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章 有债有偿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两处闲愁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一章 诚信为本

城郊古道,秋风萧瑟,落叶飘飘。

长风镖局一干人等与荣王朱祐枢,正在为牟斌及邓通夫妇送行。

「老朽身陷囹圄,小女蒙诸位多方看顾,不及于祸,此恩此德,老朽铭感五内,容后再报。」牟斌长揖到地。

「牟大人客气了,我等与令婿相交莫逆,情同手足,区区小事,何须挂怀。」朱祐枢微笑言道,他身份尊贵,与方旭邓通之间不拘礼节,牟斌一揖却可坦然受之。

方旭则闪身避让,爽朗笑道:「此言正是,以王爷身份之尊与小财神之豪富,尚肯折节下交我这穷措大,方某略施援手又何足道哉。」

邓通与挽着自己胳膊的妻子相视而笑,故作愁容道:「唉,此番我倒成了穷措大了,今后少不得要到你方大少府上蹭吃蹭喝。」

方旭抚掌大笑,「妙极妙极,财神爷登门打秋风,方某求之不得,恰好可以旺旺财运。」

卫遥岑不理几人说笑,凑上前来,柔声道:「惜珠,此番阖家安然脱离京城是非之地,已是不幸中的大幸,盼你能讷言敏行,莫要再授人以柄。」

牟惜珠紧咬下唇,半晌才轻声道:「惜珠知道,谢过遥岑了。」

牟斌抚髯颔首,「遥岑姑娘说得不错,朝中风云变幻,大有山雨欲来之势,远离这漩涡中心,未尝不是幸事,惜珠,你要记牢了,莫再多事。」

知女莫若父,牟斌如何看不出女儿对家中丢官散财之事郁郁难解,牟惜珠若是多谋深沉之人也就罢了,深思熟虑做长远计,未尝不可,但女儿偏偏是个大愚若智,爱耍小聪明的,若是一时冲动再闯下什么祸事,牟斌如今已没什么本钱可输了。

听父亲词锋严厉,牟惜珠心中虽不愿,还是点了点头。

寒暄已毕,几人待要辞行,却看官道上烟尘滚滚,好像有十余辆马车赶来。

「爹,可是昔日同僚送行?」牟大小姐受人奉承惯了,对这冷清的送别场面本就有些不满。

牟斌摇了摇头,他自知现在尴尬处境,圣宠已失,政敌势大,便是有几个锦衣卫的旧部,怕也不敢此时来触霉头,待车马渐近,看清车厢上并无饰物花纹,皱眉道:「来人并无品级。」

待车上快被颠散架了的人俱都晃晃悠悠地下了马车,邓通夫妇面色难看,债主追上来了。

「听闻牟大人携家眷南下赴任,朱某赶来送行,还不算晚吧?」

朱瀛怡然自得,走在最先,一干人见了朱祐枢与牟斌,还是规规矩矩行礼。

「草民拜见王爷,见过牟大人。」

朱祐枢面色冰冷,「朱瀛,你来做什么?」

「回王爷话,小人等与邓财神有些生意纠葛,特来理清。」朱祐枢不挑明,朱瀛也乐得装糊涂。

「本王不是已将王府庄田抵给你……」朱祐枢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其时邓爷未归,王爷这些田契暂作抵押,今正主当面,抵押之物自当奉还。」朱瀛将荣府庄田地契双手奉上。

朱祐枢不去接手,冷笑一声,「可是嫌少?」

朱瀛低眉顺眼,头也不抬,「实话说,确是不足。这十余家商户与邓府往来银钱巨大,若只收回这五百顷庄田,不但担上天大干系,背后主家也饶不过草民,请王爷开恩,给小民等一条生路。」

「尔等可是以为老夫不掌缇骑,便整治不得你们!」牟斌沉声言道。

狱中经年,牟斌气色虽不如前,但虎老雄风在,十余年缇帅威风,名动京城,此时不怒而威,气慑全场,一干商贾无不心惊肉跳,两股战战。

朱瀛也是心中打鼓,强咬牙关,道:「草民不敢当牟大人虎威,只是在商言商,但求一个公道,若是贵婿不认以前账目,我等扭头便走,再不叨扰诸位。」

朱瀛也是光棍到底,他赌的是邓通多年经商的诚信口碑,不过这次把话彻底说死了,若邓通真的豁出去不认账,他也不用回去见国公爷了,直接找根绳把自己吊死算逑。

牟斌庞眉一挑,勃然变色,待要发作却被女婿拦住,邓通对荣王等人歉然一笑,深深一拜,「些许小事,累得诸位费心了。」

「休得理会这些奴才,本王自会寻朱晖说个明白。」朱祐枢急声劝阻。

「王爷厚意,通愧领了。」邓通淡然一笑,走在朱瀛等人身前,「我与诸位生意往来,心中也有个大概,实话说因家中变故,确实筹措不出现银交付,不知诸位可有个章程?」

「邓爷名下还有二十余家绸缎庄……」一个商贾急忙道。

「还有三十余家米行……」

「贵府名下还有近百间质库……」

一个个争先抢后,七嘴八舌的将邓通产业一一说了出来。

牟惜珠脸色越来越难看,邓通却是面不改色,不时欣然点头。

「朱老板,凭这些产业怕是还不够吧。」

面对邓通发问,朱瀛干笑一声,「的确还差一些。」

「直言无妨。」邓通笑意仍在。

「加上遍布两京十三省的四通钱庄么,该是差不多够了。」朱瀛心一横,反正已经撕破脸了,直接说出打算。

「朱瀛,你欺人太甚。」牟惜珠粉面煞白,这些人是要敲骨吸髓,将邓家产业一口吞下啊。

「够了便好。」邓通笑得坦然,「立字据吧,银货两讫,从今以后,概不相欠。」

事情如此顺利,却是出乎朱瀛预料,看着即将一贫如洗的邓通依旧面色如常,一挑拇指,衷心赞道:「好,邓爷,拿得起,放得下,是条汉子。」

「朱老板谬赞,邓某白手起家,胼手胝足创下这番家业,如今无债一身轻,不过是回归本我,谈何放下。」

「邓……」朱祐枢替老友着急,出声阻止,却被身边方旭拦住。

「王爷,邓通平日性子随和,生意场上却是一言九鼎,独断专行,劝不住的。」方旭眼中俱是赞赏之色。

朱祐枢瞧一旁牟惜珠虽万般不愿,也没有上前阻止,知晓方旭所言不假,有些酸溜溜地说道:「三人相交,你二人却更像知己。」

方旭不语,放肆地拍了朱祐枢肩头一掌。

朱祐枢对这无礼之举也未怪罪,二人相视一笑,尽在不言。

朱瀛这边着人从车上取下早已预备的笔墨纸张,文书拟就,请邓通过目,随即两方便要签字按押。

朱瀛心中正美滋滋地盘算着此番谋得这么一大笔家业,保国公该如何打赏自己时,忽见京师方向,又是一阵烟尘扬起,蹄声阵阵,向这里奔来。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两处闲愁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一章 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