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五章 宇内七凶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四章 算学宝鉴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六章 漕银遭劫

丁二爷亮晶晶的眼神着实有些渗人,即便王文素多年来尝遍冷暖,历尽沧桑,还是被瞅得直发毛,忍不住心中打鼓。

「老爷,小人可是哪里不妥?」王文素手脚拘束,如坐针毡。

「啊?没有没有,尚彬多心了。」知道自己捡到宝后,丁二爷势利的又开始称呼王文素表字,「得先生之助,丁某三生有幸,老程,快去备下酒宴,我与王先生把酒言欢。」

刚才还老王,现在就王先生了,下步是不是该称「王夫子」了,程澧暗中皱眉,对这位爷的脾性实在摸不透,恭敬称是,就要下去安排。

「程先生不用费事了,妾身已与厨下打过招呼,请王先生移步花厅。」秦可人推门而入,巧笑嫣然。

王文素慌忙起身称谢,急不择言,「谢过夫人了。」

可人霎时霞染胭脂,两颊融融,带着几分羞涩道:「王先生休要客气,请。」

「你倒伶俐。」丁寿走至佳人身侧,在柔软处轻拍了一下。

可人脸色通红,小心看那两人并未发现,才松了口气,嗔怪地白了他一眼,将他推搡到房门口,「快走快走,忙你的大事去。」

丁寿故意硬着身子拖拖拉拉,趁可人不备又在娇靥上香了一口,小声道:「晚上我过来。」

可人满面娇羞,低首轻「嗯」了一声,声若蚊呐。

***    ***    ***    ***

二十几个算盘噼里啪啦响声一片,丁寿负手在两排账房之间来回踱步。

「人尽其用」是丁二爷的用人之道,说穿了就是压榨最大剩余价值,既然来了个算学大家,丁寿让他带人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盘查修西苑的账目。

明代算学都趋于实用性,王文素所著书中就不乏米、肉、马、麻、船费、脚银、税种等各种商业应用,盘点工料账目对他来说手拿把攥,轻而易举。

没用上几个时辰,王文素便整理出一份账册,双手呈上,「老爷,账目已经盘点清楚了。」

丁寿没去接,只是懒洋洋地问道:「和张忠报的有多少出入?」

宫变之夜张忠站对了位置,丁寿也不想为难他,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二爷还是懂的,如果只弄个万儿八千两的,便睁一眼闭一眼,毕竟还要给苗逵面子,可如果那小子贪心再大些……姥姥,二爷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王文素面色古怪,「几乎没有差池。」

「没有?!」丁寿一把将账册抢了过来,胡乱翻看着,不停追问:「一点疏漏都没有?」

丁寿不懂相人之术,但那位张公公对豹房营建的差事太过上心了,脸上就差大写个「贪」字,他竟然会两袖清风,一点好处不落,识人如此不明,让二爷心里落差好大。

「倒也不是半点疏漏没有,前面部分账目出入很大,但后来又都做了注解,之后账目基本都平掉了,偶有小差,也是因为工料耽搁,并非中饱私囊。」

王文素老实回答。

丁寿看着王文素指出的一个个注解账目,发现每一个注解签押的张忠名字后面还署着另一个太监的名字——孙洪。

***    ***    ***    ***

月色朦胧,一片阒寂。

荒郊的一处乱葬岗,巨木阴翳,杂草丛生,唯有夜风吹动野草发出的瑟瑟声,更显阴森破败。

一名体格健硕的黑衣大汉踞坐在一个没有墓碑的坟头上,就着一坛烧刀子,啃着一条烤熟的狗腿,大快朵颐,酣畅淋漓,与这荒凉的坟场格格不入。

「二哥,好兴致啊。」一个甜美腻人的声音响起,一名轻纱蒙面的女子由树林内款步而出,青色的丝绸劲装紧紧贴伏在凹凸有致的窈窕曲线上,让人急不可耐想撕掉那层障碍,一窥劲装下的春光。

黑衣大汉扬起头来,只见他一张国字脸,四旬左右,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下颌短髯,根根似铁,一双虎目威风凛凛,望之生畏。

「四妹来了,坐,喝酒,吃肉。」大汉举臂相邀。

轻纱上的细长秀眉轻轻蹙在了一起,带着几分埋怨道:「妹子我可没有二哥的好兴致,陪死人喝酒,想想都败兴。」

大汉哈哈一笑,「这地方清静得很,怨不得老六总是喜欢和死人待在一起。」

「老六喜欢的是新鲜货,对这些生蛆的玩意儿怕是没兴趣。」

一个身影如同大鹏展翅,从林中飞出,空中一个盘旋,落在黑衣大汉对面的一块残破石碑上,身姿挺拔,如鹰栖岩。

看着对面这个鼻如铁钩的秃顶汉子,黑衣大汉「嗤」的一声,不以为然道:「你又不是老六,怎么知道他不喜欢?」

「老六要是喜欢,早就下来了。」秃头汉子向一棵古松上一指。

青衣女子与黑衣大汉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果然一团黑影蜷缩在松枝之间,夜色之下若不细看,实难发现。

「他奶奶的,都说狼吃肉,狗吃屎,本性难移,咱们这匹狼却偏喜欢爬树。」黑衣大汉骂骂咧咧地抱怨。

树上那团黑影一声不响,好似说的人与己无关。

「老六就是这性子,激他也无用。」青衣女子纤秀的手指轻轻拨弄耳边垂下的散发,咯咯笑道:「二哥约我们来,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黑衣大汉犹豫了一下,「七妹还没到?」

「二哥还约了那只骚狐狸?那便恕小妹不奉陪了。」青衣女子怫然变色,欲待甩袖而去。

「要不是冲着二哥的面子,谁想来见你这条绿泥鳅。」玉狐杜翩翩从一株双人环抱的枯树后转出,挑衅地看着青衣女子。

青衣女子双眉紧紧攒在一起,忽又舒展开来,吃吃笑道:「哟,狐媚子,如今可没有三哥帮忙,单凭你那几手小把戏,能在姐姐我的灵蛇掌下走出几招?」

杜翩翩柳眉倒竖,厉声道:「三哥落到鹰爪孙手里,可没吐出咱们兄弟半点事来,你不去救人也就罢了,还拿他来说事,有良心没有!」

秃头汉子桀桀怪笑,「七妹说的孩子话,做咱们这营生的,哪还有他妈的良心!」

「都住嘴!」黑衣大汉沉声怒喝,杜翩翩虽心有不忿,还是忍住不言。

「咱们兄弟姐妹七个,一个头磕在地上,良心可以没有,义气不能不讲。

」黑衣大汉狠狠瞪了秃头汉子一眼,「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撅了你的鹰爪子。

秃头汉子闷声说了声是,向着杜翩翩一抱拳,「七妹,五哥口不应心,你别往心里去。」

「小妹知道五哥性子直,可有些人怕是巴不得三哥在诏狱里一辈子不出来。」杜翩翩斜睨青衣女子,阴阳怪气道:「要动用公中的银子打点一二,就跟剜了她心头肉一样。」

「你他娘的在说谁?」青衣女子凤目圆睁,胸口起伏不定,显是动了真怒。

「老娘说的就是你。」杜翩翩寸步不让,反唇相讥。

「找死。」青衣女子原本白嫩的手掌倏间变成了青绿色,举掌便要向杜翩翩劈去。

「嗷——」一声虎啸震动山岗,树梢摇动不停,枯枝败叶簌簌落下,岗上众人不禁倒退数步。

虎视眈眈地看着花容失色的二女,黑衣大汉冷冰冰地说道:「老子话没说完前,看谁还敢动手!」

见三人乖乖地老实坐下,黑衣大汉才重新席地而坐,至于头上那位,他晓得问也白问。

「龙老大给咱们拉了单大买卖……」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四章 算学宝鉴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六章 漕银遭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