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章 心生嫌隙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九章 私相授受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一章 心囚羁绊

密林深处。

郭依云独自垂泪,她性子虽然暴躁,平日却无甚主见,都是听由父亲大姐安排,如今这两人一死一囚,她一时间竟六神无主,不知何去何从。

「唉!」一声叹息由林中传出。

「谁?」郭依云已是惊弓之鸟,手握宝剑,神色惊慌。

「依云,是我。」方未然从林深处走出。

「方大哥!」郭依云不想能在此看到心中情郎,乳燕投怀,扑到了方未然怀中,想起近日连番变故,悲从心起,低声呜咽。

方未然轻抚如云秀发,轻声道:「你受苦了……」

一句宽慰,钻云燕哭得更加伤心。

方未然不声不响,任由郭依云痛快大哭,他深知她这段时间打击重重,若不及时宣泄,只怕郁结于心,留下隐疾。

哭了半晌,郭依云的泪水浸透了方未然大片衣襟,才渐渐止住悲声,看了自己适才「杰作」,郭二小姐也不由脸上发烧,没话找话道:「方大哥,你怎么在这?」

「我就在押解队伍里,适才见你……」

方未然话未说完,便被郭依云打断,「什么?!你也在官军里?那围剿白云山和抱犊寨的也有你了?你,你竟然……」

方未然面容平静,「我到河南时,白云山基业已毁,至于抱犊寨,哼,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听了方未然的述说,郭依云震惊不已,不敢置信道:「是姐夫出卖了姐姐?怎么……怎么会这样?」

「知人知面不知心。」方未然带着几分惆怅,道:「人心难测,也许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分明是见利忘义。」郭依云怒气冲冲。

「依云,你有什么打算?」

「我,方大哥!」郭依云突然握住方未然的双手,热切道:「现在除了姐姐和小妹,我只相信你了,你帮我救出姐姐,帮我报仇……」

「报仇?找谁?」方未然神色怪异。

「段朝用,还有庄椿,还有他们背后的陈熊。」郭依云理所当然道。

「平江伯也是奉旨查案。」

「那就找皇帝老儿一起报仇。」郭依云恨屋及乌,毫不犹豫。

「依云,今非昔比,你也该长大些了。」方未然蹙额,有些无奈。

「救出飞云,你二人还是钦犯之身,难道躲躲藏藏过一辈子?」

「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郭依云不以为然,「只要手刃仇人,我甘心一死。」

「别耍小孩子脾气了,」方未然语重心长地说道:「我深信郭老英雄并非劫银之人,当务之急是抓捕真凶归案,洗清你们姐妹身上嫌疑。」

「洗清嫌疑?」郭依云迟疑了一下,追问道:「然后呢?」

「然后?你姐妹几个自然可以堂堂正正行走天下,再不用东躲西藏。」方未然道。

「难道陈熊等人造的杀孽便不用惩处了?白云山老老少少数百口就这样无辜屈死么?」郭依云厉声呵问。

「段朝用办案不明,庄椿滥杀无辜,平江伯处置失当,想来朝廷也会一一追究其罪。」方未然双眉紧攒,思索一番道。

「想来?也就是说官府会不会治他们的罪还不一定是么?」郭依云突然神智清明,敏锐地察觉到了方未然隐藏的意思。

方未然嘿然不语,郭惊天和仇大海底子都不干净,以陈熊的身份地位,朝廷的确不会因为他越界剿了两个山寨匪巢加以重罪,申饬一番最多罚几个月俸也就完了。

看了方未然神色,郭依云晓得自己猜对了,忽觉心口像被刀割一样疼痛,螓首轻摇,珠泪在眼眶中打转,「假的,都是假的,什么帮我申冤报仇,你也不敢得罪陈熊,怕丢官去职,只想保住你头上那顶乌纱……」

「依云!」方未然担心地向前一步。

「别过来!」郭依云大喝道。

方未然停住脚步,眉宇间多了几分愁苦之色,「依云,我既身在公门,行事便当以国法为重,庄椿等人应受之责绝不轻纵,白云山所蒙之冤定当昭雪,我便是舍却性命不要,也会护持令姐周全。」

「不需要。」郭依云泪流满面,「姐姐我自己会去救,我们姐妹不需要别人可怜。」

言罢郭依云飞身而起,没入林中。

「依云……」

方未然举步要追,忽听身后林中靴声跫然,扭头见林间人影绰绰,片刻间便有百余名军士钻了出来。

「方兄,一人在此何干?」段朝用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拿贼。」方未然道。

段朝用四下看看,「可拿到了?」

「你不是都看见了么。」方未然两手一摊。

「天下间竟还有方总捕抓不住的蟊贼?」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是还有人才从段兄的追魂索下脱身么。」

「你……」段朝用怒往上撞,「方总捕可知这是什么?」

乜了一眼段朝用手中的孔雀翎,方未然笑道:「段兄拿着一根鸟毛做什么?」

「方兄可否将那身公服借段某一观。」段朝用吊着眼睛盯着方未然说道。

「段兄当知,方某一年到头都是这几身旧衣,公服不在身边。」

对方滴水不漏,段朝用更加恼怒,待要撕破脸发难却被一旁的庄椿阻住。

「好了,既然人没拿到,就不要耽搁了,全军开拔,速回淮安。」

众人轰然领命,段朝用虽心中不忿,也只得忍气吞声,乖乖退下。

庄椿与方未然擦身之际,轻声说道:「方捕头,本将虽然不齿段朝用的为人,但也不得不说:他比你会做官。」

「哦?」方未然浓眉一挑,「方某自入公门,执法如山,不徇私情,侦案无数,缉捕凶顽不知凡几,扪心自问,未尝枉食民膏,对得起这一身官袍。将军以为如何?」

「是个好官。」庄椿点头,随即话锋一转,「可做好官不等同好做官,方捕头以国法为纲,段朝用与你的不同,便是唯上命是从,这样的下属,上官又岂能不喜欢呢。」

「方某受教,谢过将军。可人生在世,心中总该有一份坚持,方某注定不为上峰所喜了。」方未然正色道。

庄椿绷紧的面皮多了几分笑容,「未必,至少本将对方捕头多了分敬意。

「将军此番算计,打草惊蛇,反惊走了人犯,似乎并不为此烦心。」方未然奇怪与段朝用的气急败坏不同,庄椿还有闲心与他盘道。

「潜逃的人犯又不止一个,抓住了是我赚的,跑了是她命好,本将的功劳已经足够了,不差这一笔。」庄椿摆摆手,大笑着出林而去。

「不止一个,」方未然冷笑,「难不成你还要将三只雏燕一网成擒,才是大功告成……」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九章 私相授受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八十一章 心囚羁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