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五章 抱犊寨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四章 白云山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六章 人心难测(上)

「几辈子做贼,就这么些家当?」

庄椿站在白云山用来做库房的山洞内,盯着十几个已经打开的红木衣箱,面罩寒霜,厉声呵问。

「难不成这郭惊天还真是个侠盗,银子都用来救济那帮穷鬼了?」段朝用也是摸不着头脑,喃喃道。

「你他妈在问谁?」庄椿抽刀劈烂了一口衣箱,串线铜钱洒落一地。

庄椿看也不看,刀指着段朝用喊道:「满打满算这里也就一两万的银子,剩下的几十万两我怎么凑?我怎么向漕帅交待?」

看来庄椿激动至极,刀尖几乎顶到段朝用鼻子上,大有一言不合直接用他脑袋祭刀的样子,段朝用背脊冷汗直流,强颜笑道:「将军休恼,听在下细说。」

「说。」庄椿冷哼一声,狠狠地收刀入鞘。

「这郭惊天还有三个女儿不知所踪,白云山的细软有可能在她们身上。」

段朝用小心地观察庄椿神色。

「天下这么大,我上哪儿找那三个小娘们!大帅要的是尽快结案,尽快!

」庄椿扭身向外大步走去。

段朝用拖着一条瘸腿,紧赶慢赶,模样滑稽,「将,将军,听我说,郭惊天与抱犊寨的寨主打虎太保仇大海是儿女亲家,那三只雏燕举目无亲,定会托庇于抱犊寨。」

「怎么又扯出个抱犊寨,本将到河南来不是帮地方剿匪的。」庄椿神色忿忿,快步不停,转眼间又到了聚义大厅。

「将军,这抱犊寨不同白云山,仇大海平日里打家劫舍,只进不出,油水可足……」段朝用添油加醋道。

庄椿突然停步,一手将段朝用拎了起来,「爷们再信你一次,要是这抱犊寨也和白云山一般清汤寡水,那我就只有把你炖了给弟兄们做行粮。」

甩手将段朝用扔了出去,看着在廊下万箭穿身犹自不倒的郭惊天尸身,庄椿一脚踢开,「去你娘的!」

几个青衣捕快手忙脚乱地扶起段朝用,七嘴八舌问道:「段爷您没事吧?

段朝用看着庄椿远去背影,呸了一声,「当爷们寻不到靠山?咱们走着瞧。」

***    ***    ***    ***

「爹——」一声惊叫,郭依云再次从梦魇中惊醒,看着四面垂下的绿纱罗帐,痛苦地扶住额头。

「二妹,怎么了?」听到妹妹惊呼,郭飞云快步进到屋内,掀帐见妹妹满脸泪水,不由关切问道。

「大姐,我又梦见爹了,他,他浑身是血,说他疼……」郭依云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看着一向刚强的妹子,自离了白云山便失魂落魄,杯弓蛇影,郭飞云心痛不已,安慰道:「二妹,爹是铁打的汉子,从小到大几时听他说过疼,梦都是反的,你是关心则乱,爹吉人自有天相,会平安无事的。」

「真的?」郭依云当然不愿梦境成真,迟疑问道:「姐夫打探消息还没回来?」

郭飞云摇头,打趣道:「别多想,好好休息吧,整天茶饭不思的,要是你姐夫把爹接回来,看你瘦了,爹还不骂死我。」

郭依云被姐姐逗得破涕为笑,「要是爹平安回来,我一顿吃五大碗,胖给你们看。」

「好好好,吃成一个小圆球,看哪个婆家还敢要你。」郭飞云应和道。

「姐——」郭依云害羞娇嗔。

郭飞云拉过被子,替妹妹盖好,就守在床边,哄她入睡。

「少夫人,寨主请您过去。」一个圆脸小丫鬟在门前禀道。

「知道了。」看着平稳入睡的妹妹,郭飞云轻声道。

***    ***    ***    ***

山寨后堂。

墙上松油火把烧得噼啪作响,上首虎皮交椅上,一名虬髯大汉虎踞而坐,粗豪的面容上阴霾密布。

大汉身侧站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浓眉巨眼,相貌堂堂,与座上大汉有五六分相像。

这二人便是抱犊寨的仇大海父子了,仇大海少年时也是争强斗狠,失手打死人命,远走他乡,寻访异人学了一身本事,听闻山上有恶虎逞凶,一时意气单身匹马冲上山去,赤手空拳将作恶的一窝猛虎全部打死,闯下了「打虎太保」的名声,就此打下了抱犊寨的基业。

仇豪是仇大海的独子,一身本事悉得亲传,年纪轻轻便被绿林道上朋友公送了个「小金刚」的诨号,迎娶了郭惊天的长女郭飞云。

郭飞云进了大堂,见丈夫已归,又惊又喜,「你回来了?白云山如何?我爹爹怎样了?」

面对妻子追问,仇豪面上讪讪,难以作答。

「飞云早晚会知道,如实说就是。」仇大海喟叹道。

仇豪称是,看着郭飞云也是一声长叹,不知从何说起。

郭飞云有些不祥预感,「可是我爹他……」

仇豪点头,「不止岳父,白云山上下鸡犬不留,官兵一把火将山寨烧了个干净……」

郭飞云如遭雷击,只觉天旋地转,身子摇摇欲坠,仇豪连忙上前一把扶住妻子。

「我爹尸身呢?」郭飞云颤声道。

「岳父被枭首示众,官府下了海捕文书,捉拿你们姐妹。」仇豪声音沉重。

「爹——」郭飞云一声悲鸣,如杜鹃啼血。

「飞云,老夫唤你来便是想问一句实话,你爹到底劫了漕银没有?」仇大海注视郭飞云,沉声问道。

「真的没有,爹他是被官府栽赃陷害,白云山劫的都是土豪劣绅,贪官污吏,怎会对朝廷官银下手?」郭飞云连连摇头,声音哽咽。

见郭飞云神情不似作伪,仇大海点头道:「好,既然不是你们做的,老夫便放下了一桩心事,官府既然看不起咱们河南绿林,我们便给他几分颜色瞧瞧。」

听仇大海说的坚决,郭飞云感激万分,「一切都靠公爹做主。」

***    ***    ***    ***

临近房门,郭飞云又擦了擦眼角泪水,收拾心情,强颜欢笑道:「二妹该起了,吃得胖胖的,将来好给爹爹笑……」

房门打开,人去屋空。

「二妹?」郭飞云大惊失色,将托盘放在圆桌上,四下寻觅妹妹踪迹。

终在妆台前发现了一张纸笺,歪歪扭扭地写着一行字:我去给爹报仇。

二妹知道爹爹噩耗,独个去寻官兵报仇了,郭飞云心忧如焚,拿着纸笺便向外奔,迎面与丈夫撞在了一起。

「飞云怎么了?」仇豪诧异问道。

「二妹,二妹她独自去寻仇了,我得去追她。」郭飞云举着纸笺,焦急说道。

仇豪铁钳般大手紧紧握住妻子皓腕,一脸肃穆道:「先别管依云了,官军开始围山了。」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四章 白云山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六章 人心难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