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二章 局中局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一章 铁面无私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三章 灭门

斜阳漫天,木叶萧萧。

一个路边的茶水摊,铁锅内沸水丝丝冒着热气,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汉正大力挥动着蒲扇为炉子鼓风。

白少川静静坐在桌前,眼神平静无波,坐在下首的崔朝栋和石雄面面相觑,缄默不言。

「白三爷……」常九快步从南边赶了过来,面对白少川询问的眼神摇了摇头。

闻言白少川有些惘然。

「白三爷放心,这一路上王岳他们一言一行全在咱们掌握之中,只要有人与他接头,就逃不掉咱们的眼睛。」

「临清为卫漕与鲁运河交汇之处,商贸云集,漕运、河道与地方官府巡视频繁,从出京忍到现在,对手不简单啊。」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方桌,白少川将眼光转向了崔朝栋。

崔朝栋点头会意,「属下明白,王岳这老狗见过什么人,说过什么话一定查得清清楚楚。」

言罢崔朝栋起身离去。

「客官,茶好了。」

茶摊老板似乎很满意今天的生意,满脸堆笑的托着一个粗木茶盘凑上前来,将茶具摆上,并顺手将三个茶杯注满。

石雄突然抽了抽鼻子,有些嫌弃地扫了那老板一眼。

看着杯中茶水涟漪,白少川笑道:「老人家,您这茶棚摆了多久?」

「教客官笑话,小老儿打记事起便干这行当,几十年了也没个出息。」茶摊老板笑容憨厚。

白少川点头,「难怪,在下送您一个茶方如何?」

「哎呦,那可承客官的人情了,小老儿谢过了。」老掌柜打躬作揖。

「不必客气。」白少川哂然举起粗陶茶杯,轻轻嗅了嗅,「断肠草里再加些金菊花,能去掉异味,且毒性发作会更快些。」

老汉面色倏然一变,手腕一翻,掌中多出一柄匕首,还未等刺出,白少川杯中茶水已泼到他脸上。

毒茶入眼,老汉发出一声凄厉惨叫,随即戛然而止。

石雄从茶摊老板胸口中拔出判官笔,一脚将尸体踢出丈外。

「马上走,前面怕是出事了。」白少川冷冷道。

***    ***    ***    ***

满目荒凉的官道上,囚车破裂,王岳、范亨等四名囚犯与押解的十余名官军横尸道边。

「老崔死了!」石雄惊叫道。

卯颗领班崔朝栋伏卧在道边沟渠内,看情形是见势不妙,逃回报信的时候被人击杀,他的那杆点钢钩镰枪斜插在一棵树干上。

常九掂量着这杆点钢枪,唏嘘道:「老崔在这杆枪上下过二十年苦功,」

泼风八打「更是枪中绝技,这么会工夫怎么就丧命了!」

白少川从王岳尸身边站起,剑眉紧锁,「外表无伤,內腑尽碎……看来是老冤家了。」

「九哥,你看点子从哪里逃了?」石雄问道。

不等常九答话,白少川冷笑一声,「人家在守株待兔,何须要逃。」

光影晃动,十余名黑衣蒙面人前后包抄向三人围了过来。

石雄握紧两只判官笔,左右一磕,金铁交鸣。

常九也亮出了独门兵器,一柄可以伸缩的凹形铁铲,合金所铸,乌光幽幽。

白少川展开玉骨折扇,嘴角轻勾,「留活口……」

***    ***    ***    ***

官道上再度平添了十余具尸体,死状各异。

石雄正拎着一个黑衣人胸前衣襟,恶狠狠问道:「说,谁派你们来的,否则爷们让你好看。」

黑衣人四十左右年纪,一张马脸,白净无须,听了石雄威胁轻蔑一笑,扭过头去。

「他奶奶的,看石爷怎么消遣你。」石雄将人扔在地上,抽出判官笔,「大爷先挑了你的手筋脚筋,再把你身上骨头一块块敲碎,教你怎么做人。」

听了石雄说的手段,黑衣人额头冷汗渗出,面上现出惧意。

石雄察言观色,狞笑道:「怎么样,识相的说出来吧。」

黑衣人目光突然变得坚毅,石雄还不及反应这人的脸色变化,一旁白少川倏然一记耳光抽了过去,直接抽得黑衣人满口是血,吐出半嘴碎牙。

「三爷,这……」石雄有些纳闷,这人眼看就要撂了,何必还要出手惩治。

白少川从地上散落牙齿中拣出一颗槽牙,仔细辨认,果然其中藏有米粒大小的密封药丸。

「这种把戏用过一次也就够了。」白少川随手将牙齿丢掉。

「他奶奶的,敢耍你爷爷。」石雄大怒,一把揪住黑衣人,「说,不然老子让你后悔这辈子投胎做人。」

黑衣人面如死灰,「我,我说……我是,啊——」

一声惨叫,黑衣人登时气绝。

被喷得一身是血的石雄错愕地拎着黑衣人领子,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情。

常九见三丈外一棵大树上人影一闪,消失不见,拔步便要去追。

「别追了,我们不是他的对手。」白少川注视刺穿黑衣人咽喉的凶器:一片沾满血迹的松针。

三丈之外用松针杀人!常九二人惊骇不已,方才那人若是出手,在场三人怕是也难逃一死。

石雄有些心虚,不自觉用了东厂时的称呼,「三铛头,我们怎么办?」

官道尽头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马蹄人声,大呼小喝,混乱不堪。

常九举目望去,转首道:「三爷,是地方上的乡兵。」

「由他们收拾烂摊子吧,带上老崔的尸身,我们走。」

***    ***    ***    ***

驽马拉拽的破旧板车发出「吱吱呀呀」的令人牙酸的声音,崔朝栋的尸体覆盖草席躺在马车上,由常九驾车赶回北京。

白少川骑在马上,面色阴沉,此番刘瑾交待的差事办砸了,心中仿佛压着一块巨石一般。

石雄几次催马上前,欲言又止。

「石雄,有什么事直说。」

白少川声音不大,却吓得石雄心中一跳,「三爷,小的有件事一直困惑不解,不知当不当说。」

白少川扫了石雄一眼,一言不发。

石雄只好老实说道:「在茶摊上暗算咱们的老家伙,还有那些伏击的黑衣人身上都有一股味道。」

「什么味道?」白少川追问道,他深知这个戌颗领班的鼻子灵敏,从中未必不能查出一些线索。

「尿骚味儿。」石雄犹豫了下,还是说道:「像是宫里中使身上的味道。

白少川突然勒马,脸色苍白。

「三爷,您怎么了?」石雄从未见白少川如此失态,顿时心惊肉跳,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

「咱们中了人家的算计了。」白少川狠狠一捶马鞍。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一章 铁面无私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三章 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