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一章 心囚羁绊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章 心生嫌隙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二章 孤燕遭劫

京师,西直门外的一处小院。

白少川读过手中信笺,对身前的杜星野道:「知道了,你且下去吧。」

杜星野施礼欲退,又被白少川唤住。

「关于河南剿匪的邸报与郭家姐妹的海捕公文,九城之内不可出现只言片纸。」

杜星野有些为难,「这个……,三法司那里怕是拦不住。」

「怎么,白某指使不得锦衣卫?」

杜星野连称不敢,「缇帅有过交待,他老人家与白三爷情同手足,不分彼此,白三爷放心,小人等一定将事情办妥。」

白少川冷哼一声,这位七星堡主才唯唯退下。

静坐片刻,白少川幽幽一叹,将桌上信笺揣入怀中,抬步出了房门。

外面天气不错,冬日暖阳,晒在身上格外舒服。

白少川走在院中,长长吸了口气,神清气爽,才要举步,花圃处突然亮光一闪,一道刺眼的光线射来,直晃他的双目。

举臂遮住光影,白少川嗔怪道:「彩云别闹,白大哥有事去办。」

一身粉色袄裙的郭彩云由花圃中探出头来,体似琢玉,笑如春花,摇着手中一个巴掌大的银镜,咯咯娇笑道:「白大哥你看,这些花草都移植过来了。

白少川看着收拾齐整的丛簇花木,微笑点头,「这几日辛苦你啦。」

刘瑾荣升司礼监,几名亲信也随之离开东厂,柳无三倒无所谓,刘瑾在哪里他跟到哪里,雷长音本就寄宿庙宇,连家都不用搬,至于丁寿更不用说,原先到东厂应卯的日子也不多,唯独白少川,何去何从倒是个麻烦。

原本孑然一身,住到刘瑾府上就可以,可现在多了个破云燕,白少川担心小妮子在府上闷坏了,便在刘府附近赁了一处院子,之后又接了外差,便将移植东厂院内花圃的活计交给了郭彩云。

郭彩云俏鼻一皱,假意嗔恼道:「人家这些天忙得灰头土脸的,才将你这些四时不谢的宝贝大老远挪到了这边,连句」谢「都没有,还说人家胡闹。」

「说的是,你白大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在这里向你赔罪了。」白少川摇头失笑,长揖到地。

「这还差不多。」小妮子转嗔为喜,挽住白少川手臂道:「白大哥,陪我去逛大栅栏吧。」

白少川剑眉轻蹙,有些为难,不知道郭家姐妹的画影图形是否已经贴到了城内。

郭彩云摇晃着白少川手臂,撒娇道:「好不好么,白大哥。」

「好。」白少川被央得无奈,苦笑点头:「真拿你没办法。」

不待破云燕欢呼雀跃,白少川飘出门去,「等我回来再一起去。」

「哎——别让我等太久。」郭彩云嘟起了小嘴。

***    ***    ***    ***

刘瑾外宅在西直门附近,崔巍宏伟,美轮美奂。原本历史上满清入关,这里便成了铁帽子王之一的庄亲王府,清亡民兴,此处又被北洋军阀李纯以20万大洋购得,不过这位长江三督之一的江西督军压根没打算住北京,将王府拆掉,材料原样运回天津修宅子,占地近百亩,石狮华表,石人石马,一应俱全。动静闹得太大,连袁世凯都过问了,李纯只得对外声称这是修祖先祠堂,为了避嫌,还一反风水格局,将后宅花园修在了前院,后来李纯暴毙于江苏督军任上,便有传言是因为他逆了阳宅风水所致。

其实话说回来,即便李纯不修这祠堂,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位爷手中的基本武力是赫赫有名的北洋第六镇,号称北洋军第一「凶师」,从清末到民国,历任干的长的师长就没一个得善终的,这是另外一个故事,就不再详说了。

白少川身份非比寻常,也不用门子通报,自行进了刘府内堂,刘瑾身着便袍,正在听丘聚与谷大用二人回事。

「东厂番子侦得尚宝卿顾璇、副使姚祥、郎中张玮违例乘轿,请示您老如何处置。」丘聚道。

「戴上枷子,让他们在左右长安门外露露脸,给那帮不长记性的大头巾们提个醒儿。」刘瑾随口道。

丘聚面无表情道:「丁寿归里乘舆也是违例,若是那帮酸子以此为口实申辩如何……」

「那是得了陛下与太后特旨的,王八羔子,他们也想和寿哥儿作比,谁要多嘴,先下了诏狱。」

丘聚嘴唇动了动,没再说话。

「老谷,你那里什么事?」

谷大用看着丘聚面上阴翳,笑道:「都御史巡抚山东朱钦上疏弹劾刘公,王岳等为您老所忌,谗毁谪守南京,又不白其罪,半途截杀,伏望陛下查明岳等之非辜,诛……」

「说。」刘瑾道。

「诛瑾之谗贼。」谷大用说完偷眼观看刘瑾神色。

刘瑾没有发怒,反倒笑了,「这就对了,成天和这些小猫小狗过家家,咱家也觉得无趣,终于蹦出个封疆大吏来了,有意思。」

「你们知道如何做了吧?」刘瑾乜视丘、谷二人。

「明白。」二人领命退下。

刘瑾看着廊下的白少川,招手道:「小川,来,有什么事?」

「属下办事不密,损兵折将,还给您老添了麻烦,请公公问罪。」白少川先上前请罪。

「人生在世不尽称意,麻烦缠身那是难免,去了旧的,又来新的,不差这一个。」刘瑾笑道:「只是没想到有人可以调动这么多宫人行凶,对手身份不低啊。」

「二十四衙门中能抽出如许人手,又能让刘文泰马前奔走者不多,屈指算来只有司礼监、御马监,还有……」白少川顿了顿,轻声道:「东厂。」

刘瑾面色一凝,随即仰天一个哈哈,「没想到转了一圈,又到了咱家头上,难怪朱钦那小子要弹劾咱家,连你都开始怀疑我了……」

「属下万万不敢对公公存疑。」白少川双膝跪倒,以额触地。

「起来吧,这般唯唯诺诺,哪里还有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刘瑾踱下堂来,一只手托起白少川,颇有些语重心长,「当年还未放下,今又多了羁绊,何苦呢。」

「公公,我……」

刘瑾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这帮宫人的身份就交由你去查,给咱家个答案。」

白少川嘴唇紧抿,半晌说了声「是」,取出密信,双手呈上,「这是淮安传来的消息。」

刘瑾没说话,也没伸手去接。

白少川眸中闪过一丝愁苦,将信恭敬地放在一旁小几上,倒退而出。

「人心啊……」

良久之后,刘瑾喟然一叹,取出密信,大略一观。

「呵呵,无三,那小子总会给我些意外。」

「公公栽培有方。」柳无三如鬼魅般现身在帷幕后。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章 心生嫌隙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二章 孤燕遭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