来,眼前人比之陈熊等人还要可恨,他是赤裸裸地轻视自己。

「别冲动,郭二小姐。」丁寿笑笑,「此时此地可不是汤泉时的一句戏言便可了结,这般容易就亮出底价,可得不到好价钱,女儿家有些事,还是想清楚了再说。」

丁寿站起身来,擦肩而过之际,贴近晶莹玉润的耳边,邪笑道:「奉劝一句,平日多笑笑,常发怒老得快。」

「你……」郭依云待要作色,却见丁寿推门而出,「你要去哪儿?」

「有我在,你休息的好么?」丁寿转首挤了下眼睛,「对着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一整晚,我都对自己不放心。」

***    ***    ***    ***

郭依云的确睡了一个很久以来没有过的踏实觉,甚至还做了一个梦。

梦里三姐妹环绕在父亲膝前,大姐云英未嫁,小妹天真烂漫,父亲慈祥可亲,手把手教授三人武艺,她骑在马上英姿飒爽,父亲对她的马术连声称赞,忽然间父亲开始七窍流血,整个梦境染上了一层血色。

「爹——」郭依云突然惊醒,泪痕犹在,衾枕已湿。

「你醒了?」丁寿坐在床边看着她。

「你怎么在这?什么时候进来的?」郭依云不自觉将手掩在胸前。

「一晚上和衣而卧,我能看见什么。」丁寿撇嘴道,「吃早点吧。」

郭依云这才发现桌上热气腾腾摆了一桌早点,四个咸食,八样小菜,一碗春不老蒸饼,一碗热汤混沌,一瓯粳米糖粥,还有一盆汤羹,香气扑鼻,闻之食指大动。

「这么些?」郭依云惊道。

「这儿不比京城,因陋就简,将就一下吧。」丁寿却会错了意,从镶银边的汤盆中盛出一碗汤羹,「好在这里水路便利,这银鱼汤倒还新鲜。」

郭依云接过汤碗,小心尝了一口,口感鲜美,「好喝。」

「好喝就多喝点,管够。」丁寿大乐,「吃完了就随我走。」

「去哪儿?」郭依云捧着汤碗,奇怪问道。

「出去啊,难道你还想在这儿住下去,陈熊造了什么孽,管你吃管你住,你还要抽冷子要他的命,这可有点欺人太甚了。」丁寿笑得没心没肺。

已经习惯了这人的不着四六,郭依云没有反驳,担忧道:「我是说,怎么出去?去哪儿?」

丁寿一指旁边的一套飞鱼服,「穿着这个跟我走,没人会拦你,至于去哪儿,到了就知道。」

***    ***    ***    ***

淮安,揆文坊,西大街。

郭依云用巾帽遮住长长秀发,身着织锦飞鱼服,足踩粉底皂靴,婀娜娇躯显得修长挺拔,惹得丁寿不住向她玲珑凸起部位瞄上几眼,羞得她粉面通红,又无法发作,真个气死了钻云燕。

随着丁寿三拐两拐,郭依云进了一个偏僻小巷,巷子里只有一间独门小院,郭依云迟疑道:「这是哪儿?」

「锦衣卫淮安百户所的一处产业,没人知道。」

丁寿看出郭依云脸上担心,「进去吧,要拿你在陈府更方便。」

看着郭依云脚步迟缓,丁寿讥笑道:「二小姐不是怕了吧?」

娇哼一声,郭依云推门而入,院内空无一人,一片阒寂,忍不住扭身去唤丁寿,身后早没了人影。

郭依云凝神戒备,小心行了几步,有些心虚地喊道:「有人吗?」

「谁啊?」柴扉推开,一个窈窕倩影出现在院中。

郭依云挢舌瞠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大姐?」

***    ***    ***    ***

红烛滴泪,水气氤氲。

郭依云将如云秀发高高挽起,抬起修长玉腿,一步步跨入了巨大的浴桶中,水洗凝脂,吹弹可破,青春健美的胴体玲珑有致,曲线优美动人,雪峰高耸粉嫩,峰顶两粒樱桃硬挺晕红,玉腿笔直浑圆,在茂密馥郁的黑丛林掩盖下,嫩红幽径隐约可见,多么令人心动的身体啊,我见犹怜,为什么有人却像木头一样视而不见,真是有眼无珠!二小姐恨恨想着。

一缕湿发贴在白里透红的额头上,轻轻喘息着,郭依云轻轻闭上娇媚的双眸,脑海中浮现的却是昨夜的一幕幕场景:「女儿家有些事,还是想清楚了再说……」

「平日多笑笑,常发怒老得快……」

「对着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一整晚,我都对自己不放心……」

「二妹,二妹……」郭飞云温婉的声音由房外响起。

蓦然惊醒的郭依云仓皇应道:「啊,大姐,什么事?」

「水还热吗?需不需要再加些?」

「够了够了。」郭依云急忙答道。

真的够热了,郭依云觉得春雪般的嫩白肌肤火一般炽热,美眸一闭,全身没入了水中……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三章 飞燕投网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五章 秦淮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