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四十九章 分而治之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三公请辞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五十章 谢公绸缪

小时雍坊,灰厂小巷,李阁老胡同。

太子太傅加柱国李东阳李阁老在府中有些神思不属,长吁短叹。

一名老家人神色慌张地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禀报道:「老……老爷,刘……」

未等他说完,便听到一阵尖锐嘶哑的笑声,「咱家不请自来,冒昧叩谒,若有滋扰之处,伏望阁老海涵。」

「刘公公与丁缇帅纡尊降贵,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怎敢有不敬之意。」李东阳拱手为礼。

穿着便装的刘瑾微笑还礼,款步而入,身后的丁寿将拎着两个大食盒摆在了几案上。

「刘公公这是何意?」李东阳有些不解。

「久闻李相为官清廉,两袖清风,每逢客至,常以墨宝请尊夫人沽酒待客,今日咱家唐突而至,怎好再赧颜劳烦贤伉俪。」

丁寿暗地撇了撇嘴,两袖清风,呸,李东阳的三女儿嫁给了现任衍圣公孔闻韶,因为嫌弃老孔家地方小,有不满之意,累得孔圣人这位六十二代孙重修扩建孔府,李东阳更是以宰辅之尊亲自设计监工孔府花园,哪家的清官能养出这样「公举补的闺女来。

这话在心里吐槽,面上丁二爷可是和颜悦色地随同老太监被李阁老迎入了偏厅。

酒宴布置整齐,三人入座。

刘瑾举起一杯酒,道:「这第一杯酒是咱家所敬,谢阁老仗义援手,将王岳等人不臣逆谋直言相告,救命之恩,瑾当铭肌镂骨,永志不忘。」话毕一饮而荆嗯?陪坐的丁寿打量了一番这位当朝阁老,人不可貌相,没想到李阁老这般浓眉大眼的也当了叛徒,刘健等人身边一直藏着这么一位二五仔,那真是活该被刘瑾给收拾了。

李东阳陪饮后,轻轻一叹,神态疏懒,「刘晦庵等人所为有悖人臣圭臬,老夫劝之无用,只得两害相权取其轻者,保全纲纪国法。」

「阁老英明。」刘瑾微微一笑,又斟满一杯酒举起,「阁老多年以来公忠体国,口碑载道,为民宣劳,造福黎庶,这第二杯么,咱家代黎民百姓谢阁老。」

「为官一任,尚知造福一方,老夫位居阁揆,此乃分内之事,况且刘、谢二公朝乾夕惕,夙兴夜寐,其中居功甚伟,老夫不敢贪天之功独有。」李东阳举杯郑重说道:「此局刘公公已获全胜,只请高抬贵手,网开一面。」

刘瑾把玩酒盏,若有所思,抿唇不语。

「公公……」看着酒宴冷场,丁寿提醒了一声。

刘瑾收回神思,仰脖饮尽,自顾斟了第三杯酒,「这杯酒咱家代陛下而敬,阁老腹有鸿猷,有经纬之才,今后位居首揆,当一展所学,为国纾难,为君上分忧。」

「刘公公,老夫已递疏请辞……」李东阳面色一变,急急说道。

「李相,内阁三公俱是顾命辅政,若一体请辞,置陛下于何地?」刘瑾悠悠问道。

「既如此,陛下可下旨慰留?」

刘瑾不屑一笑,「刘晦庵那倔脾气岂会见好就收,难不成还要咱家的人头去留?」

「此番声势太大,希贤那里也是骑虎难下,老夫可以从中说和。」

刘瑾哈地一声,「等他缓过劲来,再给陛下来这么一出?」

「这个……」李东阳语塞。

「君子爱人以德,小人爱人以姑息,刘、谢二人目无君上,已是败了纲纪,乱了国法,圣上宽宏不予追究,彼等不知感念天恩,反屡以请辞胁迫君王,可还有人臣之礼?陛下若对此等不臣之行再以姑息,君威何在?君仪何存?」

刘瑾厉声质问。

李东阳喟然一叹,「如此,便请全了老夫与刘、谢二公多年相交的情分,容老夫辞官归宁……」

刘瑾面无表情,缓缓道:「弘治十七年,阁老上言民情:天津一带,适遇大旱,夏麦枯死,秋田未种,客船稀少,纤夫身夫完衣,百姓面有菜色,极目四望,令人寒心。临清、安平等处盗贼纵横,夺人劫财者处处都是。传闻青州劫夺更甚,贼盗百十成群,白昼公然出行,出没无忌,官府捕之不荆南来人言淮扬诸府,或掘食死人,或贱卖亲人,流移抢掠,各自逃生……」

李东阳双眼微闭,两手轻轻颤抖。

「当今大明官场文恬武嬉,尸位素餐,衮衮诸公鲜衣怒马,峨冠博带,却只知良田美宅,子女玉帛,置国家安危于脑后,这大明天下看似鲜花似锦,烈火烹油,实则厝火积薪,处处惊心,李相就此归里可会心安高枕?」

「老夫……」李东阳嗫喏几声,未有下文。

「李相与刘、谢二公之交,小义也,为主分忧,造福苍生,大节也,二者孰重孰轻,请阁老细细思量。」

刘瑾起身告辞,李东阳独坐不语。

出厅之际,刘瑾冷笑一声,「官场之中不乏落井下石之人,李相致仕,几位贵婿怕会成为众矢之的,阁老小心为上。」

李东阳身子一震,面色凄惶。

皇城,司礼监。

新任司礼监掌印刘瑾刘公公满面笑意地接待另一位司礼太监。

「萧公公,此番晚辈绝境逢生,全赖您老居中策应,遣人报信,刘瑾在这谢过了。」

面容枯槁的萧敬连道不敢当,「刘公公厂卫张目,耳聪目明,咱家不过锦上添花,不敢当刘公公盛情。」

刘健和王岳败得不冤,司礼监和内阁都成了筛子,被人渗得通透,估计连晚上穿什么颜色内裤刘瑾都知道了,你们怎么和刘瑾玩,丁寿在心中狂吐槽。

「萧老公客气,您老是宫中前辈,小子们以后少不得还要您老多加指教,若是不弃,屈就秉笔一职如何?」

「年老力衰,怕是当不得大用,刘公公美意,咱家不敢愧受,只求悠游泉林,青灯黄卷,终了残生,伏求刘公公允准。」

刘瑾再三挽留,萧敬只是推辞,最终刘瑾提出将张雄提拔为司礼监随堂太监,萧敬感恩拜谢。

看着满怀感激的萧敬告辞而去,刘瑾笑对丁寿道:「寿哥儿,看到了么,萧老公以退为进,有了这份天大的人情,这张雄咱家今后唯有大力提携,才能不落个寡恩之名。」

「您老对李西涯恩威并施,内阁三公分而治之,这手腕当更胜一筹。」丁寿恭维道。

刘瑾看着丁寿笑而不语。

「卑职可是说错了?」丁寿莫名其妙。

「这些话小川就不会说出来。」刘瑾淡然一笑。

书房之内,一灯如豆。

白少川打开锦盒,里面是一枚头戴乌纱的不倒翁,取出放在桌上,用指一戳,那不倒翁官儿摇摇晃晃,憨态可掬。

白三爷丹唇轻抿,打开手边的金丝楠木百宝嵌官皮箱,箱内摆放着数个形状样貌各不相同的娃娃,瓷胎泥塑,惟妙惟肖,看着箱内的诸多玩意,白少川清澈的眼神中多了几分俏皮……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三公请辞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五十章 谢公绸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