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三十七章 各怀心机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三十六章 君臣反目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三十八章 步步杀机(一)

入夜,韩文府邸,九卿诸臣俱在。

「臣等待罪股肱之列,值主少国疑之秋,仰观乾象,俯察物议,至于中夜起叹,临食而泣者屡矣。臣等伏思,与其退而泣叹,不若昧死进言,此臣之志,亦臣之职也。」

「伏睹近岁以来,太监刘瑾、马永成、谷大用、张永、罗祥、魏彬、丘聚、高凤等,或击球走马,或放鹰逐兔,或俳优杂剧错陈于前,或导万乘之尊与人交易,狎昵媟亵,无复礼体。日游不足,夜以继之,劳耗精神,亏损圣德。

遂使天道失序,地气靡宁,雷异星变,桃李秋花,考厥占候,咸非吉祥。前古阉宦误国,汉十常侍,唐甘露之变,是其明验。今刘瑾等罪恶既著,若纵而不治,为患非细……」

韩文念毕,一合奏疏,笑对众臣道:「诸公,觉得献吉所书如何?」

刑部尚书闵珪抚掌赞道:「甚好,有理有据,献吉不愧七子才名。」

左都御史张敷华亦道:「奏疏既成,吾等便一一署名吧。」

韩文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向了一旁闭目静坐的吏部尚书焦芳,「孟阳,你意如何?」

焦芳一直在一旁闭目养气,一张老脸耷得老长,此时听得韩文之声,方才睁目,微笑道:「诸公皆已定计,老夫岂有异议。」

「如此甚好。」韩文将奏疏递与焦芳,笑道:「吏部天官为九卿之首,便请率先署名吧。」

恁个鳖孙,如今晓得老夫是九卿之首了,焦芳心中咒骂,面上却笑吟吟道:「既如此,老夫僭越了。」

继焦芳之后,众人纷纷署名,待到了王鏊时,震泽先生提笔不书,扫视众人,突然道:「且慢,此奏还少了一人。」

王鏊之言,满座皆惊。

杨守随细细看了一遍奏疏,连素来名声不显的高凤都列于其中,实在想不出来还少了何人,奇道:「守溪,你说少了哪个?」

「锦衣卫北镇抚司掌印指挥使丁寿。」王鏊一字一顿道。

「丁南山?」焦芳捋须的手不经意抖了一下,「此子入仕不过两年,守溪杞人忧天了吧。」

「南山有狐,虹霓蔽天。」王鏊愤愤道:「此子得今上信重,已不在刘瑾之下,这九人不去,乱本不除。」

韩文认同地点了点头,「既如此,便由守溪执笔删改。」

王鏊也不客气,提笔书就。

「伏睹近日朝政益非,号令失当,中外皆言太监刘瑾、马永成、谷大用、张永、罗祥、魏彬、丘聚、高凤等,势成八虎,缇帅丁寿,雄狐作奸,一干人等,造作巧伪,淫荡上心,缘此辈细人,唯知蛊惑君上以行私,而不知皇天眷命,祖宗大业,皆在陛下一身。高皇帝艰难百战,取有四海,列圣继承,传之陛下。先帝临崩顾命之语,陛下所闻也。奈何姑息群小,置之左右,为长夜之游,恣无厌之欲,以累圣德乎!伏望陛下奋乾纲,割私爱,上告两宫,下谕百僚,明正典刑,潜消祸乱之阶,永保灵长之祚,则国家幸甚!臣民幸甚9夜会已毕,众人散去。

焦芳一上官轿,便喝令轿夫:「快快,速速回府。」

在众轿夫一路狂飙下,焦老大人不顾被颠得七晕八素,快步来至书房,挥笔草书一封,对外嚷道:「来人,快唤黄中过来。」

此时的焦大公子正忙得汗流浃背,赤裸的身子紧紧撞击着身下妙人,一双健美修长的粉腿牢牢缠在他的腰身上,秀美脚掌在他臀后交叉用力,仿佛要让他嵌入自己一般。

焦黄中呼呼喘着粗气,将胯下肉棒不管不顾地身下人肉缝中进进出出,那具娇躯轻哼娇吟,没有半分不适。

「公子,公子」,外面家人呼唤,惊醒了床上一对鸳鸯。

「什……什么事?」焦黄中气息不匀,勉力应声道。

「老爷唤你去书房。」

焦黄中惊呼一声,坐了起来,身下娇躯香汗淋漓纤毫毕现,犹带潮红的粉面亦是惊恐不安,「老头子回来了?9正是焦芳侍妾阿兰。

焦黄中跃下床,匆忙穿戴衣物,安慰床上人道:「不需忧心,父亲不会知道你在这厢。」

「老爷回来定会寻我,这身记号怎么消得掉。」阿兰埋怨着焦黄中,白嫩香滑的酥乳上遍布牙痕掐樱

「谁教你这小淫妇这般受力,比那帮娇滴滴的汉家女子耐得肏弄,惹得少爷发了性子……」焦黄中淫笑着掐了掐女子嫩的出水的俏脸。

「且等一会,你再出去,免得教人看见。」扔下这句话,焦黄中便出了院子。

赤身盘坐在榻上,阿兰幽怨地将手掌探向下体,不住抠摸,「一对儿色鬼,银样镴枪头,呸——」

「父亲,您找我有事?」焦黄中进了书房。

「脸色这般潮红,可是身体有恙?」焦芳见儿子脸色不对,关切问道。

焦黄中心虚地摸了摸脸,「无事,只是来得急了些。」

「无事就好。」焦芳起身,将信笺递给焦黄中,急声道:「你马上赶赴丁寿府上,将此信交于丁大人,告之六部九卿群臣将要联名弹劾,声势浩大,不可轻视。」

「爹,既然丁寿已危如累卵,我们还有必要掺上一脚么,明哲保身才是上策。」焦黄中不解问道。

「糊涂,为父这尚书是夺了谁的位置,你还不晓得么,刘瑾丁寿有圣眷在身,尚有一搏之力,若是听凭他们倒台,下一个遭殃的便是老夫。」焦芳恨铁不成钢地指责儿子。

「事不宜迟,你马上就走,快快。」焦芳连声催促道。

宾客散尽,韩文径直来到府中一间静室。

刘健安坐品茗,见了韩文,笑道:「客人都散了?」

韩文点头,欲言又止。

「贯道有话直言无妨。」刘健气定神闲地说道。

「希贤,此番大张旗鼓地约人署名,似乎孟浪了些。」韩文面带忧色。

「此话怎讲?」刘健庞眉略微抖动了下。

「朝臣之中未必没有首尾两端者,若是将今夜之事透露出去,吾等岂不失了先机?」韩文皱着眉头,很是不解,「西涯与木斋皆是多谋之人,怎会有此下策?」

刘健哈哈大笑,「贯道说得不错,朝臣之中必有人通风报信,可那又如何?」

「仗义执言乃是臣子本分,我等有何逾规越矩之处,此乃堂堂阳谋,何惧小人手段9刘健抚髯笑道,气度豪迈。

「怕是打草惊蛇埃」韩文还是犹疑不定。

「老夫便是要引蛇出洞。」刘健嗤笑,「看鼠辈阉人能作何打算。」

东厂内堂。

刘瑾站在堂中,抱臂听着丁寿禀述,不发一言。

「督公,朝臣欲置我等于死地,要早做图谋啊9丁寿而今觉得受了天大委屈,他招谁惹谁了,无非弄点银子巴结皇上,想让自己的大明生活过得多姿多彩些,怎么就跟过街老鼠似的人人喊打喊杀,最cao蛋的就是那帮孙子给自己定死罪的理由,有一项实事么,言之无物,通篇废话,一点论据都没有,靠!!!

「图谋什么啊,人家按照规矩上奏,咱家又能做些什么?」刘瑾仰天打个哈哈,不以为意道。

「我们进宫觐见,求万岁做主……」

刘瑾摇头打断,「万岁爷还不知道这事,别去添堵。」

「那我们如何应对?要不找几位公公过来商量一番……」

「此事不得张扬,以不变应万变,等着他们出招。」刘瑾回身到罗汉床上坐下,轻声嘱咐道。

想从老太监这里拿主意是没指望了,丁寿跺跺脚,向外走去。

「司礼监撺掇皇后娘娘陪着太后到西山上香,仁寿宫你就不用去了。」刘瑾单手托起茶盏,拨开盖碗饮了一口凉茶。

丁寿身子顿了顿,随即快步而出。

「无三。」刘瑾轻声道。

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廊下。

「看好这小子。」刘瑾将茶盏放在炕桌上,吩咐道。

柳无三一声不吭,躬身行礼,随即隐身不见。

刘瑾踞坐榻上,双手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棋下到这一步,才算有了点意思,刘老头儿,千万别让咱家失望碍…」

深夜,东厂的一间小院内。

东厂中人都明白一件事,东缉事厂内若有什么禁地,既不是刘公公的内堂,也不是谷公公的案牍库,更不是丘公公的刑房,而是永远云淡风轻的三铛头的书房。

白少川也不与人讲什么规矩禁令,当几个不懂事的番子和洒扫小厮碰过三铛头的书房后,莫名其妙死于非命,这在东厂便成了人尽皆知的事情。

书房不大,却干净整洁,沿墙的大柜橱上摆着各类大小颜色不一的瓶瓶罐罐,此外便只有一桌一椅。

白少川端坐在乌木靠椅上,一手轻抚着案上的一个金丝楠木百宝嵌官皮箱,面色在烛光掩映下忽明忽暗。

「你既不仁,休怪我不义。」白少川唇角勾抹起一丝冷笑,注视身前的官皮箱,眼光又转柔和。

贴身取下一枚钥匙,要待打开箱上七巧锁时,忽听房门「吱呀」一声开启。

「什么人?」白少川冷眸如电,轻喝道。

「白大哥,我为你煮了夜宵。」一身翠绿薄烟纱的郭彩云手捧托盘盈盈而立,待要提起裙角迈步而入时,忽听一声怒斥。

「出去9郭彩云错愕不解,「白大哥,你……」

「我让你出去9白少川厉声道。

「哗啦」一声,托盘坠地,郭彩云掩面奔去。

对着院内花圃,郭彩云抱膝蜷缩,滴滴珠泪不停由白皙无暇的面上滚落。

身后一声轻叹,郭彩云回首见是面带歉色的白少川负手而立。

「白大哥,」郭彩云扭身飞快地将面上泪痕擦掉,起身强笑道:「小妹适才无状,你不要怪罪。」

「是白某无礼在先。」白少川迟疑了下,还是解释道:「白某在调配新药,怕伤了姑娘。」

「白大哥不是给彩云服了辟毒丸么?」郭彩云好奇问道。

「此药猛烈,怕是辟毒丸起不得功效。」白少川自失一笑,「非常之人须用非常之毒才能应付。」

郭彩云似懂非懂,轻轻「唔」了一声。

白少川忽然不言,只是凝视着郭彩云,将破云燕看得红晕染颊,心口如小鹿乱撞,摆弄着裙头,低首羞道:「白大哥,你在看什么?」

「郭姑娘,回去找你的姊妹吧。」

「什么?9郭彩云霍地抬起螓首,乌溜溜的大眼睛蒙上了一层水气,「你要赶我走?」

「近日有大事发生,凶险至极,怕会牵连于你。」

「我不管,有什么事我和你一起担,休想撵走我。」郭彩云鼓起勇气,上前拉住白少川衣袖,哀泣道:「白大哥,求你了。」

看着杏眼中泪光隐隐,白少川心中一软,点头道:「好吧,莫要后悔。」

郭彩云破涕为笑,「不后悔,只要有你在,就变不了天。」

白少川仰望夜空,只见黑云重重,暮霭沉沉,苦笑一声,自语道:「这天——怕是真的要变了。」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三十六章 君臣反目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三十八章 步步杀机(一)