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两处闲愁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五十八章 锦衣秘辛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章 有债有偿

松鹤楼,雅轩。

韩守愚等一干贵胄公子众星捧月般将焦黄中奉在席间上首,恭维不断。

「焦世伯短短数月既升尚书,又入内阁,圣上加恩不断,真是荣宠至极,羡煞旁人。」刘鹤年举杯相祝。

焦黄中满饮,随即笑道:「家父宦途数十年,今日才算苦尽甘来,足见好事多磨。」

「是极是极,令尊以阁臣之尊兼掌部务,国朝未闻有此先例,可见圣上垂意。」韩守愚急忙起身为焦黄中再满上一杯。

大学士品级不高,入阁者身上多有加衔,如刘健的户部尚书,谢迁的礼部尚书,李东阳还兼着吏部尚书的名头,不过这都是虚名,像焦芳这样内批兼管部事的,确实凤毛麟角。

这几人云山雾罩一通吹捧,将焦大公子忽忽悠悠捧到云端,还没等清醒过来,忽听一阵桌椅挪动,身边人又全都挤向了门口。

「南山兄到了,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诶,丁大人已经执掌卫事,今非昔比,怎能还用旧称,言语失敬。」

丁寿拱手微笑,「无妨,我与诸位皆是旧识,不碍公事,以兄弟相称即可。」

众人又是一阵吹嘘,什么不忘贫贱之交,有古君子之风等等,让丁寿都觉得自己逼格突然升高了。

焦黄中此时也已站起,让出上首,请丁寿入席。

「今日是为焦兄道贺,哪有喧宾夺主之礼。」

丁寿再三推辞,焦黄中才坐了回去,众人依次落座。

「听闻为焦兄设宴,小弟备下薄礼一件,望请哂纳。」丁寿取出礼盒,递与焦黄中。

焦黄中连声称谢,双手接过,见内是一件玉兔镇纸,形质古雅,冰凉沁骨,显是一件古物。

焦黄中爱不释手,连称贵重,旁边韩守愚也凑趣道:「丁兄虽为武臣,仍不改风骨雅趣,和这古玉相比,小弟那方端砚却是寒酸了。」

刘鹤年故作不喜,「希哲这话却不厚道,你那方古砚若是落了下乘,小弟送的那块松烟老墨怕该扔到大街上。」

几人哈哈大笑,待要推杯换盏,却听一声冷笑。

「亲近阉竖,礼貌卑屈,谈何风骨雅趣。」

丁寿眉毛一挑,未曾说话。

焦黄中却是脸上变色,沉声道:「用修,此言过了!」

一直坐在位上对着几人恭维客套冷眼旁观的杨慎,此时终于忍不住了,朗声道:「而今朝廷正人去位,奸佞当道,不能仗义执言,去奸讨佞,已是愧对圣贤教诲,却又不顾名节,贪位慕禄,曲意逢迎,士人风骨何在!」

焦黄中冷哼一声,将酒杯重重放在桌案上,杨慎这话已不止说丁寿了,连他老子也一起捎带上,焦大公子怒火渐生。

韩守愚连忙打圆场,「用修醉了,李阁老位居首揆,焦、王二公补阁,何谈奸佞当道。」

「是啊用修,今日我等是为焦兄摆酒相贺,你此番却是失了礼数。」刘鹤年连打眼色给这位小老乡。

「用修这话是酒后失言,还是令尊石斋先生的意思?」丁寿把玩酒杯,不阴不阳地说道。

「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关家父的事。」杨慎胸脯一挺,大义凛然。

「意气风发,确是少年人的脾气,可刚则易折,李西涯尚识时务,通晓变通之道,用修深蒙李相垂青,这为人处世么,也该仿效一二。」丁寿笑意不减。

「宁在直中取,不在弯中求。西涯先生一念之差,必为世人所诟,届时悔之晚矣。」

杨慎又向焦黄中拱手施礼,「焦兄,小弟今日来贺为全昔日朋友之谊,道不同不相为谋,恕在下失礼了。」

言罢杨慎又向韩、刘二人作别,扬长而去。

刘鹤年阻之不及,尴尬地看着焦黄中与丁寿,「用修年轻识浅,言语孟浪,二位休要怪罪。」

「孩子话,谁会与他一般见识。」丁寿摆手笑道,不以为意。

丁寿这么说了,焦黄中也做无所谓状,长脸上挤出几分笑来。

几人连连点头,齐声数落杨慎小屁孩妄言国家大事,四六不懂,杨廷和家教不严等等,几位公子突然发现,抱着善心说别人小话的时候,毫无心理负担,文思泉涌,比做文章畅利得多。

「顺卿呢,怎地不见?」丁寿突然发现席间少了往日那位大金主。

「说是今日我等合为焦兄道贺,顺卿却是遣人推脱身子不便,怕是在温柔乡里酥了骨头,起不来床了。」韩守愚说笑道。

刘鹤年附和笑了几声,又摇头道:「顺卿也真是的,人即便不能来,心意也该到的,这平康巷里红温翠润,连礼数都忘却了。」

「咱们几人平日里也未少吃顺卿的白食,一时大意失礼,料来焦兄也不会怪罪吧。」丁寿打趣道。

众人哄堂大笑,推杯换盏,酒宴开席。

***    ***    ***    ***

宜春院。

玉堂春所居小楼上,王朝儒与苏三对坐而食。

美人当面,王朝儒食不下咽。

眼前玉人的确秀色可餐,可王三公子面前的东西是真的吃不下。

一碟萝卜条,一碗粗粝饭,王朝儒将筷子拿起放下,放下拿起,如是再三,就是不吃到嘴里。

玉堂春看着三郎这般样子,轻叹一声,将碗筷放下,向楼下唤了声「坠儿……」

小丫头噔噔噔跑上楼来,「三姐,什么吩咐?」

「去松鹤楼要几个菜送来。」玉堂春拔下头上的簪子塞给丫鬟。

「这……」丫鬟坠儿看着后面眼巴巴瞅着这里的王朝儒,低声道:「又要拿去当啊?」

玉堂春螓首微点,眼神催促。

不想坠儿却不接簪子,为难道:「我……我不敢,妈妈说再发现一次便打死我……」

扫了身后一脸希冀之色的王朝儒,苏三只好软语央求道:「好坠儿,便当是帮三姐一个忙……」

一阵香风,雪里梅拎着个食盒转上楼来,看二人推搡的情状便已了然。

「姐姐,别当首饰了,看妹妹与你和姐夫带什么来了。」

食盒打开,不过家常菜肴,一尾醋鱼,一碗炖鸭子,一盘猪肉烧麦,还有两大碗米饭,这些东西在往日王朝儒肯动一筷子都是心情好,此时却吭哧吭哧拼命往嘴里刨食,活像恶鬼投胎。

看着情郎毫无风仪的吃相,玉堂春手帕拭泪,心中泛酸,无以名状。

「姐姐,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雪里梅蹙额道。

「是不是办法。」一秤金不知何时不声不响地站在楼内,惊坏了二女。

正在胡吃海塞的王朝儒更是受惊噎着了自己,瞪大眼睛猛捋脖子,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

「妈妈……」雪里梅对一秤金心中惧怕,小声支吾道。

「别害怕,妈妈不打你,花了脸盘儿没法接客。」一秤金看看没个吃相的王朝儒,圆润朱唇略微一撇,「三姐夫也别着急,慢慢吃。」

「你们两个随我来。」一秤金款步下楼,二女也只得跟在身后。

「雪丫头,既然你嘴里能省出食来,看来往日是吃得多了,今儿明儿两天就别吃了。」

「妈妈,这与妹妹无关……」玉堂春抢声争辩。

「是与她无关,她是替你受罪。」一秤金冷声将苏三争辩的话都压了下去,又对丫鬟坠儿道:「去把楼里的细软首饰都收拾干净,漏了一件扒你的皮。

坠儿喏喏应声,低头不敢看玉堂春。

「妈妈,三郎三万余两银子都扔在院里,您又何苦如此催逼……」玉堂春悲声低泣,如梨花带雨。

「院内账目清楚,这一笔笔银子来去有踪,我何曾黑了他,他又起园子又盖绣楼,日日饮宴,夜夜笙歌,自己败个干净,怪的谁来?」一秤金反唇相讥。

「宜春院又不是养济院,几时白养过闲人。」香帕一挥,一秤金抱臂冷笑。

「三郎已遣家人回南京取银,您此时怠慢,却失了厚道。」玉堂春悲声哀求。

「一日三餐,老娘可短了他的。」一秤金美目一翻,诘问道:「他自己还摆着公子哥儿的排场,粗茶淡饭下不了口,又不肯放下身段求助那班酒肉朋友,这般境地不是咎由自取么?」

看着低声抽噎的玉堂春,一秤金叹道:「三姑娘,妈妈有自己的难处,也是逼不得已,勾栏之内从无只出不进的买卖,你若想养他,便挂牌接客……」

苏三猛然抬头,「不,我已与三郎永结秦晋,岂能再张艳帜,败坏王氏门风,此事断断不可。」

去他娘的门风,一秤金暗骂一声,冷冷道:「既如此,你们就慢慢挨日子,等南京送银子来吧。」

送走一秤金,玉堂春擦干泪水,强颜欢笑,上得楼来,见桌上早已杯盘空空,王朝儒捧着肚子坐在那里运气。

见了玉堂春,王三一声「三姐」还未唤出,呃的一声,一个饱嗝先被顶了出来。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五十八章 锦衣秘辛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六十章 有债有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