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一章 铁面无私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章 漕运总兵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二章 局中局

「燕子门?」陈熊手拈着段朝用呈上的燕子镖,冷冷问道:「什么来路?

段朝用将竹竿般的身子尽量折成对角,恭谨地说道:「禀漕帅,这燕子门起始年代已不可考,历代门人皆轻功出众,擅做梁上君子的勾当,自诩」侠盗「,实际上不过是些欺世盗名之徒,白云山的郭惊天便是燕子门当代传人。」

「累世巨盗?想必是家底丰厚了。」陈熊掂了掂手中之物,心中已有了定计。

「段捕头,何以由这一枚暗器便可断定劫镖之人是燕子门呢?」洪老大人还是谨慎为重。

「禀右宪,燕子门暗器手法不同别家,所用燕子镖也是特制,此镖左轻右重,前低后高,长二寸九分,重三两七钱,江湖中仅此一家。」段朝用又强调了一句,「若小人走了眼,情愿自废了这双招子。」

洪老大人三考正途出身,对这充满江湖气的包票有些皱眉,才要开言便被陈熊阻止。

「右宪不必纠结了,似此等巨盗宁枉勿纵。」陈熊对着廊下喝道:「来人!」

一名铁塔般的军官虎步而入,利索地行了个叉手军礼,「漕运参将庄椿见过二位大人。」

段朝用上下打量这位漕运参将,钢须阔口,满脸杀气,一身圆领甲下肌肉坟起可见,暗道好一尊煞神。

「庄椿,立刻挑选精锐,会同河南地方官府,围剿白云山。」陈熊沉声下令。

「爵爷,河南并非你我所辖……」洪钟急了,越境调兵,插手地方事务,这都是官场大忌,这位爷要干嘛。

「朝廷明旨,许本爵便宜行事,与漕案有关地方官府全力配合,河南地方不靖,养寇为患,酿成巨祸,若再推脱阻挠,本爵定在陛下面前讨个公道。」

陈熊压根不听洪钟劝说,直接唤过庄椿,「你持本爵手札前去,敬告河南三司,若是群策群力,毕其功于一役,他们剿匪侦案之功,本爵亦当表奏今上,绝不隐瞒。」

「标下领命。」庄椿领命,要待离去,又被陈熊唤住。

陈熊低声嘱咐了几句,庄椿连连点头。

又看了一眼在堂下垂手肃立的段朝用,陈熊收起心中不屑,干笑道:「段捕头——」

段朝用腰杆弯得更低,「不敢当爵爷如此称呼,有事请吩咐。」

「你久历江湖,这些绿林草莽的门道最是清楚,跟着庄椿帮忙照应一二,将来少不得你的好处。」

段朝用喜不自禁,连声道:「爵爷放心,小人定鞠躬尽瘁,甘效犬马之劳。」

***    ***    ***    ***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

千年古渡,万载闲愁。瓜州渡位于长江与运河交汇之处,南北扼要,百州商贸往还络绎,必泊于此。

大雪初霁,方未然伫立江头,如鹰隼般锐利的双眼扫视着江面来往船舶。

窦三宝站在方未然身后,有些摸不着头脑,「方爷,上面明令咱们北上去淮安,为何要南下到瓜州来?」

「淮安有段捕头在,不会漏过什么。」方未然眉峰紧皱,「我是来找其他的东西。」

「漕船已经送到淮安了,这里还能有什么东西可查?」

「漕银。」

方未然淡淡的两个字却让窦三宝跳了起来。

「漕银!漕银藏在瓜州?」

「至少在这附近。」方未然四下巡睃着,「漕银夜间被夺,天未亮便被发现,操江水师当即封锁长江上下,冬日行舟,又能逃出多远?」

「长江水路四通八达,哪里不可。」窦三宝有些泄气。

「夹河疏浚,贼人逃不过万千漕丁的眼睛;京口闸闸官雁过拔毛,连漕船都要抽分,他们又怎敢冒险由运河南下。」

窦三宝有些不相信地问道:「您是说贼人劫了漕银北上了?江淮乃漕运枢纽,运军重兵云集,他们不是羊入虎口么?」

「胆子够大,才敢劫漕银啊。」一个年轻的声音突然响起。

二人蓦然回首,只见不远处立着一群骑士,清一色高头骏马,青缎锦衣,外罩黑绒斗篷,当中簇拥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后生,座下黑马比其他人高出半头,一身团花刺绣的白色出风毛圆领锦袍,外罩栗色风毛领皮里子斗篷,同色雪帽,乌靴银镫,玉带束腰,贵不可言。

年轻人笑吟吟地看着他们二人,一个娃娃脸的一身捕快装束,另一个三十岁左右,一身破旧棉袍,衣领袖口都已磨损,衣裳虽旧,却气宇轩昂,矜持庄严。

马鞭一指,年轻人笑道:「盘问下根底。」

七八名骑士翻身下马,向方未然二人围了过来。

窦三宝一看来人个个步履沉稳,身手敏捷,显然都是好手,当即抽刀在手,指着几人道:「大胆狂徒,扬州府捕头窦三宝在此,哪个敢放肆?」

围过来几人中一个彪腹狼腰,虎体猿臂的汉子呵呵一乐,转向方未然,「朋友,你也交个底儿吧。」

「要是某不说呢?」方未然不慌不忙,淡淡一笑。

汉子神情转冷,一手握弓,另一手搭住背后箭囊中的四支羽箭,「那就别怪爷们不客气了。」

「一言不合便白日行凶,纵是锦衣卫,也稍显张狂。」

「哦?」年轻人微微讶异,略微正视二人,「爷们哪儿露了底,还请指教。」

「尊驾一行人鲜衣怒马,京师口音,首先让人生疑。」

「我等是京师行商,南下采办不可么?」

「可以。」方未然点头,「可诸位爷的官靴也该提前换了。」

钱宁等人顿时色变。

方未然又一指丁寿,「此外,丁缇帅的马镫也过于招摇了。」

丁寿惊讶又多了几分,「你认识我?」

「缇帅何等身份,在下无缘高攀。」方未然摇头,一指钱宁几人,「几位下马之际,衣摆间牙牌显露,俱是锦衣卫官佐,这位爷还是个佥事大人。」

钱宁讪讪不语。

「本朝锦衣卫中年纪轻轻便位居高位,得掌实权的实在凤毛麟角。」方未然道。

理了理马颈鬃毛,丁寿漫不经心道:「就凭这些?」

「还凭丁帅腰间扇囊上绣的一个」丁「字。」方未然双目微睐,「扇囊绣工精巧细致,刺绣人显是精于女红,不知为何那个」丁「字却失于浮躁,棱角突出,存了败笔,莫非是二人合力?」

扇囊是谭淑贞与长今合绣,不想被人一语道破,丁寿忽然对眼前人感起了兴趣,鼓掌大笑道:「不想公门中还有如此眼观八方,神目如电的人物,本官今日大涨见识,未请教……」

方未然在锦衣卫面前为六扇门长脸,窦三宝与有荣焉,洋洋得意地收起腰刀,「这位便是我们六扇门总捕头,方未然方爷!」

「铁面无私?」丁寿眼光一凝,硬挤出几分笑来,「久闻大名,请移驾详谈。」

「不敢当,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了。」方未然转首对窦三宝道:「我们走。」

「方捕头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人影一晃,丁寿快如鬼魅般挡在了二人身前,其余锦衣卫立刻将二人团团围住。

窦三宝急得又要抽刀,拔刀的手却被方未然一只铁腕牢牢摁住。

「大人,请让路。」方未然面色不变。

这就是郭依云念念不忘叨咕不停的「方大哥」,丁寿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没觉得这家伙比自己强在哪儿。

「方捕头铁面无私,防患未然,不知挡过多少人的路,小心终有一天寸步难行。」丁寿笑容饱含深意。

方未然直视丁寿,未有丝毫退让,「自古山高挡不住南来的雁,墙厚阻不了北往的风,大人多虑了。」

「哦?不知方捕头是南来雁呢,还是北往风?」丁寿眼神冰冷。

「南雁长鸣,鸣天下不平之事;北风狂卷,扫世间稗草枯枝。」方未然声音清朗,铮如金石。

「何为不平事?谁又是稗草?」丁寿厉声喝问。

「忠臣去位,天下不平;奸佞横行,稗草丛生。」方未然沉声应答。

丁寿眼光如刀,方未然泰然自若。

丁寿嘴角忽然牵动起一丝笑意,「在其位谋其政,本官劝方捕头一句,你的职责是缉贼捕凶,别操心不该管的事。」

「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在下也奉送缇帅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

丁寿呵呵冷笑。

方未然仰天大笑。

挥手让锦衣卫让开道路,看着二人远去,丁寿笑容立敛,「这家伙真是越看越让人讨厌。」

钱宁凑上来谄笑道:「可要属下带人……」举掌做了个下切的手势。

丁寿斜眼一瞪,钱宁悻悻退下。

丁寿双手笼袖,「唉,这个时候真想白老三呢……」

贴主:hui_329于2019_04_16 10:41:55编辑贴主:hui_329于2019_04_16 10:42:22编辑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章 漕运总兵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二章 局中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