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四十七章 最长一夜(六)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最长一夜(五)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三公请辞

司礼监,靠榻假寐的王岳突然睁开眼睛。

三批人马派出,怎的皇城内还如此安静,王岳隐隐觉出不对。

「来人……」王岳觉得有必要再派人去东厂那里探探消息。

无人应声。

王岳大恼,「一帮猴崽子,都去哪里偷懒了?」

「行了,王公公,别再耍威风了。」

马永成、魏彬、丘聚、谷大用四人鱼贯而入。

「你们还没死?」王岳瞪着几人,虽说心里预感不妙,待几人真的出现,还是有些震惊。

「不但没死,活得还好。」谷大用笑眯眯道。

「托王公公的福,爷们还高升进了司礼监。」魏彬有些小人得志的模样。

「咱家一定好好报答司礼监几位爷的一番苦心。」马永成全是怨毒之色。

「束手就擒。」丘聚绷着脸蹦出四个字。

「就凭你们?」王岳一副鄙夷之色。

马永成尖声叫道:「王岳,别不识好歹,此时还敢小瞧咱家,大家并肩料理了他。」

喊得虽响,马永成却一步不前。

丘聚不声不响,一记阴风掌无声无息,随手拍出。

「得罪了。」谷大用仍是面带笑意,两手如山般推出,暗劲汹涌。

魏彬身子一矮,十指犹如利爪,扣向王岳脚踝。

马永成也不再耽搁,轻呼一声,身如大鸟,一记凌厉掌风罩向王岳顶门。

王岳面对四路夹攻,不慌不忙,电闪腾挪间只见残影晃动,只听拳掌交击之声不绝,劲气四散。

「啪啪」几声脆响,房内瓷器经受不住五人交手时溢散的激荡内力,化为齑粉,碎瓷粉屑漫天飞扬。

突然王岳一个暴喝,随即数声闷哼,人影骤分,王岳已在房门处立定。

丘聚等四人站立不稳,额头细汗密布,微微气喘。

「罗刹大手印9谷大用捂着不住起伏的胸口惊呼道,面上再无一丝笑容。

「还算识货。」王岳不再多话,昂首阔步出了房门。

丘聚调息气稳,冷声道:「追。」

马永成面带惧色,「怕是奈何他不得。」

丘聚眼光一凝,盯得马永成心虚低头。

「不用追了,我们四个不是他的对手。」谷大用慢悠悠道:「自有人对付他。」

王岳施展身法,足不沾地般在宫内巷道内疾奔。

事情泄露,王岳根本就不去想其他几路会是如何,败定了,此时他只想保住自己性命。

天亮以前,与那人会面,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王岳打定主意,只要穿过这条夹道,便可绕过北中门,直抵北安门,届时海空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凭自己一身本领,天下间何处去不得。

「杀场兮血腥,战马兮悲鸣,问吾辈仇敌何时能杀得清?

宝刀嗜血淋火星,人面桃花对朝红……」

甬巷尽头,一人身披一领猩红斗篷,手舞足蹈,引吭高歌。

王岳步伐渐渐慢下,「刘瑾……」

「破浪乘长风,醉饮无量海,笑谈公侯梦,万里长程助我此行,狂啸一声,贯长虹——」

刘瑾摆足了架势,一声长音,歌收曲祝「刘公公好兴致呀。」王岳暗暗运气调息,弥补适才损失的内力。

「王公公觉得可还入耳?」刘瑾笑道。

「早闻刘公公喜好吟诗唱曲,附庸风雅,今日一见——」王岳语含讥诮:「名不虚传,在东厂实是屈才。」

刘瑾也不恼,「咱家本是钟鼓司出来的,教坊供奉饮宴,不通音律岂不愧对万岁爷的托付。」

话锋一转,刘瑾又道:「倒是王公公你,吃着皇粮却干些对不起皇上的事。」

「咱家的事不劳刘公公费心。」王岳道。

刘瑾忽地轻叹一声,「王公公,咱家自问平日对你也算礼敬有加,何以有这么大的杀意?」

王岳冷笑一声,「自从先帝爷将东厂从咱家手里交到你手,咱们的梁子便已经结下了。」

刘瑾哦了一声,道:「所以,你便勾结刘文泰谋害先帝。」

「刘瑾,咱也是先帝爷的奴才,这弑君害主的勾当休想栽到咱家头上。」

王岳喝道。

「如此最好,或许还可留下一条性命。」刘瑾噙笑。

「咱家只恨当年廷杖没取了你的性命。」王岳狠狠道。

「而今也有机会。」刘瑾一甩斗篷,轻声问道:「王公公可调息已毕?咱家可以再等等。」

王岳面色一变,自己心思已被刘瑾猜透。

「适才与谷大用等恶斗一场,王公公想必损耗不少内力,咱家不欲占你这个便宜。」刘瑾抖了抖衣袖道。

王岳面皮一阵青白,突然低啸一声,兔起鹘落,双掌夹杂十三道暗劲,向刘瑾扑来。

暗劲有阴有阳,纵横交错,甬道之内仿佛刮起一阵旋风,而旋风的中心正是刘瑾所在。

「好功夫。」刘瑾轻赞了一声。

迈步抬腿,空中串起七道残影,不闪不避直直迎上王岳攻势。

「轰」的一声巨响,空中两道人影乍合骤分,虚影尽敛,刘瑾空中平行八步,倒飞而回,落到原地,还好整以暇掸了掸蟒袍。

王岳落地不稳,踉踉跄跄又退了三四步,仰天栽倒,随即便按地一跃而起,踏前两步,「再来。」

刘瑾不动。

王岳全身突然一阵爆响,张口喷出一片血雾,三十六处大穴各有一道血箭窜出,瞬间化为了一个血人,瘫倒于地。

刘瑾轻叹一声,好像并无得胜的喜悦。

脚步声响,白少川由后赶至。

「督公……」

「小川啊,这阵子辛苦你了。」刘瑾扭身,漾起几分笑意。

「属下不敢当。」白少川恭谨垂首道。

「咱爷俩还见什么外。哦,对了,」刘瑾忽然想起什么,从袖中取出一个三寸锦盒,舒口气道:「还好没被王岳毁了,不然这老儿可是百死莫赎。」

白少川难得露出惊喜之色,「督公还记得……」

「傻孩子,你的生辰咱家何时忘过。」

刘瑾抬首,望着夹道上空的一抹鱼肚白,饱含深意道:「这一夜很长,好在天总算亮了……」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最长一夜(五)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三公请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