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四十五章 最长一夜(四)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最长一夜(三)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最长一夜(五)

御马监。

张忠的面色被幽幽烛火映得忽明忽暗,更显诡异。

「张公公,这旨意咱家可是为你讨来了。」徐智手捧一卷黄绫圣旨,昂然而进,洋洋得意。

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突然堆满笑意,张忠起身作揖道:「徐公公勿怪,苗公公不在此厢,在下虽说代管御马监,毕竟名不正言不顺,不得不谨慎些。」

「明白,明白。」徐智大度地拍了拍张忠肩膀,「你的功劳,王公公那里都记得,今夜之后,那个」代「字便该去掉咯。」

「那就要靠王公公还有徐公公您栽培了。」张忠阿谀着塞过去一张银票。

「哟,这是作甚,不是见外么。」徐智老脸上菊花绽放,由着张忠将银票塞入怀里,才慢悠悠道:「好说好说,过几年,便是进司礼监也是一句话的事。」

「一切拜托您老了。」张忠深施一礼,有些为难道:「徐公公也别嫌小的多事,这圣旨能否借过一观……」

「你呀……」徐智没好气道:「就是个老鼠胆子,咱家还能拿份假圣旨诓你不成。」

看着张忠面上讪讪,刚刚拿人手短的徐智也抹不过面子,将圣旨往他手里一塞,「看便看了,快些还与咱家,这可不能有闪失。」

「那是自然。」张忠双手接过圣旨,打开细看。

徐智百无聊赖,踱步到了院内,看着盔明甲亮的御马监勇士,连连点头,「果然不愧天子扈从,军威雄壮。」

点着前排一个身穿锁子甲的高大将领,徐智问道:「猴崽子,你是领头的?」

那人施了个军礼,回道:「是。」

「一会儿多卖力气,少不得你的好处。」徐公公还不忘拉拢一番,「叫什么名字,先在咱家这挂个号。」

那个高大将军面上浮起一丝与忠厚面容不符的狡黠,「卑职桂勇,现领腾骧左卫指挥使一职。」

「桂勇,好名字,嗯?怎么有些耳熟……」徐智回味着这个名字,却想不起来哪里听过。

「标下以前在宣府当差。」桂勇提醒道。

徐智恍然想起,「对了,你是那个坑了车霆的小子……」

徐智蓦然惊觉,这小子该是苗逵的人,和东厂刘瑾和丁寿也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扭身看向张忠,「怎么回事?」

面对徐智质疑,张忠一反方才唯唯诺诺的模样,「还能怎么回事,徐公公,你们司礼监都是猪脑子,明知道苗公公与朝中那帮大头巾不对付,还能把主意打到御马监……」

晃了晃手中圣旨,张忠继续道:「连假传圣旨这种事都干得出来,你们都吃了狗胆啦?」

徐智气得直哆嗦,翘着兰花指对着张忠道:「你敢诈我?」

张忠嗤笑一声,不屑回答,命令道:「小的们,动手,记得把那张银票给爷们取回来。」

众人轰然称是,刀锋出鞘,冷若冰霜。

徐智忽地一声大喝,足尖一点地,整个身子如流星般向张忠扑去。

张忠脚下一滑,向后飘开数尺,避开徐智攻势。

徐智脚下不停,两只宽大衣袖鼓风而前,声势不凡。

张忠连退数步,逼至墙角,退无可退,高声叫道:「快来人。」

「谁也救不了你。」徐智狞笑道:「把圣旨交回来。」一只手臂忽地暴涨,直抓张忠顶门。

一道人影如鬼魅般斜掠而出,寒光一闪,徐智一声惊叫,倏忽而退。

左臂宽大衣袖齐肘而断,露出一截枯瘦手臂,徐智心有余悸看着眼前人,恨声道:「罗祥。」

罗祥也不答话,猱身而上,手中巴掌大的新月弯刀明光闪闪,切、劈、斩、批、剞、剜、剔,只一瞬间便幻化出无数刀影。

徐智身后院外大军虎视眈眈,他无处可退,暴喝一声,也是拳脚相迎,电光火石间攻出数十招。

张忠缩在墙角,看着两道人影纠缠一处,呼喝声不停,也看不出谁胜谁负,不由暗暗心焦。

桂勇等人守在屋外,虽人数众多,却无处插手,只得严阵以待,以备万一。

张忠忽觉脸上一疼,伸手一摸,却是一滴鲜血,「我受伤了9张忠心惊,又摸了一把,却什么也没摸到。

再看桂勇等人也往外退了几步,屋内缠斗的二人处不住有血花碎肉四散飞出,整个房间已是血迹斑斓,望之可怖。

一声痛呼,徐智疾退,面色苍白,被割去衣袖的左臂血流如注,赫然少了半截前臂。

地上残存的徐智左手只剩下一截白骨,即便从业多年的屠户庖厨也无法剔得如此干净。

罗祥伸出血红舌头,将弯刀上碎肉血沫舔舐干净,阴测测地望着徐智,「徐公公,可还要再打一场?」

徐智身子发抖,连退数步,颤声道:「你……你不是人,快,快带我走,带我走9后面的几句话是对桂勇等人嘶喊,桂勇挥了挥手,自有军士上前给徐智上了镣铐,包扎伤口。

徐智没有丝毫反抗之意,待被押出御马监,再也看不见罗祥那张肉脸,反而长出一口气,如释重负,有劫后余生之感。

都督府。

华灯高举,酒宴阑珊。

张懋举着酒杯,声若洪钟地对着许宁道:「本兵大人,本爵再敬你一杯。

「老国公何必客气,下官愧领。」许进客套着满饮杯中酒。

张懋陪饮一杯,将酒杯放下,道:「此番赖得诸位谋划,为郭老弟出了这口怨气,这份人情老夫记下了。」

「老国公言重,那丁寿小儿嚣张跋扈,文臣武将俱受其害,老夫与内阁诸公不过是顺应民意,以清君侧而已。」许进道。

张懋咧嘴大笑,「一样的事到了你们嘴里,偏能说出别样道理来,这就是学问埃」

言罢张懋转身对着身侧一个高瘦老者,道:「老弟,勋儿的婚事何时办啊?」

武定侯郭良面色蜡黄,一副病容,闻言笑答:「此番事了,便与顾家商定日子,犬子大婚之日,少不得请老哥哥与许本兵添份热闹。」

「那是自然。」两人答道。

三人觥筹交错,又是一番痛饮。

「天色不早,怎地宫里还没有消息传来。」郭良望着一旁时香,忧心说道:「莫要出了变故。」

「你老弟就是心思太重,这般天罗地网,他刘瑾怎么翻身,许本兵以为如何?」张懋问另一侧的许进。

许进点头称是。

此时一名小校来至廊下,「禀国公爷,宫内有人来。」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最长一夜(三)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最长一夜(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