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六章 人心难测(上)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五章 抱犊寨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七章 人心难测(下)

山下大营。

庄椿愁眉不展,他是世袭军户,漕运参将的位置也是凭着真本事一刀一枪打上来的,否则也不会得陈熊看重,试探着攻山一日,损失百十号人后便勒令收兵,熟知兵法的他已经看出:抱犊寨不好打。

山寨位于山顶,周围皆百丈悬崖,南门壁立千岗,西门两峰对峙,东门右侧有「断山壕」天险,一夫当关,万人莫克。听本地向导说山上有泉冬夏不竭,寨中自辟耕田,粮蔬齐备,若要攻山,须要徐徐图之。

可他哪有这个时间啊,陈熊面授机宜,剿匪从快处置,不得耽误,迟则恐朝中生变。如果不计伤亡驭使本地乡兵攻山,河南地方必然怨声载道,现而今内阁焦芳在位,庄椿也不敢逼迫地方太甚,他如今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

段朝用拐着腿晃悠了进来,「将军……」

庄椿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冷声道:「什么事?」

段朝用觉察到自己不讨喜,尴尬地笑笑,「六扇门总捕方未然前来拜见。

「你们六扇门的人自己接待也就是了,难不成还要本将大礼迎接么?」庄椿语气不善。

「怎敢怎敢。」段朝用偷觑了一眼,还是说道:「他说是奉漕帅之命前来。」

「哦?」庄椿不由坐正了身子,沉声道:「有请。」

「在下方未然拜见将军。」方未然昂然而入,不卑不亢。

「方捕头免礼,请坐。」庄椿见方未然仪表不凡,气度轩昂,先存了几分好感,态度和蔼得让一旁的段朝用恨得牙痒痒。

「谢将军,将军军务繁忙,拨冗俯就,方某铭感盛情。」方未然入座拱手道。

「方捕头是漕帅使者,本将怎敢怠慢。」庄椿笑道:「不知漕帅有何吩咐?」

「漕帅并无片言转呈。」方未然老实说道。

「方兄,你何以诓我?」段朝用急了。

庄椿冷冷瞧着方未然,静等下文。

「段兄见谅,在下只有一言想劝谏将军。」方未然诚恳言道。

「说。」庄椿语调冰冷。

「适可而止。」方未然沉声道。

庄椿嘴角轻勾,「怎么讲?」

「将军劳师远征,剿灭白云山,郭惊天授首,已是大功告成,大军若再迁延不退,滋扰地方,怕是物议汹汹,引得朝中重臣侧目,实非将军之福。」

方未然言辞恳切,一下便戳到了庄椿痛处,焦芳为乡梓谋福是出了名的,当年借献宝为名向皇帝进献蝎子、篦与蝉三物,言河南皆此物,引得皇帝怜悯,免河南赋税五年,若是老爷子晓得他在地方上这么折腾,天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

段朝用见庄椿意动,急声道:「官银还未追回,白云山尚有漏网之鱼,岂可草率收兵?」

「段兄,你仅凭一枚燕子镖便断定白云山为劫银之人,攻破白云山可见有一锭官银?你又如何笃定损兵折将攻破抱犊寨后定能起获漕银?届时人马开拔、行粮及抚恤可是由你承担?」

「我……」段朝用被方未然一串反问逼得哑口无言,我承担得起么我。

「都不要说了,容本将三思一二。」嘴上这么说,庄椿已经动了走人的心思,只是不想让人觉得他耳根子软,先压个一两天再说。

「将军,」中军一名小校快步走进大帐,「山上有使者前来。」

***    ***    ***    ***

抱犊寨。

郭飞云急得花容失色,在卧房内来回踱着圈子。

「怎么办,怎么办,官军围山,若是依云撞上了他们该怎么办?」

仇豪见妻子手足无措,连声宽慰,「飞云别急,依云先下的山,官军围山几日了,若是真拿了二妹,岂会不拿她做要挟,别吓自己了。」

「可是二妹的暴躁性子,便是碰不上,也要自己寻上门去,要是有个好歹,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爹呀!」

一向温婉识大体的郭飞云急得哭了出来,这段时间她肩上担子太重了。

仇豪无奈摇头,从桌上捧起一碗汤,道:「你这阵子心思太多,这样下去依云未找到,你的身子就先垮了,喝了这碗参汤,好好睡一觉吧。」

耐不住仇豪劝说,郭飞云将汤碗饮尽,依靠在丈夫宽厚的胸膛上,「为了我们姐妹,累得你和公公这几日劳心操神,苦了你啦!」

「你我夫妻一体,说这些话干什么。」面对妻子亲昵,仇豪神色有些不自然。

「等熬过这一难,找回依云彩云,我哪儿都不去,就守着你好好过日子,给你生几个胖小子……」郭飞云双臂环抱仇豪虎腰,遐想以后美满日子,嘴边甜甜一笑,「你说孩子叫什么名字好?」

不闻丈夫回音,郭飞云扬起螓首,见仇豪满面痛苦不舍,惊讶道:「你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

「飞云,别怪我,我也没办法。」仇豪羞于直视妻子。

「怪你?怪你什么?」郭飞云美目中充满不解,忽觉脑子昏昏沉沉,「你,你在汤药里……」

看着软倒在床上的妻子,仇豪面露不忍,「爹,真要这样么?」

仇大海迈步而入,一脸严肃,「妇人之仁,难道为了她要拼上咱们整个山寨么!」

「可您当初说要拼光家底也要护住她们姐妹……」

仇豪话没说完,便被仇大海打断,「那时老子以为郭惊天真劫了漕银!」

仇大海恨声道:「老子也是猪油蒙了心,以为郭惊天老小子临老活明白了,干了一票大的,不成想外甥打灯笼——照旧,他奶奶的,老子攒了半辈子的家底,可不想糊里糊涂地都交待进去。」

「凭着山寨的险要,官兵又攻不上来……」仇豪嗫喏道。

「攻不上来?老子还下不去呢!」仇大海瞪圆了眼珠子,「这么些年了,老子受了郭惊天多少闲气,成天」盗亦有道「的跟我装孙子,要不是看在白云山在绿林道上的好名声,我会让你娶他女儿,呸!」

「抱犊寨今后也没脸见绿林同道了。」仇豪一直想着在绿林扬名立万,此时垂头丧气。

仇大海抬手就在儿子后脑勺上来了一巴掌,「瞧你那点出息,想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老子一直担心卖不上个好价钱,现在好了,瞌睡来了送枕头,要是在漕运上谋个一官半职,南来北往吃拿卡要,一样是劫道,人家光明正大,可比这脑袋别在裤腰上玩命容易多了。」

「郭老鬼死了,他女儿就作咱们父子的进身之阶,全了他的义气,也不枉与咱家相交一场。」仇大海洋洋得意,再看儿子念念不舍地看着妻子,拍拍肩膀劝道:「想开点,以后当了官,有了钱,爹给你娶十个八个的漂亮媳妇,好为咱仇家开枝散叶……」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五章 抱犊寨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七章 人心难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