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九章 案中案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八章 归途救人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章 漕运总兵

京师,丁府书房。

吴桐双手捧着一盏热茶,原本魁梧的身形有些伛偻地缩在方凳上,尽管已换上了簇新的夹袄棉衣,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

哆嗦着嘴唇又抿了一口茶,吴桐缓缓神,颤声道:「我家将军接了漕帅的手令,便马不停蹄地赶往南京,漕粮数额巨大,交接颇费时日,漕帅连令催解,将军便命老钱带领二百运军先行起运漕银,他督送漕粮随后就到,原定于京口停留一夜,更换扬州赶来的十二名船工,第二日过江赶赴瓜州,于扬州芒稻闸与将军的漕粮队伍会合,同赴淮安,怎料……」

吴桐厚厚的嘴唇有些干裂,双手紧握住滚烫的茶盏,驱赶由心底产生的寒意,「一夜之间,二百多人横尸长江,漕银无影无踪,漕帅不问情由,将我家将军下狱拿问,小人见机不妙,跳水潜逃,大人,求您救救我家将军!!」

吴桐跪倒在地,连连磕头。

丁寿坐在书案后,十指交叉敲击个不停,心思电转,陈熊奏本中拿问的江南把总原来是戚景通,区区一个指挥佥事的确也没到上达天听的地位,丁寿对这麻烦避之不及,也没打探相关消息,如果不是吴桐冒死进京来寻自己,还真就把这事给漏过去了。

不听丁寿说话,吴桐可怜兮兮的抬头道:「大人……」

「世显兄不是很得山东备倭总督戚勋的赏识么,怎地不去求他?」丁寿靠在椅背上,歪着脑袋问道。

「这……」老吴有些支支吾吾,「漕帅传世武勋,与运河两岸地方官府多有瓜葛,戚帅也不敢牵扯其中。」

丁寿哈地一声,「看来是找过了,戚勋还算念旧情,没把你捉拿法办,你可是觉得本官是个愣头青,可以来当这个出头鸟?」

「小人不敢。」吴桐连连叩头,「小人只求大人念着与我家将军在山东一同抗倭的情分,救我家将军一命。」

「身正不怕影子斜,世显兄官居四品,统军一万,陈熊还能甘冒不韪,栽赃陷害不成?」

丁寿手指敲着桌案,吊着眼睛斜睨吴桐,「不过一场牢狱之灾,为何在你口中便是性命攸关?」

「这个……」吴桐张口结舌,有嘴难言。

「老吴,咱们也算旧相识,想让二爷蹚浑水救人不难,但千万别把爷们当傻子。」丁寿声音转冷,「漕运把总十二名,只在南京便有二人,为何要从江南调人;即便江南把总也非戚景通一人,何故单单选中了他;漕运之事关乎朝廷命脉,但也并非迫在眉睫,苏常等府漕粮便滞压未解,何以单对南京漕粮连番催迫;漕案事发,陈熊未经侦讯,便将世显兄下狱严办,这其中究竟有何隐情,说!」

丁寿每说一句,吴桐脸色便难看一分,到最后已是面如土色,最后一字厉喝,更是将他惊倒在地。

「罢了罢了,既然瞒不住,小人便如实说了。」吴桐抹了抹头上冷汗,老实回道:「我家将军自上任之后,恪尽职守,革除旧弊,实是得罪了不少人。

「以往粮食转运,除去羡余,输送太仓时总有虚报数目的,仓官及运军上下借此谋求私利,小的把这生财的法子告诉将军,挨了他好一顿训斥,将军言自他成年袭职以来,忠心奉君,秉公办事,毫无隐瞒,他宁愿受上司问责也不会巧诈佞伪,欺君罔上!」

「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世显兄可是得罪了不少人哦。」丁寿轻拨盖碗,呷了一口茶。

「是,将军此举虽遭人忌恨,一时倒还难为不得,但将军又与漕帅之间有了些龃龉。」吴桐愁眉苦脸地说道。

「绍兴卫指挥使陈俊,欲贩运湿润官米换银输运入京,为将军所阻。」

「倒卖漕粮?好大胆子!」丁寿倏地站起,「漕粮供应京师百官及九边将士,必要颗粒饱满,干燥无湿,无夹异物,怎会出现湿润漕米,是看管不力,还是征收之人监管不严所致?」

「具体情形小人不知,只是陈俊乃漕帅族人,多次暗示此事漕帅已许。」

「将军接了这份差事,便私下向我与老钱说过担忧,怕是漕帅要借机寻他的错漏,故而……」

「故而世显兄既怕漕粮数目不合,不敢贸然起运,又担心陈熊办他抗命不遵之罪,先期起送漕银,不想摊上这个滔天大案,将把柄直接送到了陈熊手中。」丁寿冷冷说道。

「是。」吴桐干咽了口唾沫,偷眼打量丁寿脸色,道:「小人也不是有意欺瞒,只是干系重大,小人实是怕,怕……」

「怕我不敢得罪陈熊。」丁寿接口,起身抻了个懒腰,脊椎骨节一阵脆响,舒服地哼了一声,「这个冬天又消停不了咯……」

***    ***    ***    ***

仁寿宫,暖阁。

整个房间被火龙熏得滚烫,让人昏昏欲睡。

张太后额前束着坠玉卧兔儿,披着一件织金出风毛的对襟褙子,捧着一个鎏金手炉,嘴角弯弯地牵挂着一抹笑容,看着眼前眉飞色舞嘚啵不停的丁寿。

「这批黄鼠是臣家乡朋友送来的,名字虽说叫」鼠「,却个个肥甘味美,比之山珍海味毫不逊色。」

张太后故作不在意,轻「哦」了一声。

见太后不上心,丁寿砸了下嘴,又转向王翠蝶,「好教王宫人得知,这黄鼠不能随意去做,须要用酒糟浸一二日,脊背向下入笼蒸,如蒸馒头时许,取出去毛洗净,切八九块。每块洒椒盐,裹面再蒸,火候宁缓勿急。吃多少蒸多少,蒸多则走油。也可蒸熟后糟食。切记切记,不要暴殄天物。」

王宫人偷看了眼太后,掩唇笑道:「奴婢晓得如何整治这」大眼贼「,丁大人勿要费心。」

听人家一口说出黄鼠「俗名」,丁寿张大嘴巴,茫然道:「太后您知道这小东西?」

「不但知道,哀家每年正月的膳食单子里少不得这塞外的黄鼠。」张太后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当年太宗爷一次便赏赐宁国长公主一千个。」

丁寿一脸失落,无精打采道:「原想着让太后尝个鲜,没想却现眼了,请太后怪罪。」

张太后噗嗤一笑,「好了好了,小猴儿有这份心也是难得,哪来许多怪罪,不知者无罪。」

「也怪不得丁大人,这」大眼贼「在京师也是个稀罕物,一个要一钱银子,寻常人家也真是吃不起。」翠蝶在旁帮腔道。

老子太特么知道了,这黄鼠还跟锦衣卫有些渊源呢,前锦衣卫指挥使袁彬当年追随英宗北狩,有一天这位万岁爷也不知是心血来潮,还是想改善伙食,在草原上发现了黄鼠洞,直接取水灌洞想抓黄鼠吃,一边的袁彬当时就哭出来了,说这水是从我百里外背回来的,搞得英宗爷挺不落忍,许诺回京后必让袁彬家水用不尽,后来英宗复辟,果然引流经大内,源自玉泉山的玉河水到袁彬宅中,这也是明代北京的独一份。

虽然太后说不计较,丁寿还是挤出一副苦相,「臣蒙太后恩典,总想报答一二,奈何身无长物,有心无力,斗胆讨份懿旨,南下一趟。」

「南下?」太后柳眉轻颦,「这天寒地冻的,南下做什么?」

「年关将近,过了年太后您的圣寿又至,小猴儿想着去淘换些新奇玩意,给您老贺寿啊。」丁寿绕到张太后身后,轻捶香肩。

「哀家又不缺什么,你的心意我领了,你要是缺什么东西,直接去内库里寻便是,何必千里迢迢折腾这一趟。」有那么两个倒霉弟弟,张太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子想借南下之机敛财。

呸,你儿子的家底我还不知道,寅吃卯粮,耗子见了都掉眼泪,丁寿心中吐槽,面上还堆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小猴儿晓得太后疼惜,可这毕竟是臣的一番心意,若是太后不允,臣以后可没脸进宫了。」

「这……」张太后有些犹疑不定。

「太后,好不好么?」丁寿轻推太后肩膀,撒娇的语气自己都有些作呕。

「好好好,真拿你这惫懒货没办法。」张太后偏吃这一套,带着几分苦笑道。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八章 归途救人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七十章 漕运总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