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三章 数学长材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二章 别样心思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四章 算学宝鉴

巍峨的雕砖门楼庄严肃穆,朱漆大门上的铜饰在日光下闪闪发亮,门口一对石狮子龇牙咧嘴,配上八名凶神恶煞的锦衣校尉,令人望而生畏。

王文素递上门贴后,便局促不安地在门外转着圈子,没有门敬,门子也懒得请他进门房歇腿。

程澧风风火火地跑了出来,一见王文素便大老远地打招呼,「尚彬,你总算来了,我这几日在老爷面前正念叨你呢。」

「程先生……」,王文素整襟施礼,一句话还未说完,便被程澧拖着进了府门。

「别来这套虚礼了,你再不来,我都没法交代了。」

府邸宽大深邃,王文素不知走了多久,穿庭过院,向右折过一间月亮门,绕过花畦、假山,迎面又是一处香阁。

「老爷在可人姑娘院里歇着,一会儿问你什么就说什么,别乱看、乱打听,出去了也别乱说,知道了么?」程澧不停嘱咐着。

王文素连声称是,跟在程澧身后。

「程先生来了。」声音柔和清脆,动听至极。

王文素偷眼望去,见是一个身穿粉缎对襟袄裙的清丽女子,气度娴雅,眉目如画,真如画中人一般。

「小的见过可人姑娘。」程澧连忙行礼,王文素也随着作揖。

「程先生客气了。」女子温柔如水,万福还礼。

「这位想必就是爷念叨着的王先生了,快请进吧,老爷这阵子可是翘首以盼,望穿秋水了。」女子掩唇轻笑,侧身让路。

「姑娘说笑,您这是哪里去?」程澧躬身问道。

可人双颊晕红,带着几分羞涩,轻声道:「爷耍玩半日,有些饥了,我去后厨备些点心,二位可自便。」

可人说得客气,程澧二人还是驻足先请她离开后,才转身入内。

世间竟有如此佳丽,王文素虽年过不惑,仍是心旌神摇,犹豫了下,小心问道:「这位可人姑娘是府上什么人?」

「老爷的内眷。」程澧答道。

「缘何不称奶奶太太?」

我他妈哪知道这乱七八糟的关系啊,程澧心道,面上还是摆出一副不悦的样子,「刚才说什么来着,这大宅门里的事少胡乱打听,一点规矩都不懂。」

王文素嗫喏应声,乖乖地跟了进去。

香阁内烟气缭绕,温暖如春。

程澧二人在屋外停步,听着里面女子调笑之声,程澧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房内笑声渐止。

「谁啊?」慵懒的男子声音由内响起。

「回爷话,小人程澧,带王文素来进见老爷。」程澧规规矩矩地回道。

房内暂没了声息,房门忽然打开,一个红裙女子闪身而出,「爷让你们进去。」

这女子声音甜腻,一股酥进骨子里的味道,王文素擦身而过之际,闻到一股诱人香气,忍不住看了一眼,只见这女子烟视媚行,神态妖冶,没合拢的衣襟下,露出大片雪白香肌,吓得他连忙闭上了眼睛。

「你就是王文素?」丁寿从镶嵌珍珠的雕花罗汉床上坐起,支着下巴问道。

「草民正是。」王文素垂手肃立,心脏乱跳,隐藏在袖子中的双手微微颤抖,眼前人虽年轻,却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大的官,何况还执掌着凶名赫赫的锦衣卫。

打量了一番眼前人,年约四旬,满面风霜,一身青衫已然浆洗发白,看来日子过得不算宽裕。

丁寿起身抻了个懒腰,「王文素,字尚彬,山西汾州人,成化二十年山陕旱灾,随父王林(这名字好吊)迁居真定,为生计故,弃儒从商,精通算学…

…」

展颜一笑,丁寿道:「宗大兄来信举荐,想必果有实才。」

王文素口称不敢,「马大人断狱清明,守土安民,地方安靖,百姓安居乐业,能效微劳,实草民之幸。」

听了王文素的自称,丁寿剑眉轻挑,「你身上没有功名?」

「是。」王文素脸色涨红,「草民终日奔波,无暇专研经史,三考无缘。

丁寿踱到他近前,「却还有心思钻研算学。」

二爷倒没什么恶意,只是上辈子在大学时没少受基础部那几个老家伙的气,对理工学霸有点怨念,不想却触到了王文素的痛处。

「大人所言大谬。」一时间王文素也忘了礼数,侃侃而谈,「数学古已有之,六艺之道,实数成之。河图、洛书开发秘奥,八卦、九畴错综精微,极而至于大衍、皇极之用,上古圣贤犹且重之,今之常人岂可以为六艺之末而轻忽!」

「数学之用,普天之下,公私之间,不可一日而缺者也!」王文素掷地有声,混不顾面对的是当朝缇帅。

「尚彬,休得无礼。」程澧脸色苍白,自家老爷的性子他太清楚了,当前春风满面,转眼间便翻脸无情,这家伙不是找死么。

丁寿略微惊讶,随即不怒反笑,笑声越大,程澧心悬得越高,待到了嗓子眼眼看就要蹦出来时,笑声忽止。

「好好好,今人有此眼界,确是不俗,宗大兄好眼力,老程,你这位朋友有点意思,不错不错。」

程澧长吁一口气,一颗心总算回到原位,抹了把头上冷汗,「谢老爷夸奖。」

「宗大信上说你在写书,工资匮乏,难以出版,这都是小事,缺多少银子去和程澧说,著书立说么,咱怎么也要帮上一把。」丁寿回榻上坐下,翘着腿悠闲自得地说道。

「谢大人援手。」多年夙愿即将得偿,王文素难掩激动之情,「小人书只编了二十余卷,还未大成,只是有个不情之请,烦劳大人。」

见丁寿示意他说,王文素有些忐忑道:「小人斗胆请大人为拙作作序。」

话一出口,王文素便期盼地盯着丁寿,一本书火不火,全看有谁来推,历史上王文素求告无门,正德八年才央了一位举人作序,反响寥寥,嘉靖三年书成之时,惨到自己提笔写序,无力雕版印刷,只以手写传世,最后更湮没在十全老人那场毁书浩劫里。

听了王文素的央求,丁寿有些犯难,作序?他肚子里那几两干货自个儿清楚得很,写出来保准贻笑大方,这丢人现眼的事二爷可不干。

看着丁寿连连摇头,王文素大失所望,讪讪道:「是小人孟浪了,得陇望蜀,不识进退,伏请大人见谅。」

「没那回事。」丁寿摆了摆手,「本官虽有个御赐功名,却不是科举正途,对你的书助益不大,回头我请焦阁老动笔吧。」

「焦……焦阁老?!」由当朝阁老写序,王文素想都不敢想,身子发软,舌头有些打结。

丁寿却会错了意,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焦老在文坛名声是浅薄了些,这样,我再拉着李阁老一同署名,反正李阁老到处给人题字,也不差这一次……」

「扑通」一声,王文素昏了过去……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二章 别样心思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四章 算学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